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8)

Part (8)

第六章

之後 成年 ,雖然 班 動物 做 嘢 都 做到 好似 隻 積 噉 嘅 樣 ,但 係 佢 哋 都 為 勞動 而 感到 好 滿足。 佢 哋 冇 去 計較 付出 同 犧牲 ,因 為 佢 哋 都 知道 ,而家 所 做 嘅 一切 ,全部 都 係 為 咗 自己 同埋 佢 哋 下一代 嘅 福祉 而 做 ,而 唔 係 為 咗 嗰 班 好 食 懶 飛 、偷 呃 成 性 嘅 人類。

春夏 兩季 ,佢 哋 每個 星期 都 要 做 足 六十個 鐘頭。 嚟 到 八月 ,拿破崙 仲 宣布 連 星期日 下晝 大家 都 有 工作 要 做。 呢 啲 工作 全部 都 係 自願 參與 嘅 ,不過 ,唔 參與 嘅 動物 ,配糧會 扣減 一半。 雖然 係 噉 ,但 都 仲 係 有 啲 嘢 做 唔 晒。 呢 年 嘅 收成 比起 前 一年 稍 為 差 咗 少 少 ,另外 有 兩塊 田 ,因為 犁地 完成 得 遲 咗 啲 ,搞 到 初夏 嘅 時候 嚟 唔 切 播種。 可以 預期 ,嚟 緊個 冬天 唔 會 過得 好容易。

喺 興建 座 風車 嘅 過程 中 ,亦 有 好多 原本 預計 唔 到 嘅 困難。 喺 農莊 入面 有個 石灰石 嘅 採石場 ,外屋 裏面 又 搵 到 好多 沙 同埋 水泥 ,所以 建築材料 其實 全部 有齊。 但 動物 最初 解決 唔 到 嘅 問題 係 ,究竟 點樣 先 可以 將 啲 石頭 切 做 適當 嘅 大 細。 除 咗 用 鎬頭 同鐵 撬 之外 ,似乎 又 冇 咩 其他 辦法。 但 由於 動物 冇 一個 可以 淨 係 用 後腳 企 起身 ,所以 呢 啲 工具 佢 哋 都 用 唔 到。 大家 足足 嘥 咗 幾個 禮拜 徒勞無功 之後 ,先至 終於 有 動物 諗 到 個 辦法 ,就 係 借 地心吸力 幫手。 採石場 底排 住 一 嚿嚿巨型 嘅 大石 ,大到 完全 用 唔 着。 動物 會 用 繩 綁住 啲 石頭 ,然後 所有 牛 、馬 、羊 、乜 乜 乜 動物 ,總之 捉 得到 條 繩 嘅 ,都 全部 一齊 拉。 有時 到 關鍵時刻 ,就 連豬 都 會 加入 拉 埋 一份。 佢 哋 會 搏 晒 命 噉 將 石頭 慢慢 拉上 採石場 頂 ,然後 由 上面 碌 返 佢 落 去 ,等 佢 喺 下面 撞成 碎石。 石頭 碎開 之後 ,要 運走 就 相對 容易。 馬 會 一車 車 噉 運 、綿羊 會 一 嚿嚿噉 拉 佢 哋 走 ,就 連繆維 同班 哲文 都 搵 咗 架 舊 嘅 馬車 仔 ,幫手 出 一份 力。 到 咗 夏末 ,終於 儲夠 咗 足夠 嘅 石頭。 然後 ,大家 喺 豬 嘅 監督 之下 ,開始 興建 風車。

起 風車 係 一個 又 慢 又 辛苦 嘅 過程。 好多 時 ,淨 係 要將 一 嚿大石 運 上 採石場 頂 ,已經 要 用 足足 一日 嘅 工夫。 有陣 時 ,推 嚿石 落 去 之後 ,偏偏 又 跌 唔 碎。 要 完成 呢 一切 ,真 係 冇 咗 博煞 唔 得。 佢 一個 嘅 氣力 幾乎 已經 等同於 所有 其他 動物 加埋 一齊 咁 多。 大家 間 唔 中 會 甩手 ,大石 向下 跣 一 跣 ,動物 發現自己 開始 畀 石頭 拖落 去 ,個個 嚇 到 大叫 ,每次 都 係 多 得 博煞用 盡力 拉 住 條繩 ,先 可以 整 停 嚿石頭。 睇 住 佢 逐 吋 逐 吋 噉 行 上 山坡 ,呼吸 漸漸 越 嚟 越 急促 ,馬蹄 尖 抓 刮 住 地面 ,汗水 滿 佈 佢 魁梧 嘅 身軀 ,大家 都 肅然起敬。 高露嬅 提 過 佢 好 幾次 ,叫 佢 唔 好 捱 壞 自己 ,但 係 博煞 硬 係 唔 聽 佢 講。 對 佢 嚟 講 ,佢 兩句 座右銘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同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係 所有 問題 嘅 答案。 佢 叫 咗 公雞 每朝 ,由 早 其他 動物 半個 鐘 、改 做 早 九個 字 叫醒 佢。 喺 佢 得閒 嘅 時候 ——雖然 都 所餘 無幾 ——佢 會 自己 一個 走 去 採石場 收集 一 啲 碎 開 咗 嘅 石 仔 ,然後 獨力 拖 佢 哋 過去 風車 嘅 工地 度。

雖然 做 嘢 係 做 得 辛苦 啲 ,但 係 一眾 動物 嗰 個 夏季 都 唔 算過 得 太差。 如果 話 佢 哋 得到 嘅 食物 冇 比鍾斯 先生 喺 度 嗰 時 多 咗 ,噉 起碼 佢 哋 都 冇 食 少 咗 先。 而家 大家 只 需要 餵飽 自己 ,而 唔 需要 養埋 五個 奢侈 揮霍 嘅 人類 ,呢 個 好處 ,可以 抵消 到 好多 伴隨 而 嚟 嘅 壞處。 況且 好多 時 ,用 動物 自己 嘅 方式 做事 ,其實 係 更 有效率 、更 慳水 慳力。 好似 除草 呢 啲 工作 ,佢 哋 可以 做到 人類 望塵莫及 咁 徹底。 而且 ,因為 而家 唔 會 有 動物 偷 嘢 食 ,佢 哋 唔 再 需要 將 牧場 同 耕地 隔開 ,可以 慳返 唔 少 用 嚟 起 樹籬 同 閘門 嘅 人力物力。 雖然 係 噉 ,隨住 夏季 慢慢 過去 ,一 啲 之前 預計 唔 到 嘅 短缺 開始 相繼 出現。 石蠟油 呀 、釘 呀 、繩 呀 、狗餅 同埋 用 嚟 做 馬蹄 嘅 鐵 呀 ,呢 啲 嘢 全部 都 冇 辦法 喺 農莊 裏面 生產 到。 再 過 一排 ,佢 哋 仲 會 需要 啲 種子 、人造肥料 、各種 工具 同埋 風車 入 面 嘅 機械。 至於 究竟 點樣 先 可以 搵 到 呢 啲 物資 返 嚟 ,大家 都 一籌莫展。

一個 星期日 朝早 ,當 動物 齊集 等 接收 指令 嘅 時候 ,拿破崙 宣布 佢 決定 要 實行 一個 新 政策。 由而家 開始 ,動物 農莊 會同 鄰近 嘅 農莊 交易。 當然 ,唔 係 為 咗 商業 目的 ,而 只 係 為 獲得 一 啲 有 急切需要 嘅 資源 而 進行 嘅 權宜之計。 佢 話 ,得到 起 風車 所 需要 嘅 材料 ,比 其他 一切 都 更 重要。 所以 ,佢 開始 安排 售賣 一堆 乾草 同埋 今年 部份 嘅 小麥 收成。 遲 啲 如果 仲 需要 多 啲 錢 嘅 話 ,可以 賣 一 啲 雞蛋 出去 ,雞蛋 喺 威靈頓 幾時 都 會 有 市場。 拿破崙 話 ,母雞 應該 為 可以 犧牲 而 感到 榮幸 ,因為 呢 個 係 佢 哋 能夠 為 起 風車 而 作出 嘅 一項 特殊 貢獻。

大家 聽到 呢 度 ,都 再次 有種 周身 唔 聚財 嘅 感覺。 「永遠 唔 同 人類 打交道 ,永遠 唔 同 佢 哋 交易 ,永遠 唔 使用 金錢 」——喺 趕走 鍾 斯 、得到 勝利 之後 嘅 第一次 會議 ,唔 係 就 有 呢 幾項 決議 㗎 喇 咩? 所有 動物 都 記得 大家 曾經 通過 呢 啲 決議 ,起碼 ,佢 哋 覺得 自己 有 啦。 拿破崙 要 散會 嘅 時候 ,四隻 年輕 嘅 豬仔 戰戰兢兢 噉 ,嘗試 拉高 自己 嘅 聲線 抗議 ,但 好 快 就 畀 幾隻 大狗 猛 吠 嚇 到 收聲。 然後 ,一如既往 ,綿羊 又 開始 大叫 「四腳 好 ,兩腳壞 」,大家 短暫 嘅 不安 感 就 慢慢 舒緩 落 嚟。 最後 ,拿破崙 提起 佢 隻 豬蹄 ,示意 大家 肅靜 ,然後 宣布 佢 已經 有 晒 安排。 由於 好 明顯 大家 都 唔 會 想 同 人類 接觸 ,所以 佢 哋 所有 動物 都 唔 需要 噉 做。 佢 打算 自己 一個 背負 晒 呢 個 沉重 嘅 責任。 喺 威靈頓 有個 叫 溫珀 先生 嘅 律師 已經 同意 咗 會 充當 動物 農莊 同 外界 嘅 中間人 ,而且 每個 星期一 朝 早會 嚟 農莊 一次 接受 指示。 拿破崙 同 平時 一樣 ,以 高呼 「動物 農莊 萬歲! 」終結 佢 嘅 發言。 之後 ,大家 唱 完 《英島 眾獸 》就 散會。

史 叫 拿 隨後 喺 農莊 走 咗 個 圈 ,安撫 咗 大家 嘅 情緒。 佢 向 大家 保證 ,佢 哋 其實 從來 都 冇 通過 過 話 唔 准 進行 貿易 同 使用 金錢 嘅 決議 ,甚至 連 考慮 都 冇 考慮 過。 噉 講 完全 係 憑空捏造 ,來源 好 有 可能 係 斯諾 波 別有用心 噉 傳出 嚟 嘅 大話。 有 小部份 動物 對 呢 個 講法 都 仲 係 有 啲 質疑 ,但 係 史 叫 拿 就 好 機智 噉 問 佢 哋 :「同志 ,你 肯定 你 唔 係 發 夢 嗰 陣 諗 出 嚟 嘅? 你 有 冇 呢 個 決議 嘅 紀錄 吖? 有 冇 寫 低 喺 任何 地方 吖? 」由於 事實上 又 真 係 冇 文字 紀錄 ,所以 動物 都 好 快 就 接受 佢 哋 只 係 搞錯 咗。

每個 星期一 ,溫珀 先生 都 會 如期 嚟 農莊 一次。 佢 兩邊 面頰 生滿 鬍鬚 ,個樣 狡 狡猾 猾 噉。 佢 做 嘅 律師 生意 規模 唔 大 ,不過 佢 眼光 獨到 ,比 其他人 更先 睇 得出 動物 農莊 需要 一個 中間人 ,而個 佣金 將會 係 非常 可觀。 其他 動物 睇 見 佢 出出入入 ,都 不寒而慄 ,盡量 同 佢 保持 距離。 儘管如此 ,當 見到 用 四腳 行路 嘅 拿破崙 向 用 雙腳 嘅 溫 珀 下發 命令 嘅 時候 ,佢 哋 都 覺得 無比 嘅 自豪 ,亦 因此 而 降低 咗 佢 哋 對 新 安排 嘅 部份 戒心。 從此 佢 哋 同 人類 嘅 關係 唔 再 一樣。 動物 農莊 嘅 成長 並 冇 令 人類 對 農莊 嘅 憎恨 減少 ,反而 ,可以 話 係 與日俱增。 每 一個 人類 都 衷心 相信 農莊 遲早 都 會 破產 ,而且 個 風車 更加 會 搞 到 一 鑊 泡。 佢 哋 會 喺 酒吧 高談闊論 ,畫晒 圖則 噉 爭相 證明 畀 對方 睇 ,點解 座 風車 一定 會 冧落 嚟 ,又 或者 就算 頂得住 唔 冧,都 一定 唔 會 運作 得到。 不過 ,不認 不認 還須 認 ,佢 哋 都 冇 辦法 唔 讚賞 一下 動物 處理 自身 事務 嘅 效率。 亦 因為 噉 ,佢 哋 開始 正正經經 噉 稱呼 「動物 農莊 」,而 唔 再 假扮 佢 仲 係 以前 嘅 「莊園 農莊」。 佢 哋 亦 唔 再 擁護 鍾 斯 ,而 鍾 斯 自己 都 已經 放棄 咗 攞返 個 農莊 返 嚟 嘅 希望 ,搬 咗 去 郡 嘅 另一邊 住。 除 咗 透過 溫珀 之外 ,動物 農莊 同 外界 都 仲 係 冇 任何 接觸。 不過 ,經常 聽到 有 傳聞 話 ,拿破崙 正 準備 同 旚瓊 頓 嘅 狐 木 農莊 或者 費 特力 嘅 翩 田 農莊 達成 貿易 協議 ,但 就 唔 會 兩邊 同時 進行。

大概 都 係 呢 排 嘅 時間 ,幾隻 豬 突然 搬 咗 入 去 農舍 度住。 動物 似乎 又 再 依稀記得 ,好耐 之前 大家 曾經 有項 決議 話過 唔 可以 噉 做。 史 叫 拿 又 再次 說服 到 大家 ,事實 其實 並唔 係 噉。 佢 解釋 ,豬作 為 農莊 嘅 大腦 ,絕對 需要 有 一個 寧靜 嘅 地方 做 嘢。 而且 作為 一個 領袖 (最近 佢 開始 用 「領袖 」嚟 稱呼 拿破崙 ),住 喺 屋裏 面點 都 比 住 喺 豬欄 嚟 得 合適。 不過 ,當 大家 聽到 一班 豬唔 只 喺 廚房 進食 同埋 將個 客廳 當做 自己 嘅 康樂 室 ,而且 仲 瞓 喺 床上 面 ,有 啲 動物 開始 覺得 唔 妥。 博煞同 平時 一樣 講 咗 句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就 輕輕 略過 ,但 高露嬅 都 幾 肯定 記得 曾經 有條 誡律 話 唔 可以 瞓 床 ,於是 去 咗 大 穀倉 盡頭 搵 返 寫 喺 牆 上面 嘅 七 誡 ,嘗試 解開 疑惑。 但 佢 發現自己 唔 多 睇 得明 啲 字 ,於是 就 搵 咗 繆維過 嚟。

佢 問 :「繆維 ,你 讀 第四 誡 畀 我 聽 吖。 有 冇 提到 話 唔 可以 瞓 床?

繆維花 咗 啲 力氣 ,終於 讀 到 出 嚟。

「佢 話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瞓 喺 床 單 舖 住 嘅 床。」

奇怪 嘞 ,高露嬅 明明 唔 記得 第四 誡 有 提起過 床單 ,但 既然 佢 真 係 寫 咗 喺 牆 上面 ,噉 一定 係 真 嘅。 而 呢 個 時候 ,史 叫 拿 同 兩三隻 伴隨 住 佢 嘅 狗 又 咁 啱 行 過 ,終於 就將 整件事 嘅 脈絡 理順 咗。

史 叫 拿 同 佢 講 :「同志 ,你 都 聽到 話 我 哋 一班 豬而 家 瞓 喺 農舍 嘅 床上 面哩? 其實 有 咩 問題 呢? 唔 通 你 以 為 會 有 規例 話 唔 畀 瞓 床 咩? 床 其實 只不過 係 一個 瞓覺 嘅 地方。 就算 喺 馬槽 裏面 嘅 一堆 禾稈 草 ,嚴格 嚟 講 其實 都 係 一張 床。 我 哋 嘅 規例 係 話 唔 准用 床單 ,因 為 佢 係 人類 嘅 產物。 我 哋 已經 從 農舍 嘅 床上 面 拆 晒 啲 床單 ,仲 瞓 喺 被 同 被 之間。 就算 係 噉 ,張床 都 好 舒服! 不過 又 唔 會 過份 舒服 嘅。 你 都 唔 會 想 剝奪 我 哋 休息 嘅 權利 ,係 咪 ,同志? 你 都 唔 想 我 哋 攰 到 執行 唔 到 我 哋 嘅 職責? 我 肯定 你 哋 都 唔 會 想 見到 鍾 斯 翻返 嚟?


Part (8)

第六章

之後 成年 ,雖然 班 動物 做 嘢 都 做到 好似 隻 積 噉 嘅 樣 ,但 係 佢 哋 都 為 勞動 而 感到 好 滿足。 佢 哋 冇 去 計較 付出 同 犧牲 ,因 為 佢 哋 都 知道 ,而家 所 做 嘅 一切 ,全部 都 係 為 咗 自己 同埋 佢 哋 下一代 嘅 福祉 而 做 ,而 唔 係 為 咗 嗰 班 好 食 懶 飛 、偷 呃 成 性 嘅 人類。

春夏 兩季 ,佢 哋 每個 星期 都 要 做 足 六十個 鐘頭。 嚟 到 八月 ,拿破崙 仲 宣布 連 星期日 下晝 大家 都 有 工作 要 做。 呢 啲 工作 全部 都 係 自願 參與 嘅 ,不過 ,唔 參與 嘅 動物 ,配糧會 扣減 一半。 雖然 係 噉 ,但 都 仲 係 有 啲 嘢 做 唔 晒。 呢 年 嘅 收成 比起 前 一年 稍 為 差 咗 少 少 ,另外 有 兩塊 田 ,因為 犁地 完成 得 遲 咗 啲 ,搞 到 初夏 嘅 時候 嚟 唔 切 播種。 可以 預期 ,嚟 緊個 冬天 唔 會 過得 好容易。

喺 興建 座 風車 嘅 過程 中 ,亦 有 好多 原本 預計 唔 到 嘅 困難。 喺 農莊 入面 有個 石灰石 嘅 採石場 ,外屋 裏面 又 搵 到 好多 沙 同埋 水泥 ,所以 建築材料 其實 全部 有齊。 但 動物 最初 解決 唔 到 嘅 問題 係 ,究竟 點樣 先 可以 將 啲 石頭 切 做 適當 嘅 大 細。 除 咗 用 鎬頭 同鐵 撬 之外 ,似乎 又 冇 咩 其他 辦法。 但 由於 動物 冇 一個 可以 淨 係 用 後腳 企 起身 ,所以 呢 啲 工具 佢 哋 都 用 唔 到。 大家 足足 嘥 咗 幾個 禮拜 徒勞無功 之後 ,先至 終於 有 動物 諗 到 個 辦法 ,就 係 借 地心吸力 幫手。 採石場 底排 住 一 嚿嚿巨型 嘅 大石 ,大到 完全 用 唔 着。 動物 會 用 繩 綁住 啲 石頭 ,然後 所有 牛 、馬 、羊 、乜 乜 乜 動物 ,總之 捉 得到 條 繩 嘅 ,都 全部 一齊 拉。 有時 到 關鍵時刻 ,就 連豬 都 會 加入 拉 埋 一份。 佢 哋 會 搏 晒 命 噉 將 石頭 慢慢 拉上 採石場 頂 ,然後 由 上面 碌 返 佢 落 去 ,等 佢 喺 下面 撞成 碎石。 石頭 碎開 之後 ,要 運走 就 相對 容易。 馬 會 一車 車 噉 運 、綿羊 會 一 嚿嚿噉 拉 佢 哋 走 ,就 連繆維 同班 哲文 都 搵 咗 架 舊 嘅 馬車 仔 ,幫手 出 一份 力。 到 咗 夏末 ,終於 儲夠 咗 足夠 嘅 石頭。 然後 ,大家 喺 豬 嘅 監督 之下 ,開始 興建 風車。

起 風車 係 一個 又 慢 又 辛苦 嘅 過程。 好多 時 ,淨 係 要將 一 嚿大石 運 上 採石場 頂 ,已經 要 用 足足 一日 嘅 工夫。 有陣 時 ,推 嚿石 落 去 之後 ,偏偏 又 跌 唔 碎。 要 完成 呢 一切 ,真 係 冇 咗 博煞 唔 得。 佢 一個 嘅 氣力 幾乎 已經 等同於 所有 其他 動物 加埋 一齊 咁 多。 大家 間 唔 中 會 甩手 ,大石 向下 跣 一 跣 ,動物 發現自己 開始 畀 石頭 拖落 去 ,個個 嚇 到 大叫 ,每次 都 係 多 得 博煞用 盡力 拉 住 條繩 ,先 可以 整 停 嚿石頭。 睇 住 佢 逐 吋 逐 吋 噉 行 上 山坡 ,呼吸 漸漸 越 嚟 越 急促 ,馬蹄 尖 抓 刮 住 地面 ,汗水 滿 佈 佢 魁梧 嘅 身軀 ,大家 都 肅然起敬。 高露嬅 提 過 佢 好 幾次 ,叫 佢 唔 好 捱 壞 自己 ,但 係 博煞 硬 係 唔 聽 佢 講。 對 佢 嚟 講 ,佢 兩句 座右銘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同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係 所有 問題 嘅 答案。 佢 叫 咗 公雞 每朝 ,由 早 其他 動物 半個 鐘 、改 做 早 九個 字 叫醒 佢。 喺 佢 得閒 嘅 時候 ——雖然 都 所餘 無幾 ——佢 會 自己 一個 走 去 採石場 收集 一 啲 碎 開 咗 嘅 石 仔 ,然後 獨力 拖 佢 哋 過去 風車 嘅 工地 度。

雖然 做 嘢 係 做 得 辛苦 啲 ,但 係 一眾 動物 嗰 個 夏季 都 唔 算過 得 太差。 如果 話 佢 哋 得到 嘅 食物 冇 比鍾斯 先生 喺 度 嗰 時 多 咗 ,噉 起碼 佢 哋 都 冇 食 少 咗 先。 而家 大家 只 需要 餵飽 自己 ,而 唔 需要 養埋 五個 奢侈 揮霍 嘅 人類 ,呢 個 好處 ,可以 抵消 到 好多 伴隨 而 嚟 嘅 壞處。 況且 好多 時 ,用 動物 自己 嘅 方式 做事 ,其實 係 更 有效率 、更 慳水 慳力。 好似 除草 呢 啲 工作 ,佢 哋 可以 做到 人類 望塵莫及 咁 徹底。 而且 ,因為 而家 唔 會 有 動物 偷 嘢 食 ,佢 哋 唔 再 需要 將 牧場 同 耕地 隔開 ,可以 慳返 唔 少 用 嚟 起 樹籬 同 閘門 嘅 人力物力。 雖然 係 噉 ,隨住 夏季 慢慢 過去 ,一 啲 之前 預計 唔 到 嘅 短缺 開始 相繼 出現。 石蠟油 呀 、釘 呀 、繩 呀 、狗餅 同埋 用 嚟 做 馬蹄 嘅 鐵 呀 ,呢 啲 嘢 全部 都 冇 辦法 喺 農莊 裏面 生產 到。 再 過 一排 ,佢 哋 仲 會 需要 啲 種子 、人造肥料 、各種 工具 同埋 風車 入 面 嘅 機械。 至於 究竟 點樣 先 可以 搵 到 呢 啲 物資 返 嚟 ,大家 都 一籌莫展。

一個 星期日 朝早 ,當 動物 齊集 等 接收 指令 嘅 時候 ,拿破崙 宣布 佢 決定 要 實行 一個 新 政策。 由而家 開始 ,動物 農莊 會同 鄰近 嘅 農莊 交易。 當然 ,唔 係 為 咗 商業 目的 ,而 只 係 為 獲得 一 啲 有 急切需要 嘅 資源 而 進行 嘅 權宜之計。 佢 話 ,得到 起 風車 所 需要 嘅 材料 ,比 其他 一切 都 更 重要。 所以 ,佢 開始 安排 售賣 一堆 乾草 同埋 今年 部份 嘅 小麥 收成。 遲 啲 如果 仲 需要 多 啲 錢 嘅 話 ,可以 賣 一 啲 雞蛋 出去 ,雞蛋 喺 威靈頓 幾時 都 會 有 市場。 拿破崙 話 ,母雞 應該 為 可以 犧牲 而 感到 榮幸 ,因為 呢 個 係 佢 哋 能夠 為 起 風車 而 作出 嘅 一項 特殊 貢獻。

大家 聽到 呢 度 ,都 再次 有種 周身 唔 聚財 嘅 感覺。 「永遠 唔 同 人類 打交道 ,永遠 唔 同 佢 哋 交易 ,永遠 唔 使用 金錢 」——喺 趕走 鍾 斯 、得到 勝利 之後 嘅 第一次 會議 ,唔 係 就 有 呢 幾項 決議 㗎 喇 咩? 所有 動物 都 記得 大家 曾經 通過 呢 啲 決議 ,起碼 ,佢 哋 覺得 自己 有 啦。 拿破崙 要 散會 嘅 時候 ,四隻 年輕 嘅 豬仔 戰戰兢兢 噉 ,嘗試 拉高 自己 嘅 聲線 抗議 ,但 好 快 就 畀 幾隻 大狗 猛 吠 嚇 到 收聲。 然後 ,一如既往 ,綿羊 又 開始 大叫 「四腳 好 ,兩腳壞 」,大家 短暫 嘅 不安 感 就 慢慢 舒緩 落 嚟。 最後 ,拿破崙 提起 佢 隻 豬蹄 ,示意 大家 肅靜 ,然後 宣布 佢 已經 有 晒 安排。 由於 好 明顯 大家 都 唔 會 想 同 人類 接觸 ,所以 佢 哋 所有 動物 都 唔 需要 噉 做。 佢 打算 自己 一個 背負 晒 呢 個 沉重 嘅 責任。 喺 威靈頓 有個 叫 溫珀 先生 嘅 律師 已經 同意 咗 會 充當 動物 農莊 同 外界 嘅 中間人 ,而且 每個 星期一 朝 早會 嚟 農莊 一次 接受 指示。 拿破崙 同 平時 一樣 ,以 高呼 「動物 農莊 萬歲! 」終結 佢 嘅 發言。 之後 ,大家 唱 完 《英島 眾獸 》就 散會。

史 叫 拿 隨後 喺 農莊 走 咗 個 圈 ,安撫 咗 大家 嘅 情緒。 佢 向 大家 保證 ,佢 哋 其實 從來 都 冇 通過 過 話 唔 准 進行 貿易 同 使用 金錢 嘅 決議 ,甚至 連 考慮 都 冇 考慮 過。 噉 講 完全 係 憑空捏造 ,來源 好 有 可能 係 斯諾 波 別有用心 噉 傳出 嚟 嘅 大話。 有 小部份 動物 對 呢 個 講法 都 仲 係 有 啲 質疑 ,但 係 史 叫 拿 就 好 機智 噉 問 佢 哋 :「同志 ,你 肯定 你 唔 係 發 夢 嗰 陣 諗 出 嚟 嘅? 你 有 冇 呢 個 決議 嘅 紀錄 吖? 有 冇 寫 低 喺 任何 地方 吖? 」由於 事實上 又 真 係 冇 文字 紀錄 ,所以 動物 都 好 快 就 接受 佢 哋 只 係 搞錯 咗。

每個 星期一 ,溫珀 先生 都 會 如期 嚟 農莊 一次。 佢 兩邊 面頰 生滿 鬍鬚 ,個樣 狡 狡猾 猾 噉。 佢 做 嘅 律師 生意 規模 唔 大 ,不過 佢 眼光 獨到 ,比 其他人 更先 睇 得出 動物 農莊 需要 一個 中間人 ,而個 佣金 將會 係 非常 可觀。 其他 動物 睇 見 佢 出出入入 ,都 不寒而慄 ,盡量 同 佢 保持 距離。 儘管如此 ,當 見到 用 四腳 行路 嘅 拿破崙 向 用 雙腳 嘅 溫 珀 下發 命令 嘅 時候 ,佢 哋 都 覺得 無比 嘅 自豪 ,亦 因此 而 降低 咗 佢 哋 對 新 安排 嘅 部份 戒心。 從此 佢 哋 同 人類 嘅 關係 唔 再 一樣。 動物 農莊 嘅 成長 並 冇 令 人類 對 農莊 嘅 憎恨 減少 ,反而 ,可以 話 係 與日俱增。 每 一個 人類 都 衷心 相信 農莊 遲早 都 會 破產 ,而且 個 風車 更加 會 搞 到 一 鑊 泡。 佢 哋 會 喺 酒吧 高談闊論 ,畫晒 圖則 噉 爭相 證明 畀 對方 睇 ,點解 座 風車 一定 會 冧落 嚟 ,又 或者 就算 頂得住 唔 冧,都 一定 唔 會 運作 得到。 不過 ,不認 不認 還須 認 ,佢 哋 都 冇 辦法 唔 讚賞 一下 動物 處理 自身 事務 嘅 效率。 亦 因為 噉 ,佢 哋 開始 正正經經 噉 稱呼 「動物 農莊 」,而 唔 再 假扮 佢 仲 係 以前 嘅 「莊園 農莊」。 佢 哋 亦 唔 再 擁護 鍾 斯 ,而 鍾 斯 自己 都 已經 放棄 咗 攞返 個 農莊 返 嚟 嘅 希望 ,搬 咗 去 郡 嘅 另一邊 住。 除 咗 透過 溫珀 之外 ,動物 農莊 同 外界 都 仲 係 冇 任何 接觸。 不過 ,經常 聽到 有 傳聞 話 ,拿破崙 正 準備 同 旚瓊 頓 嘅 狐 木 農莊 或者 費 特力 嘅 翩 田 農莊 達成 貿易 協議 ,但 就 唔 會 兩邊 同時 進行。

大概 都 係 呢 排 嘅 時間 ,幾隻 豬 突然 搬 咗 入 去 農舍 度住。 動物 似乎 又 再 依稀記得 ,好耐 之前 大家 曾經 有項 決議 話過 唔 可以 噉 做。 史 叫 拿 又 再次 說服 到 大家 ,事實 其實 並唔 係 噉。 佢 解釋 ,豬作 為 農莊 嘅 大腦 ,絕對 需要 有 一個 寧靜 嘅 地方 做 嘢。 而且 作為 一個 領袖 (最近 佢 開始 用 「領袖 」嚟 稱呼 拿破崙 ),住 喺 屋裏 面點 都 比 住 喺 豬欄 嚟 得 合適。 不過 ,當 大家 聽到 一班 豬唔 只 喺 廚房 進食 同埋 將個 客廳 當做 自己 嘅 康樂 室 ,而且 仲 瞓 喺 床上 面 ,有 啲 動物 開始 覺得 唔 妥。 博煞同 平時 一樣 講 咗 句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就 輕輕 略過 ,但 高露嬅 都 幾 肯定 記得 曾經 有條 誡律 話 唔 可以 瞓 床 ,於是 去 咗 大 穀倉 盡頭 搵 返 寫 喺 牆 上面 嘅 七 誡 ,嘗試 解開 疑惑。 但 佢 發現自己 唔 多 睇 得明 啲 字 ,於是 就 搵 咗 繆維過 嚟。

佢 問 :「繆維 ,你 讀 第四 誡 畀 我 聽 吖。 有 冇 提到 話 唔 可以 瞓 床?

繆維花 咗 啲 力氣 ,終於 讀 到 出 嚟。

「佢 話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瞓 喺 床 單 舖 住 嘅 床。」

奇怪 嘞 ,高露嬅 明明 唔 記得 第四 誡 有 提起過 床單 ,但 既然 佢 真 係 寫 咗 喺 牆 上面 ,噉 一定 係 真 嘅。 而 呢 個 時候 ,史 叫 拿 同 兩三隻 伴隨 住 佢 嘅 狗 又 咁 啱 行 過 ,終於 就將 整件事 嘅 脈絡 理順 咗。

史 叫 拿 同 佢 講 :「同志 ,你 都 聽到 話 我 哋 一班 豬而 家 瞓 喺 農舍 嘅 床上 面哩? 其實 有 咩 問題 呢? 唔 通 你 以 為 會 有 規例 話 唔 畀 瞓 床 咩? 床 其實 只不過 係 一個 瞓覺 嘅 地方。 就算 喺 馬槽 裏面 嘅 一堆 禾稈 草 ,嚴格 嚟 講 其實 都 係 一張 床。 我 哋 嘅 規例 係 話 唔 准用 床單 ,因 為 佢 係 人類 嘅 產物。 我 哋 已經 從 農舍 嘅 床上 面 拆 晒 啲 床單 ,仲 瞓 喺 被 同 被 之間。 就算 係 噉 ,張床 都 好 舒服! 不過 又 唔 會 過份 舒服 嘅。 你 都 唔 會 想 剝奪 我 哋 休息 嘅 權利 ,係 咪 ,同志? 你 都 唔 想 我 哋 攰 到 執行 唔 到 我 哋 嘅 職責? 我 肯定 你 哋 都 唔 會 想 見到 鍾 斯 翻返 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