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Méditation, Pleine Conscience, Non dualité, 三摩地影片第1部 - “幻象,自我的迷失” -Samadhi Part 1- Chinese Narration (1)

“ 三摩地 ”

是 一个 古老 的 梵语 词汇 , 现在 没有 与 之 含义 相同 的 词 了 。

要 制作 一部 关于 “ 三摩地 ” 的 影片 , 会 遇到 一个 重大 的 挑战 。

“ 三摩地 ” 指 的 是 某种 在 思维 层面 无法 表达 的 东西 。

这部 影片 只是 我 自己 心路历程 的 展示 。

目的 不是 要 向 你 传授 “ 三摩地 ”, 也 不是 要 给 你 洗脑 ,

而是 要 启发 你 去 直面 你 的 本性 。

现在 ,“ 三摩地 ” 比 以往 任何 时候 都 更 重要 。

在 现在 这个 时代 , 我们 不仅 忘记 了 “ 三摩地 ”, 而且 已经 忘记 了

我们 曾 忘记 了 什么 。

这种 “ 忘记 ” 是 一种 幻象 , 是 自我 的 迷失 。

身为 人类 , 我们 大多数 人 都 淹没 在 日常生活 中 , 很少 想过 我们 是 谁 ,

我们 为什么 来到 这里 , 我们 要 去往 哪里 ?

我们 大多数 人 都 未曾 体悟 “ 真 我 ”、 灵魂 , 或是 佛陀 所说 的 “ 了 知 ”,

它 超越 了 各种 名 相 , 超越 了 思维 。

于是 , 我们 就 把 “ 自我 ” 局限于 我们 的 身体 。

有意 或 无意 地 , 我们 会 害怕 我们 这个 肉身 , 也 就是 我们 所 理解 的 那个 “ 我 ”,

会 死亡 。

在 当今世界 , 很多 人 进行 宗教 或 精神 的 练习 ,

借用 瑜伽 、 祈祷 、 冥想 、 颂咒 或 其它 仪式 , 这些 人 绝大多数 是 在 进行

某种 局限性 的 技能 练习 。

也就是说 他们 只是 在 构建 “ 自我 ”。

探寻 和 练习 并 不是 问题所在 , 认为 自己 已经 在 这些 外 在 形式 上 找到 了 答案

才 是 问题所在 。

大部分 的 精神 追求 在 形式 上 与 随处可见 的 病态 想法

并无二致 。

这是 内心深处 的 一种 焦虑 。

不 只要 生而为 人 , 更要 像 人 一样 活着 。

“ 自我 ” 在 建构 时 想要 更 多 金钱 、 更 多 权力 、 更 多 的 爱 、 更 多 的 一切 。

那些 走 在 所谓 精神 追求 道路 上 的 人 也 想要 更 精神 化 、 更 清醒 、 更 淡然 、

更 平和 、 更 觉醒 。

你 观看 此 影片 的 危险 之 处 就是 你 在 思维 上 也 想要 得到 “ 三摩地 ”,

更 危险 的 是 , 你 认为 自己 已经 获得 了 “ 三摩地 ”。

每当 你 想要 得到 什么 东西 的 时候 , 就 可以 确定 这是 “ 自我 建构 ”

在 起 作用 。

三摩地 不是 要 帮 你 得到 或 增加 什么 。

要 体悟 到 三摩地 , 就要 在 你 死亡 之前 先 学会 死亡 。

生和死 , 如同 阴和阳 , 是 一个 不可分割 的 连续 体 。

持续 地 进行 , 没有 开始 , 也 没有 结束 。

当 我们 拒绝 死亡 , 也 就 拒绝 了 生存 。

当 你 直接 体验 到 你 到底 是 谁 , 也 就 不会 再 害怕 生

或 死 。

我们 的 社会 和 文化 告诉 我们 自己 是 谁 , 同时 ,

我们 也 在 内心深处 无意识 中成 了 那些 生理性 的 渴望 或 厌恶 的 奴隶 , 它 控制 着 我们 如何 选择 。

自我 建构 只不过 是 一种 不断 重复 的 冲动 ,

也 就是 一种 趋势 , 我们 的 精神 一旦 选择 了 一条 路 , 就 不断 去 重复 那条 路 ,

不论 它 对 我们 的 机体 是 有利 还是 有害 。

我们 的 记忆 或 意识 有 无数 层级 , 盘旋 再 盘旋 。

当 你 的 知觉 认同 了 这种 意识 或 自我 建构 , 它 就让 你 陷入 了 社会 制约 ,

或者说 是 一个 矩阵 。

我们 可以 意识 到 “ 自我 ” 的 某些 方面 , 但 实际上 却是 那些 无意识 的

古老 的 路线 , 那些 原始 的 生存 恐惧 , 在 驱动 着 整个 矩阵 运转 。

人们 无休止 的 追求 快乐 和 躲避 痛苦 的 生存 模式 ,

演变 为 病态 的 行为 ... 我们 的 工作 ... 我们 的 关系 ... 我们 的 信仰 , 我们 的 思想 ,

以及 我们 的 整个 生存 方式 。

就 像 牛 一样 , 大多数 人 都 在 被动 的 奴役 中 生存 和 死亡 , 把 他们 的 生命 局限 在 矩阵 之中 。

我们 生活 在 狭隘 的 模式 中 。

生活 经常 充斥 着 巨大 的 痛苦 , 但 我们 从来 没有 想过 , 其实 我们 可以 变得

自由 ;

其实 我们 可以 放弃 从 过去 传承 下来 的 生活 方式 ,

转而 尝试 内心深处 埋藏 已久 的 那种 生活 。

我们 降 生于 这个 世界 , 虽然 拥有 生理 的 身体 结构 , 但 却 没有 自我 觉知 。

当 你 看着 小孩儿 的 眼睛 , 里面 没有 “ 自我 ” 的 痕迹 , 只有 清澈 的 空灵 。

长大 后 的 人 , 变成 了 一个 戴 在 自我意识 上 的 面具 。

莎士比亚 说 :“ 世界 是 一个 舞台 , 所有 的 男人 和 女人 只是 演员 而已 。“

在 一个 觉醒 的 个体 中 , 觉醒 的 光芒 会 穿越 人性 , 穿过 面具 ,

当 你 一旦 觉醒 , 就 不会 再 认同 自己 的 角色 。

你 不再 相信 你 只是 自己 所 戴 的 面具 。

但 你 也 不会 放弃 扮演 你 的 角色 。

当 我们 认同 了 我们 的 角色 和 个性 时 ,

这 就是 幻象 —— 自我 的 迷失 。

三摩地 就 是从 生活 这场 戏 的 角色 之梦中 觉醒 。

在 柏拉图 完成 《 理想国 》2400 年 之后 ,

人类 仍 在 尝试 走出 柏拉图 的 洞穴 。

但 事实上 , 我们 可能 比 以往 任何 时候 都 更加 痴迷 于 幻象 。

柏拉图 曾 让 苏格拉底 描述 了 一群 人 , 他们 一生 都 被 锁 在 洞穴 里 ,

面向 一面 空墙 。

他们 看到 的 只有 他们 背后 的 火光 所 照射 的

物品 投射 在 墙上 的 影子 。

这 木偶 一般 的 影像 就是 他们 的 全部 世界 。

据 苏格拉底 所说 , 这些 影子 就是 囚徒 们

所 看到 的 现实 。

即使 告诉 他们 外面 世界 的 样子 , 他们 仍然 继续 相信 那些 影子

就是 全部 世界 。

虽然 他们 也 会 怀疑 外面 还有 更 多 的 东西 ,

但 仍 不 愿意 离开 他们 所 熟悉 的 世界 。

今天 的 人类 就 像 洞穴 里 那些 只能 看到 墙上 投影 的 人 。

那些 投影 就 像是 我们 的 思想 。

思想 的 世界 就是 我们 所 唯一 了解 的 世界 。

但是 还有 另 一个 世界 , 超越 了 思想 ,

超越 了 二元 思维 。

你 愿意 走出 洞穴 , 摒弃 所有 已知 ,

去 发现 你 到底 是 谁 吗 ?

要 体验 三摩地 的 状态 , 就 需要 将 注意力 从 那些 影子 上移 开 ,

从 思想 上移 开 , 去 面向 光明 。

当 一个 人 已经 习惯 了 黑暗 , 那么 他们 必须 逐渐 地

去 适应 光明 。

就 像 适应 任何 新 的 模式 一样 , 这 需要 时间 和 努力 , 需要 心甘情愿 地去 探索 新世界 ,

摆脱 旧 世界 。

思维 可以 被 比作 意识 的 陷阱 、 迷宫 或 监狱 。

并 不是 说 你 在 监狱 里 , 而是 你 自己 就是 监狱 。

监狱 是 一种 幻象 。

如果 你 认同 迷失 的 自我 , 那么 你 就是 在 沉睡 。

一旦 你 意识 到 了 这个 监狱 , 而 试图 逃离 这种 幻象 , 那么 你 还是 将 幻象 当作 了 真实 ,

你 仍然 在 沉睡 , 只是 现在 梦幻 变成 了

一场 噩梦 ,

你 就 会 永远 追逐 或 逃离 那些 影子 。

三摩地 正是 从 分离 的 “ 自我 ” 或 自我 建构 的 梦幻 中 觉醒 。

三摩地 正是 从 对 监狱 的 认同 中 觉醒 , 这个 监狱 就是 “ 我 ”。

你 永远 不 可能 真正 自由 , 因为 无论 你 去 哪里 , 你 的 监狱 都 如影随形 。

觉醒 并 不 意味着 摆脱 思维 或 矩阵 ,

恰恰相反 , 当 你 不 认同 它 时 , 你 才能 更 充分 地 体验 人生 这出 戏 ,

享受 这场 表演 , 无欲 无惧 。

在 古代 教义 中 , 这 被 称为 利拉 的 神圣 游戏 :

二元 世界 中 的 游戏 。

人类 的 意识 是 一个 连续 体 。

在 一端 , 人类 认同 这个 物质性 的 我 。

在 另一端 , 就是 三摩地 ——“ 自我 ” 的 终结 。

在 这个 连续 体中 , 我们 朝三摩地 的 方向 所 迈出 的 每 一步 , 都 会 为 我们 减少 一些 痛苦 。

减少 痛苦 并 不是 说 生命 没有 痛苦 了 。

三摩地 超越 了 苦 与 乐 的 二元 对立 。

也就是说 , 减少 了 思维 , 减少 了 自我 臆造 的 对 各种 遭遇 的 抗拒 ,

正是 这种 抗拒 导致 了 痛苦 。

即使 是 短暂 地 体会 三摩地 , 也 能 让 你 看到 连续 体 的 另一端 有 什么 。

看到 除了 这个 物质 世界 和 自我 利益 之外 , 还有 另外 的 东西 。

当 在 三摩地 中 确实 终结 了 “ 自我 ” 的 架构 时 , 就 不再 有 自我 思维 、 自我概念 和 二元 对立 ,

但 还有 “ 本 我 ”、“ 了 知 ” 或 “ 无 我 ”。

在 这种 空性 当中 , 就 会 呈现 般若 或 智慧 之光 , 体悟 到 “ 本 我 ” 远远 超越 二元 世界 ,

超越 整个 连续 体 。

这个 “ 本 我 ” 是 永恒 的 , 不生不灭 , 不增 不减 。

觉醒 就是 生命 的 原始 螺旋 、 不断 变化 的 外 在 世界 或 承载 时间 的 莲花 ,

与 永恒 “ 本 我 ” 的 融合 。

当 你 不再 认同 “ 自我 ”, 你 内在 的 能量 就 如 持续 绽放 的 花朵 一样 生长 ,

并 成为 时间 维度 与 无 时间 维度 之间 的 生命 桥梁 。

体悟 到 “ 本 我 ”, 只是 走上 觉醒 之路 的 开始 。

在 成功 地 将 “ 三摩地 ” 融入 生活 的 其他 方面 之前 , 大部分 人 将 会 在 冥想 中

无数次 地 体验 与 失去 三摩地 。

有 一种 情况 并 不 罕见 : 在 冥想 或 自我 探寻 中 , 洞察 到 自我 本性 ,

然后 发现自己 又 再次 落入 旧 的 模式 ,

忘记 了 自己 到底 是 谁 。

要 在 生命 中 每 一个 方面 和 自我 的 每 一个 方面 都 体悟 到 “ 寂静 ” 或 “ 空性 ”,

就要 让 内心 变得 空寂 , 随 万物 舞动 。

“ 寂静 ” 并 不是 与 运动 相 分离 的 某种事物 。

也 不是 运动 的 对立面 。

在 三摩地 中 , 寂静 与 运动 是 同一 的 , 形相 与 空性 是 同一 的 。

这 对 思维 而言 是 不可 理解 的 , 因为 思维 的 世界 是 二元 的 。

西方哲学 之 父勒奈 · 笛卡尔 有句 著名 的 格言 :

“ 我思 故我在 。"

这句 话 最 清楚 不过 地 概括 了 文明 的 衰落 ,

以及 对 洞穴 墙壁 上 投影 的 绝对 认同 。

笛卡尔 的 错误 , 就 像 几乎 所有人 的 错误 一样 ,

将 思想 与 存在 画上 等 号 。

笛卡尔 在 他 最 著名 论文 的 开篇 写道 :

“ 几乎 所有 的 事情 都 可以 被 怀疑 ; 可以 怀疑 感官 , 也 可以 怀疑 思想 。”

如同 佛陀 在 《 迦罗摩经 》 中 所说 , 为了 探究 真相 ,

人们 必须 怀疑 所有 的 传统 、 经典 、 教义 ,

以及 思维 和 感观 中 的 所有 内容 。

这 两个 人 都 是 以 极大 的 怀疑论 开始 探索 , 但 不同 的 是 , 笛卡尔 在 思想 层面 即 停止 探究 ,

而 佛陀 却 更 深入 ,

他 的 探究 穿越 了 思维 的 最深 层级 。

或许 , 如果 当时 笛卡尔 超越 了 他 的 思维 层面 , 他 也许 就 能 体悟 到 真实 本性 ,

那么 当今 的 西方 意识 也 就 完全 是 另外 一个 样子 了 。

但 事实 是 , 笛卡尔 描述 了 一个 邪恶 的 魔鬼 ,

它 使 我们 困在 幻象 的 面纱 之下 。

笛卡尔 并 没有 认识 到 这个 邪恶 的 魔鬼 是 什么 。

如同 《 黑客帝国 》 这部 电影 所 描述 的 , 我们 全都 被 连接 至 某种 精心制作 的 程序 中 ,

从而 只 看到 一个 虚幻 的 世界 。

在 这部 电影 里 , 人类 生活 在 矩阵 之中 , 在 另 一个 层面 上 , 他们 只是 电池 ,

把 自己 的 生命 之能 输送 给 机器 ,

机器 则 用 人类 的 能量 维持 自己 的 运转 。

人们 总是 想 把 世界 的 状况 或 自己 的 不悦

归咎于 自身 之外 的 事物 。

或许 是 某个 人 , 或 某个 团体 、 某个 国家 、 某种 宗教 或 某个 掌控 者 ,

比如 笛卡尔 的 恶魔 , 或 《 黑客帝国 》 中 的 智能 机器 。

讽刺 的 是 , 笛卡尔 正是 用 他 所 设想 出来 的 恶魔

来 定义 他 自己 的 。

当 你 体悟 到 三摩地 , 你 就 会 明白 , 的确 有 一个 掌控 者 , 的确 有 一台 机器

和 一个 恶魔 在 日复一日 地 过滤 你 的 生活 。

这台 机器 就是 你 。

你 的 自我 结构 是 由 许多 微小 的 制约性 子程序 或 “ 小心 魔 ” 组成 的 。

一个 小心 魔 渴望 食物 , 另 一个 渴望 金钱 ,

还有 的 渴望 身份 、 地位 、 权力 、 性 、 亲昵 ;

还有 一个 小心 魔 想要 得到 他人 的 注意 或 重视 。

欲望 是 无止境 的 , 永远 不会 满足 。

我们 花 很多 时间 和 精力 粉饰 我们 的 监狱 , 屈服于 外界压力 而 改善 我们 的 面具 ,

满足 着 这些 小心 魔 , 使 他们 越来越 壮大 。

像 吸毒者 一样 , 我们 越是 想要 满足 这些 小心 魔 , 我们 的 心 魔 也 越来越 多 。

解脱 之道 不是 自我 提升 , 也 不是 满足 自己 的 各种 心魔 ,

而是 完全 放下 自己 的 所有 心魔 。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 三摩地 ”

是 一个 古老 的 梵语 词汇 , 现在 没有 与 之 含义 相同 的 词 了 。

要 制作 一部 关于 “ 三摩地 ” 的 影片 , 会 遇到 一个 重大 的 挑战 。

“ 三摩地 ” 指 的 是 某种 在 思维 层面 无法 表达 的 东西 。

这部 影片 只是 我 自己 心路历程 的 展示 。

目的 不是 要 向 你 传授 “ 三摩地 ”, 也 不是 要 给 你 洗脑 ,

而是 要 启发 你 去 直面 你 的 本性 。

现在 ,“ 三摩地 ” 比 以往 任何 时候 都 更 重要 。

在 现在 这个 时代 , 我们 不仅 忘记 了 “ 三摩地 ”, 而且 已经 忘记 了

我们 曾 忘记 了 什么 。

这种 “ 忘记 ” 是 一种 幻象 , 是 自我 的 迷失 。

身为 人类 , 我们 大多数 人 都 淹没 在 日常生活 中 , 很少 想过 我们 是 谁 ,

我们 为什么 来到 这里 , 我们 要 去往 哪里 ?

我们 大多数 人 都 未曾 体悟 “ 真 我 ”、 灵魂 , 或是 佛陀 所说 的 “ 了 知 ”,

它 超越 了 各种 名 相 , 超越 了 思维 。

于是 , 我们 就 把 “ 自我 ” 局限于 我们 的 身体 。

有意 或 无意 地 , 我们 会 害怕 我们 这个 肉身 , 也 就是 我们 所 理解 的 那个 “ 我 ”,

会 死亡 。

在 当今世界 , 很多 人 进行 宗教 或 精神 的 练习 ,

借用 瑜伽 、 祈祷 、 冥想 、 颂咒 或 其它 仪式 , 这些 人 绝大多数 是 在 进行

某种 局限性 的 技能 练习 。

也就是说 他们 只是 在 构建 “ 自我 ”。

探寻 和 练习 并 不是 问题所在 , 认为 自己 已经 在 这些 外 在 形式 上 找到 了 答案

才 是 问题所在 。

大部分 的 精神 追求 在 形式 上 与 随处可见 的 病态 想法

并无二致 。

这是 内心深处 的 一种 焦虑 。

不 只要 生而为 人 , 更要 像 人 一样 活着 。

“ 自我 ” 在 建构 时 想要 更 多 金钱 、 更 多 权力 、 更 多 的 爱 、 更 多 的 一切 。

那些 走 在 所谓 精神 追求 道路 上 的 人 也 想要 更 精神 化 、 更 清醒 、 更 淡然 、

更 平和 、 更 觉醒 。

你 观看 此 影片 的 危险 之 处 就是 你 在 思维 上 也 想要 得到 “ 三摩地 ”,

更 危险 的 是 , 你 认为 自己 已经 获得 了 “ 三摩地 ”。

每当 你 想要 得到 什么 东西 的 时候 , 就 可以 确定 这是 “ 自我 建构 ”

在 起 作用 。

三摩地 不是 要 帮 你 得到 或 增加 什么 。

要 体悟 到 三摩地 , 就要 在 你 死亡 之前 先 学会 死亡 。

生和死 , 如同 阴和阳 , 是 一个 不可分割 的 连续 体 。

持续 地 进行 , 没有 开始 , 也 没有 结束 。

当 我们 拒绝 死亡 , 也 就 拒绝 了 生存 。

当 你 直接 体验 到 你 到底 是 谁 , 也 就 不会 再 害怕 生

或 死 。

我们 的 社会 和 文化 告诉 我们 自己 是 谁 , 同时 ,

我们 也 在 内心深处 无意识 中成 了 那些 生理性 的 渴望 或 厌恶 的 奴隶 , 它 控制 着 我们 如何 选择 。

自我 建构 只不过 是 一种 不断 重复 的 冲动 ,

也 就是 一种 趋势 , 我们 的 精神 一旦 选择 了 一条 路 , 就 不断 去 重复 那条 路 ,

不论 它 对 我们 的 机体 是 有利 还是 有害 。

我们 的 记忆 或 意识 有 无数 层级 , 盘旋 再 盘旋 。

当 你 的 知觉 认同 了 这种 意识 或 自我 建构 , 它 就让 你 陷入 了 社会 制约 ,

或者说 是 一个 矩阵 。

我们 可以 意识 到 “ 自我 ” 的 某些 方面 , 但 实际上 却是 那些 无意识 的

古老 的 路线 , 那些 原始 的 生存 恐惧 , 在 驱动 着 整个 矩阵 运转 。

人们 无休止 的 追求 快乐 和 躲避 痛苦 的 生存 模式 ,

演变 为 病态 的 行为 ... 我们 的 工作 ... 我们 的 关系 ... 我们 的 信仰 , 我们 的 思想 ,

以及 我们 的 整个 生存 方式 。

就 像 牛 一样 , 大多数 人 都 在 被动 的 奴役 中 生存 和 死亡 , 把 他们 的 生命 局限 在 矩阵 之中 。

我们 生活 在 狭隘 的 模式 中 。

生活 经常 充斥 着 巨大 的 痛苦 , 但 我们 从来 没有 想过 , 其实 我们 可以 变得

自由 ;

其实 我们 可以 放弃 从 过去 传承 下来 的 生活 方式 ,

转而 尝试 内心深处 埋藏 已久 的 那种 生活 。

我们 降 生于 这个 世界 , 虽然 拥有 生理 的 身体 结构 , 但 却 没有 自我 觉知 。

当 你 看着 小孩儿 的 眼睛 , 里面 没有 “ 自我 ” 的 痕迹 , 只有 清澈 的 空灵 。

长大 后 的 人 , 变成 了 一个 戴 在 自我意识 上 的 面具 。

莎士比亚 说 :“ 世界 是 一个 舞台 , 所有 的 男人 和 女人 只是 演员 而已 。“

在 一个 觉醒 的 个体 中 , 觉醒 的 光芒 会 穿越 人性 , 穿过 面具 ,

当 你 一旦 觉醒 , 就 不会 再 认同 自己 的 角色 。

你 不再 相信 你 只是 自己 所 戴 的 面具 。

但 你 也 不会 放弃 扮演 你 的 角色 。

当 我们 认同 了 我们 的 角色 和 个性 时 ,

这 就是 幻象 —— 自我 的 迷失 。

三摩地 就 是从 生活 这场 戏 的 角色 之梦中 觉醒 。

在 柏拉图 完成 《 理想国 》2400 年 之后 ,

人类 仍 在 尝试 走出 柏拉图 的 洞穴 。

但 事实上 , 我们 可能 比 以往 任何 时候 都 更加 痴迷 于 幻象 。

柏拉图 曾 让 苏格拉底 描述 了 一群 人 , 他们 一生 都 被 锁 在 洞穴 里 ,

面向 一面 空墙 。

他们 看到 的 只有 他们 背后 的 火光 所 照射 的

物品 投射 在 墙上 的 影子 。

这 木偶 一般 的 影像 就是 他们 的 全部 世界 。

据 苏格拉底 所说 , 这些 影子 就是 囚徒 们

所 看到 的 现实 。

即使 告诉 他们 外面 世界 的 样子 , 他们 仍然 继续 相信 那些 影子

就是 全部 世界 。

虽然 他们 也 会 怀疑 外面 还有 更 多 的 东西 ,

但 仍 不 愿意 离开 他们 所 熟悉 的 世界 。

今天 的 人类 就 像 洞穴 里 那些 只能 看到 墙上 投影 的 人 。

那些 投影 就 像是 我们 的 思想 。

思想 的 世界 就是 我们 所 唯一 了解 的 世界 。

但是 还有 另 一个 世界 , 超越 了 思想 ,

超越 了 二元 思维 。

你 愿意 走出 洞穴 , 摒弃 所有 已知 ,

去 发现 你 到底 是 谁 吗 ?

要 体验 三摩地 的 状态 , 就 需要 将 注意力 从 那些 影子 上移 开 ,

从 思想 上移 开 , 去 面向 光明 。

当 一个 人 已经 习惯 了 黑暗 , 那么 他们 必须 逐渐 地

去 适应 光明 。

就 像 适应 任何 新 的 模式 一样 , 这 需要 时间 和 努力 , 需要 心甘情愿 地去 探索 新世界 ,

摆脱 旧 世界 。

思维 可以 被 比作 意识 的 陷阱 、 迷宫 或 监狱 。

并 不是 说 你 在 监狱 里 , 而是 你 自己 就是 监狱 。

监狱 是 一种 幻象 。

如果 你 认同 迷失 的 自我 , 那么 你 就是 在 沉睡 。

一旦 你 意识 到 了 这个 监狱 , 而 试图 逃离 这种 幻象 , 那么 你 还是 将 幻象 当作 了 真实 ,

你 仍然 在 沉睡 , 只是 现在 梦幻 变成 了

一场 噩梦 ,

你 就 会 永远 追逐 或 逃离 那些 影子 。

三摩地 正是 从 分离 的 “ 自我 ” 或 自我 建构 的 梦幻 中 觉醒 。

三摩地 正是 从 对 监狱 的 认同 中 觉醒 , 这个 监狱 就是 “ 我 ”。

你 永远 不 可能 真正 自由 , 因为 无论 你 去 哪里 , 你 的 监狱 都 如影随形 。

觉醒 并 不 意味着 摆脱 思维 或 矩阵 ,

恰恰相反 , 当 你 不 认同 它 时 , 你 才能 更 充分 地 体验 人生 这出 戏 ,

享受 这场 表演 , 无欲 无惧 。

在 古代 教义 中 , 这 被 称为 利拉 的 神圣 游戏 :

二元 世界 中 的 游戏 。

人类 的 意识 是 一个 连续 体 。

在 一端 , 人类 认同 这个 物质性 的 我 。

在 另一端 , 就是 三摩地 ——“ 自我 ” 的 终结 。

在 这个 连续 体中 , 我们 朝三摩地 的 方向 所 迈出 的 每 一步 , 都 会 为 我们 减少 一些 痛苦 。

减少 痛苦 并 不是 说 生命 没有 痛苦 了 。

三摩地 超越 了 苦 与 乐 的 二元 对立 。

也就是说 , 减少 了 思维 , 减少 了 自我 臆造 的 对 各种 遭遇 的 抗拒 ,

正是 这种 抗拒 导致 了 痛苦 。

即使 是 短暂 地 体会 三摩地 , 也 能 让 你 看到 连续 体 的 另一端 有 什么 。

看到 除了 这个 物质 世界 和 自我 利益 之外 , 还有 另外 的 东西 。

当 在 三摩地 中 确实 终结 了 “ 自我 ” 的 架构 时 , 就 不再 有 自我 思维 、 自我概念 和 二元 对立 ,

但 还有 “ 本 我 ”、“ 了 知 ” 或 “ 无 我 ”。

在 这种 空性 当中 , 就 会 呈现 般若 或 智慧 之光 , 体悟 到 “ 本 我 ” 远远 超越 二元 世界 ,

超越 整个 连续 体 。

这个 “ 本 我 ” 是 永恒 的 , 不生不灭 , 不增 不减 。

觉醒 就是 生命 的 原始 螺旋 、 不断 变化 的 外 在 世界 或 承载 时间 的 莲花 ,

与 永恒 “ 本 我 ” 的 融合 。

当 你 不再 认同 “ 自我 ”, 你 内在 的 能量 就 如 持续 绽放 的 花朵 一样 生长 ,

并 成为 时间 维度 与 无 时间 维度 之间 的 生命 桥梁 。

体悟 到 “ 本 我 ”, 只是 走上 觉醒 之路 的 开始 。

在 成功 地 将 “ 三摩地 ” 融入 生活 的 其他 方面 之前 , 大部分 人 将 会 在 冥想 中

无数次 地 体验 与 失去 三摩地 。

有 一种 情况 并 不 罕见 : 在 冥想 或 自我 探寻 中 , 洞察 到 自我 本性 ,

然后 发现自己 又 再次 落入 旧 的 模式 ,

忘记 了 自己 到底 是 谁 。

要 在 生命 中 每 一个 方面 和 自我 的 每 一个 方面 都 体悟 到 “ 寂静 ” 或 “ 空性 ”,

就要 让 内心 变得 空寂 , 随 万物 舞动 。

“ 寂静 ” 并 不是 与 运动 相 分离 的 某种事物 。

也 不是 运动 的 对立面 。

在 三摩地 中 , 寂静 与 运动 是 同一 的 , 形相 与 空性 是 同一 的 。

这 对 思维 而言 是 不可 理解 的 , 因为 思维 的 世界 是 二元 的 。

西方哲学 之 父勒奈 · 笛卡尔 有句 著名 的 格言 :

“ 我思 故我在 。"

这句 话 最 清楚 不过 地 概括 了 文明 的 衰落 ,

以及 对 洞穴 墙壁 上 投影 的 绝对 认同 。

笛卡尔 的 错误 , 就 像 几乎 所有人 的 错误 一样 ,

将 思想 与 存在 画上 等 号 。

笛卡尔 在 他 最 著名 论文 的 开篇 写道 :

“ 几乎 所有 的 事情 都 可以 被 怀疑 ; 可以 怀疑 感官 , 也 可以 怀疑 思想 。”

如同 佛陀 在 《 迦罗摩经 》 中 所说 , 为了 探究 真相 ,

人们 必须 怀疑 所有 的 传统 、 经典 、 教义 ,

以及 思维 和 感观 中 的 所有 内容 。

这 两个 人 都 是 以 极大 的 怀疑论 开始 探索 , 但 不同 的 是 , 笛卡尔 在 思想 层面 即 停止 探究 ,

而 佛陀 却 更 深入 ,

他 的 探究 穿越 了 思维 的 最深 层级 。

或许 , 如果 当时 笛卡尔 超越 了 他 的 思维 层面 , 他 也许 就 能 体悟 到 真实 本性 ,

那么 当今 的 西方 意识 也 就 完全 是 另外 一个 样子 了 。

但 事实 是 , 笛卡尔 描述 了 一个 邪恶 的 魔鬼 ,

它 使 我们 困在 幻象 的 面纱 之下 。

笛卡尔 并 没有 认识 到 这个 邪恶 的 魔鬼 是 什么 。

如同 《 黑客帝国 》 这部 电影 所 描述 的 , 我们 全都 被 连接 至 某种 精心制作 的 程序 中 ,

从而 只 看到 一个 虚幻 的 世界 。

在 这部 电影 里 , 人类 生活 在 矩阵 之中 , 在 另 一个 层面 上 , 他们 只是 电池 ,

把 自己 的 生命 之能 输送 给 机器 ,

机器 则 用 人类 的 能量 维持 自己 的 运转 。

人们 总是 想 把 世界 的 状况 或 自己 的 不悦

归咎于 自身 之外 的 事物 。

或许 是 某个 人 , 或 某个 团体 、 某个 国家 、 某种 宗教 或 某个 掌控 者 ,

比如 笛卡尔 的 恶魔 , 或 《 黑客帝国 》 中 的 智能 机器 。

讽刺 的 是 , 笛卡尔 正是 用 他 所 设想 出来 的 恶魔

来 定义 他 自己 的 。

当 你 体悟 到 三摩地 , 你 就 会 明白 , 的确 有 一个 掌控 者 , 的确 有 一台 机器

和 一个 恶魔 在 日复一日 地 过滤 你 的 生活 。

这台 机器 就是 你 。

你 的 自我 结构 是 由 许多 微小 的 制约性 子程序 或 “ 小心 魔 ” 组成 的 。

一个 小心 魔 渴望 食物 , 另 一个 渴望 金钱 ,

还有 的 渴望 身份 、 地位 、 权力 、 性 、 亲昵 ;

还有 一个 小心 魔 想要 得到 他人 的 注意 或 重视 。

欲望 是 无止境 的 , 永远 不会 满足 。

我们 花 很多 时间 和 精力 粉饰 我们 的 监狱 , 屈服于 外界压力 而 改善 我们 的 面具 ,

满足 着 这些 小心 魔 , 使 他们 越来越 壮大 。

像 吸毒者 一样 , 我们 越是 想要 满足 这些 小心 魔 , 我们 的 心 魔 也 越来越 多 。

解脱 之道 不是 自我 提升 , 也 不是 满足 自己 的 各种 心魔 ,

而是 完全 放下 自己 的 所有 心魔 。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