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3)

Part (3)

各位 同志 ,而家 我會 話 你 知 我 噚 晚個 夢。 我 唔 識點 形容 個 夢 你 聽。 個 夢 係 關於 人類 消失 後 嘅 地球 嘅。 但 係 佢 提醒 咗 我 一樣 我 已經 唔 記得 咗 好 耐 嘅 嘢。 好多年 前 ,當我仲 係 一隻 豬仔 嗰 陣 ,我 阿媽 同 其他 母豬 會 唱 一首 老歌 ,首歌 佢 哋 淨 係 識 哼 個 旋律 同埋 唱頭 幾隻 字。 我 細細 個 嗰 陣 識 呢 個 旋律 ,不過 好耐 之前 已經 唔 記得 咗 點唱。 但 係 噚 晚 ,我發 夢 嘅 時候 突然 記返 起。 更 重要 嘅 係 ,首歌 啲 歌詞 全部 都 返 晒 嚟。 我 好 肯定 啲 歌詞 ,就 係 好 耐 好 耐 以前 啲 動物 曾經 識唱 ,但 後來 已經 失傳 嘅 版本。 各位 同志 ,我而家 就 會 唱 呢 首歌 畀 你 哋 聽。 我 年紀 大 ,把 聲 有 啲 沙啞 ,不過 當我教 咗 你 哋 唱 之後 ,你 哋 可以 唱得 再 好聽 啲。 首歌 叫做 《英島 眾獸》。

少校 清一清 喉嚨 ,就 開始 唱。 正如 佢 講 ,佢 把 聲 有 啲 沙啞 ,不過 佢 都 唱 得 唔 錯。 而且 個 旋律 好 激昂 ,大概 介乎 《小 小姑娘 》同埋 《曱甴 之歌 》之間。 首歌 嘅 歌詞 係 噉 嘅:

眾 愛爾蘭 英島 之獸

嚟 自 左近 與 遠 地

齊 靜聽 我 歌韻 高奏

幸福 將來 大家 有

惡霸 惡人 推翻 追究

遲 或 早 都 要 下台

繁盛 富庶 英島 千畝

綠草 清泉 盡歸獸

再 冇 鐵環 辛苦 緊扣

騎具 只 需 放腦 後

銜 勒馬 刺 終永 生鏽

馬鞭 抌 埋 落 窟窖

最靚 燕麥 乾草 都 有

蘿蔔 瓜豆 配菜 頭

無盡 豐足 諗 下 即 有

就 等 嗰 日 食 返夠

四季 放晴 英島 山嶺

湖 靜水 清 快樂 遊

和緩 清風 都 更 甘透

自主 之時 就 享有

奮鬥 向前 必須 工作

尋夢 死 都 冇 退後

牛共馬 隻 雞鴨 都 要

自己 將來 自己 救

眾 愛爾蘭 英島 之獸

嚟 自 左近 與 遠 地

同 和 唱 兼 宣播 福訊

幸福 將來 大家 有

首歌 令到 班 動物 非常 興奮。 少校 差 唔 多 唱 完 ,佢 哋 就 開始 自己 跟 住 唱。 就連 當中 最 遲鈍 嘅 動物 都 跟 住 節奏 ,唱 到 幾句。 而 醒目 啲 嗰 班 ,例如 豬同 狗 ,幾分鐘 之內 就 已經 識得 晒成 首歌。 然後 ,試 咗 幾次 之後 ,成個 農莊 都 一齊 唱起 《英島 眾獸》。 牛 用 佢 哋 把 老牛 聲唱 ,狗 用 佢 哋 把 悲怨 嘅 聲 唱 ,馬 用 佢 哋 嘅 嘶叫 聲唱 ,鴨 用 佢 哋 把 刺耳 嘅 聲 唱。 佢 哋 鍾 意 首歌 鍾 意到 連續 唱 咗 五次 ,如果 唔 係 畀 人 叫停 ,佢 哋 好 可能 會 繼續 唱落 去。

好 唔 好彩 ,佢 哋 嘈 醒 咗 鍾 斯 先生。 佢 喺 床 彈 咗 起身 ,以為 前院 有 狐狸 ,就 拎 起 佢 經常 擺 喺 睡房 角落 嘅 槍 ,向 黑暗 處射 咗 幾發 六號 彈。 啲 子彈 射入 咗 穀倉 埲 牆 ,大會 即刻 一哄而散。 每 隻 動物 都 返返 去 自己 瞓覺 嘅 地方。 啲 雀 仔 跳 返 上 佢 哋 嘅 樹枝 上面 ,其他 動物 就 喺 禾稈 草 上面 安頓 好 ,成個 農莊 好 快 又 回歸 平靜。

第二章

過 咗 三晚 之後 ,老 少校 就 喺 睡夢中 安詳 噉 離世。 佢 嘅 遺體 埋葬 咗 喺 果園 嘅 泥土 之下。

佢 走 嘅 時候 係 三月初。 之後 嗰 三個 月 動物 之間 有 好多 秘密 活動。 少校 嘅 演說 ,為 農莊 裏面 比較 聰明 嘅 動物 帶 嚟 咗 對 生命 截然不同 嘅 盼望。 佢 哋 唔 知道 少校 講 嘅 起義 幾時 會 發生 ,亦 冇 理由 相信 會 喺 佢 哋 有生之年 發生 ,但 佢 哋 清楚 知道 自己 有 責任 為 呢 件 事 做好 準備。 由於 豬 係 動物 之中 公認 最 聰明 嘅 ,教育 同埋 統籌 其他 動物 嘅 工作 自然 就 落 咗 喺 佢 哋 身上。 當中 最 突出 嘅 ,係 兩隻 鍾 斯 先生 養 嚟 賣 嘅 年輕 公豬 ,佢 哋 分別 叫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拿破崙 係 一隻 望落 去 幾兇神 惡煞 嘅 巴克夏豬。 佢 平時 唔 多講 嘢 ,出 咗 名 我行我素。 斯諾 波 比起 拿破崙 就 外向 、講 嘢 快得多 ,同埋 多 好多 諗 頭。 不過 大家 都 覺得 相比之下 佢 就 冇 咁 有 深度。 而 農莊 裏面 其他 所有 嘅 公豬 ,全部 都 係 養 嚟 食 嘅。 當中 最多人 識 嘅 ,係 一隻 面 圓圓 、眼 碌碌 、聲尖 尖 、身手 敏捷 ,名叫 史 叫 拿 嘅 肥豬 仔。 佢 係 一個 好 出色 嘅 演說家 ,當 佢 爭論 緊一 啲 好 深奧 嘅 概念 嗰 陣 ,佢 會 兩邊 踱 嚟 踱去 ,條尾亦會 跟 住 擺 ,望落 好 有 說服力。 其他 動物 都 話 ,史 叫 拿 可以 將死 都 拗 返生。

佢 哋 三個 將老 少校 嘅 教導 闡述 成為 一套 完整 嘅 思想體系 ,佢 哋 稱 之 為 「動物 主義」。 每星期 有 幾晚 ,喺 鍾 斯 先生 瞓 着 之後 ,佢 哋 會 喺 穀倉 開 秘密 會議 ,將 「動物 主義 」嘅 原則 解釋 畀 其他 動物 聽。 一 開始 嘅 時候 ,大家 都 只 係 當 佢 哋 發 噏 風。 有 啲 動物 話 要 對 「主人 」鍾 斯 先生 忠誠 ;有 啲 仲好 膚淺 噉 話 :「一向 都 係 鍾 斯 先生 餵 開 我 哋 ,如果 冇 咗 佢 ,我 哋 會 餓死 㗎。」 其他人 就 提出 「點解 我 哋 要 擔心 死 咗 之後 會點 呢? 」或者 「如果 起義 遲早會 發生 ,噉 我 哋 做 咩 又 有 乜 所謂 喎? 」之類 嘅 問題。 幾隻 豬要 用 好 大 氣力 去 解釋 畀 佢 哋 聽 ,噉 樣諗並 唔 符合 動物 主義 嘅 精神。 當中 要數 最 蠢 嘅 問題 ,全部 都 係 莫莉 問 嘅。 佢 問 斯諾 波 第一條 問題 ,就 係 「起義 之後 仲有 冇 方 糖食?

「冇。」 斯諾 波好 斬釘截鐵 噉 答 佢。 「我 哋 喺 呢 個 農莊 入面 冇 辦法 造到 方糖。 同埋 其實 你 根本 唔 需要 再食 方糖 ,你 會 有 好多 燕麥 同 乾草 可以 食。」

「噉 我 嘅 鬃毛 上面 仲可 唔 可以 綁 絲帶 呢?

「同志 ,你 咁 鍾情 嘅 呢 啲 絲帶 其實 係 奴隸 嘅 標記。 你明 唔 明白 ,自由 比 絲帶 更加 可貴? 」斯諾 波 答 佢。

莫莉點 咗 下 頭 ,雖然 自己 都 唔 係 好 肯定 明 唔 明。

一班 豬要 用 更 大 嘅 氣力 去 辟 除 烏鴉 摩西 散播 嘅 謠言。 鍾 斯 先生 嘅 寵物 摩西 係 一個 間諜 同 是非 精 ,但 無可否認 佢 講 説 話 的確 好 叻。 佢 聲稱 知道 ,動物 死 咗 之後 ,都 會 去 到 一個 叫 糖果 山 嘅 神秘 國度。 摩西 話 ,呢 個 國度 位於 天空 上面 ,喺 白雲 後面 再遠 少 少。 喺 糖果 山一 星期 七日 都 係 星期日 ,一年四季 都 係 三葉草 盛開 嘅 季節 ,樹籬 上面 仲會 生出 方糖 同 亞麻 籽餅。 其他 動物 都 好 討厭 摩西 ,因 為 佢 一味 吹水 但 又 唔 做 嘢。 不過 佢 哋 當中 有 啲 都 真 係 相信 糖果 山 嘅 存在 ,而班豬 就要 大費周章 噉 去 說服 佢 哋 世界 上 其實 冇 個 噉 嘅 地方。

佢 哋 最 忠實 嘅 信徒 係 博煞同 高露嬅 兩匹 拉 車馬。 佢 哋 兩個 自己 都 冇 咩 思考 能力 ,所以 一 接受 咗 豬做 自己 老師 之後 ,就將 聽 返 嚟 嘅 嘢 信 到 十足 十 ,再用 簡單 嘅 論點 向 其他 動物 傳述 開去。 佢 哋 出席 晒 穀倉 裏面 嘅 每個 秘密 會議 ,又 會 喺 每次 會議 完結 嘅 時候 ,領唱 《英島 眾獸》。

大家 都 估 唔 到 嘅 係 ,起義 比 想像中 嚟 得 更 早同 更 容易。 過去 咁 多年 ,鍾 斯 先生 雖然 係 個 難 應付 嘅 主人 ,但 總算 都 係 一個 稱職 嘅 農夫。 但 最近 佢 就 比較 運滯 ,喺 輸 咗 一 單 官司 之後 ,個人 就 變得 好 沮喪 ,成日 飲 好多 酒。 佢 會 喺 廚房 入面 張 溫莎 椅度 坐足 成日 ,一路 睇 報紙 ,一路 飲酒 ,間 唔 中仲會 用 浸過 啤酒 嘅 麵 包皮 嚟 餵 摩西。 佢 嘅 手下 都 唔 願 做 嘢 亦 唔 誠實 ,田地 都 生滿 雜草 ,建築物 嘅 屋頂 穿晒窿 ,樹籬 冇 人 打理 ,連 動物 都 食 唔 飽。

到 咗 六月 ,嚟 到 收割 乾草 嘅 季節。 喺 仲夏 節 前夕 嘅 呢 個 星期六 ,鍾 斯 先生 去 咗 威靈頓 嘅 紅獅 吧 飲到 爛醉如泥 ,所以 一直 到 星期日 中午 先返 農莊。 佢 班 手下 一大 朝早 揸 完 牛奶 之後 ,就 去 咗 獵兔 ,完全 冇 諗 過要 餵 班 動物。 當鍾斯 先生 返到 嚟 ,即刻 攤 咗 喺 大廳 張 梳化 上面 ,用份 《世界 新聞 》冚住 自己 塊面 ,然後 就 瞓 着 咗。 所以 去 到 黃昏時分 ,班 動物 依然 乜 都 未落 過肚。 佢 哋 卒 之 餓 到頂 唔 順 喇。 其中 一隻 乳牛 用 牛角 衝開 咗 榖 倉 道門 ,其他 動物 就 一窩蜂 噉 喺 裏面 嘅 桶 度 摷 嘢 食。 呢 個 時候 ,鍾 斯 先生 終於 醒 咗 ,跟 手 就 叫 埋 四個 手下 ,拎 住 皮鞭 入到 榖 倉 ,發晒狂 噉 亂 噉 伐。 呢 個 舉動 激 嬲 咗 一班 肚 餓 嘅 動物。 喺 慌亂 間 ,佢 哋 一鼓作氣 ,一齊 衝向 佢 哋 眼前 嘅 施虐 者。 一時間 ,鍾 斯 先生 同 佢 嘅 手下 畀 班 動物 拳打腳踢 ,撞 嚟 撞 去 ,情況 完全 失控。 佢 哋 從來未 見 過班 動物 好似 而家 噉 樣 ,呢 班 佢 哋 過往 任打任 鬧 嘅 動物 突如其來 嘅 起義 ,嚇 到 佢 哋 尿 都 瀨 埋 出 嚟。 唔 使 一陣 ,佢 哋 就 放棄 抵抗 ,落荒而逃。 一分鐘 之後 ,五個 人 已經 跑 到 通往 大閘 嘅 路上 ,成班 動物 就 喺 後面 乘勝追擊。

鍾 斯 太太 由 睡房 嘅 窗 望出去 ,見到 外面 嘅 情況 ,禽禽 青 噉 塞 咗 幾件 財物 入袋 ,然後 就 由 另 一條 路 逃離 農莊。 摩西 拍翼 一飛 ,一路 尖叫 ,一路 隨鍾斯 太太 而 去。 呢 個 時候 ,成班 動物 已經 將鍾斯 先生 同 佢 嘅 手下 趕到 公路 上 ,然後 大 大力 閂 埋 木製 嘅 五 桿 閘。 就 係 噉 ,大家 都 未 搞清楚 發生 緊 咩 事 之際 ,起義 就 已經 成功 咗。 鍾 斯 先生 已經 被 趕走 ,莊園 農莊 而家 已經 屬於 佢 哋。

最 開頭 幾分鐘 ,班 動物 完全 唔 相信 事情 可以 發展 得 咁 順利。 佢 哋 做 嘅 第一件 事 ,係 成班 圍住 個 農莊 瘋狂 噉 跑 ,就 好似 要 確認 下 係 咪 真 係 再 冇 人類 匿 埋 喺 農莊 裏面 噉。 之後 ,佢 哋 衝 返 去 大本營 ,將鍾斯 先生 統治 過 嘅 每 絲 痕跡 都 全部 剷除。 佢 哋 爆 開 咗 馬房 裏面 嘅 馬具 房 ,將 裏面 嘅 嚼子 、鼻環 、狗鏈 ,仲有 鍾 斯 先生 用 嚟 閹割 豬 羊 嗰 幾把 罪孽深重 嘅 刀 ,全部 掉 晒 落個 井度。 韁繩 、籠頭 、眼罩 、極具 侮辱性 嘅 鼻 袋 ,同埋 馬鞭 ,就 統統 都 掉 晒入 前院 裏面 、用 垃圾 燒 起 嘅 熊熊 火堆 之中。 眼見 馬鞭 着 咗 火 ,所有 動物 都 歡呼雀躍。 斯諾 波仲 連 嗰 條 通常 喺 墟 市 日用 嚟 裝飾 鬃毛 同 馬尾 嘅 絲帶 都 掉 埋落 火堆。

佢 對 大家 講 :「絲帶 應該 被視 為 係 衣物 ,係 人類 嘅 標誌。 所有 動物 都 唔 應該 着 衫。」

博煞 聽到 呢 句 ,就 拎 咗 佢 喺 夏天 用 嚟 趕 蚊 嗰 頂 草帽 出 嚟 ,跟隨 大家 一齊 ,掉 咗 入 火堆 度燒。

唔 使 一陣 ,班 動物 就 已經 將 所有 可以 令人 諗 返起 鍾 斯 先生 嘅 嘢 都 破壞 晒。 拿破崙 跟 住 帶 佢 哋 入 返 去 倉庫 ,然後 畀 咗 每 隻 動物 雙倍 份量 嘅 小麥 ,而 每 隻 狗 就 收到 兩塊 餅乾。 之後 ,佢 哋 一齊 好 興奮 噉 一路 跑 ,一路 將 「英島 眾獸 」由頭 到 尾 足足 唱 咗 七次。 唱 完 之後 ,佢 哋 終於 安靜 落 嚟 ,瞓 咗 從來 未試過 咁 舒服 嘅 一 覺。


Part (3)

各位 同志 ,而家 我會 話 你 知 我 噚 晚個 夢。 我 唔 識點 形容 個 夢 你 聽。 個 夢 係 關於 人類 消失 後 嘅 地球 嘅。 但 係 佢 提醒 咗 我 一樣 我 已經 唔 記得 咗 好 耐 嘅 嘢。 好多年 前 ,當我仲 係 一隻 豬仔 嗰 陣 ,我 阿媽 同 其他 母豬 會 唱 一首 老歌 ,首歌 佢 哋 淨 係 識 哼 個 旋律 同埋 唱頭 幾隻 字。 我 細細 個 嗰 陣 識 呢 個 旋律 ,不過 好耐 之前 已經 唔 記得 咗 點唱。 但 係 噚 晚 ,我發 夢 嘅 時候 突然 記返 起。 更 重要 嘅 係 ,首歌 啲 歌詞 全部 都 返 晒 嚟。 我 好 肯定 啲 歌詞 ,就 係 好 耐 好 耐 以前 啲 動物 曾經 識唱 ,但 後來 已經 失傳 嘅 版本。 各位 同志 ,我而家 就 會 唱 呢 首歌 畀 你 哋 聽。 我 年紀 大 ,把 聲 有 啲 沙啞 ,不過 當我教 咗 你 哋 唱 之後 ,你 哋 可以 唱得 再 好聽 啲。 首歌 叫做 《英島 眾獸》。

少校 清一清 喉嚨 ,就 開始 唱。 正如 佢 講 ,佢 把 聲 有 啲 沙啞 ,不過 佢 都 唱 得 唔 錯。 而且 個 旋律 好 激昂 ,大概 介乎 《小 小姑娘 》同埋 《曱甴 之歌 》之間。 首歌 嘅 歌詞 係 噉 嘅:

眾 愛爾蘭 英島 之獸

嚟 自 左近 與 遠 地

齊 靜聽 我 歌韻 高奏

幸福 將來 大家 有

惡霸 惡人 推翻 追究

遲 或 早 都 要 下台

繁盛 富庶 英島 千畝

綠草 清泉 盡歸獸

再 冇 鐵環 辛苦 緊扣

騎具 只 需 放腦 後

銜 勒馬 刺 終永 生鏽

馬鞭 抌 埋 落 窟窖

最靚 燕麥 乾草 都 有

蘿蔔 瓜豆 配菜 頭

無盡 豐足 諗 下 即 有

就 等 嗰 日 食 返夠

四季 放晴 英島 山嶺

湖 靜水 清 快樂 遊

和緩 清風 都 更 甘透

自主 之時 就 享有

奮鬥 向前 必須 工作

尋夢 死 都 冇 退後

牛共馬 隻 雞鴨 都 要

自己 將來 自己 救

眾 愛爾蘭 英島 之獸

嚟 自 左近 與 遠 地

同 和 唱 兼 宣播 福訊

幸福 將來 大家 有

首歌 令到 班 動物 非常 興奮。 少校 差 唔 多 唱 完 ,佢 哋 就 開始 自己 跟 住 唱。 就連 當中 最 遲鈍 嘅 動物 都 跟 住 節奏 ,唱 到 幾句。 而 醒目 啲 嗰 班 ,例如 豬同 狗 ,幾分鐘 之內 就 已經 識得 晒成 首歌。 然後 ,試 咗 幾次 之後 ,成個 農莊 都 一齊 唱起 《英島 眾獸》。 牛 用 佢 哋 把 老牛 聲唱 ,狗 用 佢 哋 把 悲怨 嘅 聲 唱 ,馬 用 佢 哋 嘅 嘶叫 聲唱 ,鴨 用 佢 哋 把 刺耳 嘅 聲 唱。 佢 哋 鍾 意 首歌 鍾 意到 連續 唱 咗 五次 ,如果 唔 係 畀 人 叫停 ,佢 哋 好 可能 會 繼續 唱落 去。

好 唔 好彩 ,佢 哋 嘈 醒 咗 鍾 斯 先生。 佢 喺 床 彈 咗 起身 ,以為 前院 有 狐狸 ,就 拎 起 佢 經常 擺 喺 睡房 角落 嘅 槍 ,向 黑暗 處射 咗 幾發 六號 彈。 啲 子彈 射入 咗 穀倉 埲 牆 ,大會 即刻 一哄而散。 每 隻 動物 都 返返 去 自己 瞓覺 嘅 地方。 啲 雀 仔 跳 返 上 佢 哋 嘅 樹枝 上面 ,其他 動物 就 喺 禾稈 草 上面 安頓 好 ,成個 農莊 好 快 又 回歸 平靜。

第二章

過 咗 三晚 之後 ,老 少校 就 喺 睡夢中 安詳 噉 離世。 佢 嘅 遺體 埋葬 咗 喺 果園 嘅 泥土 之下。

佢 走 嘅 時候 係 三月初。 之後 嗰 三個 月 動物 之間 有 好多 秘密 活動。 少校 嘅 演說 ,為 農莊 裏面 比較 聰明 嘅 動物 帶 嚟 咗 對 生命 截然不同 嘅 盼望。 佢 哋 唔 知道 少校 講 嘅 起義 幾時 會 發生 ,亦 冇 理由 相信 會 喺 佢 哋 有生之年 發生 ,但 佢 哋 清楚 知道 自己 有 責任 為 呢 件 事 做好 準備。 由於 豬 係 動物 之中 公認 最 聰明 嘅 ,教育 同埋 統籌 其他 動物 嘅 工作 自然 就 落 咗 喺 佢 哋 身上。 當中 最 突出 嘅 ,係 兩隻 鍾 斯 先生 養 嚟 賣 嘅 年輕 公豬 ,佢 哋 分別 叫 斯諾 波同 拿破崙。 拿破崙 係 一隻 望落 去 幾兇神 惡煞 嘅 巴克夏豬。 佢 平時 唔 多講 嘢 ,出 咗 名 我行我素。 斯諾 波 比起 拿破崙 就 外向 、講 嘢 快得多 ,同埋 多 好多 諗 頭。 不過 大家 都 覺得 相比之下 佢 就 冇 咁 有 深度。 而 農莊 裏面 其他 所有 嘅 公豬 ,全部 都 係 養 嚟 食 嘅。 當中 最多人 識 嘅 ,係 一隻 面 圓圓 、眼 碌碌 、聲尖 尖 、身手 敏捷 ,名叫 史 叫 拿 嘅 肥豬 仔。 佢 係 一個 好 出色 嘅 演說家 ,當 佢 爭論 緊一 啲 好 深奧 嘅 概念 嗰 陣 ,佢 會 兩邊 踱 嚟 踱去 ,條尾亦會 跟 住 擺 ,望落 好 有 說服力。 其他 動物 都 話 ,史 叫 拿 可以 將死 都 拗 返生。

佢 哋 三個 將老 少校 嘅 教導 闡述 成為 一套 完整 嘅 思想體系 ,佢 哋 稱 之 為 「動物 主義」。 每星期 有 幾晚 ,喺 鍾 斯 先生 瞓 着 之後 ,佢 哋 會 喺 穀倉 開 秘密 會議 ,將 「動物 主義 」嘅 原則 解釋 畀 其他 動物 聽。 一 開始 嘅 時候 ,大家 都 只 係 當 佢 哋 發 噏 風。 有 啲 動物 話 要 對 「主人 」鍾 斯 先生 忠誠 ;有 啲 仲好 膚淺 噉 話 :「一向 都 係 鍾 斯 先生 餵 開 我 哋 ,如果 冇 咗 佢 ,我 哋 會 餓死 㗎。」 其他人 就 提出 「點解 我 哋 要 擔心 死 咗 之後 會點 呢? 」或者 「如果 起義 遲早會 發生 ,噉 我 哋 做 咩 又 有 乜 所謂 喎? 」之類 嘅 問題。 幾隻 豬要 用 好 大 氣力 去 解釋 畀 佢 哋 聽 ,噉 樣諗並 唔 符合 動物 主義 嘅 精神。 當中 要數 最 蠢 嘅 問題 ,全部 都 係 莫莉 問 嘅。 佢 問 斯諾 波 第一條 問題 ,就 係 「起義 之後 仲有 冇 方 糖食?

「冇。」 斯諾 波好 斬釘截鐵 噉 答 佢。 「我 哋 喺 呢 個 農莊 入面 冇 辦法 造到 方糖。 同埋 其實 你 根本 唔 需要 再食 方糖 ,你 會 有 好多 燕麥 同 乾草 可以 食。」

「噉 我 嘅 鬃毛 上面 仲可 唔 可以 綁 絲帶 呢?

「同志 ,你 咁 鍾情 嘅 呢 啲 絲帶 其實 係 奴隸 嘅 標記。 你明 唔 明白 ,自由 比 絲帶 更加 可貴? 」斯諾 波 答 佢。

莫莉點 咗 下 頭 ,雖然 自己 都 唔 係 好 肯定 明 唔 明。

一班 豬要 用 更 大 嘅 氣力 去 辟 除 烏鴉 摩西 散播 嘅 謠言。 鍾 斯 先生 嘅 寵物 摩西 係 一個 間諜 同 是非 精 ,但 無可否認 佢 講 説 話 的確 好 叻。 佢 聲稱 知道 ,動物 死 咗 之後 ,都 會 去 到 一個 叫 糖果 山 嘅 神秘 國度。 摩西 話 ,呢 個 國度 位於 天空 上面 ,喺 白雲 後面 再遠 少 少。 喺 糖果 山一 星期 七日 都 係 星期日 ,一年四季 都 係 三葉草 盛開 嘅 季節 ,樹籬 上面 仲會 生出 方糖 同 亞麻 籽餅。 其他 動物 都 好 討厭 摩西 ,因 為 佢 一味 吹水 但 又 唔 做 嘢。 不過 佢 哋 當中 有 啲 都 真 係 相信 糖果 山 嘅 存在 ,而班豬 就要 大費周章 噉 去 說服 佢 哋 世界 上 其實 冇 個 噉 嘅 地方。

佢 哋 最 忠實 嘅 信徒 係 博煞同 高露嬅 兩匹 拉 車馬。 佢 哋 兩個 自己 都 冇 咩 思考 能力 ,所以 一 接受 咗 豬做 自己 老師 之後 ,就將 聽 返 嚟 嘅 嘢 信 到 十足 十 ,再用 簡單 嘅 論點 向 其他 動物 傳述 開去。 佢 哋 出席 晒 穀倉 裏面 嘅 每個 秘密 會議 ,又 會 喺 每次 會議 完結 嘅 時候 ,領唱 《英島 眾獸》。

大家 都 估 唔 到 嘅 係 ,起義 比 想像中 嚟 得 更 早同 更 容易。 過去 咁 多年 ,鍾 斯 先生 雖然 係 個 難 應付 嘅 主人 ,但 總算 都 係 一個 稱職 嘅 農夫。 但 最近 佢 就 比較 運滯 ,喺 輸 咗 一 單 官司 之後 ,個人 就 變得 好 沮喪 ,成日 飲 好多 酒。 佢 會 喺 廚房 入面 張 溫莎 椅度 坐足 成日 ,一路 睇 報紙 ,一路 飲酒 ,間 唔 中仲會 用 浸過 啤酒 嘅 麵 包皮 嚟 餵 摩西。 佢 嘅 手下 都 唔 願 做 嘢 亦 唔 誠實 ,田地 都 生滿 雜草 ,建築物 嘅 屋頂 穿晒窿 ,樹籬 冇 人 打理 ,連 動物 都 食 唔 飽。

到 咗 六月 ,嚟 到 收割 乾草 嘅 季節。 喺 仲夏 節 前夕 嘅 呢 個 星期六 ,鍾 斯 先生 去 咗 威靈頓 嘅 紅獅 吧 飲到 爛醉如泥 ,所以 一直 到 星期日 中午 先返 農莊。 佢 班 手下 一大 朝早 揸 完 牛奶 之後 ,就 去 咗 獵兔 ,完全 冇 諗 過要 餵 班 動物。 當鍾斯 先生 返到 嚟 ,即刻 攤 咗 喺 大廳 張 梳化 上面 ,用份 《世界 新聞 》冚住 自己 塊面 ,然後 就 瞓 着 咗。 所以 去 到 黃昏時分 ,班 動物 依然 乜 都 未落 過肚。 佢 哋 卒 之 餓 到頂 唔 順 喇。 其中 一隻 乳牛 用 牛角 衝開 咗 榖 倉 道門 ,其他 動物 就 一窩蜂 噉 喺 裏面 嘅 桶 度 摷 嘢 食。 呢 個 時候 ,鍾 斯 先生 終於 醒 咗 ,跟 手 就 叫 埋 四個 手下 ,拎 住 皮鞭 入到 榖 倉 ,發晒狂 噉 亂 噉 伐。 呢 個 舉動 激 嬲 咗 一班 肚 餓 嘅 動物。 喺 慌亂 間 ,佢 哋 一鼓作氣 ,一齊 衝向 佢 哋 眼前 嘅 施虐 者。 一時間 ,鍾 斯 先生 同 佢 嘅 手下 畀 班 動物 拳打腳踢 ,撞 嚟 撞 去 ,情況 完全 失控。 佢 哋 從來未 見 過班 動物 好似 而家 噉 樣 ,呢 班 佢 哋 過往 任打任 鬧 嘅 動物 突如其來 嘅 起義 ,嚇 到 佢 哋 尿 都 瀨 埋 出 嚟。 唔 使 一陣 ,佢 哋 就 放棄 抵抗 ,落荒而逃。 一分鐘 之後 ,五個 人 已經 跑 到 通往 大閘 嘅 路上 ,成班 動物 就 喺 後面 乘勝追擊。

鍾 斯 太太 由 睡房 嘅 窗 望出去 ,見到 外面 嘅 情況 ,禽禽 青 噉 塞 咗 幾件 財物 入袋 ,然後 就 由 另 一條 路 逃離 農莊。 摩西 拍翼 一飛 ,一路 尖叫 ,一路 隨鍾斯 太太 而 去。 呢 個 時候 ,成班 動物 已經 將鍾斯 先生 同 佢 嘅 手下 趕到 公路 上 ,然後 大 大力 閂 埋 木製 嘅 五 桿 閘。 就 係 噉 ,大家 都 未 搞清楚 發生 緊 咩 事 之際 ,起義 就 已經 成功 咗。 鍾 斯 先生 已經 被 趕走 ,莊園 農莊 而家 已經 屬於 佢 哋。

最 開頭 幾分鐘 ,班 動物 完全 唔 相信 事情 可以 發展 得 咁 順利。 佢 哋 做 嘅 第一件 事 ,係 成班 圍住 個 農莊 瘋狂 噉 跑 ,就 好似 要 確認 下 係 咪 真 係 再 冇 人類 匿 埋 喺 農莊 裏面 噉。 之後 ,佢 哋 衝 返 去 大本營 ,將鍾斯 先生 統治 過 嘅 每 絲 痕跡 都 全部 剷除。 佢 哋 爆 開 咗 馬房 裏面 嘅 馬具 房 ,將 裏面 嘅 嚼子 、鼻環 、狗鏈 ,仲有 鍾 斯 先生 用 嚟 閹割 豬 羊 嗰 幾把 罪孽深重 嘅 刀 ,全部 掉 晒 落個 井度。 韁繩 、籠頭 、眼罩 、極具 侮辱性 嘅 鼻 袋 ,同埋 馬鞭 ,就 統統 都 掉 晒入 前院 裏面 、用 垃圾 燒 起 嘅 熊熊 火堆 之中。 眼見 馬鞭 着 咗 火 ,所有 動物 都 歡呼雀躍。 斯諾 波仲 連 嗰 條 通常 喺 墟 市 日用 嚟 裝飾 鬃毛 同 馬尾 嘅 絲帶 都 掉 埋落 火堆。

佢 對 大家 講 :「絲帶 應該 被視 為 係 衣物 ,係 人類 嘅 標誌。 所有 動物 都 唔 應該 着 衫。」

博煞 聽到 呢 句 ,就 拎 咗 佢 喺 夏天 用 嚟 趕 蚊 嗰 頂 草帽 出 嚟 ,跟隨 大家 一齊 ,掉 咗 入 火堆 度燒。

唔 使 一陣 ,班 動物 就 已經 將 所有 可以 令人 諗 返起 鍾 斯 先生 嘅 嘢 都 破壞 晒。 拿破崙 跟 住 帶 佢 哋 入 返 去 倉庫 ,然後 畀 咗 每 隻 動物 雙倍 份量 嘅 小麥 ,而 每 隻 狗 就 收到 兩塊 餅乾。 之後 ,佢 哋 一齊 好 興奮 噉 一路 跑 ,一路 將 「英島 眾獸 」由頭 到 尾 足足 唱 咗 七次。 唱 完 之後 ,佢 哋 終於 安靜 落 嚟 ,瞓 咗 從來 未試過 咁 舒服 嘅 一 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