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5)

Part (5)

豬將 馬具 房 騰出 嚟 做 佢 哋 嘅 指揮 總部。 每逢 到 挨 晚 嘅 時候 ,佢 哋 會 喺 嗰 度 讀 由 農舍 搬返 嚟 嘅 書 ,學習 打鐵 、鋸木 同 其他 工藝。 斯諾 波 亦 都 忙於 幫 其他 動物 籌組 佢 所謂 嘅 動物 委員會。 對 呢 件 事 ,佢 可謂 樂此不疲。 佢 為 母雞 籌組 咗 個 「雞蛋 生產 委員會 」,為 乳牛 組成 咗 「牛尾 清潔 聯盟 」,為 野生 嘅 同志 組成 咗 「再 教育 小組 」(目標 係 要 馴服 老鼠 同 野兔 ),為 綿羊 組織 咗 「雪白 羊毛 運動 」,仲有 好多 花款 ,數都數 唔 晒。 除此之外 ,佢 仲 開 埋 班 教 閱讀 同 寫字。 整體 嚟 講 ,呢 啲 計劃 都 係 失敗 嘅。 舉 個例 ,嘗試 馴服 野生動物 呢 件 事 ,幾乎 一 開始 就 已經 胎死腹中。 佢 哋 嘅 行 為 同 以前 都 係 差 唔 多 ,當 大家 對 佢 哋 慷慨 嘅 時候 ,佢 哋 就 貪得無厭。 貓 加入 咗 再 教育 小組 ,而且 有 一排 都 相當 活躍。 有 一日 有 動物 見到 佢 坐 咗 喺 屋頂 上面 ,同 幾隻 麻雀 隔住 一段距離 傾計。 佢 同班 麻雀 講 ,而家 所有 動物 都 係 同志 嚟 ,只要 願意 ,任何 一隻 麻雀 都 可以 企 上 佢 個 爪 上面 休息。 不過 班 麻雀 始終 都 仲 係 同 佢 保持 距離。

雖然 係 噉 ,但 讀寫 班 就 非常 之 成功。 入秋 嘅 時候 ,幾乎 每 隻 動物 或多或少 都 學識 咗 幾隻 字。

豬 已經 可以 好 流暢 噉 睇 書同 寫字。 狗學 閱讀 學得 唔 錯 ,不過 就 除 咗 七誡 外 ,咩 都 冇 興趣 讀。 山羊 繆維 閱讀 能力 好過 幾隻 狗少少 ,有時 挨晚 ,佢 會 由 垃圾堆 搵 一 啲 報紙 出 嚟 ,讀 畀 其他 動物 聽。 班哲 文 嘅 閱讀 能力 唔 會 差得過 任何 一隻 豬 ,但 係 佢 偏偏 唔 肯 運用 呢 項 才能。 對 佢 嚟 講 ,根本 冇 乜嘢 係 值得 一讀。 高露嬅 學 咗 一大堆 字 ,但 唔 識得 點樣 將 佢 哋 擺 埋 一齊 用。 博煞 去 到 盡 都 只 係 學到 個 「四 」字。 佢 可以 用 蹄 喺 地下 嘅 塵土 上面 寫出 「一 」、「二 」、「三 」、「四 」,然後 收起 對 耳 仔望 住 呢 幾個 字 ,揈下 佢 執 額 毛 ,出盡 奶力 嘗試 去 諗 起 下 一個 係 咩 字 ,但 最後 都 唔 成功。 間 唔 中 ,佢 真 係 會 寫 得出 「五 」、「六 」、「七 」、「八 」,但 呢 個 時候 ,佢 又 會 發覺 自己 已經 唔 記得 「一 」、「二 」、「三 」、「四 」點寫。 最後 ,佢 決定 識頭 四個 字 就夠 晒數。 佢 會 每 一兩日 就 練習 下 寫 呢 幾個 字 ,幫助 下 記憶。 莫莉除 咗 自己 個 名 嗰 兩個 字 之外 ,其他 字 都 唔 肯學。 佢 會 用 樹枝 好 整齊 噉 排 呢 兩個 字出 嚟 ,再用 一 兩朵花 裝飾 下 ,然後 圍住 呢 兩個 字 一路 轉 一路 欣賞。

其他 嘅 動物 都 只 係 學得識個 「一 」字。 所以 綿羊 、母雞 同鴨 呢 類蠢 啲 嘅 動物 冇 辦法 記得 熟七誡。 經過 深思熟慮 之後 ,斯諾 波 宣布 七誡 其實 可以 簡化 為 一句 格言 ,就 係 :「四腳 好 ,兩腳壞」。 佢 話 呢 句 已經 包含 咗 動物 主義 最 重要 嘅 原則。 只要 完全 理解 呢 句 說話 ,就 可以 遠離 人類 不良 嘅 影響。 一班 雀 仔 最初 反對 呢 個 講法 ,因 為 佢 哋 好似 都 只 係 得 兩隻 腳 ,不過 斯諾 波 成功 說服 佢 哋 呢 個 並 唔 係 事實。

佢 向 雀 仔 解釋 :「同志 ,雀 仔 嘅 一對 翼 係 推進 器官 ,而 唔 係 操控 器官。 所以 翼 應該 被視 為 係 腳。 人類 最大 嘅 一個 標誌 就 係 對手 ,佢 哋 所有 嘅 壞事 都 係 用 對手 做出 嚟。」

雀 仔 唔 係 好明 斯諾 波 嗰 啲 咁 長 咁 深奧 嘅 詞語 ,但 係 佢 哋 都 接受 咗 呢 個 解釋。 其他 小 動物 亦 都 開始 去 學習 呢 句 新 格言。 「四腳 好 ,兩腳壞 」之 後寫 咗 喺 穀倉 最 埋 嗰 埲 牆 上面。 呢 六隻 大字 ,比 佢 哋 下面 嘅 七 誡 仲 要 大。 當 綿羊 慢慢 背熟 句 格言 ,就 開始 越 嚟 越 鍾 意 呢 句 說話。 佢 哋 瞓 喺 田地 上 休息 嘅 時候 ,間 唔 中 就 會 大叫 「四腳 好 ,兩腳壞! 四腳 好 ,兩腳壞! 」一直 叫足 幾個 鐘頭 都 唔 肯停。

拿破崙 對 斯諾 波 嘅 委員會 完全 冇 興趣。 佢 覺得 教育 下一代 ,比起 對 已經 成長 嘅 動物 做 任何 嘢 都 更 重要。 咁 啱 卓詩同 藍鈴 收割 乾草 之後 冇 幾耐 都 分別 生 咗 隻 狗 仔 ,加加 埋 埋 一共 成 九隻 咁 多。 狗 仔一戒 奶 ,拿破崙 就 將 佢 哋 從 媽媽 身邊 帶走 ,話 要 負責 佢 哋 幾個 嘅 教育。 佢 帶 佢 哋 入 馬具 房 ,爬 上 一 樘 樓梯 ,去 到 個 閣樓 度。 之後 ,佢 將 佢 哋 一直 收埋 喺 嗰 度 ,慢慢 農莊 入面 其他 動物 都 唔 再 記得 佢 哋 曾經 出現 過。

至於 牛奶 消失 之謎 最後 都 解開 咗 ,原來 啲 奶 係 撈 咗 入 豬 嘅 飼料 度。 夏 風吹 過 ,果園 裏面 嘅 蘋果 開始 成熟 ,跌落 嚟 遍佈 喺 園中 嘅 芳草 上面。 所有 動物 都 理所當然 噉 認為 大家 可以 平均 分享 到 呢 啲 蘋果。 但 係 有 一日 ,命令 傳落 嚟 ,話 所有 蘋果 到 必須 先 收集 到 馬具 房 ,由豬 首先 享用。 其他 動物 對 呢 個 安排 頗 有 微言 ,但 係 都 做 唔 到 乜嘢。 所有 豬對 呢 件 事 都 一致同意 ,連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都 冇 任何 爭辯。 佢 哋 派 咗 史 叫 拿 去 同 其他 動物 解釋 點解 有 必要 噉 做。

「各位 同志! 」佢 大聲 同 大家 講 :「我 希望 你 哋 唔 會 以 為 我 哋 呢 班豬 噉 做 ,係 為 咗 自己 嘅 私利 同 特權。 其實 我 哋 當中 好多 都 好 憎 飲 牛奶 同食 蘋果。 我 自己 就 已經 好 唔 鍾 意 嘞。 但 係 我 哋 要 食 呢 啲 食物 嘅 唯一 原因 ,係 因為 要 確保 自己 身體健康。 同志 ,科學 已經 證明 咗 牛奶 同 蘋果 含有 一 啲 對 豬 嘅 健康 攸關 重要 嘅 物質。 我 哋 豬 係 靠 食 腦 嘅 ,而 成個 農莊 嘅 管理 同 組織 都 係 靠 我 哋 孭 起。 我 哋 日以繼夜 噉 為 你 哋 謀福利 ,飲 牛奶 同食 蘋果 都 只 係 為 咗 你 哋。 你 哋 明 唔 明白 如果 我 哋 豬唔 能夠 履行 我 哋 嘅 職責 ,後果 會 係 點? 鍾 斯 就 會 返返 嚟! 冇 錯 呀 ,鍾 斯 就 會 返返 嚟! 」史 叫 拿 用 懇求 嘅 語氣 ,搖住 尾 兩邊 踱 嚟 踱去 ,繼續 講 :「同志 ,我 好 肯定 ,你 哋 當中 冇 任何 一個 會想 見到 鍾 斯返 返 嚟 ,係 咪?

如果 話 有 乜嘢 係 班 動物 絕對 冇 異議 嘅 ,噉 一定 係 「唔 想 鍾 斯返 嚟」。 所以 當件 事 係 噉 樣 闡述 出 嚟 嘅 時候 ,大家 都 冇 咩 可以 再講。 要 確保 豬 嘅 身體健康 的確 好 重要 ,所以 大家 都 冇 再 爭論 ,一致同意 將 牛奶 同 跌落 嚟 嘅 蘋果 (仲有當 蘋果 熟晒 後 嘅 第一批 收成 )全部 留 畀 班豬 享用。

第四章

暮夏將 盡 ,動物 農莊 裏面 所 發生 嘅 事 已經 傳遍 大半個 郡。 每 一日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都 會派 大批 白鴿 飛 到 鄰近 嘅 農莊 ,去 話 佢 哋 知 動物 農莊 起義 嘅 事 ,同埋 教 佢 哋 唱 「英島 眾獸」。

呢 段 期間 ,鍾 斯 先生 大部份 時間 都 坐 咗 喺 威靈頓 嘅 紅獅 吧 入面 ,向 周圍 嘅 人 呻 自己 竟然 畀 一班 二打 六 動物 兵團 由 自己 嘅 物業 趕走 ,真 係 好 唔 公平。 其他 農莊 主 人口 頭上 都 話 好 同情 佢 ,但 其實 都 冇 實際 噉 幫 過 佢 手。 佢 哋 暗 啞 底 仲 盤算 緊 自己 有 冇 辦法 可以 從件 事 中 得益。 好彩 ,動物 農莊 旁邊 兩家 農莊 嘅 主人 可以 話 係 世仇。 其中 一個 叫狐木 農莊 ,係 一個 好大 ,但 又 缺乏 打理 同 落後 嘅 農莊。 農莊 裏面 生滿 咗 野 樹林 ,牧場 破爛不堪 ,樹籬 亦 不堪入目。 農莊 主人 旚瓊 頓 先生 係 一個 隨和 嘅 鄉紳 ,佢 大部份 時間 ,視乎 季節 ,如果 唔 係 花 喺 釣魚 度 ,就 係 花 喺 打獵 度。 另 一個 農莊 細 啲 、打理 得 好 啲 ,叫翩田 農莊。 佢 嘅 主人 費 特力 先生 係 一個 既 強悍 又 精明 嘅 人 ,出 咗 名 經常 同 人 打官司 ,同埋 向 人 開天 殺價。 佢 哋 兩個 都 好 唔 鍾 意 對方 ,唔 鍾 意到 甚至 連 傾點 樣 一齊 維護 大家 利益 都 達成 唔 到 共識。

儘管如此 ,喺 動物 農莊 發生 嘅 起義 令 佢 哋 兩個 都 好 震驚 ,佢 哋 為 咗 要 諗 辦法 唔 畀 自己 農莊 嘅 動物 知道 得太多 ,都 食 唔 安 ,瞓 唔 落。 起初 ,佢 哋 嘲笑 由 動物 自己 管理 自己 ,話 佢 哋 一定 捱 唔 過 兩個 禮拜。 佢 哋 周圍 同人講 ,莊園 農莊 (佢 哋 好 堅持 叫 返 莊園 農莊 ,而 唔 會 接受 「動物 農莊 」呢 個 名 )嘅 動物 之間 成日 打 到 你死我活 ,大家 都 就 快會 餓死。 當 日子 一日 一日 噉 過去 ,但 啲 動物 好 明顯 仲未 餓死 ,費 特力 同 旚瓊 頓 就 轉 咗 口風 ,開始 抹黑 動物 農莊 裏面 所 發生 嘅 事。 佢 哋 話 班 動物 要食 自己 嘅 同類 ,彼此 又 用燒 紅 嘅 馬 碲 鐵 折磨 對方 ,仲 共享 自己 嘅 老婆。 佢 哋 話 ,呢 一切 都 係 違反 自然 定律 嘅 結果。

不過 ,大家 始終 都 冇 完全 相信 呢 啲 講法。 傳到 動物 耳邊 嘅 ,係 一個 又 一個 似是而非 嘅 故事 ,描述 農莊 裏面 ,人類 被 趕走 、而 動物 可以 自治 嘅 一片 樂土。 於是 喺 呢 一年 ,鄉間 出現 咗 一波 又 一波 反抗 嘅 浪潮。 一向 溫馴 嘅 公牛 突然 狂性 大發 ,羊群 為食 三葉草 而 衝爛 樹籬 ,乳牛 踢 瀉裝 牛奶 嘅 水桶 ,獵馬 唔 肯 跳欄 ,仲專 登向 獵人 想 佢 哋 去 嘅 反 方向 跑。 更 重要 嘅 係 ,《英島 眾獸 》嘅 旋律 以至 歌詞 都 以 迅雷不及掩耳 嘅 速度 傳遍 每 一個 角落。 人類 聽到 呢 首歌 嘅 時候 都 難以 抑壓 自己 嘅 憤怒 ,但 佢 哋 都 扮 到 不屑一顧 噉 樣。 佢 哋 會 話 冇 辦法 理解 ,點解 會 有人 可以 接受 自己 唱 一首 噉 嘅 垃圾 ,就算 佢 哋 只 係 動物 都 難以 理解。 任何 畀 人 捉 到 唱 呢 首歌 嘅 動物 都 會 當場 受 鞭打。 但 係 ,噉 樣 係 阻止 唔 到 首歌 流傳 開去。 烏 鶇 喺 樹籬 上 唱 ,白 鴿 喺 榆樹 上 唱 ,歌聲 融入 咗 鐵匠鋪 嘅 鏗鏘聲 同 教堂 鐘聲 嘅 旋律 之中。 當 人類 聽到 嘅 時候 ,佢 哋 從 心底 打 起 冷震 ,因為 ,佢 哋 聽到 嘅 係 預示 自己 末日 嘅 喪鐘 聲。

到 咗 十月初 ,當 小麥 收割 好 並且 堆疊 整齊 ,當中 有 部份 仲 已經 打 好 麥 剝 埋殼 ,一隊 白鴿 突然 從 晴空 中 迴旋 而 至 ,驚惶失色 噉 降落 到 動物 農莊 嘅 前院 上面。 鍾 斯 先生 同 佢 嘅 手下 ,帶住 另外 六個 狐木 農莊 同翩田 農莊 嚟 嘅 人 ,推開 咗 五桿閘 ,沿住 馬車 路 走向 農莊。 佢 哋 個個 手 上面 都 揸 住 枝 棍 ;只有 鍾 斯 先生 一個 ,係 拎 住 支 獵槍 ,喺 前面 昂首闊步 帶領 住 其他人。 好 明顯 ,佢 哋 打算 要 重奪 農莊。

呢 件 事 其實 大家 一早 已經 預 咗 會 發生 ,所以 早就 做好 咗 準備。 斯諾 波做 咗 今 次 防禦 行動 嘅 總指揮 ,因 為 佢 之前 喺 農舍 搵 到 本 關於 凱撒大帝 征戰 嘅 舊書 ,詳細 噉 研究 過 入 面 嘅 戰術。 佢 好 迅速 噉 下達 命令 ,幾分鐘 之內 ,所有 動物 都 已經 各就各位。


Part (5)

豬將 馬具 房 騰出 嚟 做 佢 哋 嘅 指揮 總部。 每逢 到 挨 晚 嘅 時候 ,佢 哋 會 喺 嗰 度 讀 由 農舍 搬返 嚟 嘅 書 ,學習 打鐵 、鋸木 同 其他 工藝。 斯諾 波 亦 都 忙於 幫 其他 動物 籌組 佢 所謂 嘅 動物 委員會。 對 呢 件 事 ,佢 可謂 樂此不疲。 佢 為 母雞 籌組 咗 個 「雞蛋 生產 委員會 」,為 乳牛 組成 咗 「牛尾 清潔 聯盟 」,為 野生 嘅 同志 組成 咗 「再 教育 小組 」(目標 係 要 馴服 老鼠 同 野兔 ),為 綿羊 組織 咗 「雪白 羊毛 運動 」,仲有 好多 花款 ,數都數 唔 晒。 除此之外 ,佢 仲 開 埋 班 教 閱讀 同 寫字。 整體 嚟 講 ,呢 啲 計劃 都 係 失敗 嘅。 舉 個例 ,嘗試 馴服 野生動物 呢 件 事 ,幾乎 一 開始 就 已經 胎死腹中。 佢 哋 嘅 行 為 同 以前 都 係 差 唔 多 ,當 大家 對 佢 哋 慷慨 嘅 時候 ,佢 哋 就 貪得無厭。 貓 加入 咗 再 教育 小組 ,而且 有 一排 都 相當 活躍。 有 一日 有 動物 見到 佢 坐 咗 喺 屋頂 上面 ,同 幾隻 麻雀 隔住 一段距離 傾計。 佢 同班 麻雀 講 ,而家 所有 動物 都 係 同志 嚟 ,只要 願意 ,任何 一隻 麻雀 都 可以 企 上 佢 個 爪 上面 休息。 不過 班 麻雀 始終 都 仲 係 同 佢 保持 距離。

雖然 係 噉 ,但 讀寫 班 就 非常 之 成功。 入秋 嘅 時候 ,幾乎 每 隻 動物 或多或少 都 學識 咗 幾隻 字。

豬 已經 可以 好 流暢 噉 睇 書同 寫字。 狗學 閱讀 學得 唔 錯 ,不過 就 除 咗 七誡 外 ,咩 都 冇 興趣 讀。 山羊 繆維 閱讀 能力 好過 幾隻 狗少少 ,有時 挨晚 ,佢 會 由 垃圾堆 搵 一 啲 報紙 出 嚟 ,讀 畀 其他 動物 聽。 班哲 文 嘅 閱讀 能力 唔 會 差得過 任何 一隻 豬 ,但 係 佢 偏偏 唔 肯 運用 呢 項 才能。 對 佢 嚟 講 ,根本 冇 乜嘢 係 值得 一讀。 高露嬅 學 咗 一大堆 字 ,但 唔 識得 點樣 將 佢 哋 擺 埋 一齊 用。 博煞 去 到 盡 都 只 係 學到 個 「四 」字。 佢 可以 用 蹄 喺 地下 嘅 塵土 上面 寫出 「一 」、「二 」、「三 」、「四 」,然後 收起 對 耳 仔望 住 呢 幾個 字 ,揈下 佢 執 額 毛 ,出盡 奶力 嘗試 去 諗 起 下 一個 係 咩 字 ,但 最後 都 唔 成功。 間 唔 中 ,佢 真 係 會 寫 得出 「五 」、「六 」、「七 」、「八 」,但 呢 個 時候 ,佢 又 會 發覺 自己 已經 唔 記得 「一 」、「二 」、「三 」、「四 」點寫。 最後 ,佢 決定 識頭 四個 字 就夠 晒數。 佢 會 每 一兩日 就 練習 下 寫 呢 幾個 字 ,幫助 下 記憶。 莫莉除 咗 自己 個 名 嗰 兩個 字 之外 ,其他 字 都 唔 肯學。 佢 會 用 樹枝 好 整齊 噉 排 呢 兩個 字出 嚟 ,再用 一 兩朵花 裝飾 下 ,然後 圍住 呢 兩個 字 一路 轉 一路 欣賞。

其他 嘅 動物 都 只 係 學得識個 「一 」字。 所以 綿羊 、母雞 同鴨 呢 類蠢 啲 嘅 動物 冇 辦法 記得 熟七誡。 經過 深思熟慮 之後 ,斯諾 波 宣布 七誡 其實 可以 簡化 為 一句 格言 ,就 係 :「四腳 好 ,兩腳壞」。 佢 話 呢 句 已經 包含 咗 動物 主義 最 重要 嘅 原則。 只要 完全 理解 呢 句 說話 ,就 可以 遠離 人類 不良 嘅 影響。 一班 雀 仔 最初 反對 呢 個 講法 ,因 為 佢 哋 好似 都 只 係 得 兩隻 腳 ,不過 斯諾 波 成功 說服 佢 哋 呢 個 並 唔 係 事實。

佢 向 雀 仔 解釋 :「同志 ,雀 仔 嘅 一對 翼 係 推進 器官 ,而 唔 係 操控 器官。 所以 翼 應該 被視 為 係 腳。 人類 最大 嘅 一個 標誌 就 係 對手 ,佢 哋 所有 嘅 壞事 都 係 用 對手 做出 嚟。」

雀 仔 唔 係 好明 斯諾 波 嗰 啲 咁 長 咁 深奧 嘅 詞語 ,但 係 佢 哋 都 接受 咗 呢 個 解釋。 其他 小 動物 亦 都 開始 去 學習 呢 句 新 格言。 「四腳 好 ,兩腳壞 」之 後寫 咗 喺 穀倉 最 埋 嗰 埲 牆 上面。 呢 六隻 大字 ,比 佢 哋 下面 嘅 七 誡 仲 要 大。 當 綿羊 慢慢 背熟 句 格言 ,就 開始 越 嚟 越 鍾 意 呢 句 說話。 佢 哋 瞓 喺 田地 上 休息 嘅 時候 ,間 唔 中 就 會 大叫 「四腳 好 ,兩腳壞! 四腳 好 ,兩腳壞! 」一直 叫足 幾個 鐘頭 都 唔 肯停。

拿破崙 對 斯諾 波 嘅 委員會 完全 冇 興趣。 佢 覺得 教育 下一代 ,比起 對 已經 成長 嘅 動物 做 任何 嘢 都 更 重要。 咁 啱 卓詩同 藍鈴 收割 乾草 之後 冇 幾耐 都 分別 生 咗 隻 狗 仔 ,加加 埋 埋 一共 成 九隻 咁 多。 狗 仔一戒 奶 ,拿破崙 就 將 佢 哋 從 媽媽 身邊 帶走 ,話 要 負責 佢 哋 幾個 嘅 教育。 佢 帶 佢 哋 入 馬具 房 ,爬 上 一 樘 樓梯 ,去 到 個 閣樓 度。 之後 ,佢 將 佢 哋 一直 收埋 喺 嗰 度 ,慢慢 農莊 入面 其他 動物 都 唔 再 記得 佢 哋 曾經 出現 過。

至於 牛奶 消失 之謎 最後 都 解開 咗 ,原來 啲 奶 係 撈 咗 入 豬 嘅 飼料 度。 夏 風吹 過 ,果園 裏面 嘅 蘋果 開始 成熟 ,跌落 嚟 遍佈 喺 園中 嘅 芳草 上面。 所有 動物 都 理所當然 噉 認為 大家 可以 平均 分享 到 呢 啲 蘋果。 但 係 有 一日 ,命令 傳落 嚟 ,話 所有 蘋果 到 必須 先 收集 到 馬具 房 ,由豬 首先 享用。 其他 動物 對 呢 個 安排 頗 有 微言 ,但 係 都 做 唔 到 乜嘢。 所有 豬對 呢 件 事 都 一致同意 ,連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都 冇 任何 爭辯。 佢 哋 派 咗 史 叫 拿 去 同 其他 動物 解釋 點解 有 必要 噉 做。

「各位 同志! 」佢 大聲 同 大家 講 :「我 希望 你 哋 唔 會 以 為 我 哋 呢 班豬 噉 做 ,係 為 咗 自己 嘅 私利 同 特權。 其實 我 哋 當中 好多 都 好 憎 飲 牛奶 同食 蘋果。 我 自己 就 已經 好 唔 鍾 意 嘞。 但 係 我 哋 要 食 呢 啲 食物 嘅 唯一 原因 ,係 因為 要 確保 自己 身體健康。 同志 ,科學 已經 證明 咗 牛奶 同 蘋果 含有 一 啲 對 豬 嘅 健康 攸關 重要 嘅 物質。 我 哋 豬 係 靠 食 腦 嘅 ,而 成個 農莊 嘅 管理 同 組織 都 係 靠 我 哋 孭 起。 我 哋 日以繼夜 噉 為 你 哋 謀福利 ,飲 牛奶 同食 蘋果 都 只 係 為 咗 你 哋。 你 哋 明 唔 明白 如果 我 哋 豬唔 能夠 履行 我 哋 嘅 職責 ,後果 會 係 點? 鍾 斯 就 會 返返 嚟! 冇 錯 呀 ,鍾 斯 就 會 返返 嚟! 」史 叫 拿 用 懇求 嘅 語氣 ,搖住 尾 兩邊 踱 嚟 踱去 ,繼續 講 :「同志 ,我 好 肯定 ,你 哋 當中 冇 任何 一個 會想 見到 鍾 斯返 返 嚟 ,係 咪?

如果 話 有 乜嘢 係 班 動物 絕對 冇 異議 嘅 ,噉 一定 係 「唔 想 鍾 斯返 嚟」。 所以 當件 事 係 噉 樣 闡述 出 嚟 嘅 時候 ,大家 都 冇 咩 可以 再講。 要 確保 豬 嘅 身體健康 的確 好 重要 ,所以 大家 都 冇 再 爭論 ,一致同意 將 牛奶 同 跌落 嚟 嘅 蘋果 (仲有當 蘋果 熟晒 後 嘅 第一批 收成 )全部 留 畀 班豬 享用。

第四章

暮夏將 盡 ,動物 農莊 裏面 所 發生 嘅 事 已經 傳遍 大半個 郡。 每 一日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都 會派 大批 白鴿 飛 到 鄰近 嘅 農莊 ,去 話 佢 哋 知 動物 農莊 起義 嘅 事 ,同埋 教 佢 哋 唱 「英島 眾獸」。

呢 段 期間 ,鍾 斯 先生 大部份 時間 都 坐 咗 喺 威靈頓 嘅 紅獅 吧 入面 ,向 周圍 嘅 人 呻 自己 竟然 畀 一班 二打 六 動物 兵團 由 自己 嘅 物業 趕走 ,真 係 好 唔 公平。 其他 農莊 主 人口 頭上 都 話 好 同情 佢 ,但 其實 都 冇 實際 噉 幫 過 佢 手。 佢 哋 暗 啞 底 仲 盤算 緊 自己 有 冇 辦法 可以 從件 事 中 得益。 好彩 ,動物 農莊 旁邊 兩家 農莊 嘅 主人 可以 話 係 世仇。 其中 一個 叫狐木 農莊 ,係 一個 好大 ,但 又 缺乏 打理 同 落後 嘅 農莊。 農莊 裏面 生滿 咗 野 樹林 ,牧場 破爛不堪 ,樹籬 亦 不堪入目。 農莊 主人 旚瓊 頓 先生 係 一個 隨和 嘅 鄉紳 ,佢 大部份 時間 ,視乎 季節 ,如果 唔 係 花 喺 釣魚 度 ,就 係 花 喺 打獵 度。 另 一個 農莊 細 啲 、打理 得 好 啲 ,叫翩田 農莊。 佢 嘅 主人 費 特力 先生 係 一個 既 強悍 又 精明 嘅 人 ,出 咗 名 經常 同 人 打官司 ,同埋 向 人 開天 殺價。 佢 哋 兩個 都 好 唔 鍾 意 對方 ,唔 鍾 意到 甚至 連 傾點 樣 一齊 維護 大家 利益 都 達成 唔 到 共識。

儘管如此 ,喺 動物 農莊 發生 嘅 起義 令 佢 哋 兩個 都 好 震驚 ,佢 哋 為 咗 要 諗 辦法 唔 畀 自己 農莊 嘅 動物 知道 得太多 ,都 食 唔 安 ,瞓 唔 落。 起初 ,佢 哋 嘲笑 由 動物 自己 管理 自己 ,話 佢 哋 一定 捱 唔 過 兩個 禮拜。 佢 哋 周圍 同人講 ,莊園 農莊 (佢 哋 好 堅持 叫 返 莊園 農莊 ,而 唔 會 接受 「動物 農莊 」呢 個 名 )嘅 動物 之間 成日 打 到 你死我活 ,大家 都 就 快會 餓死。 當 日子 一日 一日 噉 過去 ,但 啲 動物 好 明顯 仲未 餓死 ,費 特力 同 旚瓊 頓 就 轉 咗 口風 ,開始 抹黑 動物 農莊 裏面 所 發生 嘅 事。 佢 哋 話 班 動物 要食 自己 嘅 同類 ,彼此 又 用燒 紅 嘅 馬 碲 鐵 折磨 對方 ,仲 共享 自己 嘅 老婆。 佢 哋 話 ,呢 一切 都 係 違反 自然 定律 嘅 結果。

不過 ,大家 始終 都 冇 完全 相信 呢 啲 講法。 傳到 動物 耳邊 嘅 ,係 一個 又 一個 似是而非 嘅 故事 ,描述 農莊 裏面 ,人類 被 趕走 、而 動物 可以 自治 嘅 一片 樂土。 於是 喺 呢 一年 ,鄉間 出現 咗 一波 又 一波 反抗 嘅 浪潮。 一向 溫馴 嘅 公牛 突然 狂性 大發 ,羊群 為食 三葉草 而 衝爛 樹籬 ,乳牛 踢 瀉裝 牛奶 嘅 水桶 ,獵馬 唔 肯 跳欄 ,仲專 登向 獵人 想 佢 哋 去 嘅 反 方向 跑。 更 重要 嘅 係 ,《英島 眾獸 》嘅 旋律 以至 歌詞 都 以 迅雷不及掩耳 嘅 速度 傳遍 每 一個 角落。 人類 聽到 呢 首歌 嘅 時候 都 難以 抑壓 自己 嘅 憤怒 ,但 佢 哋 都 扮 到 不屑一顧 噉 樣。 佢 哋 會 話 冇 辦法 理解 ,點解 會 有人 可以 接受 自己 唱 一首 噉 嘅 垃圾 ,就算 佢 哋 只 係 動物 都 難以 理解。 任何 畀 人 捉 到 唱 呢 首歌 嘅 動物 都 會 當場 受 鞭打。 但 係 ,噉 樣 係 阻止 唔 到 首歌 流傳 開去。 烏 鶇 喺 樹籬 上 唱 ,白 鴿 喺 榆樹 上 唱 ,歌聲 融入 咗 鐵匠鋪 嘅 鏗鏘聲 同 教堂 鐘聲 嘅 旋律 之中。 當 人類 聽到 嘅 時候 ,佢 哋 從 心底 打 起 冷震 ,因為 ,佢 哋 聽到 嘅 係 預示 自己 末日 嘅 喪鐘 聲。

到 咗 十月初 ,當 小麥 收割 好 並且 堆疊 整齊 ,當中 有 部份 仲 已經 打 好 麥 剝 埋殼 ,一隊 白鴿 突然 從 晴空 中 迴旋 而 至 ,驚惶失色 噉 降落 到 動物 農莊 嘅 前院 上面。 鍾 斯 先生 同 佢 嘅 手下 ,帶住 另外 六個 狐木 農莊 同翩田 農莊 嚟 嘅 人 ,推開 咗 五桿閘 ,沿住 馬車 路 走向 農莊。 佢 哋 個個 手 上面 都 揸 住 枝 棍 ;只有 鍾 斯 先生 一個 ,係 拎 住 支 獵槍 ,喺 前面 昂首闊步 帶領 住 其他人。 好 明顯 ,佢 哋 打算 要 重奪 農莊。

呢 件 事 其實 大家 一早 已經 預 咗 會 發生 ,所以 早就 做好 咗 準備。 斯諾 波做 咗 今 次 防禦 行動 嘅 總指揮 ,因 為 佢 之前 喺 農舍 搵 到 本 關於 凱撒大帝 征戰 嘅 舊書 ,詳細 噉 研究 過 入 面 嘅 戰術。 佢 好 迅速 噉 下達 命令 ,幾分鐘 之內 ,所有 動物 都 已經 各就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