×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The Legend of Condor Heroes 射雕英雄传,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2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2

郭 杨二人 大吃一惊 , 只得 从 草丛 中长 身而起 , 手中 紧紧 握住 了 猎叉 。 杨铁心 向 郭啸天 手中 猎叉 瞧 了 一眼 , 随即 踏上 两步 。 曲三 微笑 道 :“ 杨兄 , 你 使 杨家枪 法 , 这猎 叉 还 将 就 用 得 。 你 义兄 使 的 是 一对 短戟 , 兵刃 可太 不 就 手 了 , 因此 你 挡 在 他 身前 。 好好 , 有 义气 ! ” 杨铁心 给 他 说穿 了 心事 , 不由得 有些 手足无措 。 曲三 又 道 :“ 郭兄 , 就算 你 有 双戟 在手 , 你们 两位 合力 , 斗得 过 我 吗 ? ” 郭啸天 摇头 道 :“ 斗不过 ! 我 兄弟俩 当真 有眼无珠 , 跟 你 老兄 在 牛家村 同住 了 这么些 年 , 全没 瞧 出 你 老兄 是 一位 身怀绝技 的 高手 。 ” 曲三 摇摇头 , 叹 了 口气 , 说道 :“ 我 双腿 已 废 , 还 说得上 甚么 绝技 不 绝技 ? ” 似乎 十分 的 意兴阑珊 , 又 道 :“ 若 在 当年 , 要 料理 这 三个 宫中 的 带 刀 侍卫 , 又 怎 用得着 如此 费事 ? 唉 , 不中用 了 , 不中用 了 。 ” 郭 杨二人 对望一眼 , 不敢 接口 。 曲 三道 :“ 请 两位 帮 我 跛子 一个 忙 , 将 这 三具 尸首 埋 了 , 行不行 ? ” 郭 杨二人 又 对望一眼 , 杨铁心 道 :“ 行 ! ” 二人 用猎 叉 在 地下 掘 了 个 大坑 , 将 三具 尸体 搬入 。 搬 到 最后 一具 时 , 杨铁心 见 那个 黑色 的 盘 形之物 兀自 嵌 在 那 武官 后脑 , 深入 数寸 , 于是 右手 运劲 , 拔 了 出来 , 着手 重甸甸 地 , 原来 是 个 铁铸 的 八卦 , 在 尸身 上 拭去 了 血渍 , 拿 过去 交给 曲三 。 曲 三道 :“ 劳驾 ! ” 将 铁 八卦 收入 囊中 , 解 下 外袍 摊 在 地下 , 捡起 散落 的 各物 , 一一 放入 袍 中 包起 。 郭 杨二人 搬土 掩埋 尸首 , 斜眼 看 去 , 见 有 三个 长长的 卷轴 , 另有 不少 亮晶晶 的 金器 玉器 。 曲三 留下 一把 金壶 、 一只 金杯 不 包入 袍 中 , 分别 交给 郭 杨二人 , 道 :“ 这些 物事 , 是 我 去 临安 皇宫 中盗 来 的 。 皇帝 害苦 了 百姓 , 拿 他 一些 从 百姓 身上 搜刮 来 的 金银 , 算不得 是 贼赃 。 这 两件 金器 , 转 送给 了 两位 。 ” 郭 杨二人 听说 他 竟敢 到 皇宫 中 去 劫盗 大内 财物 , 不由得 惊呆 了 , 都 不敢 伸手 去 接 。 曲三 厉声 道 :“ 两位 是 不敢 要 呢 ? 还是 不肯 要 ? ” 郭啸天 道 :“ 我们 无功不受禄 , 不能 受 你 的 东西 。 至于 今晚 之 事 , 我 兄弟俩 自然 决不 泄漏 一字 半句 , 老兄 尽管 放心 。 ” 曲 三道 :“ 哼 , 我怕 你们 泄漏 了 秘密 ? 你 二人 的 底细 , 我 若非 早就 查 得 清清楚楚 , 今晚 岂能 容 你 二位 活着 离开 ? 郭兄 , 你 是 梁山泊 好汉 地佑星 赛仁贵 郭盛 的 后代 , 使 的 是 家传 戟 法 , 只不过 变长 为 短 , 化单 为 双 。 杨兄 , 你 祖上 杨再兴 是 岳爷爷 麾下 的 名将 。 你 二位 是 忠义 之后 , 北方 沦陷 , 你 二人 流落江湖 , 其后 八拜 为交 , 义结金兰 , 一起 搬 到 牛家村 来 居住 。 是 也 不是 ? ” 郭 杨二人 听 他 将 自己 身世 来历 说 得 一清二楚 , 更是 惊讶 无比 , 只得 点头称是 。 曲 三道 :“ 你 二位 的 祖宗 郭盛 和 杨再兴 , 本来 都 是 绿林好汉 , 后来 才 归顺 朝廷 , 为大宋 出力 。 劫盗 不义之财 , 你们 的 祖宗 都 干过 了 的 。 这 两件 金器 , 到底 收是 不收 ? ” 杨铁心 寻思 :“ 若 是 不收 , 定然 得罪 了 他 。 ” 只得 双手 接过 , 说道 :“ 如此 多谢 了 ! ” 曲三霁然色 喜 , 提起 包裹 缚 在 背上 , 说道 :“ 回家 去 吧 ! ” 当下 三人 并肩 出林 。 曲 三道 :“ 今晚 大 有所 获 , 得到 了 道 君 皇帝 所画 的 两幅 画 , 又 有 他 写 的 一张 字 。 这 家伙 做 皇帝 不成 , 翎毛 丹青 , 瘦金体 的 书法 , 却 委实 是 妙绝 天下 。 ” 郭 杨二人 也 不 懂 甚么 叫作 “ 翎毛 丹青 ” 与 “ 瘦金体 的 书法 ”, 只 唯唯 而应 。 走 了 一会 , 杨铁心 道 :“ 日间 听 那 说话 的 先生 言道 , 我大宋 半壁江山 , 都 送 在 这道 君 皇帝 手里 , 他 画 的 画 、 写 的 字 , 又 是 甚么 好 东西 了 ? 老兄 何必 甘冒 大险 , 巴巴 的 到 皇宫 去 盗 了 出来 ? ” 曲三 微笑 道 :“ 这个 你 就 不 懂 了 。 ” 郭啸天 道 :“ 这道 君 皇帝 既然 画得 一笔 好画 , 写得 一手 好字 , 定 是 聪明 得 很 的 , 只 可惜 他 不 专心 做 皇帝 。 我 小时候 听 爹爹 说 , 一个 人 不论 学 文学 武 , 只能 专心 做 一件 事 , 倘若 东 也 要 抓 , 西 也 要 摸 , 到头来 定然 一事无成 。 ” 曲 三道 :“ 资质 寻常 之 人 , 当然 是 这样 , 可是 天下 尽有 聪明绝顶 之 人 , 文才 武学 , 书画 琴棋 , 算数 韬略 , 以至 医卜 星相 , 奇门 五行 , 无一 不会 , 无一不精 ! 只不过 你们 见不着 罢了 。 ” 说 着 抬起头来 , 望 着 天边 一轮 残月 , 长叹一声 。

月光 映照 下 , 郭 杨二人 见 他 眼角 边 忽然 渗出 了 几点 泪水 。 郭 杨二人 回到 家中 , 将 两件 金器 深深 埋入 后院 地下 , 对 自己 妻室 也 不 吐露 半句 。 两人 此后 一如 往日 , 耕种 打猎 为生 , 闲来 习练 兵器 拳脚 , 便 只 两人 相对 之 时 , 也 决不 提及 此事 。 两人 有时 也 仍 去 小 酒店 对饮 几壶 , 那 跛子 曲三 仍 是 烫 上 酒来 , 端 来 蚕豆 、 花生 等 下酒 之物 , 然后 一跷 一拐 的 走开 , 坐在 门边 , 对 着 大江 自 管 默默 想 他 的 心事 , 那晚 林中 夜斗 , 似乎 从来 就 不曾有过 。 但 郭 杨二人 瞧 向 他 的 眼色 , 自 不免 带上 了 几分 敬畏 之意 。 秋尽冬 来 , 过 一天 冷似 一天 。 这 一日 晚间 刮 了 半夜 北风 , 便 下 起雪来 。 第二日 下得 更 大 , 银絮 飞天 , 琼瑶 匝地 , 四下里 都 白茫茫 的 。 杨铁心 跟 浑家 包氏 说 了 , 今晚 整治 酒肴 , 请 义兄 夫妇 过来 饮酒 赏雪 。 吃 过 中 饭后 , 他 提 了 两个 大 葫芦 , 到 村头 酒店 去 沽酒 , 到 得 店 前 , 却 见 一对 板门 关 得 紧紧 地 , 酒帘 也 收 了 起来 。 杨铁心 打 了 几下 门 , 叫 道 :“ 曲三哥 , 跟 你 沽 三斤 酒 。 ” 却 不 听 得 应声 。 隔 了 一会 , 他 又 叫 了 几声 , 屋内 仍 无 应声 , 走到 窗边 向 内 一张 , 只见 桌上 灰尘 积得 厚厚 地 , 心想 :“ 几天 没 到 村头 来 , 原来 曲三 已有 几天 不 在家 了 。 可别 出 了 事 才 好 。 ” 当下 只得 冲风 冒雪 , 到 五里 外 的 红梅 村去 买 了 酒 , 就 便 又 买 了 一只 鸡 , 回到 家来 , 把 鸡 杀 了 , 请 浑家 整治 。 他 浑家 包氏 , 闺名惜 弱 , 便是 红梅 村 私塾 中 教书先生 的 女儿 , 嫁给 杨铁心 还 不到 两年 。 当晚 包氏 将 一只 鸡 和 着 白菜 、 豆腐 、 粉丝 放入 一只 大 瓦罐 中 , 在 炭火 上 熬 着 , 再切 了 一盘 腊鱼 腊肉 。 到 得 傍晚 , 到 隔壁 去 请 郭啸天 夫妇 饮酒 。

郭啸天 欣然 过来 。 他 浑家 李氏 却 因有 了 身孕 , 这 几日 只是 呕酸 , 吃 了 东西 就 吐 , 便 推辞 不 来 。 李氏 的 闺 名单 字 一个 萍字 , 包惜弱 和 她 有如 姊妹 一般 , 两人 在 房中 说 了 好 一阵子 话 。 包惜弱 给 她 泡 了 一壶 热茶 , 这才 回家 来 张罗 , 却 见 丈夫 和 郭啸天 把 炭炉 搬 在 桌上 , 烫 了 酒 , 两人 早 在 吃喝 了 。 郭啸天 道 :“ 弟妹 , 我们 不等 你 了 。 快来 请 坐 。 ” 郭 杨二人 交好 , 又 都 是 豪杰 之士 , 乡下人 家 更 不 讲究 甚么 男女 避嫌 的 礼法 。 包惜弱 微笑 答应 , 在 炭炉 中添 了 些 炭 , 拿 一只 酒杯 来 斟 了 酒 , 坐在 丈夫 下首 , 见 两人 脸上 都 是 气 忿忿 地 , 笑 问 :“ 又 有 甚么 事 , 惹 得 哥儿俩 生气 了 ? ” 杨铁心 道 :“ 我们 正在 说 临安 朝廷 中 的 混帐 事 。 ” 郭啸天 道 :“ 昨儿 我 在 众安 桥头 喜雨 阁 茶楼 , 听人 谈到 韩胄 这贼 宰相 的 事 。 那人 说 得 有头有尾 , 想来 不假 。 他 说 不论 哪 一个 官员 上书 禀报 , 公文 上 要是 不 注明 ‘ 并献 某某 物 ' 的 字样 , 这贼 宰相 压根儿 就 不 瞧 他 的 文书 。 ” 杨铁心 叹 道 :“ 有 这样 的 皇帝 , 就 有 这样 的 宰相 ; 有 这样 的 宰相 , 就 有 这样 的 官吏 。 临安 涌金 门外 的 黄大哥 跟 我 说 , 有 一日 他 正在 山边 砍柴 , 忽然 见到 大批 官兵 拥 着 一群 官儿 们 过来 , 却是 韩 宰相 带 了 百官 到 郊外 游乐 , 他 自管 砍柴 , 也 不 理会 。 忽 听 得 那 韩胄 叹 道 :‘ 这里 竹篱茅舍 , 真是 绝妙 的 山野 风光 , 就 可惜 少 了 些 鸡鸣犬吠 之声 ! ' 他 话 刚 说完 不久 , 忽然 草丛里 汪汪 汪 的 叫 了 起来 。 ” 包惜弱 笑 道 :“ 这狗儿 倒会 凑趣 ! ” 杨铁心 道 :“ 是 啊 , 真 会 凑趣 。 那狗子 叫 了 一会 , 从 草里 钻 将 出来 , 你 道 是 甚么 狗子 ? 却 原来 是 咱们 临安 府 的 堂堂 府尹 赵大人 。 ” 包惜弱 笑 弯 了 腰 , 直叫 :“ 啊哟 ! ” 郭啸天 道 :“ 赵大人 这一扮 狗叫 , 指 日 就要 高升 。 ” 杨铁心 道 :“ 这个 自然 。 ” 三人 喝 了 一会 酒 , 只见 门外 雪下 得 更 大 了 。 热酒 下肚 , 三人 身上 都 觉得 暖烘烘 的 , 忽 听 得 东边 大 路上 传来 一阵 踏雪 之声 , 脚步 起落 极快 , 三人 转头 望去 , 却 见 是 个 道士 。 那道士 头戴 斗笠 , 身披 蓑衣 , 全身 罩 满 了 白雪 , 背上 斜插 一柄 长剑 , 剑 把 上 黄色 丝条 在 风中 左右 飞扬 , 风雪 满天 , 大步 独行 , 实在 气概 非凡 。 郭啸天 道 :“ 这 道士 身上 很 有 功夫 , 看来 也 是 条 好汉 。 只 没个 名堂 , 不好 请教 。 ” 杨铁心 道 :“ 不错 , 咱们 请 他 进来 喝 几杯 , 交交 这个 朋友 。 ” 两人 都 生性 好客 , 当即 离座 出门 , 却 见 那道人 走 得 好 快 , 晃眼 之间 已 在 十余丈 外 , 却 也 不是 发足 奔跑 , 如此 轻功 , 实所 罕见 。 两人 对 望 了 一眼 , 都 感 惊异 。 杨铁心 扬声大 叫 :“ 道长 , 请留步 ! ” 喊声 甫 歇 , 那道人 倏地 回身 , 点 了 点头 。 杨铁心 道 :“ 天冻 大雪 , 道长 何不 过来 饮 几杯 解解 寒气 ? ” 那道人 冷笑 一声 , 健步如飞 , 顷刻间 来到 门外 , 脸上 满是 鄙夷不屑 之色 , 冷然 道 :“ 叫 我 留步 , 是 何 居心 ? 爽爽快快 说 出来 罢 ! ” 杨铁心 心想 我们 好意 请 你 喝酒 , 你 这 道人 却 恁地 无礼 , 当下 扬头 不睬 。 郭啸天 抱拳 道 :“ 我们 兄弟 正自 烤火 饮酒 , 见 道长 冒寒 独行 , 斗胆 相邀 , 冲撞 莫怪 。 ” 那道人 双眼 一翻 , 朗 声道 :“ 好好 好 , 喝酒 就 喝酒 ! ” 大踏步 进来 。

杨铁心 更是 气恼 , 伸手 一把 抓住 他 左腕 , 往外 一带 , 喝道 :“ 还 没 请教 道长 法号 。 ” 斗然间 忽觉 那道人 的 手 滑如游 鱼 , 竟 从 自己 手掌 中 溜出 , 知道 不妙 , 正 待 退开 , 突然 手腕 上 一紧 , 已 被 那道人 反手 抓住 , 霎时之间 , 便似 被 一个 铁圈 牢牢 箍 住 , 又 疼 又 热 , 急忙 运劲 抵御 , 哪知 整条 右臂 已然 酸麻 无力 , 腕上 奇痛 彻骨 。 郭啸天 见 义弟 忽然 满脸 胀 得 通红 , 知 他 吃亏 , 心想 本是 好意 结交 , 倘若 贸然 动手 , 反 得罪 了 江湖 好汉 , 忙 抢过去 道 :“ 道长 请 这边 坐 ! ” 那道人 又 是 冷笑 两声 , 放脱 了 杨铁心 的 手腕 , 走 到 堂上 , 大模大样 的 居中 而 坐 , 说道 :“ 你们 两个 明明 是 山东 大汉 , 却 躲 在 这里 假扮 临安 乡农 , 只 可惜 满口 山东 话 却 改不了 。 庄稼汉 又 怎会 功夫 ? ” 杨铁心 又 窘 又 怒 , 走进 内室 , 在 抽屉 里取 了 一 柄 匕首 , 放在 怀里 , 这才 回到 内 堂上 , 筛 了 三 杯酒 , 自己 干 了 一杯 , 默然不语 。 那道人 望 着 门外 大雪 , 既 不 饮酒 , 也 不 说话 , 只是 微微 冷笑 。 郭啸天 见 他 满脸 敌意 , 知 他定 是 疑心 酒中作 了 手脚 , 取过 道人 面前 酒杯 , 将 杯中酒 一口 干 了 , 说道 :“ 酒冷得 快 , 给 道长 换 一杯 热 的 。 ” 说 着 又 斟 了 一杯 , 那道人 接过 一口 喝 了 , 说道 :“ 酒里 就是 有 蒙汗药 , 也 迷 我 不 倒 。 ” 杨铁心 更是 焦躁 , 发作 道 :“ 我们 好意 请 你 饮酒 , 难道 起心害 你 ? 你 这 道人 说话 不三不四 , 快 请 出去 吧 。 我们 的 酒 不会 酸 了 , 菜 又 不会 臭 了 没人 吃 。 ” 那道人 “ 哼 ” 了 一声 , 也 不 理会 , 取过 酒壶 , 自斟自酌 , 连干 三杯 , 忽地 解 下 蓑衣 斗笠 , 抛 在 地下 。 杨 郭两人 细看 时 , 只见 他 三十余岁 年纪 , 双眉斜 飞 , 脸色红润 , 方面大耳 , 目光炯炯 照 人 。 他 跟着 解 下 背上 革囊 , 往 桌上 一倒 , 咚 的 一声 , 杨 郭二人 都 跳 起身 来 。 原来 革囊 中 滚出来 的 , 竟是 一个 血肉模糊 的 人头 。

包惜弱 惊叫 :“ 哎 唷 ! ” 逃进 了 内堂 。 杨铁心 伸手 去 摸 怀中 匕首 , 那道人 将 革囊 又 是 一抖 , 跌出 两团 血肉模糊 的 东西 来 , 一个 是 心 , 一个 是 肝 , 看来 不 像是 猪心 猪肝 , 只怕 便是 人心 人肝 。 杨铁心 喝道 :“ 好 贼 道 ! ” 匕首 出怀 , 疾向 那道人 胸口 刺去 。 道人 冷笑 道 :“ 鹰爪 子 , 动手 了 吗 ? ” 左手掌 缘 在 他 手腕 上 一击 。 杨铁心 腕上 一阵 酸麻 , 五指 登时 无力 , 匕首 已 被 他 夹手 夺去 。 郭啸天 在 旁 看 得 大惊 , 心想 义弟 是 名将 之后 , 家传 的 武艺 , 平日 较量 武功 , 自己 尚 稍逊 他 一筹 , 这 道人 却 竟视 他 有如 无物 , 刚才 这 一手 显然 是 江湖 上 相传 的 “ 空手 夺 白刃 ” 绝技 , 这 功夫 只 曾 听闻 , 可 从来没 见过 , 当下 惟恐 义弟 受伤 , 俯身 举起 板凳 , 只待 道人 匕首 刺来 , 就 举凳 去 挡 。 谁知 那道人 并 不 理会 , 拿 起 匕首 一阵 乱 剁 , 把 人心 人肝 切成 碎块 , 跟着 一声 长啸 , 声震 屋瓦 , 提起 右手 , 一掌 劈 将 下来 , 腾 的 一声 , 桌上 酒杯 菜盆 都 震 得 跳 了 起来 , 看 那 人头 时 , 已 被 他 手掌 击得 头骨 碎裂 , 连 桌子 中间 也 裂开 一条 大缝 。 两人 正自 惊疑 不定 , 那道人 喝道 :“ 无耻 鼠辈 , 道爷 今日 大开杀戒 了 ! ” 杨铁心 怒极 , 哪里 还 忍耐 得 住 , 抄起 靠 在 屋角 里 的 铁枪 , 抢 到 门外 雪地 里 , 叫 道 :“ 来来来 , 教 你 知通 杨家枪 法 的 厉害 。 ” 那道人 微微 冷笑 , 说道 :“ 凭 你 这 为虎作伥 的 公门 鼠辈 也 配使 杨家枪 ! ” 纵身 出门 。 郭啸天 见 情势 不妙 , 奔 回家 去 提 了 双戟 , 只见 那道人 也 不 拔剑 , 站 在 当地 , 袍袖 在 朔风 里 猎猎 作响 。 杨铁心 喝道 :“ 拔剑 吧 ! ” 那道人 道 :“ 你 两个 鼠辈 一齐 上来 , 道爷 也 只是 空手 对付 。 ” 杨铁心 使个 旗鼓 , 一招 “ 毒龙 出洞 ”, 枪上 红缨 抖动 , 卷起 碗 大枪 花 , 往 道人 心口 直 搠 过去 。 那道人 一 怔 , 赞道 :“ 好 ! ” 身 随枪 走 , 避向 左侧 , 左掌翻 转 , 径自 来 抓 枪头 。 杨铁心 在 这杆 枪 上 曾 苦下 幼功 , 深得 祖传 技艺 。 要知 杨家枪 非间 小可 , 当年 杨再兴 凭 一杆 铁枪 , 率领 三百 宋兵 在 小商 桥 大战 金兵 四万 , 奋力 杀死 敌兵 二千余名 , 刺杀 万户 长撒八 孛 堇 、 千户 长 、 百户 长 一百余 人 , 其时 金兵 箭来 如画 , 他 身上 每中 一只 敌箭 , 随手 折断 箭 干 再战 , 最后 马陷 泥 中 , 这才 力战 殉国 。 金兵 焚烧 他 的 尸身 , 竟烧 出铁 箭头 二升 有余 。 这一仗 杀 得 金兵 又 敬 又 怕 , 杨家枪 法威震 中原 。 杨铁心 虽然 不及 先祖 威勇 , 却 也 已 颇 得 枪法 心 传 , 只见 他 攒 、 刺 、 打 、 挑 、 拦 、 搠 、 架 、 闭 , 枪尖 银光闪闪 , 枪缨 红光 点点 , 好 一路 枪法 ! 杨铁心 把 那枪 使发 了 , 招数 灵动 , 变幻 巧妙 。 但 那道人 身 随枪 走 , 趋避 进退 , 却 哪里 刺得 着 他 半分 ? 七十二路 杨家枪 法堪堪 使 完 , 杨铁心 不禁 焦躁 , 倒 提 铁枪 , 回身 便 走 , 那道人 果然 发足 追来 。 杨铁心 大喝一声 , 双手 抓住 枪柄 , 斗然间 拧 腰 纵臂 , 回身 出枪 , 直刺 道 人面 门 , 这 一枪 刚猛 狠疾 , 正是 杨家枪 法中 临阵 破敌 、 屡杀 大将 的 一招 “ 回马枪 ”。 当年 杨再兴 在 降宋 之前 与 岳飞 对敌 , 曾以 这 一招 刺杀 岳飞 之弟 岳翻 , 端的 厉害 无比 。 那道人 见 一瞬间 枪尖 已到 面门 , 叫声 :“ 好 枪法 ! ” 双掌 合拢 , 拍 的 一声 , 已 把 枪尖 挟 在 双掌 之间 。 杨铁心 猛力 挺枪 往前 疾送 , 竟是 纹丝不动 , 不由得 大惊 , 奋起 平生 之力 往里 夺回 , 枪尖 却 如 已 铸 在 一座 铁山 之中 , 哪里 更拉得 回来 ? 他胀 红了脸 连夺 三下 , 枪尖 始终 脱不出 对方 双掌 的 挟持 。 那道人 哈哈大笑 , 右掌 忽然 提起 , 快如闪电 般 在 枪身 中间 一击 , 格 的 一声 , 杨铁心 只觉 虎口 剧痛 , 急忙 撒手 , 铁枪 已 摔 在 雪地 之中 。


【射雕 英雄传 】 有声 小说 002

郭 杨二人 大吃一惊 , 只得 从 草丛 中长 身而起 , 手中 紧紧 握住 了 猎叉 。 Guo and Yang were shocked, they had no choice but to stand up from the grass, holding the hunting fork tightly in their hands. 杨铁心 向 郭啸天 手中 猎叉 瞧 了 一眼 , 随即 踏上 两步 。 Yang Tiexin glanced at the hunting fork in Guo Xiaotian's hand, and then took two steps. 曲三 微笑 道 :“ 杨兄 , 你 使 杨家枪 法 , 这猎 叉 还 将 就 用 得 。 Qu San smiled and said: "Brother Yang, if you use the Yang family's marksmanship, you will be able to use this hunting fork. 你 义兄 使 的 是 一对 短戟 , 兵刃 可太 不 就 手 了 , 因此 你 挡 在 他 身前 。 好好 , 有 义气 ! ” 杨铁心 给 他 说穿 了 心事 , 不由得 有些 手足无措 。 "Yang Tiexin told him what was on his mind, and he couldn't help but feel a little at a loss. 曲三 又 道 :“ 郭兄 , 就算 你 有 双戟 在手 , 你们 两位 合力 , 斗得 过 我 吗 ? Qu San said again: "Brother Guo, even if you have two halberds in hand, if you two work together, can you beat me? ” 郭啸天 摇头 道 :“ 斗不过 ! 我 兄弟俩 当真 有眼无珠 , 跟 你 老兄 在 牛家村 同住 了 这么些 年 , 全没 瞧 出 你 老兄 是 一位 身怀绝技 的 高手 。 My two brothers really have blind eyes. We have lived with your brother in Niujia Village for so many years, and we haven't noticed that your brother is a master with unique skills. ” 曲三 摇摇头 , 叹 了 口气 , 说道 :“ 我 双腿 已 废 , 还 说得上 甚么 绝技 不 绝技 ? Qu San shook his head, sighed, and said: "My legs are useless, so what can I say about my skills?" ” 似乎 十分 的 意兴阑珊 , 又 道 :“ 若 在 当年 , 要 料理 这 三个 宫中 的 带 刀 侍卫 , 又 怎 用得着 如此 费事 ? " Seems to be very dispirited, and said again: "If in the past, how could it take so much trouble to take care of the guards with swords in the three palaces?" 唉 , 不中用 了 , 不中用 了 。 ” 郭 杨二人 对望一眼 , 不敢 接口 。 曲 三道 :“ 请 两位 帮 我 跛子 一个 忙 , 将 这 三具 尸首 埋 了 , 行不行 ? ” 郭 杨二人 又 对望一眼 , 杨铁心 道 :“ 行 ! ” 二人 用猎 叉 在 地下 掘 了 个 大坑 , 将 三具 尸体 搬入 。 The two dug a big hole in the ground with a hunting fork, and moved the three corpses into it. 搬 到 最后 一具 时 , 杨铁心 见 那个 黑色 的 盘 形之物 兀自 嵌 在 那 武官 后脑 , 深入 数寸 , 于是 右手 运劲 , 拔 了 出来 , 着手 重甸甸 地 , 原来 是 个 铁铸 的 八卦 , 在 尸身 上 拭去 了 血渍 , 拿 过去 交给 曲三 。 When moving to the last one, Yang Tiexin saw that black disc-shaped object was still embedded in the back of the military officer's head, several inches deep, so he pulled out his right hand and started to press it heavily. Wipe off the blood stains on the corpse, and hand it to Qu San. 曲 三道 :“ 劳驾 ! ” 将 铁 八卦 收入 囊中 , 解 下 外袍 摊 在 地下 , 捡起 散落 的 各物 , 一一 放入 袍 中 包起 。 "Put Tie Bagua in the bag, take off the robe and spread it on the ground, pick up the scattered things, put them into the robe one by one and wrap them up. 郭 杨二人 搬土 掩埋 尸首 , 斜眼 看 去 , 见 有 三个 长长的 卷轴 , 另有 不少 亮晶晶 的 金器 玉器 。 Guo and Yang moved the earth to bury the body, looked sideways, and saw three long scrolls, and many shiny gold and jade wares. 曲三 留下 一把 金壶 、 一只 金杯 不 包入 袍 中 , 分别 交给 郭 杨二人 , 道 :“ 这些 物事 , 是 我 去 临安 皇宫 中盗 来 的 。 皇帝 害苦 了 百姓 , 拿 他 一些 从 百姓 身上 搜刮 来 的 金银 , 算不得 是 贼赃 。 The emperor has done harm to the people, and taking some of the gold and silver he looted from the people is not considered stolen goods. 这 两件 金器 , 转 送给 了 两位 。 ” 郭 杨二人 听说 他 竟敢 到 皇宫 中 去 劫盗 大内 财物 , 不由得 惊呆 了 , 都 不敢 伸手 去 接 。 When Guo and Yang heard that he dared to go to the palace to rob the palace, they couldn't help being stunned, and they didn't dare to reach out to pick it up. 曲三 厉声 道 :“ 两位 是 不敢 要 呢 ? 还是 不肯 要 ? ” 郭啸天 道 :“ 我们 无功不受禄 , 不能 受 你 的 东西 。 " Guo Xiaotian said: "We don't get paid for nothing, we can't get what you have. 至于 今晚 之 事 , 我 兄弟俩 自然 决不 泄漏 一字 半句 , 老兄 尽管 放心 。 As for tonight's matter, my brothers will naturally never reveal a single word, don't worry, brother. ” 曲 三道 :“ 哼 , 我怕 你们 泄漏 了 秘密 ? " Qu San said: "Hmph, I'm afraid you've leaked the secret? 你 二人 的 底细 , 我 若非 早就 查 得 清清楚楚 , 今晚 岂能 容 你 二位 活着 离开 ? If I hadn't investigated the details of the two of you long ago, how could I allow the two of you to leave alive tonight? 郭兄 , 你 是 梁山泊 好汉 地佑星 赛仁贵 郭盛 的 后代 , 使 的 是 家传 戟 法 , 只不过 变长 为 短 , 化单 为 双 。 Brother Guo, you are a descendant of the hero of Liangshanbo, Sai Rengui, Guo Sheng. You use the halberd technique handed down in your family, but you only change the length into short, and turn the single into double. 杨兄 , 你 祖上 杨再兴 是 岳爷爷 麾下 的 名将 。 你 二位 是 忠义 之后 , 北方 沦陷 , 你 二人 流落江湖 , 其后 八拜 为交 , 义结金兰 , 一起 搬 到 牛家村 来 居住 。 是 也 不是 ? ” 郭 杨二人 听 他 将 自己 身世 来历 说 得 一清二楚 , 更是 惊讶 无比 , 只得 点头称是 。 "Guo and Yang were even more surprised when they heard him explain their life experience clearly, so they could only nod in agreement. 曲 三道 :“ 你 二位 的 祖宗 郭盛 和 杨再兴 , 本来 都 是 绿林好汉 , 后来 才 归顺 朝廷 , 为大宋 出力 。 劫盗 不义之财 , 你们 的 祖宗 都 干过 了 的 。 Stealing ill-gotten gains, your ancestors have done it. 这 两件 金器 , 到底 收是 不收 ? ” 杨铁心 寻思 :“ 若 是 不收 , 定然 得罪 了 他 。 " Yang Tiexin thought: "If you don't accept it, you must have offended him. ” 只得 双手 接过 , 说道 :“ 如此 多谢 了 ! ” 曲三霁然色 喜 , 提起 包裹 缚 在 背上 , 说道 :“ 回家 去 吧 ! Qu Sanji was delighted, he picked up the package and tied it on his back, and said: "Go home!" ” 当下 三人 并肩 出林 。 曲 三道 :“ 今晚 大 有所 获 , 得到 了 道 君 皇帝 所画 的 两幅 画 , 又 有 他 写 的 一张 字 。 这 家伙 做 皇帝 不成 , 翎毛 丹青 , 瘦金体 的 书法 , 却 委实 是 妙绝 天下 。 ” 郭 杨二人 也 不 懂 甚么 叫作 “ 翎毛 丹青 ” 与 “ 瘦金体 的 书法 ”, 只 唯唯 而应 。 Both Guo and Yang didn't understand what is called "Lingmao Danqing" and "Shoujin Calligraphy". 走 了 一会 , 杨铁心 道 :“ 日间 听 那 说话 的 先生 言道 , 我大宋 半壁江山 , 都 送 在 这道 君 皇帝 手里 , 他 画 的 画 、 写 的 字 , 又 是 甚么 好 东西 了 ? After walking for a while, Yang Tiexin said: "I heard the gentleman who spoke during the day say that half of my country and country in the Song Dynasty were given to this Taoist emperor. What good things are the paintings and characters he wrote? ? 老兄 何必 甘冒 大险 , 巴巴 的 到 皇宫 去 盗 了 出来 ? Dude, why bother to take such a big risk, just go to the palace and steal it? ” 曲三 微笑 道 :“ 这个 你 就 不 懂 了 。 Qu San smiled and said, "You don't understand this." ” 郭啸天 道 :“ 这道 君 皇帝 既然 画得 一笔 好画 , 写得 一手 好字 , 定 是 聪明 得 很 的 , 只 可惜 他 不 专心 做 皇帝 。 "Guo Xiaotian said: "Since the emperor of the Tao can paint well and write well, he must be very smart. It's a pity that he didn't concentrate on being an emperor. 我 小时候 听 爹爹 说 , 一个 人 不论 学 文学 武 , 只能 专心 做 一件 事 , 倘若 东 也 要 抓 , 西 也 要 摸 , 到头来 定然 一事无成 。 ” 曲 三道 :“ 资质 寻常 之 人 , 当然 是 这样 , 可是 天下 尽有 聪明绝顶 之 人 , 文才 武学 , 书画 琴棋 , 算数 韬略 , 以至 医卜 星相 , 奇门 五行 , 无一 不会 , 无一不精 ! 只不过 你们 见不着 罢了 。 It's just that you can't see it. ” 说 着 抬起头来 , 望 着 天边 一轮 残月 , 长叹一声 。 As he spoke, he raised his head, looked at the waning moon in the sky, and let out a long sigh.

月光 映照 下 , 郭 杨二人 见 他 眼角 边 忽然 渗出 了 几点 泪水 。 Under the moonlight, Guo and Yang saw some tears suddenly oozing from the corners of his eyes. 郭 杨二人 回到 家中 , 将 两件 金器 深深 埋入 后院 地下 , 对 自己 妻室 也 不 吐露 半句 。 When Guo and Yang returned home, they buried the two gold objects deep in the ground in the backyard, and did not reveal a word to their wives. 两人 此后 一如 往日 , 耕种 打猎 为生 , 闲来 习练 兵器 拳脚 , 便 只 两人 相对 之 时 , 也 决不 提及 此事 。 From then on, the two of them lived on farming and hunting as before, and practiced weapons and fists in their free time. Even when they were facing each other, they never mentioned this matter. 两人 有时 也 仍 去 小 酒店 对饮 几壶 , 那 跛子 曲三 仍 是 烫 上 酒来 , 端 来 蚕豆 、 花生 等 下酒 之物 , 然后 一跷 一拐 的 走开 , 坐在 门边 , 对 着 大江 自 管 默默 想 他 的 心事 , 那晚 林中 夜斗 , 似乎 从来 就 不曾有过 。 Sometimes the two still go to the small tavern to drink a few pots, and the lame Qu San still boils the wine, brings broad beans, peanuts and other things to go with the wine, then walks away with a limping, sits by the door, Watching Dajiang think about his thoughts silently, it seems that there has never been a night fight in the forest that night. 但 郭 杨二人 瞧 向 他 的 眼色 , 自 不免 带上 了 几分 敬畏 之意 。 But Guo Yang and the two looked at him, and they couldn't help showing a bit of awe. 秋尽冬 来 , 过 一天 冷似 一天 。 这 一日 晚间 刮 了 半夜 北风 , 便 下 起雪来 。 第二日 下得 更 大 , 银絮 飞天 , 琼瑶 匝地 , 四下里 都 白茫茫 的 。 On the second day, it fell even more heavily, with silver flocs flying into the sky, Qiong Yao all over the ground, and it was all white everywhere. 杨铁心 跟 浑家 包氏 说 了 , 今晚 整治 酒肴 , 请 义兄 夫妇 过来 饮酒 赏雪 。 吃 过 中 饭后 , 他 提 了 两个 大 葫芦 , 到 村头 酒店 去 沽酒 , 到 得 店 前 , 却 见 一对 板门 关 得 紧紧 地 , 酒帘 也 收 了 起来 。 After lunch, he took two big gourds and went to the village hotel to sell wine. When he arrived in front of the shop, he saw a pair of board doors closed tightly and the wine curtain closed. 杨铁心 打 了 几下 门 , 叫 道 :“ 曲三哥 , 跟 你 沽 三斤 酒 。 ” 却 不 听 得 应声 。 隔 了 一会 , 他 又 叫 了 几声 , 屋内 仍 无 应声 , 走到 窗边 向 内 一张 , 只见 桌上 灰尘 积得 厚厚 地 , 心想 :“ 几天 没 到 村头 来 , 原来 曲三 已有 几天 不 在家 了 。 After a while, he called again, but there was still no response from the house. He went to the window and looked in, only to see the dust on the table thickly, thinking: "I haven't been to the village for a few days, so it turns out that Qu Three has not been at home for several days. 可别 出 了 事 才 好 。 ” 当下 只得 冲风 冒雪 , 到 五里 外 的 红梅 村去 买 了 酒 , 就 便 又 买 了 一只 鸡 , 回到 家来 , 把 鸡 杀 了 , 请 浑家 整治 。 " Now I had to brave the wind and snow, go to Hongmei Village five miles away to buy wine, then I bought another chicken, and when I got home, I killed the chicken and asked my wife to clean it up. 他 浑家 包氏 , 闺名惜 弱 , 便是 红梅 村 私塾 中 教书先生 的 女儿 , 嫁给 杨铁心 还 不到 两年 。 His wife is the Bao family, and her maiden name is Xiruo. She is the daughter of the teacher in the private school in Hongmei Village. She has been married to Yang Tiexin for less than two years. 当晚 包氏 将 一只 鸡 和 着 白菜 、 豆腐 、 粉丝 放入 一只 大 瓦罐 中 , 在 炭火 上 熬 着 , 再切 了 一盘 腊鱼 腊肉 。 That night, Bao put a chicken, cabbage, tofu, and vermicelli into a large earthen pot, boiled it over charcoal fire, and cut a plate of cured fish and bacon. 到 得 傍晚 , 到 隔壁 去 请 郭啸天 夫妇 饮酒 。 In the evening, I went next door to invite Guo Xiaotian and his wife to drink.

郭啸天 欣然 过来 。 他 浑家 李氏 却 因有 了 身孕 , 这 几日 只是 呕酸 , 吃 了 东西 就 吐 , 便 推辞 不 来 。 However, his wife, Mrs. Li, was pregnant, so she just vomited sorely and vomited after eating, so she couldn't refuse to come. 李氏 的 闺 名单 字 一个 萍字 , 包惜弱 和 她 有如 姊妹 一般 , 两人 在 房中 说 了 好 一阵子 话 。 包惜弱 给 她 泡 了 一壶 热茶 , 这才 回家 来 张罗 , 却 见 丈夫 和 郭啸天 把 炭炉 搬 在 桌上 , 烫 了 酒 , 两人 早 在 吃喝 了 。 Bao Xiruo made her a pot of hot tea, and then came home to make arrangements, but saw her husband and Guo Xiaotian put the charcoal stove on the table, heated the wine, they were already eating and drinking. 郭啸天 道 :“ 弟妹 , 我们 不等 你 了 。 Guo Xiaotian said: "Brothers and sisters, we won't wait for you. 快来 请 坐 。 ” 郭 杨二人 交好 , 又 都 是 豪杰 之士 , 乡下人 家 更 不 讲究 甚么 男女 避嫌 的 礼法 。 "Guo and Yang are friends, and they are both heroes, and the country people don't pay much attention to the etiquette of men and women to avoid suspicion. 包惜弱 微笑 答应 , 在 炭炉 中添 了 些 炭 , 拿 一只 酒杯 来 斟 了 酒 , 坐在 丈夫 下首 , 见 两人 脸上 都 是 气 忿忿 地 , 笑 问 :“ 又 有 甚么 事 , 惹 得 哥儿俩 生气 了 ? Bao Xiruo agreed with a smile, added some charcoal to the charcoal stove, took a wine glass to pour the wine, sat under her husband, saw the angry faces of both of them, and asked with a smile: "What's the matter? Made the brothers angry? ” 杨铁心 道 :“ 我们 正在 说 临安 朝廷 中 的 混帐 事 。 "Yang Tiexin said: "We are talking about the bastard things in the Lin'an court. ” 郭啸天 道 :“ 昨儿 我 在 众安 桥头 喜雨 阁 茶楼 , 听人 谈到 韩胄 这贼 宰相 的 事 。 " Guo Xiaotian said: "Yesterday, I was in the Xiyu Pavilion teahouse at the head of Zhong'an Bridge, and I heard people talking about Han Zhou, the thief prime minister. 那人 说 得 有头有尾 , 想来 不假 。 他 说 不论 哪 一个 官员 上书 禀报 , 公文 上 要是 不 注明 ‘ 并献 某某 物 ' 的 字样 , 这贼 宰相 压根儿 就 不 瞧 他 的 文书 。 He said that no matter which official submitted a report, if the words 'and offer something' were not marked on the official document, the thief prime minister would not even look at his document. ” 杨铁心 叹 道 :“ 有 这样 的 皇帝 , 就 有 这样 的 宰相 ; 有 这样 的 宰相 , 就 有 这样 的 官吏 。 Yang Tiexin sighed: "If there is such an emperor, there will be such a prime minister; if there is such a prime minister, there will be such officials." 临安 涌金 门外 的 黄大哥 跟 我 说 , 有 一日 他 正在 山边 砍柴 , 忽然 见到 大批 官兵 拥 着 一群 官儿 们 过来 , 却是 韩 宰相 带 了 百官 到 郊外 游乐 , 他 自管 砍柴 , 也 不 理会 。 忽 听 得 那 韩胄 叹 道 :‘ 这里 竹篱茅舍 , 真是 绝妙 的 山野 风光 , 就 可惜 少 了 些 鸡鸣犬吠 之声 ! Suddenly I heard that Han Zhou sighed: "The hut with bamboo fence here is really a wonderful mountain scenery, but it's a pity that there are less sounds of chickens crowing and dogs barking!" ' 他 话 刚 说完 不久 , 忽然 草丛里 汪汪 汪 的 叫 了 起来 。 ” 包惜弱 笑 道 :“ 这狗儿 倒会 凑趣 ! ” 杨铁心 道 :“ 是 啊 , 真 会 凑趣 。 那狗子 叫 了 一会 , 从 草里 钻 将 出来 , 你 道 是 甚么 狗子 ? 却 原来 是 咱们 临安 府 的 堂堂 府尹 赵大人 。 But it turned out to be Mr. Zhao, the dignified mansion of Lin'an Mansion. ” 包惜弱 笑 弯 了 腰 , 直叫 :“ 啊哟 ! ” 郭啸天 道 :“ 赵大人 这一扮 狗叫 , 指 日 就要 高升 。 Guo Xiaotian said: "Master Zhao is pretending to be a dog barking, and he will be promoted soon." ” 杨铁心 道 :“ 这个 自然 。 ” 三人 喝 了 一会 酒 , 只见 门外 雪下 得 更 大 了 。 热酒 下肚 , 三人 身上 都 觉得 暖烘烘 的 , 忽 听 得 东边 大 路上 传来 一阵 踏雪 之声 , 脚步 起落 极快 , 三人 转头 望去 , 却 见 是 个 道士 。 那道士 头戴 斗笠 , 身披 蓑衣 , 全身 罩 满 了 白雪 , 背上 斜插 一柄 长剑 , 剑 把 上 黄色 丝条 在 风中 左右 飞扬 , 风雪 满天 , 大步 独行 , 实在 气概 非凡 。 The Taoist priest was wearing a bamboo hat and coir raincoat, covered with snow all over his body, and had a long sword slanted on his back. The yellow silk on the handle of the sword was flying left and right in the wind. The sky was full of wind and snow, and he walked alone with great momentum. 郭啸天 道 :“ 这 道士 身上 很 有 功夫 , 看来 也 是 条 好汉 。 Guo Xiaotian said: "This Taoist priest is very kung fu, and he seems to be a hero. 只 没个 名堂 , 不好 请教 。 ” 杨铁心 道 :“ 不错 , 咱们 请 他 进来 喝 几杯 , 交交 这个 朋友 。 "Yang Tiexin said: "That's right, let's invite him in for a few drinks and make this friend." ” 两人 都 生性 好客 , 当即 离座 出门 , 却 见 那道人 走 得 好 快 , 晃眼 之间 已 在 十余丈 外 , 却 也 不是 发足 奔跑 , 如此 轻功 , 实所 罕见 。 Both of them are hospitable by nature, so they left their seats and went out immediately, but saw the Taoist walking so fast, he was already more than ten zhang away in a blink of an eye, but he didn't run with his feet, such lightness is really rare. 两人 对 望 了 一眼 , 都 感 惊异 。 The two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surprise. 杨铁心 扬声大 叫 :“ 道长 , 请留步 ! ” 喊声 甫 歇 , 那道人 倏地 回身 , 点 了 点头 。 As soon as the shouting stopped, the Taoist turned around abruptly and nodded. 杨铁心 道 :“ 天冻 大雪 , 道长 何不 过来 饮 几杯 解解 寒气 ? ” 那道人 冷笑 一声 , 健步如飞 , 顷刻间 来到 门外 , 脸上 满是 鄙夷不屑 之色 , 冷然 道 :“ 叫 我 留步 , 是 何 居心 ? "The Taoist sneered, walked like flying, and came to the door in an instant, his face was full of contempt and disdain, and said coldly: "What is the intention of telling me to stop?" 爽爽快快 说 出来 罢 ! ” 杨铁心 心想 我们 好意 请 你 喝酒 , 你 这 道人 却 恁地 无礼 , 当下 扬头 不睬 。 "Yang Tiexin thought that we were kind enough to invite you to drink, but you, a Taoist, are so rude, and immediately turned your head away. 郭啸天 抱拳 道 :“ 我们 兄弟 正自 烤火 饮酒 , 见 道长 冒寒 独行 , 斗胆 相邀 , 冲撞 莫怪 。 Guo Xiaotian clasped his fists and said: "Our brothers are warming themselves by the fire and drinking, seeing the Taoist priest walking alone in the cold, boldly inviting us, no wonder we bumped into each other. ” 那道人 双眼 一翻 , 朗 声道 :“ 好好 好 , 喝酒 就 喝酒 ! The Taoist rolled his eyes and said loudly: "Okay, okay, drink as much as you want!" ” 大踏步 进来 。

杨铁心 更是 气恼 , 伸手 一把 抓住 他 左腕 , 往外 一带 , 喝道 :“ 还 没 请教 道长 法号 。 Yang Tiexin was even more annoyed, he stretched out his hand and grabbed his left wrist, stretched out, and shouted: "I haven't asked the Taoist priest for his dharma name yet. ” 斗然间 忽觉 那道人 的 手 滑如游 鱼 , 竟 从 自己 手掌 中 溜出 , 知道 不妙 , 正 待 退开 , 突然 手腕 上 一紧 , 已 被 那道人 反手 抓住 , 霎时之间 , 便似 被 一个 铁圈 牢牢 箍 住 , 又 疼 又 热 , 急忙 运劲 抵御 , 哪知 整条 右臂 已然 酸麻 无力 , 腕上 奇痛 彻骨 。 Dou Ran suddenly felt that the Taoist's hand slipped out of his palm, slipping like a fish, knowing something was wrong, and was about to retreat, when suddenly his wrist tightened, and the Taoist grabbed it with his backhand, in an instant, It was like being tightly bound by an iron ring, it was painful and hot, and I hurriedly resisted it, but the whole right arm was already numb and weak, and the wrist was extremely painful. 郭啸天 见 义弟 忽然 满脸 胀 得 通红 , 知 他 吃亏 , 心想 本是 好意 结交 , 倘若 贸然 动手 , 反 得罪 了 江湖 好汉 , 忙 抢过去 道 :“ 道长 请 这边 坐 ! Guo Xiaotian saw that his brother's face was flushed suddenly, he knew he was at a disadvantage, he thought that he was making friends with good intentions, if he did it rashly, he would offend the hero, he rushed over and said: "Master, please sit here! ” 那道人 又 是 冷笑 两声 , 放脱 了 杨铁心 的 手腕 , 走 到 堂上 , 大模大样 的 居中 而 坐 , 说道 :“ 你们 两个 明明 是 山东 大汉 , 却 躲 在 这里 假扮 临安 乡农 , 只 可惜 满口 山东 话 却 改不了 。 "The Taoist sneered again, let go of Yang Tiexin's wrist, walked to the hall, sat in the middle of the hall, and said: "You two are obviously big men from Shandong, but you are hiding here pretending to be Lin'an farmers. Shandong dialect can't be changed. 庄稼汉 又 怎会 功夫 ? ” 杨铁心 又 窘 又 怒 , 走进 内室 , 在 抽屉 里取 了 一 柄 匕首 , 放在 怀里 , 这才 回到 内 堂上 , 筛 了 三 杯酒 , 自己 干 了 一杯 , 默然不语 。 Embarrassed and angry, Yang Tiexin went into the inner room, took out a dagger from a drawer, and put it in his arms, then went back to the inner hall, sifted three glasses of wine, drank one himself, and remained silent. 那道人 望 着 门外 大雪 , 既 不 饮酒 , 也 不 说话 , 只是 微微 冷笑 。 The Taoist looked at the heavy snow outside the door, neither drinking nor speaking, just sneered slightly. 郭啸天 见 他 满脸 敌意 , 知 他定 是 疑心 酒中作 了 手脚 , 取过 道人 面前 酒杯 , 将 杯中酒 一口 干 了 , 说道 :“ 酒冷得 快 , 给 道长 换 一杯 热 的 。 Seeing his hostile face, Guo Xiaotian knew that he must have suspected that he had tampered with the wine, so he took the wine glass in front of the passerby, drank the wine in one gulp, and said: "The wine is getting cold quickly, change the Taoist priest for a hot one. ” 说 着 又 斟 了 一杯 , 那道人 接过 一口 喝 了 , 说道 :“ 酒里 就是 有 蒙汗药 , 也 迷 我 不 倒 。 " As he spoke, he poured another glass, and the Taoist took a sip and drank it, and said: "Even if there is sweat medicine in the wine, it still fascinates me. ” 杨铁心 更是 焦躁 , 发作 道 :“ 我们 好意 请 你 饮酒 , 难道 起心害 你 ? "Yang Tiexin became even more anxious, and broke out: "We kindly invited you to drink, did we intend to harm you?" 你 这 道人 说话 不三不四 , 快 请 出去 吧 。 You are a Taoist who talks nonsense, please get out quickly. 我们 的 酒 不会 酸 了 , 菜 又 不会 臭 了 没人 吃 。 Our wine will no longer be sour, and our dishes will no longer stink and no one will eat them. ” 那道人 “ 哼 ” 了 一声 , 也 不 理会 , 取过 酒壶 , 自斟自酌 , 连干 三杯 , 忽地 解 下 蓑衣 斗笠 , 抛 在 地下 。 The Taoist snorted, ignored it, took the jug, poured himself a drink, drank three glasses in a row, then suddenly took off his coir raincoat and bamboo hat, and threw it on the ground. 杨 郭两人 细看 时 , 只见 他 三十余岁 年纪 , 双眉斜 飞 , 脸色红润 , 方面大耳 , 目光炯炯 照 人 。 When Yang and Guo looked closely, they saw that he was in his thirties, with slanted eyebrows, ruddy complexion, big ears, and piercing eyes. 他 跟着 解 下 背上 革囊 , 往 桌上 一倒 , 咚 的 一声 , 杨 郭二人 都 跳 起身 来 。 He then untied the leather bag on his back and threw it on the table. With a bang, both Yang and Guo jumped up. 原来 革囊 中 滚出来 的 , 竟是 一个 血肉模糊 的 人头 。 It turned out that what rolled out of the leather bag was a bloody human head.

包惜弱 惊叫 :“ 哎 唷 ! ” 逃进 了 内堂 。 杨铁心 伸手 去 摸 怀中 匕首 , 那道人 将 革囊 又 是 一抖 , 跌出 两团 血肉模糊 的 东西 来 , 一个 是 心 , 一个 是 肝 , 看来 不 像是 猪心 猪肝 , 只怕 便是 人心 人肝 。 Yang Tiexin reached out to touch the dagger in his arms, the Taoist shook the leather bag again, and two lumps of blood and flesh fell out, one was a heart and the other was a liver, it didn't look like a pig's heart and liver, I'm afraid it would be It is the heart of the heart. 杨铁心 喝道 :“ 好 贼 道 ! ” 匕首 出怀 , 疾向 那道人 胸口 刺去 。 " The dagger came out of his arms, and stabbed at the Taoist's chest. 道人 冷笑 道 :“ 鹰爪 子 , 动手 了 吗 ? ” 左手掌 缘 在 他 手腕 上 一击 。 杨铁心 腕上 一阵 酸麻 , 五指 登时 无力 , 匕首 已 被 他 夹手 夺去 。 Yang Tiexin's wrist felt sore and numb, and his five fingers suddenly became weak. The dagger had been snatched away by him. 郭啸天 在 旁 看 得 大惊 , 心想 义弟 是 名将 之后 , 家传 的 武艺 , 平日 较量 武功 , 自己 尚 稍逊 他 一筹 , 这 道人 却 竟视 他 有如 无物 , 刚才 这 一手 显然 是 江湖 上 相传 的 “ 空手 夺 白刃 ” 绝技 , 这 功夫 只 曾 听闻 , 可 从来没 见过 , 当下 惟恐 义弟 受伤 , 俯身 举起 板凳 , 只待 道人 匕首 刺来 , 就 举凳 去 挡 。 谁知 那道人 并 不 理会 , 拿 起 匕首 一阵 乱 剁 , 把 人心 人肝 切成 碎块 , 跟着 一声 长啸 , 声震 屋瓦 , 提起 右手 , 一掌 劈 将 下来 , 腾 的 一声 , 桌上 酒杯 菜盆 都 震 得 跳 了 起来 , 看 那 人头 时 , 已 被 他 手掌 击得 头骨 碎裂 , 连 桌子 中间 也 裂开 一条 大缝 。 两人 正自 惊疑 不定 , 那道人 喝道 :“ 无耻 鼠辈 , 道爷 今日 大开杀戒 了 ! The two were startled and wondering, the Taoist shouted: "Shameless rat, the Taoist is killing people today! ” 杨铁心 怒极 , 哪里 还 忍耐 得 住 , 抄起 靠 在 屋角 里 的 铁枪 , 抢 到 门外 雪地 里 , 叫 道 :“ 来来来 , 教 你 知通 杨家枪 法 的 厉害 。 " Yang Tiexin was so angry that he couldn't bear it any longer. He picked up the iron spear leaning against the corner of the house, snatched it into the snow outside the door, and shouted: "Come, come, I will teach you how powerful the Yang family's marksmanship is. ” 那道人 微微 冷笑 , 说道 :“ 凭 你 这 为虎作伥 的 公门 鼠辈 也 配使 杨家枪 ! "The Taoist sneered slightly, and said: "You, a public rat who is a slave to tigers, are also assigned to use the Yang family gun!" ” 纵身 出门 。 郭啸天 见 情势 不妙 , 奔 回家 去 提 了 双戟 , 只见 那道人 也 不 拔剑 , 站 在 当地 , 袍袖 在 朔风 里 猎猎 作响 。 Seeing that the situation was not good, Guo Xiaotian ran home to pick up his halberds, but saw the Taoist standing there without drawing his sword, his robe sleeves rattling in the early wind. 杨铁心 喝道 :“ 拔剑 吧 ! ” 那道人 道 :“ 你 两个 鼠辈 一齐 上来 , 道爷 也 只是 空手 对付 。 " The Taoist said: "You two rats came up together, and the Taoist just dealt with it empty-handed. ” 杨铁心 使个 旗鼓 , 一招 “ 毒龙 出洞 ”, 枪上 红缨 抖动 , 卷起 碗 大枪 花 , 往 道人 心口 直 搠 过去 。 "Yang Tiexin made a show of fanfare, and with a move of "poisonous dragon out of the hole", the red tassel on the gun trembled, rolled up a bowl of big gun flowers, and stabbed directly at the Taoist's mouth. 那道人 一 怔 , 赞道 :“ 好 ! ” 身 随枪 走 , 避向 左侧 , 左掌翻 转 , 径自 来 抓 枪头 。 " Walking with the gun, avoiding to the left, turning the left palm over, grabbing the gun head. 杨铁心 在 这杆 枪 上 曾 苦下 幼功 , 深得 祖传 技艺 。 要知 杨家枪 非间 小可 , 当年 杨再兴 凭 一杆 铁枪 , 率领 三百 宋兵 在 小商 桥 大战 金兵 四万 , 奋力 杀死 敌兵 二千余名 , 刺杀 万户 长撒八 孛 堇 、 千户 长 、 百户 长 一百余 人 , 其时 金兵 箭来 如画 , 他 身上 每中 一只 敌箭 , 随手 折断 箭 干 再战 , 最后 马陷 泥 中 , 这才 力战 殉国 。 You must know that the Yang family's spear is no small feat. Back then, with an iron spear, Yang Zaixing led 300 Song soldiers to fight against 40,000 Jin soldiers at Xiaoshangqiao. Jin, the head of a thousand households, and the head of a hundred households had more than a hundred people. At that time, the arrows of the Jin soldiers came like a picture. Every time he was hit by an enemy arrow, he broke the stem of the arrow and fought again. Finally, his horse was stuck in the mud. 金兵 焚烧 他 的 尸身 , 竟烧 出铁 箭头 二升 有余 。 The Jin soldiers burned his body, and more than two liters of iron arrows were burned out. 这一仗 杀 得 金兵 又 敬 又 怕 , 杨家枪 法威震 中原 。 In this battle, the Jin soldiers were respected and feared, and the Yang family's marksmanship shocked the Central Plains. 杨铁心 虽然 不及 先祖 威勇 , 却 也 已 颇 得 枪法 心 传 , 只见 他 攒 、 刺 、 打 、 挑 、 拦 、 搠 、 架 、 闭 , 枪尖 银光闪闪 , 枪缨 红光 点点 , 好 一路 枪法 ! Although Yang Tiexin is not as brave as his ancestors, he has quite a good knowledge of marksmanship. I saw him stabbing, stabbing, beating, picking, blocking, pinching, parrying, and closing. marksmanship! 杨铁心 把 那枪 使发 了 , 招数 灵动 , 变幻 巧妙 。 但 那道人 身 随枪 走 , 趋避 进退 , 却 哪里 刺得 着 他 半分 ? 七十二路 杨家枪 法堪堪 使 完 , 杨铁心 不禁 焦躁 , 倒 提 铁枪 , 回身 便 走 , 那道人 果然 发足 追来 。 After the Yang family's marksmanship on the 72nd Road was finished, Yang Tiexin couldn't help being anxious, he lifted the iron spear upside down, turned around and left, the Taoist really chased after him. 杨铁心 大喝一声 , 双手 抓住 枪柄 , 斗然间 拧 腰 纵臂 , 回身 出枪 , 直刺 道 人面 门 , 这 一枪 刚猛 狠疾 , 正是 杨家枪 法中 临阵 破敌 、 屡杀 大将 的 一招 “ 回马枪 ”。 Yang Tiexin yelled, grabbed the handle of the gun with both hands, twisted his waist and straightened his arms suddenly, turned around and fired the gun, piercing the Taoist's face. The general's move is "returning the carbine". 当年 杨再兴 在 降宋 之前 与 岳飞 对敌 , 曾以 这 一招 刺杀 岳飞 之弟 岳翻 , 端的 厉害 无比 。 Back then, Yang Zaixing fought against Yue Fei before he surrendered to the Song Dynasty. He once used this move to assassinate Yue Fei's younger brother Yue Fan, which was extremely powerful. 那道人 见 一瞬间 枪尖 已到 面门 , 叫声 :“ 好 枪法 ! The Taoist saw that the tip of the gun had reached the door in an instant, and shouted: "Good marksmanship! ” 双掌 合拢 , 拍 的 一声 , 已 把 枪尖 挟 在 双掌 之间 。 杨铁心 猛力 挺枪 往前 疾送 , 竟是 纹丝不动 , 不由得 大惊 , 奋起 平生 之力 往里 夺回 , 枪尖 却 如 已 铸 在 一座 铁山 之中 , 哪里 更拉得 回来 ? Yang Tiexin pushed forward with all his strength, but it didn't move at all, he couldn't help being shocked, and tried his best to grab it back, but the tip of the gun seemed to be cast in an iron mountain, how could it be pulled back? 他胀 红了脸 连夺 三下 , 枪尖 始终 脱不出 对方 双掌 的 挟持 。 He blushed and snatched it three times in a row, but the point of the spear still couldn't get out of the opponent's palms. 那道人 哈哈大笑 , 右掌 忽然 提起 , 快如闪电 般 在 枪身 中间 一击 , 格 的 一声 , 杨铁心 只觉 虎口 剧痛 , 急忙 撒手 , 铁枪 已 摔 在 雪地 之中 。 The Taoist laughed loudly, suddenly raised his right palm, and hit the middle of the gun body like lightning, with a crack, Yang Tiexin felt a sharp pain in the tiger's mouth, and hurriedly let go, the iron gun fell into the s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