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Global Times Opinion Posts, 何伟文:人口变化带给美国三个重大趋势

何伟文:人口变化带给美国三个重大趋势

美国 疾病 预防 与 控制中心 (CDC)5 月 5 日 发布 的 报告 称 ,2020 年 美国 的 生育率 创下 新低 , 每 1000 名 女性 生育 1637.5 个 孩子 。 这 也 是 美国 新生儿 数量 连续 第六年 下降 , 创下 自 1979 年 以来 最低 。

结合 美国 普查局 上月底 公布 的 最新 人口普查 数字 显示 ,2020 年 美国 总人口 约 为 3.3145 亿 , 虽比 2010 年 上次 普查 增加 7.4%, 但 也 是 自上 世纪 30 年代 ( 增长 7.3%) 大 萧条 以来 的 最低 增长率 。 最近 三个 十年 期间 美国 人口 增长率 急剧 放慢 , 从 上 世纪 90 年代 增长 13.1%, 到 本世纪 第一个 十年 增长 9.7%, 再 到 上 一个 十年 的 增长 7.4%。 因此 本次 人口普查 反映 的 第一个 重大 趋势 是 , 美国 已经 进入 人口 低 增长 时代 。

人口 低 增长 如果 持续 , 对 美国 经济 长期 增长 的 影响 将 是 深刻 的 。 这 不仅 因为 经济 增长 最 重要 的 人口 红利 的 衰减 , 而且 因为 其 不同 年龄段 、 不同 族裔 人口 结构 的 变化趋势 加剧 了 这 一 前景 。

美国 新生 人口 的 减少 趋势 恰好 与 战后 婴儿 潮 出生 人口 的 退休 时间 相吻合 。 2019 年 美国 新 出生 人口 374.55 万 , 同年 退休 人口 417 万 , 战后 婴儿 潮 带来 的 人口 高 增长 发生 在 上 世纪 40 至 60 年代 , 这 三个 十年 人口 分别 增长 14.5%、18.5% 和 13.4%。 从 2010 年 到 2035 年 是 婴儿 潮 出生 人口 的 退休 潮 。 美国 新 出生 人口 能否 补 上 这个 劳动力 缺口 呢 ? 不容乐观 。

2008 年 全球 金融危机 爆发 以来 , 美国 生育率 一直 在 下降 。 2019 年 的 生育率 降到 1.70。 新生 人口 的 持续 减少 和 美国 社会 的 老龄化 , 将 严重 影响 美国 经济 增长 所 基于 的 人口 红利 。

如果 这种 趋势 持续 下去 , 人口 的 十年 增长率 可能 进一步 降到 5% 以下 。 到 2050 年 , 美国 将 在 很大 程度 上 “ 欧洲 化 ”, 即 人口 增长 停滞 的 老龄化 社会 。 在 这个 条件 下 , 美国 的 经济繁荣 将会 终结 , 长期 经济 增长 年率 将 不足 2%。

美国 要 扭转 人口 增长率 下降 趋势 , 只有 两个 办法 。 第一 , 依靠 少数 族裔 多生 孩子 。 几年 前 全美 总 生育率 为 1.82。 其中 欧裔 白人 生育率 1.69, 亚裔 1.66, 非裔 1.77, 西语 拉丁 裔 2.18。 如果 主要 靠 欧裔 白人 生育 , 人口 增长率 将 更 低 , 只能 主要 靠 西语 拉丁 裔 , 以及 非洲 裔 。 第二 , 光靠 现有人口 自然 增长 是 不够 的 , 必须 大量 引入 移民 。 过去 美国 保持 每十年 人口 两位数 增长 的 一个 重要 构成 是 大量 移民 , 而 移民 的 绝大多数 是 西语 拉美 裔 。 这样一来 , 欧裔 白人 占 总人口 比重 将 不断 下降 , 少数 族裔 特别 是 西语 拉美 裔 比重 将 不断 上升 。 当前 美国 总人口 中 , 欧裔 白人 占 60.1%, 西语 拉美 裔 占 18.5%, 非裔 13.4%, 亚裔 5.9%。 如果 实行 这样 的 方针 , 到 2050 年 , 欧裔 白人 可能 首次 成为 少数 族裔 。

然而 , 近年来 美国 社会 愈演愈烈 的 种族 矛盾 、 白人 至上 主义 和 排斥 移民 的 政治 倾向 与 人口 增长 的 需要 完全 背道而驰 。 鉴于 当前 美国 社会 的 撕裂 很难 弥合 , 人口 增长率 极有 可能 进一步 降低 。 因此 到 2050 年 出现 “ 欧洲 化 ” 的 可能性 极大 。 如果 华盛顿 实施 重大 政策 转变 , 从根本上 推翻 白人 至上 理念 和 方针 , 并 放宽 移民 , 结果 将 是 “ 拉美 化 ”。 很难 看到 第三种 前景 , 最多 是 以上 两种 前景 推迟 实现 。

这次 人口普查 结果 反映 的 第二个 重大 趋势 是 各州 人口 增长极 不 平衡 。 人口 增长 特别 突出 的 是 得 州 ( 十年 内 人口 累计 增长 15.9%)、 佛州 ( 增长 14.6%)、 科罗拉多 (14.4%)、 俄勒冈 (10.1%)、 北卡 (9.5%) 和 蒙大拿 (9.0%)。 它们 主要 集中 在 南部 和 西部 零散 地区 。 与此相反 的 是 , 东北部 大西洋 沿岸 和 大 湖区 人口 增长 继续 停滞 。 其中 纽约州 十年 内 人口 只 增长 4.0%, 更 低 的 依次 是 密歇根 (3.6%)、 威斯康星 (3.6%)、 宾州 (2.1%) 和 俄亥俄 (2.0%), 伊利诺伊 甚至 下降 了 0.1%。

这 大致 延续 了 上 一个 十年 (2000-2010) 的 趋势 , 即 美国 南方 、 西北 比 东北 、 大 湖区 人口 增长 更 快 。 其 基本 原因 有 二 : 第一 , 前者 高科技 产业 等 新兴产业 发展 较 快 , 后者 则 受 传统产业 停滞 的 困扰 。 第二 , 前者 接受 移民 更 多 。 唯一 有 重大 不同 的 是 , 历来 与 得 州 、 佛州 并 列为 美国 人口 增长 三大 “ 火车头 ” 的 加州 , 只 增长 了 5.9%, 低于 全国 平均水平 。 加州 仍 是 美国 高科技 产业 最 发达 的 地区 , 但 因 硅谷 及大 洛杉矶 地区 房价 越来越 高 , 一些 公司 或 创业者 选择 得 州 、 科罗拉多 和 俄勒冈 。 此外 , 特朗普 执政 四年 严控 并 修筑 边界 墙 , 阻挡 了 不少 墨西哥 移民 前往 加州 。

一般说来 , 人口 增长 快 的 地区 , 经济 发展 也 更好 。 以 2017 至 2020 这 四年 累计 , 全美 GDP 增长 4.0%。 得州 和 佛州 分别 增长 5.9% 和 7.3%。 俄勒冈州 增长 8.8%, 科罗拉多州 增长 10.8%。 与此相反 , 纽约州 和 整个 大 湖区 累计 增长率 都 只有 0.6%。 这 又 印证 了 前面 提到 的 规律 , 美国 步入 人口 低 增长 , 将 给 今后 几十年 经济 前景 带来 严重 影响 。 当然 加州 属于 个案 , 过去 四年 其 GDP 累计 增长 了 7.7%。 虽然 人口 增长率 低于 全美 平均水平 , 但 经济 依然 好于 后者 。

第三个 重大 趋势 是 各州 人口 增长 的 不 平衡 , 带来 政治 版图 的 变化 。 由于 美国 众议员 数量 固定 在 435 名 不变 , 这样一来 , 人口 增长 更快 的 州 将 获得 更 多 众议员 名额 , 增长 更慢 的 州 将 减少 名额 。 结果 , 得州 将 增加 两名 众议员 名额 , 佛州 、 北卡 、 科罗拉多 、 俄勒冈 和 蒙大拿州 各 增加 一名 。 而 加州 、 纽约 、 宾州 、 威斯康星 、 密歇根 、 伊利诺伊 和 俄亥俄州 各 减少 一名 。 新 的 名额 分配 将 从 2022 年 国会 选举 起 实施 。

巧合 的 是 , 名额 减少 的 7 个州 中除 俄亥俄 外 ,2020 年 总统大选 中 都 是 民主党 候选人 拜登 获胜 。 因此 ,2022 年 中期 选举 会否 使 民主党 失去 众议院 本 已 微弱 的 多数 已 留下 悬念 。 由于 各州 选举人 票 是 按照 众议员 数加 两名 参议员 数 计算 , 众议员 席位 减少 的 宾州 、 威斯康星 、 密歇根 三州 又 都 是 关键 摇摆 州 , 应该 说 这些 变化 虽对 2024 年 大选 有 影响 , 但 并非 关键 。 美国 大选 是 赢者 通吃 , 选举人 票数 的 变化 , 不会 带来 重大 影响 。 而得州 和 佛州 人口 增长 的 很大 来源 是 来自 西语 拉美 裔 的 移民 和 高科技 移民 , 很多 人 更 倾向 于 民主党 。 所以 , 这 对 美国 两党 政治 影响 如何 , 还有 待 继续 观察 。 ( 作者 是 人大 重阳 高级 研究员 )


何伟文:人口变化带给美国三个重大趋势 He Weiwen : Le changement démographique apporte trois grandes tendances aux États-Unis

美国 疾病 预防 与 控制中心 (CDC)5 月 5 日 发布 的 报告 称 ,2020 年 美国 的 生育率 创下 新低 , 每 1000 名 女性 生育 1637.5 个 孩子 。 The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reported on May 5 that the U.S. fertility rate hit a new low in 2020, with 1,637.5 children per 1,000 women. 这 也 是 美国 新生儿 数量 连续 第六年 下降 , 创下 自 1979 年 以来 最低 。 It was also the sixth year in a row that the number of births in the U.S. fell, the lowest since 1979.

结合 美国 普查局 上月底 公布 的 最新 人口普查 数字 显示 ,2020 年 美国 总人口 约 为 3.3145 亿 , 虽比 2010 年 上次 普查 增加 7.4%, 但 也 是 自上 世纪 30 年代 ( 增长 7.3%) 大 萧条 以来 的 最低 增长率 。 Combined with the latest census figures released by the U.S. Census Bureau at the end of last month, the total U.S. population in 2020 is about 331.45 million, which is an increase of 7.4% from the last census in 2010, but also since the Great Depression in the 1930s (an increase of 7.3%). the lowest growth rate. 最近 三个 十年 期间 美国 人口 增长率 急剧 放慢 , 从 上 世纪 90 年代 增长 13.1%, 到 本世纪 第一个 十年 增长 9.7%, 再 到 上 一个 十年 的 增长 7.4%。 US population growth has slowed sharply over the last three decades, from 13.1% in the 1990s, to 9.7% in the first decade of this century, and then to 7.4% in the last decade. 因此 本次 人口普查 反映 的 第一个 重大 趋势 是 , 美国 已经 进入 人口 低 增长 时代 。 Therefore, the first major trend reflected in this census is that the United States has entered an era of low population growth. Par conséquent, la première grande tendance reflétée dans ce recensement est que les États-Unis sont entrés dans une ère de faible croissance démographique.

人口 低 增长 如果 持续 , 对 美国 经济 长期 增长 的 影响 将 是 深刻 的 。 这 不仅 因为 经济 增长 最 重要 的 人口 红利 的 衰减 , 而且 因为 其 不同 年龄段 、 不同 族裔 人口 结构 的 变化趋势 加剧 了 这 一 前景 。 This is not only due to a decline in the demographic dividend,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economic growth, but also due to changing trends in its demographics across age groups and ethnicities, exacerbating this prospect. Cela n'est pas seulement dû à une baisse du dividende démographique, la partie la plus importante de la croissance économique, mais aussi à l'évolution des tendances démographiques selon les groupes d'âge et les ethnies, ce qui exacerbe cette perspective.

美国 新生 人口 的 减少 趋势 恰好 与 战后 婴儿 潮 出生 人口 的 退休 时间 相吻合 。 The decline in the U.S. newborn population coincides with the retirement of postwar baby boomers. 2019 年 美国 新 出生 人口 374.55 万 , 同年 退休 人口 417 万 , 战后 婴儿 潮 带来 的 人口 高 增长 发生 在 上 世纪 40 至 60 年代 , 这 三个 十年 人口 分别 增长 14.5%、18.5% 和 13.4%。 从 2010 年 到 2035 年 是 婴儿 潮 出生 人口 的 退休 潮 。 美国 新 出生 人口 能否 补 上 这个 劳动力 缺口 呢 ? Can America's new-born population make up the labor gap? 不容乐观 。

2008 年 全球 金融危机 爆发 以来 , 美国 生育率 一直 在 下降 。 2019 年 的 生育率 降到 1.70。 新生 人口 的 持续 减少 和 美国 社会 的 老龄化 , 将 严重 影响 美国 经济 增长 所 基于 的 人口 红利 。 The continuous reduction of the new population and the aging of American society will seriously affect the demographic dividend on which the American economic growth is based.

如果 这种 趋势 持续 下去 , 人口 的 十年 增长率 可能 进一步 降到 5% 以下 。 If this trend continues, the ten-year growth rate of the population could fall further below 5 percent. 到 2050 年 , 美国 将 在 很大 程度 上 “ 欧洲 化 ”, 即 人口 增长 停滞 的 老龄化 社会 。 By 2050, the United States will be largely “Europeanized,” an aging society with stagnant population growth. D'ici 2050, les États-Unis seront largement « européanisés », une société vieillissante avec une croissance démographique stagnante. 在 这个 条件 下 , 美国 的 经济繁荣 将会 终结 , 长期 经济 增长 年率 将 不足 2%。 Under these conditions, America's economic boom will end, and the long-term economic growth rate will be less than 2% per annum.

美国 要 扭转 人口 增长率 下降 趋势 , 只有 两个 办法 。 There are only two ways for the United States to reverse the downward trend in population growth. 第一 , 依靠 少数 族裔 多生 孩子 。 First, rely on ethnic minorities to have more children. Tout d'abord, compter sur les minorités ethniques pour avoir plus d'enfants. 几年 前 全美 总 生育率 为 1.82。 A few years ago the national total fertility rate was 1.82. Il y a quelques années, le taux national de fécondité total était de 1,82. 其中 欧裔 白人 生育率 1.69, 亚裔 1.66, 非裔 1.77, 西语 拉丁 裔 2.18。 Among them, the fertility rate of European whites is 1.69, Asians 1.66, African Americans 1.77, and Hispanics 2.18. 如果 主要 靠 欧裔 白人 生育 , 人口 增长率 将 更 低 , 只能 主要 靠 西语 拉丁 裔 , 以及 非洲 裔 。 Le taux de croissance de la population sera plus faible si elle est majoritairement née de Blancs européens, et elle ne peut être majoritairement que d'Hispaniques, de Latinos et d'Africains. 第二 , 光靠 现有人口 自然 增长 是 不够 的 , 必须 大量 引入 移民 。 过去 美国 保持 每十年 人口 两位数 增长 的 一个 重要 构成 是 大量 移民 , 而 移民 的 绝大多数 是 西语 拉美 裔 。 An important component of the double-digit population growth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past decade has been a large number of immigrants, and the vast majority of immigrants are Hispanics. 这样一来 , 欧裔 白人 占 总人口 比重 将 不断 下降 , 少数 族裔 特别 是 西语 拉美 裔 比重 将 不断 上升 。 As a result, the proportion of European whites in the total population will continue to decline, and the proportion of ethnic minorities, especially Hispanics, will continue to rise. 当前 美国 总人口 中 , 欧裔 白人 占 60.1%, 西语 拉美 裔 占 18.5%, 非裔 13.4%, 亚裔 5.9%。 如果 实行 这样 的 方针 , 到 2050 年 , 欧裔 白人 可能 首次 成为 少数 族裔 。 If such a policy is implemented, by 2050, white Europeans could become a minority for the first time.

然而 , 近年来 美国 社会 愈演愈烈 的 种族 矛盾 、 白人 至上 主义 和 排斥 移民 的 政治 倾向 与 人口 增长 的 需要 完全 背道而驰 。 However, the intensifying racial tensions, white supremacy, and political inclinations against immigrants in American society in recent years run counter to the needs of population growth. 鉴于 当前 美国 社会 的 撕裂 很难 弥合 , 人口 增长率 极有 可能 进一步 降低 。 Given that the current tear in American society is difficult to bridge, population growth rates are most likely to decrease further. Étant donné que la déchirure actuelle de la société américaine est difficile à combler, les taux de croissance démographique devraient encore diminuer. 因此 到 2050 年 出现 “ 欧洲 化 ” 的 可能性 极大 。 Therefore, the possibility of “Europeanization” by 2050 is very high. Par conséquent, la possibilité d'une « européanisation » d'ici 2050 est très élevée. 如果 华盛顿 实施 重大 政策 转变 , 从根本上 推翻 白人 至上 理念 和 方针 , 并 放宽 移民 , 结果 将 是 “ 拉美 化 ”。 If Washington implements a major policy shift to fundamentally overturn white supremacy ideology and policies and ease immigration, the result will be "Latinization." 很难 看到 第三种 前景 , 最多 是 以上 两种 前景 推迟 实现 。 It is difficult to see the third prospect, and at most the above two prospects are delayed. Il est difficile de voir la troisième perspective, et tout au plus les deux perspectives ci-dessus sont retardées.

这次 人口普查 结果 反映 的 第二个 重大 趋势 是 各州 人口 增长极 不 平衡 。 The second major trend reflected in the census results is that population growth is extremely uneven across states. 人口 增长 特别 突出 的 是 得 州 ( 十年 内 人口 累计 增长 15.9%)、 佛州 ( 增长 14.6%)、 科罗拉多 (14.4%)、 俄勒冈 (10.1%)、 北卡 (9.5%) 和 蒙大拿 (9.0%)。 Population growth was particularly prominent in Texas (15.9% over ten years), Florida (14.6%), Colorado (14.4%), Oregon (10.1%), North Carolina (9.5%) and Montana (9.0%) %). La croissance démographique a été particulièrement importante au Texas (15,9 % sur dix ans), en Floride (14,6 %), au Colorado (14,4 %), en Oregon (10,1 %), en Caroline du Nord (9,5 %) et au Montana (9,0 %) %). 它们 主要 集中 在 南部 和 西部 零散 地区 。 They are mainly concentrated in scattered areas in the south and west. Ils sont principalement concentrés dans des zones dispersées au sud et à l'ouest. 与此相反 的 是 , 东北部 大西洋 沿岸 和 大 湖区 人口 增长 继续 停滞 。 In contrast, population growth continued to stagnate along the northeastern Atlantic coast and the Great Lakes region. En revanche, la croissance démographique a continué de stagner le long de la côte nord-est de l'Atlantique et dans la région des Grands Lacs. 其中 纽约州 十年 内 人口 只 增长 4.0%, 更 低 的 依次 是 密歇根 (3.6%)、 威斯康星 (3.6%)、 宾州 (2.1%) 和 俄亥俄 (2.0%), 伊利诺伊 甚至 下降 了 0.1%。 Among them, New York State's population increased by only 4.0% in ten years, followed by Michigan (3.6%), Wisconsin (3.6%), Pennsylvania (2.1%) and Ohio (2.0%), and Illinois even decreased by 0.1%.

这 大致 延续 了 上 一个 十年 (2000-2010) 的 趋势 , 即 美国 南方 、 西北 比 东北 、 大 湖区 人口 增长 更 快 。 This roughly continues the trend of the previous decade (2000-2010), that is, population growth is faster in the South and Northwest of the United States than in the Northeast and Great Lakes regions. 其 基本 原因 有 二 : 第一 , 前者 高科技 产业 等 新兴产业 发展 较 快 , 后者 则 受 传统产业 停滞 的 困扰 。 There are two basic reasons: First, the former high-tech industry and other emerging industries develop rapidly, while the latter is plagued by the stagnation of traditional industries. 第二 , 前者 接受 移民 更 多 。 Second, the former accepts more immigrants. 唯一 有 重大 不同 的 是 , 历来 与 得 州 、 佛州 并 列为 美国 人口 增长 三大 “ 火车头 ” 的 加州 , 只 增长 了 5.9%, 低于 全国 平均水平 。 The only major difference is that California, which has historically been tied with Texas and Florida as the top three "locomotives" for population growth in the United States, only increased by 5.9%, which is lower than the national average. 加州 仍 是 美国 高科技 产业 最 发达 的 地区 , 但 因 硅谷 及大 洛杉矶 地区 房价 越来越 高 , 一些 公司 或 创业者 选择 得 州 、 科罗拉多 和 俄勒冈 。 此外 , 特朗普 执政 四年 严控 并 修筑 边界 墙 , 阻挡 了 不少 墨西哥 移民 前往 加州 。

一般说来 , 人口 增长 快 的 地区 , 经济 发展 也 更好 。 以 2017 至 2020 这 四年 累计 , 全美 GDP 增长 4.0%。 In the four years from 2017 to 2020, the U.S. GDP grew by 4.0%. 得州 和 佛州 分别 增长 5.9% 和 7.3%。 俄勒冈州 增长 8.8%, 科罗拉多州 增长 10.8%。 与此相反 , 纽约州 和 整个 大 湖区 累计 增长率 都 只有 0.6%。 这 又 印证 了 前面 提到 的 规律 , 美国 步入 人口 低 增长 , 将 给 今后 几十年 经济 前景 带来 严重 影响 。 当然 加州 属于 个案 , 过去 四年 其 GDP 累计 增长 了 7.7%。 Of course California is an exception, with a cumulative GDP growth of 7.7% over the past four years. 虽然 人口 增长率 低于 全美 平均水平 , 但 经济 依然 好于 后者 。

第三个 重大 趋势 是 各州 人口 增长 的 不 平衡 , 带来 政治 版图 的 变化 。 A third major trend is the uneven population growth across states, leading to changes in the political landscape. 由于 美国 众议员 数量 固定 在 435 名 不变 , 这样一来 , 人口 增长 更快 的 州 将 获得 更 多 众议员 名额 , 增长 更慢 的 州 将 减少 名额 。 Since the number of U.S. representatives is fixed at 435, states with faster population growth will get more seats, and states with slower growth will have fewer seats. 结果 , 得州 将 增加 两名 众议员 名额 , 佛州 、 北卡 、 科罗拉多 、 俄勒冈 和 蒙大拿州 各 增加 一名 。 而 加州 、 纽约 、 宾州 、 威斯康星 、 密歇根 、 伊利诺伊 和 俄亥俄州 各 减少 一名 。 新 的 名额 分配 将 从 2022 年 国会 选举 起 实施 。 The new allocation of seats will be implemented from the 2022 congressional elections.

巧合 的 是 , 名额 减少 的 7 个州 中除 俄亥俄 外 ,2020 年 总统大选 中 都 是 民主党 候选人 拜登 获胜 。 Coincidentally, all of the seven states with reduced seats, except Ohio, won the 2020 presidential election with the Democratic candidate Biden. Par coïncidence, tous les sept États avec des sièges réduits, à l'exception de l'Ohio, ont remporté l'élection présidentielle de 2020 par le candidat démocrate, Joe Biden. 因此 ,2022 年 中期 选举 会否 使 民主党 失去 众议院 本 已 微弱 的 多数 已 留下 悬念 。 So whether the 2022 midterm elections will cost Democrats their already slender House majority remains in suspense. 由于 各州 选举人 票 是 按照 众议员 数加 两名 参议员 数 计算 , 众议员 席位 减少 的 宾州 、 威斯康星 、 密歇根 三州 又 都 是 关键 摇摆 州 , 应该 说 这些 变化 虽对 2024 年 大选 有 影响 , 但 并非 关键 。 Since the electoral votes of each state are calculated based on the number of members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plus the number of two senators, Pennsylvania, Wisconsin, and Michigan, which have lost seats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are all key swing states. It should be said that although these changes have an impact on the 2024 general election, But not critical. 美国 大选 是 赢者 通吃 , 选举人 票数 的 变化 , 不会 带来 重大 影响 。 L'élection aux États-Unis est un gagnant-gagnant, et les changements dans le nombre de votes électoraux n'auront pas d'impact majeur. 而得州 和 佛州 人口 增长 的 很大 来源 是 来自 西语 拉美 裔 的 移民 和 高科技 移民 , 很多 人 更 倾向 于 民主党 。 A large source of population growth in Texas and Florida is immigrants from Hispanic and high-tech immigrants, many of whom are more inclined to the Democratic Party. 所以 , 这 对 美国 两党 政治 影响 如何 , 还有 待 继续 观察 。 Therefore, it remains to be seen how this will affect the US bipartisan politics. ( 作者 是 人大 重阳 高级 研究员 ) (The author is a senior researcher at Chongyang,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