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白岩松:我30做减法,40很困惑,但我50很好奇,你的如何?| 一刻 ·演讲, 白岩松:我30做减法,40很困惑,但我50很好奇,你的如何?| 一刻 ·演讲 (1)

白岩松 : 我 30 做 减法 ,40 很 困惑 , 但 我 50 很 好奇 , 你 的 如何 ?

| 一刻 · 演讲

一刻 talks < 更 多 内容 2018-07-28 07:00:00

这是 白岩松 在 一刻 talks 的 演讲 。

这是 白岩松 老师 光阴 的 故事 , 他 讲述 了 每 一个 年龄阶段 不同 的 人生 感悟 。

现阶段 的 白 老师 说 “ 我 不想 对太多 帮助 我 的 人 说 谢谢 , 因为 我要 以 加倍 的 方式 去 对待 年轻人 。 ”

20?30?40?50? 你 现在 在 那个 阶段 , 又 有 什么 困惑 与 感悟 呢 ?

▲ 这是 白岩松 的 演讲

白岩松 : 我 30 做 减法 ,40 很 困惑 , 但 我 50 很 好奇 , 你 的 如何 ?

白岩松

我 今年 已经 50 岁 了 , 过去 没有 想过 —— 那 就是 老头 啊 , 现在 才 发现 还 真是 老头 。

这是 30 岁 的 样子 。 当时 真 不 觉得 自己 好看 ,50 岁 回头一看 , 真不错 。

30 岁 最大 的 人生 感受 是 减法 , 从 某种 角度 来说 《 痛 并 快乐 着 》 也 是 一种 减法 , 把 很多 东西 经历 的 想 过 的 写出去 , 留在 那儿 去 新 的 白纸 上去 跑步 。

但是 对于 我 来说 ,30 岁 无论 从 自己 还是 对 各位 的 提醒 来说 , 做 减法 都 是 非常 重要 的 。

我 觉得 大家 都 是 学生 , 我 经常 提醒 , 在 30 岁 之前 要 玩命 地 做 加法 , 要 去 尝试 , 你 不 知道 自己 有 多少 种 可能 , 你 也 不 知道 命运 将会 给 你 怎样 的 机缘 , 所以 不试 你 怎么 知道 。

但是 有 的 人 就 在 20 多岁 的 时候 拼命 地试 , 各种 加法 , 但是 忘 了 收 , 忘 了 到 一定 的 时候 要 做 减法 。

我 觉得 30 岁 左右 是 人生 非常 重要 的 一个 要 在 做 了 一系列 加法 和 四处 乱跑 之后 要 做 一次 减法 的 重要 时机 , 否则 就 晚 了 。

为什么 要 做 减法 ? 你 不是 所有 的 都 适合 , 也 不是 适合 你 的 所有 的 事 你 都 该 去 做 。 八条 线 拴着 你 你 能 跑 多 远 , 它 可能 会 互相 牵制 。

在 30 岁 时候 我 已经 被 破格 提成 —— 学术 的话 叫 “ 教授 ”, 记者 的话 叫 “ 高级 记者 ”, 我 29 岁 就 被 破格 了 , 到 现在 这样 的 事情 已经 很少 了 。 但是 在 那个 时候 又 开始 感到 一种 巨大 的 困惑 。

到 2000 年 的 时候 , 做 悉尼奥运会 , 掌声 也 很多 , 我 突然 觉得 一切 都 不 太 对劲 了 。 我 自己 问 自己 , 你 究竟 要 做 什么 ? 哪些 东西 要 抛掉 ?

那 一年 我 做 了 非常 重要 的 一个 减法 , 我 停 了 自己 的 节目 , 停 了 一年 , 没有 任何 出镜 。 当时 有人 劝 我 , 主持人 这 一行 , 你 只要 一个月 不 出镜 还 凑合 , 半年 不 出镜 , 就 没 人 记住 你 了 。 我 说 那 我 这 张脸 太 廉价 了 。

那 一年 去 研发 新 节目 , 就是 在 出 完 了 《 痛 并 快乐 着 》 之后 。 2001 年 , 我 整整 停 了 一年 , 今天 所 做 的 一切 其实 都 感慨 于 那个 时候 的 做 减法 。

那个 时候 我 可以 做 很多 东西 , 我 可以 做 体育 , 我 可以 做 娱乐 , 我 可以 做 其他 好玩 的 东西 , 做 制片人 等等 , 但是 我 说 不 , 我 发现 我 只能 做 新闻 , 我 也 最 该 做 新闻 。

再 然后 , 我 当时 是 三个 栏目 的 制片人 , 我 在 一夜之间 都 辞 了 , 也 才 成 了 今天 的 我 , 我 单纯 了 。

我前 几天 跟 同事 聊天 还 说 , 我 说 30 来 岁 的 时候 做 的 一个 非常 重要 的 决定 , 很多 的 职位 有 很多 机会 , 提拔 你 做 主任 副 主任 , 我 拒绝 了 , 回到 普通百姓 的 位置 上 。 到 现在 , 我 就是 中央电视台 连 股级 干部 都 不是 , 但是 我 拒绝 了 。

我 就 想 看看 一个 本科生 能够 走多远 , 一个 本科生 的 学历 为什么 不 可以 不断 地去 学习 , 让 自己 去 带 研究生 ? 对 , 我 现在 要 带 研究生 , 每年 要 带 十一个 , 这 都 是 做 减法 的 结果 。

这 当然 是 回过头来 的 一个 感慨 。

另外 , 在 年轻 的 时候 特别 容易 在 奔波 之中 , 最后 产生 一种 感受 , 一切 我 都 应该 得到 , 只要 有 哪件 事 有点 欠缺 , 我 就 心里 特别 不 舒服 。

在座 的 各位 千万别 , 也 要 学会 做 减法 。 就是 在 那个 时候 , 快到 30 岁 的 时候 ,28 岁 ,1996 年 , 看 奥运会 我 编 出 了 一句 话 ,“ 缺陷 是 完美 的 重要 组成部分 ”, 这个 世界 上 没有 完美 。

在 曾国藩 的 长篇小说 里头 , 写 到 很 重要 的 一句 话 , 人生 最好 的 境界 是 什么 ?

曾国藩 想 给 自己 的 书房 起名 “ 求 阙 厅 ”—— 花 没有 全开 的 时候 是 最好 的 , 月亮 还 没有 全圆 的 时候 是 最好 的 , 但是 对于 常人 来说 这是 缺陷 , 还 不够 完美 , 不够 达到 极致 。

毁 一个 人 最好 的 方式 就是 让 他求 完美 和 达到 极致 。 这个 世界 不是 这样 的 。 花 没有 全开 的 时候 才 是 最 棒 的 , 花一 全开 , 离 落花 很近 了 , 月亮 一旦 开始 全圆 , 离 慢慢 变成 残月 很近 了 。

所以 我 觉得 这是 30 岁 给 我 的 很 重要 的 一个 助推 和 启示 。

40 岁 没 那个 时候 好看 了 , 但是 我 觉得 放松 了 , 自由 一些 了 , 为什么 呢 ?

不再 是 西装革履 了 , 不再 是 黑白 模样 了 , 而是 开始 谈论 幸福 了 , 中国 人有 一句 话 叫 四十不惑 ,30 岁 是 减法 ,40 岁 是 困惑 , 不是 不惑 , 我 觉得 现今 这个 时代 40 岁 恐怕 困惑 是 最 多 的 。

我 的 中年 危机 很早 , 到 三十六七岁 就 开始 困惑 , 我 干 这 一切 有 价值 吗 ? 有 意义 吗 ? 我 到底 要 干什么 ? 《 幸福 了 吗 ? 》 这 本书 就是 在 这个 基础 上 诞生 出来 的 。

30 岁 的 时候 你 发现 有 很多 幸福 目标 都 是 跟 物质 挂钩 的 , 三十而立 , 你 得 有车有房 , 要不然 丈母娘 不 把 媳妇 许配给 你 , 很 物质 。

但是 四十不惑 很难 , 我 觉得 古人 平均寿命 低 , 没有 现在 长 , 所以 要 浓缩 , 四十 就 不惑 。 我 觉得 我 四十 就是 困惑 , 物质 没有 给 我 带来 我 以为 会 带给 我 的 幸福 。

同样 在 40 岁 的 时候 , 很多 人问 我 ,“ 你 幸福 吗 ? ” 我 的 书名 是 《 幸福 了 吗 ? 》, 是 问号 , 代表 我 内心 的 困惑 , 中年 危机 的 诞生 。

40 岁 要 回答 自己 整个 的 问号 , 我 觉得 我们 今天 在座 的 各位 偏 年轻 , 但 也 有 一些 稍微 年长 一点 的 。 40 岁 左右 的 多 跟 自己 聊天 , 要 去 读 很多 的 东西 给 自己 一些 答案 , 我 很 庆幸 在 三十六七岁 走进 了 《 道德经 》 的 世界 , 我 在 《 白说 》 里面 已经 谈到 。

在 40 岁 的 时候 还要 思考 , 如果 周边 的 环境 不 发生 改变 , 尤其 是 软环境 。 您 心情舒畅 地 走出 家门 , 到处 是 乱闯 红绿灯 的 , 你 买 一个 东西 都 是 假 的 , 打个 疫苗 都 ……

这 两天 全 中国 都 在 跟 两个 “ 台风 ” 做 斗争 , 一个 台风 是 无形 的 , 一个 台风 是 有形 的 ; 一个 台风 就是 疫苗 , 它 冲击 着 我们 内心 安全 的 堤坝 , 另 一个 台风 是 中国 很少 从 上海 登陆 的 台风 —— 这是 题外话 。

接下来 你 要 去 思考 的 是 你 独善其身 , 你 发生 了 很大 的 变化 , 你 拥有 了 很多 的 答案 , 周围 的 环境 不 变化 , 你 会 幸福 吗 ? 我 有 八个 字 说 的 比较 重 , 我 觉得 我们 现在 是 “ 道德 赤字 , 人性 亏损 ”, 这才 是 现在 最大 的 赤字 和 亏损 。

前些天 就 在 离 这儿 不远 , 我 亲眼见到 了 两个 车 相撞 , 其实 撞 得 没有 那么 严重 , 该 负责 任 的 车主 对 另 一辆 被 剐 蹭 的 车 说 , 咱停 到 路边 处理 。 人家 慢慢 停 在 路边 了 , 那辆 肇事车 倒 跑 了 , 一车 人 也 没有 拦着 他 。

这会 是 一个 负责 任 的 父亲 吗 ? 这会 是 一个 负责 任 的 儿子 吗 ? 更 不要 说 他 怎么 会 是 一个 负责 任 的 公民 。 而 他 可能 是 你 的 同事 , 这 就是 道德 赤字 和 人性 亏损 , 也 必然 会 影响 到 你 。

你 不管 自己 是 多么 大写 的 一个 人 , 除非 你 足不出户 。 但是 足不出户 也 不 妨碍 你 的 孩子 要 打 疫苗 , 你 叫外卖 , 外卖 也 有 可能 有 问题 。

所以 中国 人 如何 学会 由 一个 小 老百姓 变成 一个 公民 , 这 是 我 在 40 岁 既 问 给 我 自己 这个 人 , 也 问 给 这个 社会 重要 的 命题 。 如果 30 岁 是 “ 减法 ”,40 岁 是 “ 困惑 ”, 我 觉得 50 岁 我 送给 自己 的 词 是 “ 好奇 ”。

50 岁 很 尴尬 , 前 不 着 村 , 后不着店 , 进可攻 —— 努 努力 也 还 行 ; 退 , 要 混 得 可以 也 可守 , 躺 在 自己 取得 的 某种 东西 上 , 躺 十年 混个 退休 也 似乎 可以 。

最近 看 一本 书写 得 非常 有意思 , 在 硅谷 里 真正 成功 的 创业者 五六十岁 的 偏 多 , 这 跟 我们 的 概念 是 不同 的 。

中国 什么 时候 能够 不 把 创业 全部 当成 年轻 的 事业 , 就 跟 中国 不该 把 志愿者 都 当成 青年 志愿者 一样 。

上周 我 做 了 一期 节目 , 是 中国 网上 要 招募 退休 的 中小学 教师 , 每年 有 两三万 块钱 的 补助 , 去 乡村 当 老师 , 而且 必须 是 优秀 的 。 我 说 这 是 正式 开启 了 退休 后 再 就业 的 先河 , 当然 不光 是 慈善 。

回到 50 岁 , 离 那 一块 还 有点 距离 , 你 怎么 向前走 ?

更 重要 的 是 对于 50 岁 的 人 来说 , 有 两个 挑战 。 第一个 挑战 是 你 自己 , 你 是不是 还 对 很多 事情 好奇 , 你 的 人生观 是 如何 的 。

我 觉得 我 50 岁 最大 的 收获 , 或者 我 此时 按照 什么 方式 在 活着 , 就是 我 善待 每 一个 今天 。

20 岁 的 时候 容易 活在 明天 里 , 一不注意 ,50 岁 容易 活在 昨天 里 。 但是 我 努力 地 克制 自己 , 既不活 在 明天 也 不活 在 昨天 , 我 善待 每 一个 今天 。 50 岁 的 人 就 不该 总是 “ 明天 再说 ” 或者 “ 昨天 真 好 ”, 我 觉得 今天 最好 。

那天 看 蔡琴 的 演唱会 的 碟 , 蔡琴 说 一句 话 蛮 好 。 “ 每 一次 看 照片 , 都 觉得 两年 前 的 那 一天 真 好看 , 但是 两年 前 的 那 一天 我 从来 没有 觉得 自己 好看 过 。 ”

这句 话 挺 有 味道 的 。 我 30 岁 的 时候 没有 觉得 那个 时候 挺帅 的 , 觉得 自己 毛病 很多 。 可是 今天 当 我 隔 了 二十年 回头 看 的 时候 , 原来 我 也 年轻 过 , 原来 我 头发 那么 多 。 所以 善待 你 的 每 一个 今天 , 两年 后 再 看 你 的 今天 最好 不过 。

就 像 史铁生 说 的 那句话 , 当 我 的 腿 刚 不能 走路 的 时候 , 我 坐在 轮椅 上 天天 怀念 奔跑 打篮球 的 时候 , 每天 都 非常 痛苦 。 又 隔 几年 , 我 在 轮椅 上生 了 褥疮 , 天天 难受 , 那个 时候 天天 怀念 什么 都 不痒 什么 都 不 疼 , 安静 地 坐在 轮椅 上 的 时光 。 又 隔 了 一些 年 , 我 得 了 尿毒症 , 我 总 要 去 透析 , 那个 时候 我 就 怀念 刚刚 有 褥疮 的 轮椅 时光 。

50 岁 如果 再活 不到 “ 善待 每 一个 今天 ” 的 地步 , 前面 50 年 白过 了 。 其实 我 觉得 , 别 等到 50 岁 才 明白 这个 道理 ,30、40 就 应该 明白 。

所有 的 东西 都 容易 轻易 错过 , 旅行 中 的 一顿饭 你 只要 没 吃 , 再 吃 没准儿 30 年 后 了 , 还 不 一定 是 那个 味道 。 所以 善待 每 一个 今天 , 是 我 50 岁 的 时候 第一个 感受 。

第二个 就是 好奇 。

我 其实 可以 不再 对 很多 事情 好奇 了 , 因为 见 过 了 很多 体验 了 很多 , 但是 我 督促 自己 好奇 , 所以 做 很多 事 我 都 带 着 好奇 的 心 。

手机 可不可以 竖 着 拍 ? 做 评论 也 可以 。 你 去 做 现场报道 , 去 做 看似 很大 的 很 庄严 的 峰会 , 上合 峰会 , 连线 可不可以 更 轻松 , 更 好玩 , 更 让 大家 印象 深刻 ? 你 可不可以 用 新 媒体 进行 传播 ?

都 可以 。 我 觉得 好奇 是 督促 人类 进步 最 重要 的 一个 动力 。

为什么 不能 成为 督促 一个 个体 进步 的 最 重要 的 动力 ? 一个 民族 只要 不 好奇 了 , 这个 民族 吹 了 。



Want to learn a language?


Learn from this text and thousands like it on LingQ.

  • A vast library of audio lessons, all with matching text
  • Revolutionary learning tools
  • A global, interactive learning community.

Language learning online @ LingQ

白岩松 : 我 30 做 减法 ,40 很 困惑 , 但 我 50 很 好奇 , 你 的 如何 ?

| 一刻 · 演讲

一刻 talks < 更 多 内容 2018-07-28 07:00:00

这是 白岩松 在 一刻 talks 的 演讲 。

这是 白岩松 老师 光阴 的 故事 , 他 讲述 了 每 一个 年龄阶段 不同 的 人生 感悟 。

现阶段 的 白 老师 说 “ 我 不想 对太多 帮助 我 的 人 说 谢谢 , 因为 我要 以 加倍 的 方式 去 对待 年轻人 。 ”

20?30?40?50? 你 现在 在 那个 阶段 , 又 有 什么 困惑 与 感悟 呢 ?

▲ 这是 白岩松 的 演讲

白岩松 : 我 30 做 减法 ,40 很 困惑 , 但 我 50 很 好奇 , 你 的 如何 ?

白岩松

我 今年 已经 50 岁 了 , 过去 没有 想过 —— 那 就是 老头 啊 , 现在 才 发现 还 真是 老头 。

这是 30 岁 的 样子 。 当时 真 不 觉得 自己 好看 ,50 岁 回头一看 , 真不错 。

30 岁 最大 的 人生 感受 是 减法 , 从 某种 角度 来说 《 痛 并 快乐 着 》 也 是 一种 减法 , 把 很多 东西 经历 的 想 过 的 写出去 , 留在 那儿 去 新 的 白纸 上去 跑步 。

但是 对于 我 来说 ,30 岁 无论 从 自己 还是 对 各位 的 提醒 来说 , 做 减法 都 是 非常 重要 的 。

我 觉得 大家 都 是 学生 , 我 经常 提醒 , 在 30 岁 之前 要 玩命 地 做 加法 , 要 去 尝试 , 你 不 知道 自己 有 多少 种 可能 , 你 也 不 知道 命运 将会 给 你 怎样 的 机缘 , 所以 不试 你 怎么 知道 。

但是 有 的 人 就 在 20 多岁 的 时候 拼命 地试 , 各种 加法 , 但是 忘 了 收 , 忘 了 到 一定 的 时候 要 做 减法 。

我 觉得 30 岁 左右 是 人生 非常 重要 的 一个 要 在 做 了 一系列 加法 和 四处 乱跑 之后 要 做 一次 减法 的 重要 时机 , 否则 就 晚 了 。

为什么 要 做 减法 ? 你 不是 所有 的 都 适合 , 也 不是 适合 你 的 所有 的 事 你 都 该 去 做 。 八条 线 拴着 你 你 能 跑 多 远 , 它 可能 会 互相 牵制 。

在 30 岁 时候 我 已经 被 破格 提成 —— 学术 的话 叫 “ 教授 ”, 记者 的话 叫 “ 高级 记者 ”, 我 29 岁 就 被 破格 了 , 到 现在 这样 的 事情 已经 很少 了 。 但是 在 那个 时候 又 开始 感到 一种 巨大 的 困惑 。

到 2000 年 的 时候 , 做 悉尼奥运会 , 掌声 也 很多 , 我 突然 觉得 一切 都 不 太 对劲 了 。 我 自己 问 自己 , 你 究竟 要 做 什么 ? 哪些 东西 要 抛掉 ?

那 一年 我 做 了 非常 重要 的 一个 减法 , 我 停 了 自己 的 节目 , 停 了 一年 , 没有 任何 出镜 。 当时 有人 劝 我 , 主持人 这 一行 , 你 只要 一个月 不 出镜 还 凑合 , 半年 不 出镜 , 就 没 人 记住 你 了 。 我 说 那 我 这 张脸 太 廉价 了 。

那 一年 去 研发 新 节目 , 就是 在 出 完 了 《 痛 并 快乐 着 》 之后 。 2001 年 , 我 整整 停 了 一年 , 今天 所 做 的 一切 其实 都 感慨 于 那个 时候 的 做 减法 。

那个 时候 我 可以 做 很多 东西 , 我 可以 做 体育 , 我 可以 做 娱乐 , 我 可以 做 其他 好玩 的 东西 , 做 制片人 等等 , 但是 我 说 不 , 我 发现 我 只能 做 新闻 , 我 也 最 该 做 新闻 。

再 然后 , 我 当时 是 三个 栏目 的 制片人 , 我 在 一夜之间 都 辞 了 , 也 才 成 了 今天 的 我 , 我 单纯 了 。

我前 几天 跟 同事 聊天 还 说 , 我 说 30 来 岁 的 时候 做 的 一个 非常 重要 的 决定 , 很多 的 职位 有 很多 机会 , 提拔 你 做 主任 副 主任 , 我 拒绝 了 , 回到 普通百姓 的 位置 上 。 到 现在 , 我 就是 中央电视台 连 股级 干部 都 不是 , 但是 我 拒绝 了 。

我 就 想 看看 一个 本科生 能够 走多远 , 一个 本科生 的 学历 为什么 不 可以 不断 地去 学习 , 让 自己 去 带 研究生 ? 对 , 我 现在 要 带 研究生 , 每年 要 带 十一个 , 这 都 是 做 减法 的 结果 。

这 当然 是 回过头来 的 一个 感慨 。

另外 , 在 年轻 的 时候 特别 容易 在 奔波 之中 , 最后 产生 一种 感受 , 一切 我 都 应该 得到 , 只要 有 哪件 事 有点 欠缺 , 我 就 心里 特别 不 舒服 。

在座 的 各位 千万别 , 也 要 学会 做 减法 。 就是 在 那个 时候 , 快到 30 岁 的 时候 ,28 岁 ,1996 年 , 看 奥运会 我 编 出 了 一句 话 ,“ 缺陷 是 完美 的 重要 组成部分 ”, 这个 世界 上 没有 完美 。

在 曾国藩 的 长篇小说 里头 , 写 到 很 重要 的 一句 话 , 人生 最好 的 境界 是 什么 ?

曾国藩 想 给 自己 的 书房 起名 “ 求 阙 厅 ”—— 花 没有 全开 的 时候 是 最好 的 , 月亮 还 没有 全圆 的 时候 是 最好 的 , 但是 对于 常人 来说 这是 缺陷 , 还 不够 完美 , 不够 达到 极致 。

毁 一个 人 最好 的 方式 就是 让 他求 完美 和 达到 极致 。 这个 世界 不是 这样 的 。 花 没有 全开 的 时候 才 是 最 棒 的 , 花一 全开 , 离 落花 很近 了 , 月亮 一旦 开始 全圆 , 离 慢慢 变成 残月 很近 了 。

所以 我 觉得 这是 30 岁 给 我 的 很 重要 的 一个 助推 和 启示 。

40 岁 没 那个 时候 好看 了 , 但是 我 觉得 放松 了 , 自由 一些 了 , 为什么 呢 ?

不再 是 西装革履 了 , 不再 是 黑白 模样 了 , 而是 开始 谈论 幸福 了 , 中国 人有 一句 话 叫 四十不惑 ,30 岁 是 减法 ,40 岁 是 困惑 , 不是 不惑 , 我 觉得 现今 这个 时代 40 岁 恐怕 困惑 是 最 多 的 。

我 的 中年 危机 很早 , 到 三十六七岁 就 开始 困惑 , 我 干 这 一切 有 价值 吗 ? 有 意义 吗 ? 我 到底 要 干什么 ? 《 幸福 了 吗 ? 》 这 本书 就是 在 这个 基础 上 诞生 出来 的 。

30 岁 的 时候 你 发现 有 很多 幸福 目标 都 是 跟 物质 挂钩 的 , 三十而立 , 你 得 有车有房 , 要不然 丈母娘 不 把 媳妇 许配给 你 , 很 物质 。

但是 四十不惑 很难 , 我 觉得 古人 平均寿命 低 , 没有 现在 长 , 所以 要 浓缩 , 四十 就 不惑 。 我 觉得 我 四十 就是 困惑 , 物质 没有 给 我 带来 我 以为 会 带给 我 的 幸福 。

同样 在 40 岁 的 时候 , 很多 人问 我 ,“ 你 幸福 吗 ? ” 我 的 书名 是 《 幸福 了 吗 ? 》, 是 问号 , 代表 我 内心 的 困惑 , 中年 危机 的 诞生 。

40 岁 要 回答 自己 整个 的 问号 , 我 觉得 我们 今天 在座 的 各位 偏 年轻 , 但 也 有 一些 稍微 年长 一点 的 。 40 岁 左右 的 多 跟 自己 聊天 , 要 去 读 很多 的 东西 给 自己 一些 答案 , 我 很 庆幸 在 三十六七岁 走进 了 《 道德经 》 的 世界 , 我 在 《 白说 》 里面 已经 谈到 。

在 40 岁 的 时候 还要 思考 , 如果 周边 的 环境 不 发生 改变 , 尤其 是 软环境 。 您 心情舒畅 地 走出 家门 , 到处 是 乱闯 红绿灯 的 , 你 买 一个 东西 都 是 假 的 , 打个 疫苗 都 ……

这 两天 全 中国 都 在 跟 两个 “ 台风 ” 做 斗争 , 一个 台风 是 无形 的 , 一个 台风 是 有形 的 ; 一个 台风 就是 疫苗 , 它 冲击 着 我们 内心 安全 的 堤坝 , 另 一个 台风 是 中国 很少 从 上海 登陆 的 台风 —— 这是 题外话 。

接下来 你 要 去 思考 的 是 你 独善其身 , 你 发生 了 很大 的 变化 , 你 拥有 了 很多 的 答案 , 周围 的 环境 不 变化 , 你 会 幸福 吗 ? 我 有 八个 字 说 的 比较 重 , 我 觉得 我们 现在 是 “ 道德 赤字 , 人性 亏损 ”, 这才 是 现在 最大 的 赤字 和 亏损 。

前些天 就 在 离 这儿 不远 , 我 亲眼见到 了 两个 车 相撞 , 其实 撞 得 没有 那么 严重 , 该 负责 任 的 车主 对 另 一辆 被 剐 蹭 的 车 说 , 咱停 到 路边 处理 。 人家 慢慢 停 在 路边 了 , 那辆 肇事车 倒 跑 了 , 一车 人 也 没有 拦着 他 。

这会 是 一个 负责 任 的 父亲 吗 ? 这会 是 一个 负责 任 的 儿子 吗 ? 更 不要 说 他 怎么 会 是 一个 负责 任 的 公民 。 而 他 可能 是 你 的 同事 , 这 就是 道德 赤字 和 人性 亏损 , 也 必然 会 影响 到 你 。

你 不管 自己 是 多么 大写 的 一个 人 , 除非 你 足不出户 。 但是 足不出户 也 不 妨碍 你 的 孩子 要 打 疫苗 , 你 叫外卖 , 外卖 也 有 可能 有 问题 。

所以 中国 人 如何 学会 由 一个 小 老百姓 变成 一个 公民 , 这 是 我 在 40 岁 既 问 给 我 自己 这个 人 , 也 问 给 这个 社会 重要 的 命题 。 如果 30 岁 是 “ 减法 ”,40 岁 是 “ 困惑 ”, 我 觉得 50 岁 我 送给 自己 的 词 是 “ 好奇 ”。

50 岁 很 尴尬 , 前 不 着 村 , 后不着店 , 进可攻 —— 努 努力 也 还 行 ; 退 , 要 混 得 可以 也 可守 , 躺 在 自己 取得 的 某种 东西 上 , 躺 十年 混个 退休 也 似乎 可以 。

最近 看 一本 书写 得 非常 有意思 , 在 硅谷 里 真正 成功 的 创业者 五六十岁 的 偏 多 , 这 跟 我们 的 概念 是 不同 的 。

中国 什么 时候 能够 不 把 创业 全部 当成 年轻 的 事业 , 就 跟 中国 不该 把 志愿者 都 当成 青年 志愿者 一样 。

上周 我 做 了 一期 节目 , 是 中国 网上 要 招募 退休 的 中小学 教师 , 每年 有 两三万 块钱 的 补助 , 去 乡村 当 老师 , 而且 必须 是 优秀 的 。 我 说 这 是 正式 开启 了 退休 后 再 就业 的 先河 , 当然 不光 是 慈善 。

回到 50 岁 , 离 那 一块 还 有点 距离 , 你 怎么 向前走 ?

更 重要 的 是 对于 50 岁 的 人 来说 , 有 两个 挑战 。 第一个 挑战 是 你 自己 , 你 是不是 还 对 很多 事情 好奇 , 你 的 人生观 是 如何 的 。

我 觉得 我 50 岁 最大 的 收获 , 或者 我 此时 按照 什么 方式 在 活着 , 就是 我 善待 每 一个 今天 。

20 岁 的 时候 容易 活在 明天 里 , 一不注意 ,50 岁 容易 活在 昨天 里 。 但是 我 努力 地 克制 自己 , 既不活 在 明天 也 不活 在 昨天 , 我 善待 每 一个 今天 。 50 岁 的 人 就 不该 总是 “ 明天 再说 ” 或者 “ 昨天 真 好 ”, 我 觉得 今天 最好 。

那天 看 蔡琴 的 演唱会 的 碟 , 蔡琴 说 一句 话 蛮 好 。 “ 每 一次 看 照片 , 都 觉得 两年 前 的 那 一天 真 好看 , 但是 两年 前 的 那 一天 我 从来 没有 觉得 自己 好看 过 。 ”

这句 话 挺 有 味道 的 。 我 30 岁 的 时候 没有 觉得 那个 时候 挺帅 的 , 觉得 自己 毛病 很多 。 可是 今天 当 我 隔 了 二十年 回头 看 的 时候 , 原来 我 也 年轻 过 , 原来 我 头发 那么 多 。 所以 善待 你 的 每 一个 今天 , 两年 后 再 看 你 的 今天 最好 不过 。

就 像 史铁生 说 的 那句话 , 当 我 的 腿 刚 不能 走路 的 时候 , 我 坐在 轮椅 上 天天 怀念 奔跑 打篮球 的 时候 , 每天 都 非常 痛苦 。 又 隔 几年 , 我 在 轮椅 上生 了 褥疮 , 天天 难受 , 那个 时候 天天 怀念 什么 都 不痒 什么 都 不 疼 , 安静 地 坐在 轮椅 上 的 时光 。 又 隔 了 一些 年 , 我 得 了 尿毒症 , 我 总 要 去 透析 , 那个 时候 我 就 怀念 刚刚 有 褥疮 的 轮椅 时光 。

50 岁 如果 再活 不到 “ 善待 每 一个 今天 ” 的 地步 , 前面 50 年 白过 了 。 其实 我 觉得 , 别 等到 50 岁 才 明白 这个 道理 ,30、40 就 应该 明白 。

所有 的 东西 都 容易 轻易 错过 , 旅行 中 的 一顿饭 你 只要 没 吃 , 再 吃 没准儿 30 年 后 了 , 还 不 一定 是 那个 味道 。 所以 善待 每 一个 今天 , 是 我 50 岁 的 时候 第一个 感受 。

第二个 就是 好奇 。

我 其实 可以 不再 对 很多 事情 好奇 了 , 因为 见 过 了 很多 体验 了 很多 , 但是 我 督促 自己 好奇 , 所以 做 很多 事 我 都 带 着 好奇 的 心 。

手机 可不可以 竖 着 拍 ? 做 评论 也 可以 。 你 去 做 现场报道 , 去 做 看似 很大 的 很 庄严 的 峰会 , 上合 峰会 , 连线 可不可以 更 轻松 , 更 好玩 , 更 让 大家 印象 深刻 ? 你 可不可以 用 新 媒体 进行 传播 ?

都 可以 。 我 觉得 好奇 是 督促 人类 进步 最 重要 的 一个 动力 。

为什么 不能 成为 督促 一个 个体 进步 的 最 重要 的 动力 ? 一个 民族 只要 不 好奇 了 , 这个 民族 吹 了 。


×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