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9)

Part (9)

動物 聽到 呢 度 就 即刻 認同 佢 嘅 講法 ,亦 都 冇 再 就 豬 瞓 床 嘅 事 而 爭 拗。 幾日 之後 ,當豬 宣布 佢 哋 朝 早 會 比 其他 動物 遲 一個 鐘頭 起身 嘅 時候 ,大家 亦 都 再 冇 任何 投訴。

去 到 秋天 ,一眾 動物 雖然 都 好 攰 ,但 大家 都 好開心。 佢 哋 過 咗 好 辛苦 嘅 一年 ,而且 喺 將 部份 嘅 乾草 同 小麥 賣出 之後 ,保留 落 嚟 過冬 嘅 食物 都 唔 算 剩返 好多 ,但 係 風車 嘅 進展 可以 彌補 返 一切。 到 呢 一刻 ,風車 已經 差 唔 多 完成 咗 一半。 收成 之後 ,有 一段時間 天氣 又 晴朗 又 乾燥 ,動物 都 工作 得 特別 勤力。 佢 哋 覺得 ,如果 可以 將 石牆 起高 一尺 ,就算 成日 搬住 石頭 走 嚟 走 去 都 係 值得 嘅。 博煞 甚至 會 夜晚 自己 走出 嚟 ,喺 秋收 嘅 月光 之下 工作 一兩個 鐘頭。 動物 係 佢 哋 嘅 空餘 時間 會 圍住 半 完成 嘅 風車 氹 氹轉 ,欣賞 石牆 嘅 堅固 同 筆直 ,驚 嘆 佢 哋 自己 竟然 能夠 起到 啲 咁 宏偉 嘅 建築。 但 只有 老班 哲文 一如 以往 ,拒絕 為 風車 感到 興奮。 佢 除 咗 講話 家 驢 條命 好長 之外 ,就 冇 再講 其他 嘢。

十一月 嚟 到 ,凜冽 嘅 西南風 吹起。 因為 而家 天氣 太濕 ,難以 混 和 水泥 ,所以 建築工程 要 暫時 停落 嚟。 最後 終於 有 一 晚 ,疾風 猛烈 到 令 大本營 上 建築物 嘅 地基 都 震盪 起 嚟 ,連 穀倉 屋頂 上 嘅 一 啲 瓦片 亦 都 吹 走 埋。 一眾 母雞 都 突然 喺 睡夢中 嚇醒 ,因 為 佢 哋 都 同樣 發夢 聽到 遠處 有 一下 槍聲 響起。 第二 朝朝 早 ,動物 走出 廄 房 ,發現 旗杆 已經 吹 跌 咗 喺 地下 ;而 喺 果園 邊 嘅 一棵 榆樹 ,好似 棵 蘿蔔 噉 連根拔起。 當 佢 哋 見到 跟 住 落 嚟 嘅 畫面 ,每 隻 動物 都 從 喉嚨 裏面 發出 一聲 絕望 嘅 慘叫。 原來 ,座 風車 已經 冧咗 落 嚟。

佢 哋 不約而同 衝 向前。 拿破崙 平時 好少行 快 兩步 ,但 今 次 都 跑 咗 喺 佢 哋 前面。 冇 錯 ,佢 哋 鬥爭 嘅 成果 ,全部 都 夷 為 平地 ,佢 哋 千辛萬苦 噉 樣 打碎 同 搬運 過 嚟 嘅 石頭 散落 到 一地 都 係。 大家 都 唔 知講 咩 好 ,好 傷心 噉 望 住 一地 冧落 嚟 嘅 石頭。 拿破崙 粒聲 唔 出 噉 喺 前面 踱 嚟 踱去 ,間 唔 中 會 喺 地 上面 嗦氣。 佢 條 尾 已經 僵硬 晒 ,不停 咁 左右 抽搐 ,好 緊張 噉 思考 緊。 突然 ,佢 停 咗 落 嚟 ,似乎 已經 做 咗 個 決定。

佢 好 冷靜 噉 宣布 :「同志 ,你 哋 知 唔 知道 邊個 要 為 呢 件 事 負責? 你 哋 知 唔 知 係 邊個 敵人 ,會夜 麻麻 走 嚟 推 冧我 哋 座 風車? 係 斯諾 波! 」佢 突然 擘 大 喉嚨 噉嗌。 「係 斯諾 波 搞 成 噉 㗎。 呢 個 叛徒 完全 係 出於 惡意 ,半夜 三間 潛入 嚟 ,破壞 我 哋 辛苦 咗 足足 成年 嘅 成果 ,只 係 為 咗 要 阻礙 我 哋 嘅 計劃 ,同為 自己 畀 我 哋 逐出 莊園 報仇。 同志 ,我 而 家 喺 此時此地 ,正式 判處 斯諾 波 死刑。 任何 可以 將 佢 繩 之於法 嘅 動物 都 會 得到 『二級 動物 英雄 』勳章 同埋 半桶 蘋果。 如果 可以 將 佢 生擒 嘅 話 ,就 會 有 一桶 蘋果。」

動物 得知 斯諾 波 竟然 做出 啲 噉 嘅 行 為 ,都 驚訝 不已。 大家 都 嬲 到 破口大罵 ,每 隻 動物 都 開始 諗 辦法 ,等 斯諾 波再 返入 嚟 嘅 時候 去 捉 佢。 佢 哋 差 唔 多 即刻 就 喺 山坡 冇 幾 遠 嘅 草叢 處 發現 咗 有 豬 嘅 腳印。 腳印 雖然 只 能夠 追蹤 到 幾米遠 ,但 似乎 一直 通向 樹籬 上 一個 窿 嘅 方向。 拿破崙 大 啖 噉 嗦 咗 幾下 ,宣布 係 屬於 斯諾 波 嘅。 佢 同 大家 講 ,佢 認 為 斯諾 波好 有 可能 係 由狐木 農莊 嗰 邊 走過 嚟。

「唔 好 再 等 喇 ,同志! 」大家 仔細檢查 腳印 嘅 時候 ,拿破崙 大聲嗌。 「我 哋 仲有 嘢 要 做。 就 喺 呢 個 朝 早 ,我 哋 會 開始 重建 風車。 我 哋 會 成個 冬天 ,不論 晴雨 ,都 會 繼續 重建。 我 哋 要 話 畀 呢 個 可憐 嘅 叛徒 知 ,佢 想 破壞 我 哋 工作 嘅 成果 ,冇 咁 容易。 記住 呀 ,各位 同志 ,我 哋 嘅 計劃 一定 唔 可以 有 任何 改變 ,一日 都 唔 可以 延遲。 前進 呀 ,同志! 風車 萬歲! 動物 農莊 萬歲!

第七章

跟 住 落 嚟 係 一個 嚴寒 嘅 冬天。 喺 風暴 季節 之後 ,換 嚟 鋪天蓋地 嘅 一片 初雪 ,然後 再 換上 一層 一直 到 二月 都 未 溶化 嘅 厚 冰。 動物 好 清楚 外界 一直 觀察 住 佢 哋 ,所以 繼續 傾盡全力 重建 風車。 佢 哋 知道 如果 風車 唔 能夠 如期 竣工 ,善 妒 嘅 人類 一定 會 好 心涼。

出於 憤怒 ,人類 都 假扮 唔 相信 破壞 風車 嘅 係 斯諾 波。 佢 哋 話 座 風車 冧落 嚟 ,只 係 因 為 埲 牆 太薄。 動物 知道 根本 就 唔 關事 ,不過 ,大家 最終 都 決定 將 埲 牆 由 之前 嘅 十八 吋 厚 改 做 三 呎 厚 ;即 係 話 ,佢 哋 要 採集 嘅 石頭 亦 都 會 多 好多。 有 一段 好 長 嘅 時間 ,採石場 周圍 佈滿 咗 飄雪 ,所以 大家 咩 都 做 唔 到。 到 後 嚟 ,乾寒 刺骨 嘅 天氣 嚟 到 ,情況 終於 有 啲 進展。 不過 呢 個 時候 工作 環境 實在太 嚴峻 ,動物 都 冇 辦法 工作 得 好似 之前 咁 積極 樂觀。 嚴寒 之中 工作 ,唔 單 只 係 凍到 入骨 ,仲 好容易 會肚 餓 ,飢寒 交逼。 只有 博煞 同埋 高露嬅 一直 冇 灰心 過。 雖然 史 叫 拿 發表 咗 好多 慷慨激昂 嘅 演說 ,去 提醒 大家 服務 係 充滿 喜悅 ,而 勞動 係 充滿 尊嚴 ;不過 其他 動物 覺得 ,更 能夠 畀 到 佢 哋 啟 發 嘅 ,係 博 煞 嘅 韌 力 同埋 佢 嗰 句 永遠 唔 會 認輸 嘅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去 到 一月 ,食物 開始 短缺。 穀物 配給 大幅度 減少 ,但 同時 ,特別 委員會 宣佈 話 大家 會多返 一份 額外 嘅 薯仔 配 糧作 為 抵償。 冇 幾耐 ,動物 發現 大部份 儲存 喺 泥土 下 嘅 薯仔 ,都 因為 層 泥 冚得 唔 夠厚 而 凍爛 咗。 啲 薯仔 已經 變到 軟 腍 腍 同 白 ,好多 都 已經 唔 食得 落肚。 有時 佢 哋 連續 幾日 ,除 咗 穀殼 同紅 菜頭 之外 就 乜 都 冇 得 食。 饑荒 似乎 已經 逼 在 眉睫。

呢 件 事 自然 要 保密 ,唔 可以 漏出 風聲 畀 外界 知道。 風車 倒塌 ,激起 咗 人類 製造 更 多 針對 動物 農莊 嘅 假新聞。 人類 之間 又 再 一次 流傳 話 ,好多 動物 都 因為 饑荒 同 疾病 而 處於 垂死 邊緣 ,而且 佢 哋 之間 不停 瞰 互相 廝殺 ,甚至 進食 同類 同埋 殺害 佢 哋 嘅 幼兒。 拿破崙 好 清楚 如果 儲糧 嘅 真實 狀況 外洩 ,會帶 嚟 好多 壞 後果 ,所以 佢 決定 利用 溫珀 先生 傳播 一個 相反 嘅 印象 出去。 到 呢 刻 為止 ,每個 星期 溫珀 嚟 農莊 嘅 時候 ,動物 同 佢 嘅 接觸 都 係 少之又少。 但 係 而家 ,有少 部份 精挑細選 出 嚟 嘅 動物 (主要 係 綿羊 )受到 指示 ,要 有意無意 噉 喺 佢 附近 提起 最近 配糧 又 增加 咗。 除此之外 ,拿破崙 吩咐 要將 倉庫 裏面 幾乎 空 廖 廖 嘅 儲糧 筒 灌沙 ,然後 用 剩餘 嘅 穀物 糧食 覆蓋。 之後 ,動物 會 借 啲 意帶 溫珀 行過 倉庫 ,等 佢 可以 望 到 啲 儲糧 筒。 佢 不 疑 有詐 ,持續 向 外面 嘅 人 報告 動物 農莊 裏面 冇 任何 糧食 短缺 嘅 問題。

即使 係 噉 ,去 到 一月 尾 ,佢 哋 好 明顯 真 係 有 需要 搵 渠道 獲得 多 啲 穀物。 最近 嘅 日子 ,拿破崙 好 少 喺 公 眾 面前 出現 ,反而 多數 會 留 喺 農舍 裏面 ,門外 由 幾隻 凶神惡煞 嘅 大 狗 把守 住。 當 佢 露面 嘅 時候 ,排場 總 係 相當 鋪張 ,六隻 大狗會 包 到 佢 實 一 實 ,護送 住 佢 ,一 見到 有 其他 動物 行近 就 會 大 吠。 好多 時 佢 甚至 連 星期日 朝早 都 唔 會 出現 ,而 只 係 透過 其他 豬 ,特別 係 史 叫 拿 ,下達 命令。

一個 星期日 朝早 ,當 母雞 啱 啱 走入 穀倉 準備 坐低 生蛋 ,史 叫 拿 宣布 ,佢 哋 必須 要 交出 一陣 生出 嚟 嘅 雞蛋。 原來 ,拿破崙 透過 溫珀簽 咗 一張 一 星期 提供 四 百隻 雞蛋 嘅 合約。 賺返 嚟 嘅 錢 ,足夠 換到 維持 農莊 到 夏季 所 需 嘅 穀物 同 糧食 ,到 時 情況 自然 會 好轉。

當 母雞 聽到 呢 度 ,不期然 好 淒涼 噉 喊 出 嚟。 雖然 之前 已經 提 過 呢種 犧牲 遲早 可能 會 有 需要 ,但 係 佢 哋 從來 都 冇 諗 過真 係 會 有 呢 一日。 佢 哋 啱 啱 先 至 準備 生蛋 ,等 春天 到 嘅 時候 可以 孵 雞仔 出 嚟。 佢 哋 抗議 話 ,如果 而家 夾硬要 拎 走 啲 蛋 ,根本 就 等同 謀殺。 跟 住 落 嚟 發生 嘅 ,係 驅逐 鍾 斯 之後 嘅 第一次 起義。 喺 三隻 後生 米諾卡 黑 母雞 嘅 帶領 之下 ,一眾 母雞 都 下定決心 要 阻撓 拿破崙 嘅 計劃。 佢 哋 嘅 方法 係 飛 到 屋 椽 上面 生蛋 ,等 啲 蛋 跌落 地 下跌 爛 晒 佢。 拿破崙 好 迅速 噉 作出 咗 無情 嘅 回 應。 佢 落 命令 停止 再配 糧 畀 母雞 ,仲 頒令 如果 有 動物 畀 任何 一隻 母雞 一粒 米 咁 少 都 好 ,都 要判 死刑。 幾隻 惡狗 將會 確保 呢 啲 命令 能夠 確切 執行。 母雞 前後 堅持 左 五日 ,最終 佢 哋 都 要 屈服 ,走 返入 自己 個 巢 箱度。 事件 中有 九隻 母雞 離世 ,佢 哋 嘅 遺體 埋葬 咗 喺 果園 度 ,官方消息 話 佢 哋 係 死於 球蟲病。 呢 件 事 ,溫珀 係 完全 一無所知。 雞蛋 最終 準時 生產 ,每星期 會 有 間 雜貨鋪 嘅 貨運 馬車 開 入 嚟 農莊 運走 佢 哋。

呢 段時間 裏面 再 冇 聽過 斯諾 波 嘅 消息。 有 傳聞 話 佢 匿 埋 咗 喺 鄰近 嘅 農莊 裏面 ,如果 唔 係 狐木 農莊 就 係 翩田 農莊。 拿破崙 而家同 其他 農夫 嘅 關係 改善 咗。 話 說 十年 前 ,鍾 斯 清理 一棵 山毛櫸 樹 之後 ,留底 咗 一大堆 木材 喺 前院。 啲 木材 一早 已經 經過 風乾 ,所以 溫珀 提議 拿破崙 不如 將 佢 賣出去。 旚瓊 頓 先生 同費 特力 先生 兩個 對 呢 批 木材 都 相當 有 興趣。 拿破崙 心大 心細 ,一時 未 諗 到 賣 畀 邊個 好。 大家 發現 每次 當 佢 就 快 同 費 特力 達成協議 嘅 時候 ,就 會 有 消息 流出 話 斯諾 波匿 埋 咗 喺 狐 木 農莊 ;但 當 佢 一 開始 屬意 旚瓊 頓 嘅 時候 ,就 會 有 消息 話 斯諾 波 其實 係 喺 翩 田 農莊。

初春 嚟 到 嘅 時候 ,動物 突然 間 發現 咗 件 好 得人驚 嘅 事。 原來 斯諾 波 一直 都 喺 三更半夜 偷偷 哋 潛入 農莊! 大家 知道 呢 件 事 之後 ,都 食 唔 安 ,瞓 唔 落。 據講 ,每晚 佢 都 會 趁 黑 捐入 嚟 ,然後 大 搞破壞 :偷 穀 糧 、打瀉 啲 奶桶 、打爛 晒 啲 雞蛋 、踩爛 晒 啲 苗床 、咬爛 果樹 嘅 樹皮 ,乜嘢 衰 嘢 都 做 盡。 所以 ,每當 出現 問題 嘅 時候 ,大家 通常 就 會 話 係 斯諾 波 搞鬼。 如果 窗門 爛 咗 或者 去 水位 塞 咗 ,就 會 有 動物 一口咬定 係 斯諾 波 半夜 返 嚟 做 嘅。 當 倉庫 條 鎖匙 唔 見 咗 ,成個 農莊 都 會 異口同聲 話 係 斯諾 波掉 咗 落個 井度。 奇怪 嘅 係 ,就算 佢 哋 喺 糧食 袋 下面 搵 返條 唔 見 咗 嘅 鎖匙 ,佢 哋 都 會 繼續 相信 呢 個 故仔。 乳牛 又 會 不約而同 噉 指控 斯諾 波 趁 佢 哋 瞓 緊 覺 嘅 時候 ,靜靜 雞 走入 佢 哋 廄 房 搾 佢 哋 嘅 奶 出 嚟。 傳聞 仲話 ,一向 喺 冬天 會 製造 好多 麻煩 嘅 老鼠 ,原來 同 斯諾 波 都 係 私下 勾結 嘅。


Part (9)

動物 聽到 呢 度 就 即刻 認同 佢 嘅 講法 ,亦 都 冇 再 就 豬 瞓 床 嘅 事 而 爭 拗。 幾日 之後 ,當豬 宣布 佢 哋 朝 早 會 比 其他 動物 遲 一個 鐘頭 起身 嘅 時候 ,大家 亦 都 再 冇 任何 投訴。

去 到 秋天 ,一眾 動物 雖然 都 好 攰 ,但 大家 都 好開心。 佢 哋 過 咗 好 辛苦 嘅 一年 ,而且 喺 將 部份 嘅 乾草 同 小麥 賣出 之後 ,保留 落 嚟 過冬 嘅 食物 都 唔 算 剩返 好多 ,但 係 風車 嘅 進展 可以 彌補 返 一切。 到 呢 一刻 ,風車 已經 差 唔 多 完成 咗 一半。 收成 之後 ,有 一段時間 天氣 又 晴朗 又 乾燥 ,動物 都 工作 得 特別 勤力。 佢 哋 覺得 ,如果 可以 將 石牆 起高 一尺 ,就算 成日 搬住 石頭 走 嚟 走 去 都 係 值得 嘅。 博煞 甚至 會 夜晚 自己 走出 嚟 ,喺 秋收 嘅 月光 之下 工作 一兩個 鐘頭。 動物 係 佢 哋 嘅 空餘 時間 會 圍住 半 完成 嘅 風車 氹 氹轉 ,欣賞 石牆 嘅 堅固 同 筆直 ,驚 嘆 佢 哋 自己 竟然 能夠 起到 啲 咁 宏偉 嘅 建築。 但 只有 老班 哲文 一如 以往 ,拒絕 為 風車 感到 興奮。 佢 除 咗 講話 家 驢 條命 好長 之外 ,就 冇 再講 其他 嘢。

十一月 嚟 到 ,凜冽 嘅 西南風 吹起。 因為 而家 天氣 太濕 ,難以 混 和 水泥 ,所以 建築工程 要 暫時 停落 嚟。 最後 終於 有 一 晚 ,疾風 猛烈 到 令 大本營 上 建築物 嘅 地基 都 震盪 起 嚟 ,連 穀倉 屋頂 上 嘅 一 啲 瓦片 亦 都 吹 走 埋。 一眾 母雞 都 突然 喺 睡夢中 嚇醒 ,因 為 佢 哋 都 同樣 發夢 聽到 遠處 有 一下 槍聲 響起。 第二 朝朝 早 ,動物 走出 廄 房 ,發現 旗杆 已經 吹 跌 咗 喺 地下 ;而 喺 果園 邊 嘅 一棵 榆樹 ,好似 棵 蘿蔔 噉 連根拔起。 當 佢 哋 見到 跟 住 落 嚟 嘅 畫面 ,每 隻 動物 都 從 喉嚨 裏面 發出 一聲 絕望 嘅 慘叫。 原來 ,座 風車 已經 冧咗 落 嚟。

佢 哋 不約而同 衝 向前。 拿破崙 平時 好少行 快 兩步 ,但 今 次 都 跑 咗 喺 佢 哋 前面。 冇 錯 ,佢 哋 鬥爭 嘅 成果 ,全部 都 夷 為 平地 ,佢 哋 千辛萬苦 噉 樣 打碎 同 搬運 過 嚟 嘅 石頭 散落 到 一地 都 係。 大家 都 唔 知講 咩 好 ,好 傷心 噉 望 住 一地 冧落 嚟 嘅 石頭。 拿破崙 粒聲 唔 出 噉 喺 前面 踱 嚟 踱去 ,間 唔 中 會 喺 地 上面 嗦氣。 佢 條 尾 已經 僵硬 晒 ,不停 咁 左右 抽搐 ,好 緊張 噉 思考 緊。 突然 ,佢 停 咗 落 嚟 ,似乎 已經 做 咗 個 決定。

佢 好 冷靜 噉 宣布 :「同志 ,你 哋 知 唔 知道 邊個 要 為 呢 件 事 負責? 你 哋 知 唔 知 係 邊個 敵人 ,會夜 麻麻 走 嚟 推 冧我 哋 座 風車? 係 斯諾 波! 」佢 突然 擘 大 喉嚨 噉嗌。 「係 斯諾 波 搞 成 噉 㗎。 呢 個 叛徒 完全 係 出於 惡意 ,半夜 三間 潛入 嚟 ,破壞 我 哋 辛苦 咗 足足 成年 嘅 成果 ,只 係 為 咗 要 阻礙 我 哋 嘅 計劃 ,同為 自己 畀 我 哋 逐出 莊園 報仇。 同志 ,我 而 家 喺 此時此地 ,正式 判處 斯諾 波 死刑。 任何 可以 將 佢 繩 之於法 嘅 動物 都 會 得到 『二級 動物 英雄 』勳章 同埋 半桶 蘋果。 如果 可以 將 佢 生擒 嘅 話 ,就 會 有 一桶 蘋果。」

動物 得知 斯諾 波 竟然 做出 啲 噉 嘅 行 為 ,都 驚訝 不已。 大家 都 嬲 到 破口大罵 ,每 隻 動物 都 開始 諗 辦法 ,等 斯諾 波再 返入 嚟 嘅 時候 去 捉 佢。 佢 哋 差 唔 多 即刻 就 喺 山坡 冇 幾 遠 嘅 草叢 處 發現 咗 有 豬 嘅 腳印。 腳印 雖然 只 能夠 追蹤 到 幾米遠 ,但 似乎 一直 通向 樹籬 上 一個 窿 嘅 方向。 拿破崙 大 啖 噉 嗦 咗 幾下 ,宣布 係 屬於 斯諾 波 嘅。 佢 同 大家 講 ,佢 認 為 斯諾 波好 有 可能 係 由狐木 農莊 嗰 邊 走過 嚟。

「唔 好 再 等 喇 ,同志! 」大家 仔細檢查 腳印 嘅 時候 ,拿破崙 大聲嗌。 「我 哋 仲有 嘢 要 做。 就 喺 呢 個 朝 早 ,我 哋 會 開始 重建 風車。 我 哋 會 成個 冬天 ,不論 晴雨 ,都 會 繼續 重建。 我 哋 要 話 畀 呢 個 可憐 嘅 叛徒 知 ,佢 想 破壞 我 哋 工作 嘅 成果 ,冇 咁 容易。 記住 呀 ,各位 同志 ,我 哋 嘅 計劃 一定 唔 可以 有 任何 改變 ,一日 都 唔 可以 延遲。 前進 呀 ,同志! 風車 萬歲! 動物 農莊 萬歲!

第七章

跟 住 落 嚟 係 一個 嚴寒 嘅 冬天。 喺 風暴 季節 之後 ,換 嚟 鋪天蓋地 嘅 一片 初雪 ,然後 再 換上 一層 一直 到 二月 都 未 溶化 嘅 厚 冰。 動物 好 清楚 外界 一直 觀察 住 佢 哋 ,所以 繼續 傾盡全力 重建 風車。 佢 哋 知道 如果 風車 唔 能夠 如期 竣工 ,善 妒 嘅 人類 一定 會 好 心涼。

出於 憤怒 ,人類 都 假扮 唔 相信 破壞 風車 嘅 係 斯諾 波。 佢 哋 話 座 風車 冧落 嚟 ,只 係 因 為 埲 牆 太薄。 動物 知道 根本 就 唔 關事 ,不過 ,大家 最終 都 決定 將 埲 牆 由 之前 嘅 十八 吋 厚 改 做 三 呎 厚 ;即 係 話 ,佢 哋 要 採集 嘅 石頭 亦 都 會 多 好多。 有 一段 好 長 嘅 時間 ,採石場 周圍 佈滿 咗 飄雪 ,所以 大家 咩 都 做 唔 到。 到 後 嚟 ,乾寒 刺骨 嘅 天氣 嚟 到 ,情況 終於 有 啲 進展。 不過 呢 個 時候 工作 環境 實在太 嚴峻 ,動物 都 冇 辦法 工作 得 好似 之前 咁 積極 樂觀。 嚴寒 之中 工作 ,唔 單 只 係 凍到 入骨 ,仲 好容易 會肚 餓 ,飢寒 交逼。 只有 博煞 同埋 高露嬅 一直 冇 灰心 過。 雖然 史 叫 拿 發表 咗 好多 慷慨激昂 嘅 演說 ,去 提醒 大家 服務 係 充滿 喜悅 ,而 勞動 係 充滿 尊嚴 ;不過 其他 動物 覺得 ,更 能夠 畀 到 佢 哋 啟 發 嘅 ,係 博 煞 嘅 韌 力 同埋 佢 嗰 句 永遠 唔 會 認輸 嘅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去 到 一月 ,食物 開始 短缺。 穀物 配給 大幅度 減少 ,但 同時 ,特別 委員會 宣佈 話 大家 會多返 一份 額外 嘅 薯仔 配 糧作 為 抵償。 冇 幾耐 ,動物 發現 大部份 儲存 喺 泥土 下 嘅 薯仔 ,都 因為 層 泥 冚得 唔 夠厚 而 凍爛 咗。 啲 薯仔 已經 變到 軟 腍 腍 同 白 ,好多 都 已經 唔 食得 落肚。 有時 佢 哋 連續 幾日 ,除 咗 穀殼 同紅 菜頭 之外 就 乜 都 冇 得 食。 饑荒 似乎 已經 逼 在 眉睫。

呢 件 事 自然 要 保密 ,唔 可以 漏出 風聲 畀 外界 知道。 風車 倒塌 ,激起 咗 人類 製造 更 多 針對 動物 農莊 嘅 假新聞。 人類 之間 又 再 一次 流傳 話 ,好多 動物 都 因為 饑荒 同 疾病 而 處於 垂死 邊緣 ,而且 佢 哋 之間 不停 瞰 互相 廝殺 ,甚至 進食 同類 同埋 殺害 佢 哋 嘅 幼兒。 拿破崙 好 清楚 如果 儲糧 嘅 真實 狀況 外洩 ,會帶 嚟 好多 壞 後果 ,所以 佢 決定 利用 溫珀 先生 傳播 一個 相反 嘅 印象 出去。 到 呢 刻 為止 ,每個 星期 溫珀 嚟 農莊 嘅 時候 ,動物 同 佢 嘅 接觸 都 係 少之又少。 但 係 而家 ,有少 部份 精挑細選 出 嚟 嘅 動物 (主要 係 綿羊 )受到 指示 ,要 有意無意 噉 喺 佢 附近 提起 最近 配糧 又 增加 咗。 除此之外 ,拿破崙 吩咐 要將 倉庫 裏面 幾乎 空 廖 廖 嘅 儲糧 筒 灌沙 ,然後 用 剩餘 嘅 穀物 糧食 覆蓋。 之後 ,動物 會 借 啲 意帶 溫珀 行過 倉庫 ,等 佢 可以 望 到 啲 儲糧 筒。 佢 不 疑 有詐 ,持續 向 外面 嘅 人 報告 動物 農莊 裏面 冇 任何 糧食 短缺 嘅 問題。

即使 係 噉 ,去 到 一月 尾 ,佢 哋 好 明顯 真 係 有 需要 搵 渠道 獲得 多 啲 穀物。 最近 嘅 日子 ,拿破崙 好 少 喺 公 眾 面前 出現 ,反而 多數 會 留 喺 農舍 裏面 ,門外 由 幾隻 凶神惡煞 嘅 大 狗 把守 住。 當 佢 露面 嘅 時候 ,排場 總 係 相當 鋪張 ,六隻 大狗會 包 到 佢 實 一 實 ,護送 住 佢 ,一 見到 有 其他 動物 行近 就 會 大 吠。 好多 時 佢 甚至 連 星期日 朝早 都 唔 會 出現 ,而 只 係 透過 其他 豬 ,特別 係 史 叫 拿 ,下達 命令。

一個 星期日 朝早 ,當 母雞 啱 啱 走入 穀倉 準備 坐低 生蛋 ,史 叫 拿 宣布 ,佢 哋 必須 要 交出 一陣 生出 嚟 嘅 雞蛋。 原來 ,拿破崙 透過 溫珀簽 咗 一張 一 星期 提供 四 百隻 雞蛋 嘅 合約。 賺返 嚟 嘅 錢 ,足夠 換到 維持 農莊 到 夏季 所 需 嘅 穀物 同 糧食 ,到 時 情況 自然 會 好轉。

當 母雞 聽到 呢 度 ,不期然 好 淒涼 噉 喊 出 嚟。 雖然 之前 已經 提 過 呢種 犧牲 遲早 可能 會 有 需要 ,但 係 佢 哋 從來 都 冇 諗 過真 係 會 有 呢 一日。 佢 哋 啱 啱 先 至 準備 生蛋 ,等 春天 到 嘅 時候 可以 孵 雞仔 出 嚟。 佢 哋 抗議 話 ,如果 而家 夾硬要 拎 走 啲 蛋 ,根本 就 等同 謀殺。 跟 住 落 嚟 發生 嘅 ,係 驅逐 鍾 斯 之後 嘅 第一次 起義。 喺 三隻 後生 米諾卡 黑 母雞 嘅 帶領 之下 ,一眾 母雞 都 下定決心 要 阻撓 拿破崙 嘅 計劃。 佢 哋 嘅 方法 係 飛 到 屋 椽 上面 生蛋 ,等 啲 蛋 跌落 地 下跌 爛 晒 佢。 拿破崙 好 迅速 噉 作出 咗 無情 嘅 回 應。 佢 落 命令 停止 再配 糧 畀 母雞 ,仲 頒令 如果 有 動物 畀 任何 一隻 母雞 一粒 米 咁 少 都 好 ,都 要判 死刑。 幾隻 惡狗 將會 確保 呢 啲 命令 能夠 確切 執行。 母雞 前後 堅持 左 五日 ,最終 佢 哋 都 要 屈服 ,走 返入 自己 個 巢 箱度。 事件 中有 九隻 母雞 離世 ,佢 哋 嘅 遺體 埋葬 咗 喺 果園 度 ,官方消息 話 佢 哋 係 死於 球蟲病。 呢 件 事 ,溫珀 係 完全 一無所知。 雞蛋 最終 準時 生產 ,每星期 會 有 間 雜貨鋪 嘅 貨運 馬車 開 入 嚟 農莊 運走 佢 哋。

呢 段時間 裏面 再 冇 聽過 斯諾 波 嘅 消息。 有 傳聞 話 佢 匿 埋 咗 喺 鄰近 嘅 農莊 裏面 ,如果 唔 係 狐木 農莊 就 係 翩田 農莊。 拿破崙 而家同 其他 農夫 嘅 關係 改善 咗。 話 說 十年 前 ,鍾 斯 清理 一棵 山毛櫸 樹 之後 ,留底 咗 一大堆 木材 喺 前院。 啲 木材 一早 已經 經過 風乾 ,所以 溫珀 提議 拿破崙 不如 將 佢 賣出去。 旚瓊 頓 先生 同費 特力 先生 兩個 對 呢 批 木材 都 相當 有 興趣。 拿破崙 心大 心細 ,一時 未 諗 到 賣 畀 邊個 好。 大家 發現 每次 當 佢 就 快 同 費 特力 達成協議 嘅 時候 ,就 會 有 消息 流出 話 斯諾 波匿 埋 咗 喺 狐 木 農莊 ;但 當 佢 一 開始 屬意 旚瓊 頓 嘅 時候 ,就 會 有 消息 話 斯諾 波 其實 係 喺 翩 田 農莊。

初春 嚟 到 嘅 時候 ,動物 突然 間 發現 咗 件 好 得人驚 嘅 事。 原來 斯諾 波 一直 都 喺 三更半夜 偷偷 哋 潛入 農莊! 大家 知道 呢 件 事 之後 ,都 食 唔 安 ,瞓 唔 落。 據講 ,每晚 佢 都 會 趁 黑 捐入 嚟 ,然後 大 搞破壞 :偷 穀 糧 、打瀉 啲 奶桶 、打爛 晒 啲 雞蛋 、踩爛 晒 啲 苗床 、咬爛 果樹 嘅 樹皮 ,乜嘢 衰 嘢 都 做 盡。 所以 ,每當 出現 問題 嘅 時候 ,大家 通常 就 會 話 係 斯諾 波 搞鬼。 如果 窗門 爛 咗 或者 去 水位 塞 咗 ,就 會 有 動物 一口咬定 係 斯諾 波 半夜 返 嚟 做 嘅。 當 倉庫 條 鎖匙 唔 見 咗 ,成個 農莊 都 會 異口同聲 話 係 斯諾 波掉 咗 落個 井度。 奇怪 嘅 係 ,就算 佢 哋 喺 糧食 袋 下面 搵 返條 唔 見 咗 嘅 鎖匙 ,佢 哋 都 會 繼續 相信 呢 個 故仔。 乳牛 又 會 不約而同 噉 指控 斯諾 波 趁 佢 哋 瞓 緊 覺 嘅 時候 ,靜靜 雞 走入 佢 哋 廄 房 搾 佢 哋 嘅 奶 出 嚟。 傳聞 仲話 ,一向 喺 冬天 會 製造 好多 麻煩 嘅 老鼠 ,原來 同 斯諾 波 都 係 私下 勾結 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