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7)

Part (7)

斯諾 波 唔 否認 要 完成 呢 件 創舉 並唔 係 易事。 不過 ,佢 確信 成個 工程 可以 喺 一年 之內 完成。 佢 拍 晒 心口 噉 話 ,完成 之後 ,將會 可以 慳返 好多 勞力 ,所有 動物 每星期 都 只會 需要 工作 三日。 另一邊 廂 ,拿破崙 認為 當務之急 應該 係 要 增加 食物 生產 ,如果 大家 都 浪費時間 喺 呢 座 風車 上面 ,最後 只會 攬住 一齊 餓死。 於是 ,一眾 動物 分 咗 做 兩大陣營 ,一邊 以 「票 投 斯諾 波 ,三日 工作 生趣 多 」為 口號 ,另一邊 就 以 「票 投 拿破崙 ,槽 滿肚 飽享 天倫 」作為 反擊。 動物 當中 只有 班哲文 冇 歸 到邊。 佢 既 唔 相信 大家 能夠 生產 大量 食物 ,亦 唔 覺得 風車 真 係 會 有用。 佢 認 為 ,有 冇 風車 都 好 ,生活 都 只會 一如既往 噉 繼續 ——係 同樣 艱苦 噉 繼續。

除咗 喺 風車 上 嘅 爭 拗 之外 ,另 一個 焦點 係 喺 農莊 嘅 防衛 問題 上面。 大家 都 明白 到 人類 雖然 喺 牛棚 之戰 中 敗退 ,但 佢 哋 隨時 可能 發動 另 一波 更 猛烈 嘅 攻擊 去 嘗試 攞返 農莊 ,從而 令鍾斯 先生 重新 掌權。 一個 令 人類 更加 可能 噉 做 嘅 原因 ,係 因 為 佢 哋 戰敗 嘅 事 一早 已經 傳遍 鄉郊 ,鄰近 農莊 裏面 嘅 動物 都 開始 蠢蠢欲動。 一如既往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再次 意見 相左。 拿破崙 認為 ,動物 要 做 嘅 ,係 要 奪得 槍火 武器 ,並且 訓練 自己 去 運用 佢 哋。 而 斯諾 波 ,就 覺得 佢 哋 必須 要 派出 更 多 白鴿 ,煽動 其他 農莊 嘅 動物 作出 反抗。 一邊 就 爭論 ,如果 唔 能夠 作出 有效 防衛 ,佢 哋 遲早 都 會 畀 人 打敗 ;另一邊 就 話 ,如果 每一處 都 有 反抗 勢力 ,噉 大家 就 唔 需要 再 擔心 防守。 一眾 動物 聽下 拿破崙 嘅 演說 ,又 聽 下 斯諾 波 嘅 陳詞 ,最後 都 揸 唔 定 主意 究竟 邊個 嘅 講法 更 有 道理。 事實上 ,佢 哋 覺得 ,當下 講緊 嘢 嗰 個 ,好似 都 硬 係 比 另 一個 更 有 道理 噉。

最後 ,斯諾 波 終於 完成 咗 佢 嘅 計劃 藍圖。 喺 之後 個 星期日 嘅 大會 上 ,大家 就 會 投票決定 到底 要 唔 要 實行 風車 嘅 興建 工程。 當 動物 齊集 咗 喺 穀倉 之後 ,斯諾 波企 起身 ,喺 間 竭 嘅 羊 咩 聲 之中 ,闡述 佢 提倡 興建 風車 嘅 理 據。 然後 ,拿破崙 都 企埋 起身。 佢 好 冷淡 噉 回應 話 座 風車 完全 係 天馬行空 ,佢 唔 建議 任何 動物 支持 呢 個 計劃。 之後 ,就 立即 坐返 低 ,發言 前後 都 唔 夠 三十 秒鐘 時間 ,似乎 完全 唔 在乎 自己 嘅 說話 有 咩 作用 一樣。 呢 個 時候 ,羊 咩 聲 又 開始 響起 ,斯諾 波 突然 企 起身 ,向 在場 嘅 羊群 喝采 ,全場 再次 爆發 出 一片 支持 風車 嘅 歡呼聲。 喺 呢 一刻 之前 ,動物 間 可以 話 係 平均分 為 兩派。 但 一瞬間 ,斯諾 波 嘅 辯才 風采 就 將 佢 哋 全部 吸引 過 嚟。 佢 用 亮麗 嘅 句子 描繪出 一幅 圖畫 ,喺 畫 裏面 嘅 動物 農莊 ,動物 嘅 背脊 上 都 釋下 重擔 ,唔 再 需要 艱辛 噉 勞動。 佢 想像中 嘅 世界 ,已經 唔 只 局限 喺 切 草 機 同 切 大頭菜 機 咁 簡單。 佢 話 ,電力 仲 可以 推動 打麥 機 、犁 、耖、磙子 、收割機 同束 禾機 ,而且 可以 為 每個 棚舍 提供 自己 嘅 電燈 、冷熱水 同埋 電暖 爐。 當 佢 演講 完畢 嘅 一刻 ,大家 對於 要點 樣 投票 已經 再 冇 任何 疑惑。 但 喺 呢 個 時候 ,拿破崙 企 起身 ,用 好 奇異 嘅 眼神 睥住 斯諾 波 ,然後 發出 一下 空前絕後 嘅 尖叫。

就 喺 呢 一瞬間 ,外面 傳 嚟 一陣 令人心寒 嘅 吼 吠聲 ,然後 九隻 戴住 銅釘 頸圈 嘅 彪形 大狗衝 咗 入 穀倉。 佢 哋 一 入 到 嚟 就 撲 向 斯諾 波 ,而 斯諾 波只 能夠 即刻 跳 起 ,僅僅 避 過 佢 哋 嘅 血盆大口。 唔 使 一陣 ,佢 已經 奪門 而 逃 ,但 幾隻 狗 依然 緊隨其後。 所有 動物 一湧 而 上 企到 門口 睇 佢 哋 追逐 ,大家 都 嚇 到 啞口無言。 斯諾 波 一直 跑 到 連接 大路 嘅 長 牧場。 佢 出 盡力 搏晒 老 命 噉 跑 ,但 幾隻 狗 追得 非常 之貼。 突然 之間 ,佢 一個 唔 覺意 跣 咗 一 跣 ,心 諗 今 次 實死 冇 生。 但 係 竟然 又 畀 佢 起 得 返 身 ,然後 仲 跑得快 過 之前。 不過 冇 幾耐 ,啲 狗 又 慢慢 追返 上 嚟。 其中 一隻 差 啲 就 一 啖 咬住 佢 條 尾 ,好彩 斯諾 波 及時 一閃 ,成功 避開 咗。 跟 住 ,佢 踩 拫 油 ,喺 同 後面 只有 幾 吋 距離 嘅 形勢 下 ,從 樹籬 中 嘅 一個 窿 捐 咗 出去 ,然後 消失 喺 大家 視野 之中。

一眾 動物 嚇 到 擘 大個 口得 個窿 ,唯有 靜靜 雞行 返入 穀倉。 轉 個頭 ,幾隻 大狗 又 衝返 入 嚟。 起初 大家 都 唔 知 究竟 呢 幾隻 野獸 係 喺 邊度 走出 嚟 ,但 好 快 佢 哋 就 知道 答案 :原來 ,佢 哋 就 係 拿破崙 先前 從 狗 媽媽 手上 帶走 ,再 私底下 教養 嘅 狗 仔。 佢 哋 雖然 仲未 完全 成長 ,但 係 已經 好 大隻 ,同 野狼 一樣 咁 兇猛。 佢 哋 一直 企 喺 拿破崙 身邊 ,間 唔 中 會 向 佢 搖 下 尾。 大家 留意到 ,呢 一幕 ,竟然 就 同 以前 其他 狗 向 鍾 斯 先生 搖尾 嘅 時候 一模一樣。

拿破崙 喺 幾隻 狗 嘅 陪同 下 ,走 咗 上 少校 之前 用 嚟 演說 嘅 平台 上面。 佢 向 大家 宣布 ,由而家 開始 將唔 會 再有 星期日 大會。 佢 話 ,呢 啲 會議 只 係 白白 嘥 時間 ,完全 冇 必要。 以後 ,所有 同 農莊 有關 嘅 事項 ,全部 都 會 交由 一個 由 佢 帶領 、其他 豬 組成 嘅 特別 委員會 處理。 佢 哋 會 進行 閉門 會議 ,然後 將 決定 通知 大家。 每個 星期日 朝早 ,動物 照舊 要 集合 一齊 向 莊旗 致敬 ,高唱 《英島 眾獸 》,同埋 接收 嚟 緊 一個 星期 嘅 任務。 不過 ,就 唔 會 再有 辯論 環節。

一眾 動物 雖然 仲為 驅逐 斯諾 波 嘅 事 而 驚惶 未定 ,不過 佢 哋 都 對 呢 個 宣布 相當 不滿。 當中 有 幾個 甚至 覺得 ,如果 自己 諗 到 啲 咩 啱 用 嘅 論點 ,一定 會 表示 抗議。 就 連博煞 都 覺得 唔 係 好 對 路。 佢 向 後 豎起 對 耳 ,揈咗 執 額 毛 幾下 ,嘗試 去 梳理 下 自己 嘅 脈絡 ,但 最後 都 係 諗 唔 到 應該 講 咩 好。 有 幾隻 豬 口才 比較 好 ,其中 前排 四隻 後生 啲 嘅 ,發出 咗 啲 不滿 嘅 尖叫聲 ,然後 一齊 企 起身 ,準備 開口 發言。 突然 之間 ,坐 喺 拿破崙 周圍 嘅 幾隻 狗 發出 幾下 低沉 嚇人 嘅 吼聲 ,豬 於是 又合 埋 嘴 ,靜落 嚟 ,坐返 低。 之後 ,綿羊 群 開始 咩 咩 大叫 「四腳 好 ,兩腳壞 」,一路 叫 咗 足足 成 三個 字。 所以 ,大家 都 再 冇 機會 作 任何 討論。

其後 ,史 叫 拿 受命 走 到 農莊 各處 ,去向 其他 動物 解釋 新 安排。

「各位 同志 ,拿破崙 同志 願意 為 我 哋 承擔 起 額外 嘅 工作 ,我 諗 呢 度 每 一隻 動物 都 會 非常 欣賞 佢 所 作出 嘅 犧牲。 千祈 唔 好 以 為 做 領導 係 一件 樂事! 其實 完全 唔 係 噉 ,呢 個 反而 係 一個 好 沉重 好艱 巨 嘅 責任。 冇 任何 動物 比 拿破崙 同志 更 堅定 噉 相信 所有 動物 都 係 平等 嘅 ,如果 可以 留返 畀 你 哋 自己 做 決定 ,佢 真 係 開心 都 嚟 唔 切。 但 係 有時 你 哋 都 可能 會 做 錯 決定 ,各位 同志 ,噉 之後 我 哋 會點 呢? 可能 你 哋 真 係 會 決定 去 跟隨 斯諾 波 ,去 搞 埋 嗰 啲 咩 荒謬 嘅 風車 ……斯諾 波 喎! 我 哋 而家 唔 係 已經 清清楚楚 睇 到 佢 連 一個 罪犯 都 不如 咩?

「佢 喺 牛棚 之戰 當中 好 奮勇 噉 作戰 㗎。」 一隻 動物 反駁。

「淨 係 得 個 勇字 係 冇 用 㗎 ,」史 叫 拿 答 佢 :「忠誠 同 服從 先至 更 重要。 至於 牛棚 之戰 ,我 相信 我 哋 有 日會 發現 ,其實 斯諾 波 喺 當中 嘅 功勞 係 遠遠 誇大 咗。 紀律 呀 ,各位 同志 ,要 鐵 一樣 嘅 紀律! 呢 個 就 係 我 哋 今日 嘅 關鍵詞。 行錯 一步 ,敵人 就 會 搵 到 上門。 同志 ,你 哋 肯定 都 唔 會 想 鍾 斯返 嚟?

一講到 呢條 問題 ,大家 又 再次 無言以對。 唔 使講 ,所有 動物 都 唔 想 鍾 斯返 嚟。 如果 星期日 朝 早 嘅 辯論 可能 會帶 返 佢 返 嚟 ,噉 呢 啲 辯論 就 一定 要 停止。 博煞 呢 一刻 終於 諗 好 想 講 嘅 嘢 ,就 向 大家 講出 自己 一個 籠統 嘅 感覺 :「如果 拿破崙 同志 都 係 噉 講 嘅 ,佢 一定 冇 錯。」 由 呢 刻 開始 ,博 煞 嘅 座右銘 除 咗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之外 ,又 加多 咗 個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嚟 到 呢 個 時候 ,天氣 已經 好轉 ,春耕 亦 啱 啱 開始 咗。 斯諾 波 之前 用 嚟 畫風 車 藍圖 嘅 工作室 已經 鎖住 咗 ,裏面 地板 上 嘅 藍圖 相信 亦 都 已經 抹 走 晒。 每個 星期日 朝早 十點鐘 ,動物 都 會 嚟 到 大 穀倉 接收 嚟 緊 一個 星期 嘅 指示。 老 少校 嘅 頭 顱骨 已經 從 果園 掘 咗 出 嚟 ,放置 咗 喺 旗 桿 底下 、獵槍 旁邊 嘅 一個 樹樁 上面。 每次 升旗 禮 之後 ,動物 都 要 心存 敬意 噉 喺 頭 顱骨 前 魚貫 經過 ,先 可以 進入 大 穀倉。 而 家 佢 哋 唔 再 好似 以前 噉 全部 坐 埋 一齊。 拿破崙 、史 叫 拿 ,同埋 另一隻 作曲 寫詩 都 好 叻 、叫 麥理 密 嘅 豬仔 一齊 坐 咗 喺 前面 嘅 平台 上。 佢 哋 前面 ,有 九隻 年青 力 壯 嘅 大 狗 圍成 一個 半圓 ,而 其他 豬就 坐 喺 佢 哋 後面。 其他 動物 坐 喺 大 穀倉 嘅 中間 ,面向 住 佢 哋。 拿破崙 用 一種 軍事 式 嘅 粗豪 語氣 讀出 一 星期 嘅 指示 ,然後 喺 唱 完 《英島 眾獸 》之後 ,一眾 動物 就 四散 而 去。

喺 驅逐 斯諾 波 之後 嘅 第三個 星期日 ,動物 聽到 個 令 佢 哋 都 幾 詫異 嘅 消息 ,拿破崙 宣布 話 佢 最後 都 係 決定 要 興建 風車。 佢 冇 畀 任何理由 去 解釋 點解 佢 改變 主意 ,但 係 就 特別 提醒 一眾 動物 ,呢 件 任務 將會 非常 艱巨 ,佢 哋 所 獲得 嘅 糧食 配給 甚至 有 可能 會 減少。 不過 ,個 計劃 嘅 每 一個 細節 一 早就 已經 諗 好 晒。 由豬 組成 嘅 特別 委員會 喺 過去 三個 星期 就 係 忙 緊 呢 件 事。 風車 嘅 主 建築 同埋 其他 改善 工程 預計 需要 兩年 完成。

嗰 晚 ,史 叫 拿 私下 向 其他 動物 解釋 ,拿破崙 其實 從來 都 冇 反對 過要 起 風車。 相反 ,佢 先 係 最初 就 支持 呢 個 計劃 嘅 一個 ,斯諾 波 畫 喺 雞棚 地下 嘅 草圖 其實 都 係 從 拿破崙 嘅 文件 中偷 返 嚟。 事實上 ,起 風車 嘅 主意 本來 就 係 拿破崙 自己 諗 出 嚟。 有 動物 問 ,噉 點解 當日 佢 要 咁 強烈 噉 反對 呢 個 計劃 呢? 聽到 呢 個 問題 ,史 叫 拿 露出 一副 狡 狡猾 猾 嘅 樣。 佢 話 ,呢 個 其實 只 係 拿破崙 同志 嘅 詭計。 佢 只 係 扮 要 反對 個 風車 計劃 ,純粹 作為 一個 手段 去 剷除 斯諾 波。 因為 ,佢 係 一個 好 危險 嘅 人物 ,對 大家 都 有 壞 影響。 既然 而家 斯諾 波 已經 唔 喺 度 ,個 計劃 就 可以 喺 冇 佢 干涉 嘅 情況 下 繼續 進行。 呢種 手法 ,史 叫 拿 話 ,叫做 策略。 佢 仲 一路 重覆 咗 幾次 :「策略 呀 ,同志 ,係 策略 呀! 」同時 笑 住 噉 一邊 跳 嚟 跳 去 ,一邊 揈佢 條 尾。 一眾 動物 唔 係 太 確定 呢 個 詞語 其實 點解 ,但 由於 史 叫 拿 講得 太有 說服力 ,而 咁 啱 同 佢 一齊 嗰 三隻 狗 呢 個 時候 又 咆哮 得 有 啲 得人驚 ,所以 佢 哋 就 接受 咗 佢 個 解釋 ,冇 再 問落 去。


Part (7)

斯諾 波 唔 否認 要 完成 呢 件 創舉 並唔 係 易事。 不過 ,佢 確信 成個 工程 可以 喺 一年 之內 完成。 佢 拍 晒 心口 噉 話 ,完成 之後 ,將會 可以 慳返 好多 勞力 ,所有 動物 每星期 都 只會 需要 工作 三日。 另一邊 廂 ,拿破崙 認為 當務之急 應該 係 要 增加 食物 生產 ,如果 大家 都 浪費時間 喺 呢 座 風車 上面 ,最後 只會 攬住 一齊 餓死。 於是 ,一眾 動物 分 咗 做 兩大陣營 ,一邊 以 「票 投 斯諾 波 ,三日 工作 生趣 多 」為 口號 ,另一邊 就 以 「票 投 拿破崙 ,槽 滿肚 飽享 天倫 」作為 反擊。 動物 當中 只有 班哲文 冇 歸 到邊。 佢 既 唔 相信 大家 能夠 生產 大量 食物 ,亦 唔 覺得 風車 真 係 會 有用。 佢 認 為 ,有 冇 風車 都 好 ,生活 都 只會 一如既往 噉 繼續 ——係 同樣 艱苦 噉 繼續。

除咗 喺 風車 上 嘅 爭 拗 之外 ,另 一個 焦點 係 喺 農莊 嘅 防衛 問題 上面。 大家 都 明白 到 人類 雖然 喺 牛棚 之戰 中 敗退 ,但 佢 哋 隨時 可能 發動 另 一波 更 猛烈 嘅 攻擊 去 嘗試 攞返 農莊 ,從而 令鍾斯 先生 重新 掌權。 一個 令 人類 更加 可能 噉 做 嘅 原因 ,係 因 為 佢 哋 戰敗 嘅 事 一早 已經 傳遍 鄉郊 ,鄰近 農莊 裏面 嘅 動物 都 開始 蠢蠢欲動。 一如既往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再次 意見 相左。 拿破崙 認為 ,動物 要 做 嘅 ,係 要 奪得 槍火 武器 ,並且 訓練 自己 去 運用 佢 哋。 而 斯諾 波 ,就 覺得 佢 哋 必須 要 派出 更 多 白鴿 ,煽動 其他 農莊 嘅 動物 作出 反抗。 一邊 就 爭論 ,如果 唔 能夠 作出 有效 防衛 ,佢 哋 遲早 都 會 畀 人 打敗 ;另一邊 就 話 ,如果 每一處 都 有 反抗 勢力 ,噉 大家 就 唔 需要 再 擔心 防守。 一眾 動物 聽下 拿破崙 嘅 演說 ,又 聽 下 斯諾 波 嘅 陳詞 ,最後 都 揸 唔 定 主意 究竟 邊個 嘅 講法 更 有 道理。 事實上 ,佢 哋 覺得 ,當下 講緊 嘢 嗰 個 ,好似 都 硬 係 比 另 一個 更 有 道理 噉。

最後 ,斯諾 波 終於 完成 咗 佢 嘅 計劃 藍圖。 喺 之後 個 星期日 嘅 大會 上 ,大家 就 會 投票決定 到底 要 唔 要 實行 風車 嘅 興建 工程。 當 動物 齊集 咗 喺 穀倉 之後 ,斯諾 波企 起身 ,喺 間 竭 嘅 羊 咩 聲 之中 ,闡述 佢 提倡 興建 風車 嘅 理 據。 然後 ,拿破崙 都 企埋 起身。 佢 好 冷淡 噉 回應 話 座 風車 完全 係 天馬行空 ,佢 唔 建議 任何 動物 支持 呢 個 計劃。 之後 ,就 立即 坐返 低 ,發言 前後 都 唔 夠 三十 秒鐘 時間 ,似乎 完全 唔 在乎 自己 嘅 說話 有 咩 作用 一樣。 呢 個 時候 ,羊 咩 聲 又 開始 響起 ,斯諾 波 突然 企 起身 ,向 在場 嘅 羊群 喝采 ,全場 再次 爆發 出 一片 支持 風車 嘅 歡呼聲。 喺 呢 一刻 之前 ,動物 間 可以 話 係 平均分 為 兩派。 但 一瞬間 ,斯諾 波 嘅 辯才 風采 就 將 佢 哋 全部 吸引 過 嚟。 佢 用 亮麗 嘅 句子 描繪出 一幅 圖畫 ,喺 畫 裏面 嘅 動物 農莊 ,動物 嘅 背脊 上 都 釋下 重擔 ,唔 再 需要 艱辛 噉 勞動。 佢 想像中 嘅 世界 ,已經 唔 只 局限 喺 切 草 機 同 切 大頭菜 機 咁 簡單。 佢 話 ,電力 仲 可以 推動 打麥 機 、犁 、耖、磙子 、收割機 同束 禾機 ,而且 可以 為 每個 棚舍 提供 自己 嘅 電燈 、冷熱水 同埋 電暖 爐。 當 佢 演講 完畢 嘅 一刻 ,大家 對於 要點 樣 投票 已經 再 冇 任何 疑惑。 但 喺 呢 個 時候 ,拿破崙 企 起身 ,用 好 奇異 嘅 眼神 睥住 斯諾 波 ,然後 發出 一下 空前絕後 嘅 尖叫。

就 喺 呢 一瞬間 ,外面 傳 嚟 一陣 令人心寒 嘅 吼 吠聲 ,然後 九隻 戴住 銅釘 頸圈 嘅 彪形 大狗衝 咗 入 穀倉。 佢 哋 一 入 到 嚟 就 撲 向 斯諾 波 ,而 斯諾 波只 能夠 即刻 跳 起 ,僅僅 避 過 佢 哋 嘅 血盆大口。 唔 使 一陣 ,佢 已經 奪門 而 逃 ,但 幾隻 狗 依然 緊隨其後。 所有 動物 一湧 而 上 企到 門口 睇 佢 哋 追逐 ,大家 都 嚇 到 啞口無言。 斯諾 波 一直 跑 到 連接 大路 嘅 長 牧場。 佢 出 盡力 搏晒 老 命 噉 跑 ,但 幾隻 狗 追得 非常 之貼。 突然 之間 ,佢 一個 唔 覺意 跣 咗 一 跣 ,心 諗 今 次 實死 冇 生。 但 係 竟然 又 畀 佢 起 得 返 身 ,然後 仲 跑得快 過 之前。 不過 冇 幾耐 ,啲 狗 又 慢慢 追返 上 嚟。 其中 一隻 差 啲 就 一 啖 咬住 佢 條 尾 ,好彩 斯諾 波 及時 一閃 ,成功 避開 咗。 跟 住 ,佢 踩 拫 油 ,喺 同 後面 只有 幾 吋 距離 嘅 形勢 下 ,從 樹籬 中 嘅 一個 窿 捐 咗 出去 ,然後 消失 喺 大家 視野 之中。

一眾 動物 嚇 到 擘 大個 口得 個窿 ,唯有 靜靜 雞行 返入 穀倉。 轉 個頭 ,幾隻 大狗 又 衝返 入 嚟。 起初 大家 都 唔 知 究竟 呢 幾隻 野獸 係 喺 邊度 走出 嚟 ,但 好 快 佢 哋 就 知道 答案 :原來 ,佢 哋 就 係 拿破崙 先前 從 狗 媽媽 手上 帶走 ,再 私底下 教養 嘅 狗 仔。 佢 哋 雖然 仲未 完全 成長 ,但 係 已經 好 大隻 ,同 野狼 一樣 咁 兇猛。 佢 哋 一直 企 喺 拿破崙 身邊 ,間 唔 中 會 向 佢 搖 下 尾。 大家 留意到 ,呢 一幕 ,竟然 就 同 以前 其他 狗 向 鍾 斯 先生 搖尾 嘅 時候 一模一樣。

拿破崙 喺 幾隻 狗 嘅 陪同 下 ,走 咗 上 少校 之前 用 嚟 演說 嘅 平台 上面。 佢 向 大家 宣布 ,由而家 開始 將唔 會 再有 星期日 大會。 佢 話 ,呢 啲 會議 只 係 白白 嘥 時間 ,完全 冇 必要。 以後 ,所有 同 農莊 有關 嘅 事項 ,全部 都 會 交由 一個 由 佢 帶領 、其他 豬 組成 嘅 特別 委員會 處理。 佢 哋 會 進行 閉門 會議 ,然後 將 決定 通知 大家。 每個 星期日 朝早 ,動物 照舊 要 集合 一齊 向 莊旗 致敬 ,高唱 《英島 眾獸 》,同埋 接收 嚟 緊 一個 星期 嘅 任務。 不過 ,就 唔 會 再有 辯論 環節。

一眾 動物 雖然 仲為 驅逐 斯諾 波 嘅 事 而 驚惶 未定 ,不過 佢 哋 都 對 呢 個 宣布 相當 不滿。 當中 有 幾個 甚至 覺得 ,如果 自己 諗 到 啲 咩 啱 用 嘅 論點 ,一定 會 表示 抗議。 就 連博煞 都 覺得 唔 係 好 對 路。 佢 向 後 豎起 對 耳 ,揈咗 執 額 毛 幾下 ,嘗試 去 梳理 下 自己 嘅 脈絡 ,但 最後 都 係 諗 唔 到 應該 講 咩 好。 有 幾隻 豬 口才 比較 好 ,其中 前排 四隻 後生 啲 嘅 ,發出 咗 啲 不滿 嘅 尖叫聲 ,然後 一齊 企 起身 ,準備 開口 發言。 突然 之間 ,坐 喺 拿破崙 周圍 嘅 幾隻 狗 發出 幾下 低沉 嚇人 嘅 吼聲 ,豬 於是 又合 埋 嘴 ,靜落 嚟 ,坐返 低。 之後 ,綿羊 群 開始 咩 咩 大叫 「四腳 好 ,兩腳壞 」,一路 叫 咗 足足 成 三個 字。 所以 ,大家 都 再 冇 機會 作 任何 討論。

其後 ,史 叫 拿 受命 走 到 農莊 各處 ,去向 其他 動物 解釋 新 安排。

「各位 同志 ,拿破崙 同志 願意 為 我 哋 承擔 起 額外 嘅 工作 ,我 諗 呢 度 每 一隻 動物 都 會 非常 欣賞 佢 所 作出 嘅 犧牲。 千祈 唔 好 以 為 做 領導 係 一件 樂事! 其實 完全 唔 係 噉 ,呢 個 反而 係 一個 好 沉重 好艱 巨 嘅 責任。 冇 任何 動物 比 拿破崙 同志 更 堅定 噉 相信 所有 動物 都 係 平等 嘅 ,如果 可以 留返 畀 你 哋 自己 做 決定 ,佢 真 係 開心 都 嚟 唔 切。 但 係 有時 你 哋 都 可能 會 做 錯 決定 ,各位 同志 ,噉 之後 我 哋 會點 呢? 可能 你 哋 真 係 會 決定 去 跟隨 斯諾 波 ,去 搞 埋 嗰 啲 咩 荒謬 嘅 風車 ……斯諾 波 喎! 我 哋 而家 唔 係 已經 清清楚楚 睇 到 佢 連 一個 罪犯 都 不如 咩?

「佢 喺 牛棚 之戰 當中 好 奮勇 噉 作戰 㗎。」 一隻 動物 反駁。

「淨 係 得 個 勇字 係 冇 用 㗎 ,」史 叫 拿 答 佢 :「忠誠 同 服從 先至 更 重要。 至於 牛棚 之戰 ,我 相信 我 哋 有 日會 發現 ,其實 斯諾 波 喺 當中 嘅 功勞 係 遠遠 誇大 咗。 紀律 呀 ,各位 同志 ,要 鐵 一樣 嘅 紀律! 呢 個 就 係 我 哋 今日 嘅 關鍵詞。 行錯 一步 ,敵人 就 會 搵 到 上門。 同志 ,你 哋 肯定 都 唔 會 想 鍾 斯返 嚟?

一講到 呢條 問題 ,大家 又 再次 無言以對。 唔 使講 ,所有 動物 都 唔 想 鍾 斯返 嚟。 如果 星期日 朝 早 嘅 辯論 可能 會帶 返 佢 返 嚟 ,噉 呢 啲 辯論 就 一定 要 停止。 博煞 呢 一刻 終於 諗 好 想 講 嘅 嘢 ,就 向 大家 講出 自己 一個 籠統 嘅 感覺 :「如果 拿破崙 同志 都 係 噉 講 嘅 ,佢 一定 冇 錯。」 由 呢 刻 開始 ,博 煞 嘅 座右銘 除 咗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之外 ,又 加多 咗 個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嚟 到 呢 個 時候 ,天氣 已經 好轉 ,春耕 亦 啱 啱 開始 咗。 斯諾 波 之前 用 嚟 畫風 車 藍圖 嘅 工作室 已經 鎖住 咗 ,裏面 地板 上 嘅 藍圖 相信 亦 都 已經 抹 走 晒。 每個 星期日 朝早 十點鐘 ,動物 都 會 嚟 到 大 穀倉 接收 嚟 緊 一個 星期 嘅 指示。 老 少校 嘅 頭 顱骨 已經 從 果園 掘 咗 出 嚟 ,放置 咗 喺 旗 桿 底下 、獵槍 旁邊 嘅 一個 樹樁 上面。 每次 升旗 禮 之後 ,動物 都 要 心存 敬意 噉 喺 頭 顱骨 前 魚貫 經過 ,先 可以 進入 大 穀倉。 而 家 佢 哋 唔 再 好似 以前 噉 全部 坐 埋 一齊。 拿破崙 、史 叫 拿 ,同埋 另一隻 作曲 寫詩 都 好 叻 、叫 麥理 密 嘅 豬仔 一齊 坐 咗 喺 前面 嘅 平台 上。 佢 哋 前面 ,有 九隻 年青 力 壯 嘅 大 狗 圍成 一個 半圓 ,而 其他 豬就 坐 喺 佢 哋 後面。 其他 動物 坐 喺 大 穀倉 嘅 中間 ,面向 住 佢 哋。 拿破崙 用 一種 軍事 式 嘅 粗豪 語氣 讀出 一 星期 嘅 指示 ,然後 喺 唱 完 《英島 眾獸 》之後 ,一眾 動物 就 四散 而 去。

喺 驅逐 斯諾 波 之後 嘅 第三個 星期日 ,動物 聽到 個 令 佢 哋 都 幾 詫異 嘅 消息 ,拿破崙 宣布 話 佢 最後 都 係 決定 要 興建 風車。 佢 冇 畀 任何理由 去 解釋 點解 佢 改變 主意 ,但 係 就 特別 提醒 一眾 動物 ,呢 件 任務 將會 非常 艱巨 ,佢 哋 所 獲得 嘅 糧食 配給 甚至 有 可能 會 減少。 不過 ,個 計劃 嘅 每 一個 細節 一 早就 已經 諗 好 晒。 由豬 組成 嘅 特別 委員會 喺 過去 三個 星期 就 係 忙 緊 呢 件 事。 風車 嘅 主 建築 同埋 其他 改善 工程 預計 需要 兩年 完成。

嗰 晚 ,史 叫 拿 私下 向 其他 動物 解釋 ,拿破崙 其實 從來 都 冇 反對 過要 起 風車。 相反 ,佢 先 係 最初 就 支持 呢 個 計劃 嘅 一個 ,斯諾 波 畫 喺 雞棚 地下 嘅 草圖 其實 都 係 從 拿破崙 嘅 文件 中偷 返 嚟。 事實上 ,起 風車 嘅 主意 本來 就 係 拿破崙 自己 諗 出 嚟。 有 動物 問 ,噉 點解 當日 佢 要 咁 強烈 噉 反對 呢 個 計劃 呢? 聽到 呢 個 問題 ,史 叫 拿 露出 一副 狡 狡猾 猾 嘅 樣。 佢 話 ,呢 個 其實 只 係 拿破崙 同志 嘅 詭計。 佢 只 係 扮 要 反對 個 風車 計劃 ,純粹 作為 一個 手段 去 剷除 斯諾 波。 因為 ,佢 係 一個 好 危險 嘅 人物 ,對 大家 都 有 壞 影響。 既然 而家 斯諾 波 已經 唔 喺 度 ,個 計劃 就 可以 喺 冇 佢 干涉 嘅 情況 下 繼續 進行。 呢種 手法 ,史 叫 拿 話 ,叫做 策略。 佢 仲 一路 重覆 咗 幾次 :「策略 呀 ,同志 ,係 策略 呀! 」同時 笑 住 噉 一邊 跳 嚟 跳 去 ,一邊 揈佢 條 尾。 一眾 動物 唔 係 太 確定 呢 個 詞語 其實 點解 ,但 由於 史 叫 拿 講得 太有 說服力 ,而 咁 啱 同 佢 一齊 嗰 三隻 狗 呢 個 時候 又 咆哮 得 有 啲 得人驚 ,所以 佢 哋 就 接受 咗 佢 個 解釋 ,冇 再 問落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