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6)

Part (6)

正當 人類 向 大本營 步步進逼 ,斯諾 波 終於 發動 第一波 攻擊。 首先 ,全部 三 十五隻 白鴿 飛 到 人類 頭 上面 來來回回 噉 打轉 ,從 半空中 向 佢 哋 頭頂 排泄。 當 人類 正 忙於 應付 ,一早 匿 定 喺 樹籬 後 嘅 白鵝 一湧 而 出 ,瘋狂 噉 啄 佢 哋 小腿。 但 呢 個 只 係 一場 小型 前哨戰 ,目的 係 為 對方 製造 多少 混亂。 而 人類 好 輕易 就 用 棍 趕走 咗 班 白鵝。 而家 ,斯諾 波要 發動 第二 波 攻擊。 佢 率領 住 繆維 、班哲文 ,同埋 其他 所有 綿羊 奮力 衝向 敵人 ,不停 對 人類 腳踢 屁股 撞 ,作出 全方位 攻擊。 而班 哲文 轉身 ,就 用 馬蹄 一掃 ,重 撃 人類。 但 係 手執 木棍 、腳着 馬 釘 靴 嘅 人類 ,實在太 過 頑強。 突然 ,斯諾 波 一聲 尖叫 下 ,指令 大家 撤退。 所有 動物 馬上 轉身 拔腿 狂奔 ,跨過 入口 ,避入 前院 裏面。

人類 發出 勝利 嘅 歡呼。 佢 哋 以 為 ,真 係 如 佢 哋 所料 一樣 ,動物 好容易 就 會 節節敗退 ,喺 佢 哋 乘勝追擊 下 ,鳥散魚潰。 其實 ,佢 哋 正 正中 咗 斯諾 波 嘅 下懷。 當 人類 入到 前院 ,一早 埋伏 喺 牛棚 嘅 三隻 馬 、三隻 牛 同埋 其餘 嘅 豬 突然 出現 喺 佢 哋 後面 ,截斷 佢 哋 退路。 斯諾 波 立即 下令 進 撃。 佢 自己 直 衝向 鍾 斯。 鍾 斯 見 佢 撲 埋 嚟 ,就 舉起 獵槍 開火。 子彈 擦過 斯諾 波 背脊 ,劃出 一條 血痕 ,後面 一隻 綿羊 應聲 倒地 ,一命嗚呼。 斯諾 波 二話不說 ,旋 即將 準備 好 嘅 十五 嚿石頭 掟向 鍾 斯 雙腳。 鍾 斯跌 咗 入 一大 篤 牛 屎 之中 ,手上 嘅 獵槍 亦 跌落 一旁。 但 最 得人驚 嘅 場面 ,係 當博煞 好似 一匹 種馬 一樣 用 後腳 撐起 自己 ,然後 用 前腳 嘅 蹄鐵 向 敵人 猛烈 攻擊。 佢 第一 下 就 踢 中狐木 農莊 一個 後生 馬倌 嘅 頭殼 ,個 後 生仔 即時 跌落 泥上 ,奄奄一息。 眼見 如此 ,有 幾個 人 即刻 掉 低 木棍 ,想拔 足 而 逃。 但 恐懼 好 快 就 降臨 佢 哋 身上 ,下 一秒 ,全部 動物 都 追 住 佢 哋。 佢 哋 有人 畀 動物 拮 中 嘅 ,有 畀 佢 哋 踢 親 嘅 ,有 咬 到 嘅 ,有 踩到 嘅。 農莊 裏面 每 一隻 動物 都 以 自己 嘅 方式 向 佢 哋 報復。 就 連貓 都 突然 由 屋頂 跳 到 一個 牛仔 膊 頭 上面 ,係 噉 搲 佢 條 頸 ,痛 到 佢 大叫 起 嚟。 突然 ,呢 班 人類 發現 入口 暢通無阻 ,就 謝天謝地 噉 衝出 前院 ,然後 搏晒 老 命 噉 跑 出 大路。 佢 哋 一路 走 ,一班 白鵝 就 喺 後面 一路 叫住 ,一路 啄 佢 哋 嘅 小腿。 所以 ,就 喺 五分鐘 之內 ,佢 哋 就 以 同 入 嚟 時 一模一樣 咁 冇 面 嘅 方式 倉皇 撤退。

好快 ,除 咗 一個 人 之外 ,其他 全部 都 走 晒。 喺 前院 裏面 ,博煞 用蹄 輕輕 踢 嗰 個 趴 咗 喺 泥 上面 嘅 馬倌 一下 ,想 將 佢 反 返 轉。 但個 後 生仔 郁都 唔 郁下。

「佢 死 咗 ……」博煞 好 內疚 :「我 冇 心 㗎。 我 冇 為 意到 自己 釘 咗 蹄鐵。 但 邊個 會 相信 我 唔 係 專登 噉 做 呢?

「唔 好 感情用事 ,同志! 」斯諾 波 一路 講 ,傷口 仲 一路 滴 緊血。 「戰爭 就 係 戰爭。 只有 死 咗 嘅 人 先 至 係 好人。」

「我 唔 想 奪去 其他 動物 嘅 生命 ,就算 係 人 都 唔 想。」 博煞 熱淚盈眶 ,再次 重覆。

突然 有人 提起 :「你 哋 有 冇 見 過莫莉 呀?

莫莉 真 係 唔 見 咗。 大家 驚 咗 一輪 ,怕 啲 人類 可能 會 傷害 佢 ,或者 甚至 係 擄走 咗 佢。 不過 最後 ,大家 發現 佢 喺 自己 馬棚 裏面 ,埋 咗 自己 個頭 喺 食槽 入 面 嘅 乾草 之中。 原來 當 佢 聽到 第一 下 槍聲 ,就 已經 走夾 唔 抖 匿 埋 咗。 大家 搵 到 莫莉 之後 ,返到 去 前院 ,發現 嗰 個 馬倌 原來 頭先 只 係 暈 咗 ,啱 啱 已經 蘇醒 ,之後 離開 咗。

大家 而家 興高采烈 噉 重新聚集 起 嚟 ,每 隻 動物 都 大 大聲 回顧 返 自己 喺 呢 場 戰役 中 嘅 功績。 佢 哋 立即 搞 咗 一場 即 慶 嘅 祝捷 會。 旗幟 冉冉上升 ,《英島 眾獸 》嘅 歌唱 聲 一再 響起。 佢 哋 為 陣亡 嘅 綿羊 舉辦 咗 一場 莊嚴 嘅 葬禮 ,喺 佢 嘅 墳墓 上面 種 咗 一棵 山楂樹。 斯諾 波 喺 墳墓 旁邊 講 咗 一番話 ,向 所有 動物 強調 ,如果 有 需要 嘅 時候 ,大家 都 要 有 心理準備 為 動物 農莊 而 死。

動物 一致 決定 要 創立 一個 「一級 動物 英雄 」軍事 勳章 ,並且 立即 頒授 畀 斯諾 波同 博煞。 個 勳章 係 一塊 銅牌 ,本身 其實 係 馬具 房入面 搵 返 嚟 嘅 一 啲 舊 裝飾 配件 ,佢 哋 逢 星期日 同 假期 都 可以 佩戴。 此外 ,佢 哋 亦 追封 咗 一個 「二級 動物 英雄 」勳章 畀 已經 離世 嘅 綿羊。

大家 對 點樣 稱呼 呢場 戰役 作 咗 好多 討論。 最後 ,佢 哋 根據 最初 作 埋伏 嘅 位置 ,將 戰役 命名 為 「牛棚 之戰」。 大家 發現 鍾 斯 先生 嘅 獵槍 遺留 咗 喺 泥 地 上面 ,而且 農舍 裏面 儲埋 好多 子彈。 所以 ,佢 哋 決定 將 支槍 好似 大炮 噉 放 喺 旗 桿 下面 ,以後 每年 發射 兩發 子彈 ——一次 喺 十月 十二號 以 紀念 牛棚 之戰 ;另 一次 喺 仲夏 節 ,以 紀念 抗爭 日。

第五章

隨住 冬天 蒞臨 ,莫莉 變得 越 嚟 越 麻煩。 佢 朝 朝 早 做 嘢 都 遲到 ,話 自己 唔 知 醒 瞓 晏 咗 ,又 話 自己 呢 度 痛 嗰 度 痛 ,偏偏 佢 胃口 又 好好 喎。 佢 會 用 各式各樣 嘅 藉口 嚟 逃避 工作 ,然後 走 去 水池 ,傻 更 更 噉 望 住 自己 水入 面 嘅 倒影。 不過 ,有 啲 傳聞 嘅 指控 就 更加 嚴重。 有 一日 ,當莫莉 一路 撥 住 佢 長長 嘅 尾巴 ,口 裏面 一路 住 乾草 ,輕輕鬆鬆 噉 走入 前院 ,高露嬅 拉 咗 佢 埋 一邊。

「莫莉 ,我 有 樣 好 嚴肅 嘅 嘢 要 同 你 講。 今朝 我 見到 你 喺 分隔 動物 農莊 同狐木 農莊 嘅 樹籬 旁邊 ,有 個 旚瓊 頓 先生 嘅 手下 企 咗 喺 狐 木 農莊 嗰 邊 嘅 樹籬 旁邊。 而且 ……我知 我 當時 好遠 你 哋 ,但 我 都 幾 肯定 見到 佢 當時 同緊 你講 嘢 ,而且 你 仲 畀 佢 摸 你 個 鼻。 究竟 點解 會 噉 ,莫莉?

「吓! 冇 呀 ,佢 冇 呀 ……我 冇 呀! 冇 呀! 冇 呀! 」莫莉 連連 否認 ,心急 得 開始 跳 下 跳 下。

「莫莉! 望住 我! 你 敢 唔 敢 向 我 保證 嗰 個 男人 冇 摸 你 個 鼻?

「都 話 冇 發生 過 噉 嘅 事 咯! 」莫莉 再次 否認 ,但 係 ,佢 始終 唔 敢 面對面 望住 高露嬅。 之後 ,佢 就 立即 一支 箭 噉 樣 跑 走 咗。

高露嬅 突然 意識 到 一 啲 嘢。 佢 冇 同 其他 動物 提起 呢 件 事 ,自己 走 咗 去 莫莉個 馬棚 度 ,用蹄 翻開 地上 嘅 禾稈 草。 喺 禾稈 草 之下 ,原來 埋藏 咗 一堆 方糖 同埋 幾條 唔 同 顏色 嘅 絲帶。

三日 之後 ,莫莉 突然 消失 咗。 之後 幾個 星期 ,大家 都 冇 聽到 任何 關於 佢 嘅 消息 ,直至 有白鴿 報告 返 嚟 ,話 佢 哋 喺 威靈頓 另一邊 見 過 佢。 佢 企 喺 一間 酒吧 外面 ,一架 紅黑 兩 色 嘅 雙輪 馬車 車軸 之間。 一個 着 住 格仔 馬褲 、護 腿腳 套 ,肥頭 耷耳 ,貌似 係 酒吧 老闆 嘅 男人 ,一直 撫摸 住 莫莉個 馬 鼻同 餵 佢 食 方糖。 佢 啲 馬 毛 可以 睇 得出 係 最近 修剪 過 ,而且 額毛 上仲 綁住 一條 緋紅色 嘅 絲帶。 據 白鴿 所講 ,佢 似乎 顯得 相當 悠然自得。 自此 之後 ,就 再 冇 動物 提起過 莫莉。

到 咗 一月份 ,天氣 異常 嚴寒。 大地 變成 鐵板 一樣 ,寸草不生。 動物 喺 穀倉 進行 咗 好 多場 會議 ,幾隻 豬都 為 計劃 來 季 嘅 工作 而 埋頭苦幹。 大家 都 同意 ,因為 豬比 其他 動物 聰明 ,所以 農莊 裏面 嘅 大小 政策 ,全部 都 交由 佢 哋 話 事。 不過 佢 哋 嘅 決定 ,最後 都 會 交 畀 動物 投票 先 可以 通過。 如果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兩個 唔 係 不 和 嘅 話 ,呢 個 做法 本身 其實 可以 運作 得 唔 錯。 但 係 佢 哋 兩個 幾乎 一有 機會 就 包拗 頸。 如果 一個 話 不如 種多 啲 大麥 ,另 一個 就 一定 會 要求 種多 啲 燕麥。 如果 一個 話 某塊 田 適合 種 椰菜 ,另 一個 就 會 話 塊 田除 咗 菜頭 之外 就 乜都種 唔 到。 佢 哋 兩個 各有 各 嘅 支持者 ,兩派 之間 經常 都 有 激烈 嘅 爭執。 喺 會議 當中 ,斯諾 波 往往 憑 佢 嘅 三寸不爛之舌 而 贏得 多數 動物 嘅 掌聲 ,但 拿破崙 就 比較 善 長 喺 會議 之間 為 自己 拉攏 支持。 而 當中 ,佢 對 綿羊 嘅 遊說 行動 最 成功。 最近 ,綿羊 開始 辰時 卯時 都 會 叫 起 「四腳 好 ,兩腳壞 」,仲 成日 會 喺 會議 期間 ,用 呢 句 口號 打斷 斯諾 波 嘅 發言。 尤其 係 喺 斯諾 波 演說 嘅 重要 時刻 ,綿羊 特別 鍾 意 大叫 「四腳 好 ,兩腳壞」。 斯諾 波 喺 農舍 搵 到 一疊 《農夫 與 牧人 》嘅 過期雜誌 ,佢 仔細 噉 研究 過 裏面 嘅 內容 之後 ,諗 咗 好多 創新 同 改善 農莊 嘅 計劃。 佢 侃侃而談 噉 介紹 田溝 、青貯 同 鹼性 熔渣 ,仲 提出 咗 一套 詳盡 周密 嘅 制度 ,教 動物 點樣 可以 每日 喺 唔 同 地點 直接 喺 田野 上 排泄 ,從而 減少 處理 同 搬運 排泄物 嘅 麻煩。 拿破崙 自己 並 冇 提出 任何 計劃 ,佢 只 係 靜靜 雞 噉 批評 斯諾 波 嘅 計劃 最終 都 會 徒勞無功 ,佢 似乎 係 等待 緊 一個 反擊 嘅 時機。 而 喺 佢 哋 嘅 爭 拗 之中 ,最 激烈 嘅 一次 可以 話 係 喺 風車 嘅 問題 度。

喺 距離 大本營 唔 遠 嘅 長 牧場 上面 ,有個 小 山丘 ,係 成個 農莊 裏面 嘅 最高點。 斯諾 波 巡察 咗 四周 之後 ,最後 覺得 呢 度 就 係 興建 風車 嘅 最佳 地點。 佢 打算 用座 風車 推動 一部 發電機 ,從而 為 農莊 提供 電力。 有 電力 之後 ,棚舍 就 可以 燈火通明 ,冬天 可以 暖意 融融 ,亦 可以 推動 圓鋸 、切草機 、切 麥芽 機 同埋 電動 揸 奶機。 由於 農莊 本身 比較落後 ,只有 最 簡單 嘅 機械 ,一眾 動物 都 冇 聽過 以上 呢 啲 嘢 ,所以 佢 哋 都 好 驚 嘆 噉 聽 住 斯諾 波 構想 ,呢 啲 神奇 嘅 機器 ,點樣 可以 喺 佢 哋 悠閒 噉 喺 田 上面 食緊 草 嘅 時候 ,又 或者 係 透過 閱讀 同 對話 交流 增長 知識 嘅 時候 ,能夠 幫 到 佢 哋 做 嘢。

過 咗 唔 使 幾個 禮拜 ,斯諾 波 就 完成 咗 佢 個 風車 大計 嘅 藍圖。 當中 嘅 機械 細節 ,主要 都 係 嚟 自鍾斯 先生 三本 分別 叫 《一千件 可以 為間 屋 做 嘅 事 》、《做 自己 嘅 磚匠 》同 《電學 初探 》嘅 書。 斯諾 波將 本來 用 嚟 孵蛋 嘅 雞棚 當做 自己 嘅 工作室 ,裏面 有面 平滑 嘅 木地板 ,最 適合 用 嚟 畫圖。 佢 喺 入 面 一 閉關 就 係 幾個 鐘。 佢 會 用 石 砸 住 本 打開 嘅 書 ,再 用 佢 隻 豬手 夾住 支 粉筆 ,龍飛鳳舞 噉 喺 地板 上面 繪圓 劃線 ,樂在其中。 佢 嘅 設計圖 慢慢 成形 ,演變成 一堆 佈滿 手柄 同 齒輪 嘅 複雜 圖像 ,足足 佔去 咗 大半個 地板 嘅 面積。 其他 動物 嚟 到 見到 ,雖然 完全 睇 唔 明 ,但 都 非常 讚 嘆 欣賞。 班 動物 每日 最少 都 嚟 睇 一次 斯諾 波 嘅 設計圖 ,就連 母雞 同鴨 都 有 嚟 ,佢 哋 仲 因 為 唔 想 踩到 地下 嘅 粉筆 字 而 苦惱。 只有 拿破崙 一個 對 成件 事 冷冷淡淡 噉 ,佢 由 一 開始 已經 反對 起 風車 嘅 計劃。 不過 有 一日 ,佢 失驚 無 神 噉 嚟 到 ,想 研究 下 呢 啲 設計圖。 佢 圍住 雞棚 一路 走 ,一路 仔細 噉 研究 設計圖 嘅 每個 細節 位。 有時 ,佢 會 用 個 鼻 嗦 下 地上 嘅 草圖 ,然後 ,佢 會 企 定定 喺 度 ,眼角 流露出 不屑 嘅 眼神。 佢 有時 會 突然 提起 一隻 腳 ,然後 喺 設計圖 上 小便 ,跟 住 粒聲 唔 出 噉 就 離開。


Part (6)

正當 人類 向 大本營 步步進逼 ,斯諾 波 終於 發動 第一波 攻擊。 首先 ,全部 三 十五隻 白鴿 飛 到 人類 頭 上面 來來回回 噉 打轉 ,從 半空中 向 佢 哋 頭頂 排泄。 當 人類 正 忙於 應付 ,一早 匿 定 喺 樹籬 後 嘅 白鵝 一湧 而 出 ,瘋狂 噉 啄 佢 哋 小腿。 但 呢 個 只 係 一場 小型 前哨戰 ,目的 係 為 對方 製造 多少 混亂。 而 人類 好 輕易 就 用 棍 趕走 咗 班 白鵝。 而家 ,斯諾 波要 發動 第二 波 攻擊。 佢 率領 住 繆維 、班哲文 ,同埋 其他 所有 綿羊 奮力 衝向 敵人 ,不停 對 人類 腳踢 屁股 撞 ,作出 全方位 攻擊。 而班 哲文 轉身 ,就 用 馬蹄 一掃 ,重 撃 人類。 但 係 手執 木棍 、腳着 馬 釘 靴 嘅 人類 ,實在太 過 頑強。 突然 ,斯諾 波 一聲 尖叫 下 ,指令 大家 撤退。 所有 動物 馬上 轉身 拔腿 狂奔 ,跨過 入口 ,避入 前院 裏面。

人類 發出 勝利 嘅 歡呼。 佢 哋 以 為 ,真 係 如 佢 哋 所料 一樣 ,動物 好容易 就 會 節節敗退 ,喺 佢 哋 乘勝追擊 下 ,鳥散魚潰。 其實 ,佢 哋 正 正中 咗 斯諾 波 嘅 下懷。 當 人類 入到 前院 ,一早 埋伏 喺 牛棚 嘅 三隻 馬 、三隻 牛 同埋 其餘 嘅 豬 突然 出現 喺 佢 哋 後面 ,截斷 佢 哋 退路。 斯諾 波 立即 下令 進 撃。 佢 自己 直 衝向 鍾 斯。 鍾 斯 見 佢 撲 埋 嚟 ,就 舉起 獵槍 開火。 子彈 擦過 斯諾 波 背脊 ,劃出 一條 血痕 ,後面 一隻 綿羊 應聲 倒地 ,一命嗚呼。 斯諾 波 二話不說 ,旋 即將 準備 好 嘅 十五 嚿石頭 掟向 鍾 斯 雙腳。 鍾 斯跌 咗 入 一大 篤 牛 屎 之中 ,手上 嘅 獵槍 亦 跌落 一旁。 但 最 得人驚 嘅 場面 ,係 當博煞 好似 一匹 種馬 一樣 用 後腳 撐起 自己 ,然後 用 前腳 嘅 蹄鐵 向 敵人 猛烈 攻擊。 佢 第一 下 就 踢 中狐木 農莊 一個 後生 馬倌 嘅 頭殼 ,個 後 生仔 即時 跌落 泥上 ,奄奄一息。 眼見 如此 ,有 幾個 人 即刻 掉 低 木棍 ,想拔 足 而 逃。 但 恐懼 好 快 就 降臨 佢 哋 身上 ,下 一秒 ,全部 動物 都 追 住 佢 哋。 佢 哋 有人 畀 動物 拮 中 嘅 ,有 畀 佢 哋 踢 親 嘅 ,有 咬 到 嘅 ,有 踩到 嘅。 農莊 裏面 每 一隻 動物 都 以 自己 嘅 方式 向 佢 哋 報復。 就 連貓 都 突然 由 屋頂 跳 到 一個 牛仔 膊 頭 上面 ,係 噉 搲 佢 條 頸 ,痛 到 佢 大叫 起 嚟。 突然 ,呢 班 人類 發現 入口 暢通無阻 ,就 謝天謝地 噉 衝出 前院 ,然後 搏晒 老 命 噉 跑 出 大路。 佢 哋 一路 走 ,一班 白鵝 就 喺 後面 一路 叫住 ,一路 啄 佢 哋 嘅 小腿。 所以 ,就 喺 五分鐘 之內 ,佢 哋 就 以 同 入 嚟 時 一模一樣 咁 冇 面 嘅 方式 倉皇 撤退。

好快 ,除 咗 一個 人 之外 ,其他 全部 都 走 晒。 喺 前院 裏面 ,博煞 用蹄 輕輕 踢 嗰 個 趴 咗 喺 泥 上面 嘅 馬倌 一下 ,想 將 佢 反 返 轉。 但個 後 生仔 郁都 唔 郁下。

「佢 死 咗 ……」博煞 好 內疚 :「我 冇 心 㗎。 我 冇 為 意到 自己 釘 咗 蹄鐵。 但 邊個 會 相信 我 唔 係 專登 噉 做 呢?

「唔 好 感情用事 ,同志! 」斯諾 波 一路 講 ,傷口 仲 一路 滴 緊血。 「戰爭 就 係 戰爭。 只有 死 咗 嘅 人 先 至 係 好人。」

「我 唔 想 奪去 其他 動物 嘅 生命 ,就算 係 人 都 唔 想。」 博煞 熱淚盈眶 ,再次 重覆。

突然 有人 提起 :「你 哋 有 冇 見 過莫莉 呀?

莫莉 真 係 唔 見 咗。 大家 驚 咗 一輪 ,怕 啲 人類 可能 會 傷害 佢 ,或者 甚至 係 擄走 咗 佢。 不過 最後 ,大家 發現 佢 喺 自己 馬棚 裏面 ,埋 咗 自己 個頭 喺 食槽 入 面 嘅 乾草 之中。 原來 當 佢 聽到 第一 下 槍聲 ,就 已經 走夾 唔 抖 匿 埋 咗。 大家 搵 到 莫莉 之後 ,返到 去 前院 ,發現 嗰 個 馬倌 原來 頭先 只 係 暈 咗 ,啱 啱 已經 蘇醒 ,之後 離開 咗。

大家 而家 興高采烈 噉 重新聚集 起 嚟 ,每 隻 動物 都 大 大聲 回顧 返 自己 喺 呢 場 戰役 中 嘅 功績。 佢 哋 立即 搞 咗 一場 即 慶 嘅 祝捷 會。 旗幟 冉冉上升 ,《英島 眾獸 》嘅 歌唱 聲 一再 響起。 佢 哋 為 陣亡 嘅 綿羊 舉辦 咗 一場 莊嚴 嘅 葬禮 ,喺 佢 嘅 墳墓 上面 種 咗 一棵 山楂樹。 斯諾 波 喺 墳墓 旁邊 講 咗 一番話 ,向 所有 動物 強調 ,如果 有 需要 嘅 時候 ,大家 都 要 有 心理準備 為 動物 農莊 而 死。

動物 一致 決定 要 創立 一個 「一級 動物 英雄 」軍事 勳章 ,並且 立即 頒授 畀 斯諾 波同 博煞。 個 勳章 係 一塊 銅牌 ,本身 其實 係 馬具 房入面 搵 返 嚟 嘅 一 啲 舊 裝飾 配件 ,佢 哋 逢 星期日 同 假期 都 可以 佩戴。 此外 ,佢 哋 亦 追封 咗 一個 「二級 動物 英雄 」勳章 畀 已經 離世 嘅 綿羊。

大家 對 點樣 稱呼 呢場 戰役 作 咗 好多 討論。 最後 ,佢 哋 根據 最初 作 埋伏 嘅 位置 ,將 戰役 命名 為 「牛棚 之戰」。 大家 發現 鍾 斯 先生 嘅 獵槍 遺留 咗 喺 泥 地 上面 ,而且 農舍 裏面 儲埋 好多 子彈。 所以 ,佢 哋 決定 將 支槍 好似 大炮 噉 放 喺 旗 桿 下面 ,以後 每年 發射 兩發 子彈 ——一次 喺 十月 十二號 以 紀念 牛棚 之戰 ;另 一次 喺 仲夏 節 ,以 紀念 抗爭 日。

第五章

隨住 冬天 蒞臨 ,莫莉 變得 越 嚟 越 麻煩。 佢 朝 朝 早 做 嘢 都 遲到 ,話 自己 唔 知 醒 瞓 晏 咗 ,又 話 自己 呢 度 痛 嗰 度 痛 ,偏偏 佢 胃口 又 好好 喎。 佢 會 用 各式各樣 嘅 藉口 嚟 逃避 工作 ,然後 走 去 水池 ,傻 更 更 噉 望 住 自己 水入 面 嘅 倒影。 不過 ,有 啲 傳聞 嘅 指控 就 更加 嚴重。 有 一日 ,當莫莉 一路 撥 住 佢 長長 嘅 尾巴 ,口 裏面 一路 住 乾草 ,輕輕鬆鬆 噉 走入 前院 ,高露嬅 拉 咗 佢 埋 一邊。

「莫莉 ,我 有 樣 好 嚴肅 嘅 嘢 要 同 你 講。 今朝 我 見到 你 喺 分隔 動物 農莊 同狐木 農莊 嘅 樹籬 旁邊 ,有 個 旚瓊 頓 先生 嘅 手下 企 咗 喺 狐 木 農莊 嗰 邊 嘅 樹籬 旁邊。 而且 ……我知 我 當時 好遠 你 哋 ,但 我 都 幾 肯定 見到 佢 當時 同緊 你講 嘢 ,而且 你 仲 畀 佢 摸 你 個 鼻。 究竟 點解 會 噉 ,莫莉?

「吓! 冇 呀 ,佢 冇 呀 ……我 冇 呀! 冇 呀! 冇 呀! 」莫莉 連連 否認 ,心急 得 開始 跳 下 跳 下。

「莫莉! 望住 我! 你 敢 唔 敢 向 我 保證 嗰 個 男人 冇 摸 你 個 鼻?

「都 話 冇 發生 過 噉 嘅 事 咯! 」莫莉 再次 否認 ,但 係 ,佢 始終 唔 敢 面對面 望住 高露嬅。 之後 ,佢 就 立即 一支 箭 噉 樣 跑 走 咗。

高露嬅 突然 意識 到 一 啲 嘢。 佢 冇 同 其他 動物 提起 呢 件 事 ,自己 走 咗 去 莫莉個 馬棚 度 ,用蹄 翻開 地上 嘅 禾稈 草。 喺 禾稈 草 之下 ,原來 埋藏 咗 一堆 方糖 同埋 幾條 唔 同 顏色 嘅 絲帶。

三日 之後 ,莫莉 突然 消失 咗。 之後 幾個 星期 ,大家 都 冇 聽到 任何 關於 佢 嘅 消息 ,直至 有白鴿 報告 返 嚟 ,話 佢 哋 喺 威靈頓 另一邊 見 過 佢。 佢 企 喺 一間 酒吧 外面 ,一架 紅黑 兩 色 嘅 雙輪 馬車 車軸 之間。 一個 着 住 格仔 馬褲 、護 腿腳 套 ,肥頭 耷耳 ,貌似 係 酒吧 老闆 嘅 男人 ,一直 撫摸 住 莫莉個 馬 鼻同 餵 佢 食 方糖。 佢 啲 馬 毛 可以 睇 得出 係 最近 修剪 過 ,而且 額毛 上仲 綁住 一條 緋紅色 嘅 絲帶。 據 白鴿 所講 ,佢 似乎 顯得 相當 悠然自得。 自此 之後 ,就 再 冇 動物 提起過 莫莉。

到 咗 一月份 ,天氣 異常 嚴寒。 大地 變成 鐵板 一樣 ,寸草不生。 動物 喺 穀倉 進行 咗 好 多場 會議 ,幾隻 豬都 為 計劃 來 季 嘅 工作 而 埋頭苦幹。 大家 都 同意 ,因為 豬比 其他 動物 聰明 ,所以 農莊 裏面 嘅 大小 政策 ,全部 都 交由 佢 哋 話 事。 不過 佢 哋 嘅 決定 ,最後 都 會 交 畀 動物 投票 先 可以 通過。 如果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兩個 唔 係 不 和 嘅 話 ,呢 個 做法 本身 其實 可以 運作 得 唔 錯。 但 係 佢 哋 兩個 幾乎 一有 機會 就 包拗 頸。 如果 一個 話 不如 種多 啲 大麥 ,另 一個 就 一定 會 要求 種多 啲 燕麥。 如果 一個 話 某塊 田 適合 種 椰菜 ,另 一個 就 會 話 塊 田除 咗 菜頭 之外 就 乜都種 唔 到。 佢 哋 兩個 各有 各 嘅 支持者 ,兩派 之間 經常 都 有 激烈 嘅 爭執。 喺 會議 當中 ,斯諾 波 往往 憑 佢 嘅 三寸不爛之舌 而 贏得 多數 動物 嘅 掌聲 ,但 拿破崙 就 比較 善 長 喺 會議 之間 為 自己 拉攏 支持。 而 當中 ,佢 對 綿羊 嘅 遊說 行動 最 成功。 最近 ,綿羊 開始 辰時 卯時 都 會 叫 起 「四腳 好 ,兩腳壞 」,仲 成日 會 喺 會議 期間 ,用 呢 句 口號 打斷 斯諾 波 嘅 發言。 尤其 係 喺 斯諾 波 演說 嘅 重要 時刻 ,綿羊 特別 鍾 意 大叫 「四腳 好 ,兩腳壞」。 斯諾 波 喺 農舍 搵 到 一疊 《農夫 與 牧人 》嘅 過期雜誌 ,佢 仔細 噉 研究 過 裏面 嘅 內容 之後 ,諗 咗 好多 創新 同 改善 農莊 嘅 計劃。 佢 侃侃而談 噉 介紹 田溝 、青貯 同 鹼性 熔渣 ,仲 提出 咗 一套 詳盡 周密 嘅 制度 ,教 動物 點樣 可以 每日 喺 唔 同 地點 直接 喺 田野 上 排泄 ,從而 減少 處理 同 搬運 排泄物 嘅 麻煩。 拿破崙 自己 並 冇 提出 任何 計劃 ,佢 只 係 靜靜 雞 噉 批評 斯諾 波 嘅 計劃 最終 都 會 徒勞無功 ,佢 似乎 係 等待 緊 一個 反擊 嘅 時機。 而 喺 佢 哋 嘅 爭 拗 之中 ,最 激烈 嘅 一次 可以 話 係 喺 風車 嘅 問題 度。

喺 距離 大本營 唔 遠 嘅 長 牧場 上面 ,有個 小 山丘 ,係 成個 農莊 裏面 嘅 最高點。 斯諾 波 巡察 咗 四周 之後 ,最後 覺得 呢 度 就 係 興建 風車 嘅 最佳 地點。 佢 打算 用座 風車 推動 一部 發電機 ,從而 為 農莊 提供 電力。 有 電力 之後 ,棚舍 就 可以 燈火通明 ,冬天 可以 暖意 融融 ,亦 可以 推動 圓鋸 、切草機 、切 麥芽 機 同埋 電動 揸 奶機。 由於 農莊 本身 比較落後 ,只有 最 簡單 嘅 機械 ,一眾 動物 都 冇 聽過 以上 呢 啲 嘢 ,所以 佢 哋 都 好 驚 嘆 噉 聽 住 斯諾 波 構想 ,呢 啲 神奇 嘅 機器 ,點樣 可以 喺 佢 哋 悠閒 噉 喺 田 上面 食緊 草 嘅 時候 ,又 或者 係 透過 閱讀 同 對話 交流 增長 知識 嘅 時候 ,能夠 幫 到 佢 哋 做 嘢。

過 咗 唔 使 幾個 禮拜 ,斯諾 波 就 完成 咗 佢 個 風車 大計 嘅 藍圖。 當中 嘅 機械 細節 ,主要 都 係 嚟 自鍾斯 先生 三本 分別 叫 《一千件 可以 為間 屋 做 嘅 事 》、《做 自己 嘅 磚匠 》同 《電學 初探 》嘅 書。 斯諾 波將 本來 用 嚟 孵蛋 嘅 雞棚 當做 自己 嘅 工作室 ,裏面 有面 平滑 嘅 木地板 ,最 適合 用 嚟 畫圖。 佢 喺 入 面 一 閉關 就 係 幾個 鐘。 佢 會 用 石 砸 住 本 打開 嘅 書 ,再 用 佢 隻 豬手 夾住 支 粉筆 ,龍飛鳳舞 噉 喺 地板 上面 繪圓 劃線 ,樂在其中。 佢 嘅 設計圖 慢慢 成形 ,演變成 一堆 佈滿 手柄 同 齒輪 嘅 複雜 圖像 ,足足 佔去 咗 大半個 地板 嘅 面積。 其他 動物 嚟 到 見到 ,雖然 完全 睇 唔 明 ,但 都 非常 讚 嘆 欣賞。 班 動物 每日 最少 都 嚟 睇 一次 斯諾 波 嘅 設計圖 ,就連 母雞 同鴨 都 有 嚟 ,佢 哋 仲 因 為 唔 想 踩到 地下 嘅 粉筆 字 而 苦惱。 只有 拿破崙 一個 對 成件 事 冷冷淡淡 噉 ,佢 由 一 開始 已經 反對 起 風車 嘅 計劃。 不過 有 一日 ,佢 失驚 無 神 噉 嚟 到 ,想 研究 下 呢 啲 設計圖。 佢 圍住 雞棚 一路 走 ,一路 仔細 噉 研究 設計圖 嘅 每個 細節 位。 有時 ,佢 會 用 個 鼻 嗦 下 地上 嘅 草圖 ,然後 ,佢 會 企 定定 喺 度 ,眼角 流露出 不屑 嘅 眼神。 佢 有時 會 突然 提起 一隻 腳 ,然後 喺 設計圖 上 小便 ,跟 住 粒聲 唔 出 噉 就 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