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2)

Part (2)

就 喺 睡房 盞 油燈 熄滅 嘅 一刻 ,成個 農莊 開始 擾嚷 起 嚟。 日頭 嘅 時候 ,大家 都 收到 消息 ,話 中 白豬 老 少校 噚 晚發 咗 個 好 奇怪 嘅 夢 ,想同 其他 動物 分享 下。 佢 哋 約 埋 喺 鍾 斯 先生 瞓 着 之後 去 大 穀倉 度 會合。 老 少校 (大家 都 係 噉 叫 佢 ,不過 喺 佢 塊 展示 牌 上面 係 寫 住 「威靈頓 美人 」)喺 農莊 入面 德高望重 ,所以 大家 都 唔 介意 瞓 少 個 鐘 ,出 嚟 聽 下 佢 有 咩 要 講。

喺 大 穀倉 最 埋 邊 嘅 一個 平台 上面 ,一盞 從 橫樑 上吊 落 嚟 嘅 油燈 之下 ,少校 一早 已經 喺 佢 嘅 禾稈 草 床上 安頓 好。 少校 已經 十二歲 ,最近 身形 發福 咗 唔 少 ,不過 都 仲 係 一隻 相當 威風凜凜 嘅 豬 ;雖然 佢 冇 剝 到 兩隻 犬齒 ,但個樣 依然 睿智 而 仁慈。 冇 幾耐 ,其他 動物 都 陸續 嚟 到 ,各自 以 自己 覺得 舒適 嘅 方式 坐 好。 率先 嚟 到 嘅 係 藍 鈴 、卓詩 同埋 鉗仔 三隻 狗。 然後 ,一班 豬 嚟 到 ,坐 正 喺 平台 前方 嘅 禾稈 草 上面。 母雞 坐 咗 喺 窗台 上面 ,白鴿 飛 咗 上屋 椽 ,綿羊 同 乳牛 就 攤 咗 喺 豬 嘅 後面 反芻。 博煞同 高露嬅 兩隻 拉 車馬 施施然 噉 一齊 嚟 到 ,再 小心翼翼 噉 將 佢 哋 毛 鬙 鬙 嘅 馬蹄 放落 禾稈 草度 ,以防 有 小 動物 匿 埋 咗 喺 裏面。 高露嬅 係 一隻 健碩 嘅 馬 媽媽 ,但 自從 生 咗 第四胎 之後 ,就 一直 中年 發福 ,保持 唔 返 原本 嘅 身形。 而博煞 就 係 一隻 一米 八 高 嘅 龐然巨 物 ,足足有 成 兩隻 普通 馬 加 埋 咁 大力。 佢 鼻 哥 有 一 笪 白斑 ,搞 到 個樣 睇 落 傻傻 更 更 噉。 事實上 佢 真 係 唔 算 好 聰明 ,不過 佢 性格 沉實 穩重 ,做 嘢 又 好 落力 ,所以 好 得到 其他 動物 尊重。 馬 到 咗 之後 ,就 到 白 山羊 繆維 同埋 家 驢 班 哲文。 班哲文 係 農莊 入面 最 老 、脾氣 最 臭 嘅 動物。 佢 平時 好少講 嘢 ,但 係 一 開口 就 憤青 上身。 例如 佢 會 話 上帝 畀 咗 條 尾 佢 ,等 佢 可以 撥 走 啲 烏蠅 ;不過 佢 就 寧願 唔 要 條尾 又 唔 要 啲 烏蠅。 成個 農莊 所有 嘅 動物 入面 ,唯獨 佢 一個 擳都 唔 笑。 人 哋 問 佢 做 咩 唔 笑 下 ,佢 會 話 唔 覺得 有 咩 好笑。 不過 噉 ,雖然 佢 唔 肯 公開 承認 ,但 其實 佢 好 鍾 意 同 博 煞 一齊。 佢 哋 兩個 經常 星期日 會 喺 果園 外面 個 圍場 度 並排 而行 ,齋食 草 唔 出 聲。

兩隻 馬 啱 啱 坐 好 ,一大 班 唔 見 咗 媽媽 嘅 鴨 仔 就 列隊 走入 穀倉。 佢 哋 一路 發出 柔弱 嘅 叫聲 ,一路 周圍 捐 嚟 捐 去 ,去 搵 一個 唔 會 畀 人 踩 親 嘅 位置。 高露嬅 用 佢 嘅 前腳 圍住 佢 哋 ,幫 佢 哋 架起 咗 一度 圍牆。 班 鴨 仔 喺 埋 邊 坐 低 咗 ,好 快 仲 瞓 着 埋。 近乎 最後 一刻 ,幫鍾斯 先生 拉開 木頭 車 、蠢蠢 哋 嘅 白馬 乸 莫莉 ,住 一塊 方糖 ,風情萬種 噉 走入 嚟。 佢 喺 前面 搵 咗 個位 置 ,開始 玩起 佢 雪白 嘅 鬃毛 ,希望 吸引 其他 動物 去 注意 佢 鬃毛 上面 縛住 嘅 紅絲 帶。 最後 ,貓都 嚟 埋 ,一如 以往 ,佢 周圍 去 搵 個 最 暖 嘅 位置 ,最後 攝 咗 喺 博 煞 同 高 露 嬅 之間。 之後 ,佢 就 好 心滿意足 噉 發出 咕嚕咕嚕 嘅 聲音 ,至於 少校 講 咗 啲 咩 ,佢 一個 字 都 聽 唔 到。

到 呢 一刻 ,所有 動物 都 已經 到 齊 ——除 咗 寵物 烏鴉 摩西 ,佢 仲 喺 後門 出面 嘅 一條 樹枝 上面 瞓 緊 覺。 當 少校 見到 大家 都 已經 坐 好 ,耐心 噉 等 緊 ,佢 就 清 一 清 喉嚨 ,開始 講:

「各位 同志 ,你 哋 都 聽講 過我 噚 晚發 咗 個 好 奇怪 嘅 夢。 不過 我 一陣 間 先講 呢 個 夢 ,我 有 其他 嘢 想講 咗 先。 各位 同志 ,我 諗 我 唔 可以 再同 你 哋 一齊 多好 耐。 喺 我 死 之前 ,我 覺得 我 有 責任 要將 我 累積 落 嚟 嘅 智慧 傳授 畀 大家。 我 都 生存 咗 一段 好 長 嘅 時間 ,當我 自己 一個 喺 畜 棚 度 ,有 好多 時間 去 諗 嘢。 我 覺得 自己 已經 參透 咗 呢 個 地球 上 生命 嘅 本質 ,同埋 動物 生存 嘅 意義。 我 想 同 你 哋 講 嘅 ,就 係 呢 樣 嘢。

各位 同志 ,到底 我 哋 生命 嘅 本質 係 咩? 我 哋 不如 老老實實 認 咗 佢 ,我 哋 嘅 一生 都 係 痛苦 、辛勞 而且 短暫。 我 哋 出世 ,得到 嘅 食物 只 係 僅僅 夠吊住 我 哋 條命 ,而 我 哋 當中 死 唔 去 嗰 啲 就 畀 人 強逼 用盡 最後 一 啖 氣去 勞動。 就 喺 我 哋 嘅 利用 價值 畀 人 揸 乾 揸 淨 嘅 嗰 一剎那 ,我 哋 就 畀 人 拎 去 冷血 噉 屠宰。 喺 英格蘭 冇 任何 動物 喺 一歲 之後 會 知道 乜嘢 叫做 快樂 或者 悠閒。 喺 英格蘭 冇 任何 動物 係 自由 嘅。 動物 嘅 一生 就 係 痛苦 同埋 奴役 :呢 個 係 鐵 一般 嘅 事實。

但 係 噉 樣真 係 大自然 嘅 定律 咩? 唔 通 係 因為 我 哋 嘅 土地 太過 貧瘠 ,所以 住 喺 上面 嘅 生命 都 冇 辦法 過 到 啲 舒適 嘅 生活? 唔 係 呀 ,同志 ,絕對 唔 係 呀! 英格蘭 嘅 土壤 其實 好 肥沃 ,氣候 又 好好 ,其實 可以 種出 好多好多 食物 ,可以 餵飽 嘅 動物 ,遠遠 比而家 生存 緊 嘅 更 多。 淨 係 我 哋 呢 個 農莊 咋 ,就 已經 可以 養到 一打 馬 、廿 隻 牛 同埋 幾百隻 羊 ,而且 全部 都 可以 舒舒服服 又 有 尊嚴 噉 生活 ——呢種 生活 ,遠超 於 我 哋 而 家 嘅 想像 呀! 噉 究竟 我 哋 點解 仲要 繼續 喺 度 捱苦? 係 因為 人類 幾乎 偷走 哂 我 哋 所有 嘅 勞動成果 呀。 同志 ,呢 個 就 係 我 哋 所有 問題 嘅 答案 喇! 兩個 字 就 講得 晒 :人類! 人類 係 我 哋 唯一 嘅 敵人。 剷除 人類 ,噉 飢餓 同埋 辛勞 嘅 源頭 就 會 永遠 消失。

人類 係 唯一 一種 只 係 識得 消費 而 又 不善 生產 嘅 生物。 佢 哋 又 揸 唔 到 奶 ,又 唔 識 生蛋 ,又 唔 夠力 鋤泥 ,跑 又 跑得慢 ,捉 唔 到 兔仔。 偏偏 佢 哋 係 所有 動物 嘅 主人。 人類 要 動物 勞動 ,但 又 淨 係 畀 雞 碎 咁 多 嘢 食出 嚟 、等 佢 哋 僅僅 唔 會 餓死 ,然後 留返 所有 剩 低 嘅 畀 自己。 我 哋 用 勞力 翻 鬆 泥土 ,我 哋 嘅 糞便 令 泥土 肥沃 ,但 係 我 哋 當中 冇 一個 可以 擁有 自己 一副 皮囊 以外 嘅 任何 嘢。 你 哋 呢 班 乳牛 呀 ,舊年 你 哋 揸 咗 幾多 加侖 牛奶 出 嚟? 嗰 啲 原本 應該 用 嚟 養 大 牛仔 嘅 奶 最後 又 去 咗 邊呢? 每 一滴 奶 原來 都 入 咗 我 哋 敵人 個肚 裏面。 仲有 你 哋 呢 班 母雞 呀 ,舊年 你 哋 生 咗 幾 多隻 蛋? 又 有 幾 多隻 最尾 孵到 雞仔 出 嚟 呢? 其他 嗰 啲 全部 都 畀 鍾 斯 一家 賣 晒 去 市場 賺錢。 你 呀 ,高露嬅 ,你 生 嗰 四隻 馬 仔 呢? 佢 哋 本來 應該 係 你老 咗 之後 嘅 寄托 同埋 歡樂 ,但 係 佢 哋 每 一隻 都 喺 一歲 嘅 時候 畀 人 賣 咗 出去 ,而 你 呢 世 都 唔 會 再見 得 返 佢 哋。 你 辛辛苦苦 生 咗 四胎 出 嚟 ,又 喺 田 裏面 勞動 咗 咁 多 ,但 除 咗 嗰 啲 咁 哆 嘅 嘢 食 同一 間 廐 房 ,你仲 得到 過 啲 乜嘢?

而且 就算 已經 過得 咁 淒涼 ,我 哋 連想 安享晚年 都 唔 得。 我 自己 已經 算 係 生 得 好好 命 ,就 真 係 冇 乜 怨言 㗎 喇。 我 已經 十二歲 ,而且 仲有成 四百 幾隻 豬仔。 對 一隻 豬 嚟 講 ,正常 一生 都 差 唔 多 係 噉 啦。 但 係 任何 一隻 動物 ,最後 都 避 唔 過把 屠刀。 喺 我 面前 呢 班 後生 豬仔 ,一年 之內 ,你 哋 每個 都 會 喺 豬欄 搏晒 老 命 噉 嘶叫。 我 哋 所有 動物 最後 都 難逃 呢 個 厄運 ——牛 、豬 、雞 、羊 ,每 一個 都 係。 就 連馬同 狗 都 唔 會 好 得 幾多。 博煞 ,當你 健碩 嘅 肌肉 失去 力量 嘅 一日 ,鍾 斯 就 會將 你 賣 畀 屠夫。 佢 會 割開 你 喉嚨 ,再 煮熟 你 嚟 餵 獵狐狗。 至於 狗 呢 ,當 佢 哋 老 到 甩 晒 牙 嗰 陣 ,鍾 斯 就 會 綁 嚿磚頭 喺 佢 哋 條 頸 度 ,然後 喺 附近 嘅 池塘 浸 死 佢 哋。

各位 同志 ,我 哋 成世所 受 嘅 苦難 ,乜 唔 係 好 明顯 都 係 嚟 自 人類 嘅 暴行 咩? 只要 將 人類 剷除 ,我 哋 勞動 嘅 成果 就 會 屬於 返 我 哋 自己。 幾乎 一夜之間 ,我 哋 就 可以 得到 財富 同埋 自由。 噉 我 哋 要 做 啲 乜嘢 呢? 就 係 無 分 晝夜 、盡心盡力 噉 為 推翻 人類 而 努力! 呢 個 就 係 我 要 帶 畀 你 哋 嘅 啟 示 :起義! 我 唔 知道 呢 個 起義 幾時 會 嚟 到 ,可能 會 係 一個 禮拜 、又 或者 係 一 百年之後 ,但 我 好 確實 噉 知道 ,公義 遲早 都 會 彰顯。 放長 雙眼 喺 你 哋 僅 餘 嘅 生命 中 睇 實啦 ,各位 同志! 更 重要 嘅 係 ,將我 呢 個 信息 傳 畀 追隨 你 哋 嘅 每 一隻 動物 ,等 將來 一代 接 一代 都 可以 繼續 鬥爭 ,直到 打贏 呢 場仗 為止。

各位 同志 ,你 哋 要 記住 ,你 哋 嘅 信念 絕對 唔 可以 動搖。 唔 好 畀 任何 歪理 誤導 你 離開 正軌。 如果 有人 話 你 知 人類 同 動物 有 共同 嘅 利益 ,一方面 嘅 富足 亦 都 等同 另一方面 嘅 富足 ,千祈 唔 好聽 佢 講。 呢 啲 全部 都 係 大話 嚟。 人類 除 咗 自己 嘅 利益 之外 ,咩 嘢 都 唔 會理。 我 哋 動物 之間 喺 鬥爭 嘅 過程 中 一定 要 團結 ,一定 要 齊心。 所有 人類 都 係 敵人。 所有 動物 都 係 同志。」

呢 個 時候 ,現場 一片 擾攘。 正當 少校 講緊 嘢 嘅 時候 ,四隻 老鼠 由 佢 哋 個 窿 裏面 捐 咗 出 嚟 ,坐 咗 喺 度 聽。 當狗 突然 留意到 佢 哋 ,佢 哋 又 即刻 衝返入 個窿度 ,保住 條命 仔。 少校 舉 高手 ,叫 大家 安靜。

「各位 同志 ,」佢 話 :「而家 有 樣 嘢 要 解決。 好似 老鼠 、兔仔 呢 類 嘅 野生動物 ,到底 係 我 哋 嘅 朋友 定 係 敵人? 不如 我 哋 投票決定 啦。 我 向 大會 提出 呢條 問題 :老鼠 係 咪 同志?

現場 即刻 進行 咗 投票 ,大多數 動物 都 認為 老鼠 係 同志。 當中 淨 係 得 四個 有 唔 同 意見 ,就 係 嗰 三隻 狗同 一隻 貓 ,而 大家 後來 發現 原來 隻 貓 兩邊 都 投 咗 票。 少校 繼續 講:

「我 都 冇 乜嘢 要講 嘞。 我 只 係 想 重申 ,一定 要 經常 記住 ,對 人類 同埋 佢 哋 嘅 一切 行為 要 有 敵意。 任何 得 兩隻 腳 嘅 動物 都 係 敵人 ;而 任何 有 四隻 腳 或者 有 翼 嘅 ,都 係 朋友。 記住 喺 同 人類 戰鬥 嘅 同時 ,我 哋 千祈 唔 可以 變得 好似 佢 哋 一樣。 就算 你 戰勝 咗 佢 哋 ,都 唔 好 做 佢 哋 做 嘅 壞事。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住 喺 屋 入 面 、唔 可以 瞓 喺 床上 面 、唔 可以 着 衫 、唔 可以 飲酒 、食煙 、接觸 金錢 或者 進行 交易。 所有 人類 嘅 習慣 都 係 邪惡 㗎。 最 重要 嘅 ,係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對 自己 人 殘暴。 無論 係 強定 弱 、聰明 定 戇直 嘅 ,我 哋 全部 都 係 兄弟。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殺 其他 動物。 所有 動物 都 係 平等 嘅。


Part (2)

就 喺 睡房 盞 油燈 熄滅 嘅 一刻 ,成個 農莊 開始 擾嚷 起 嚟。 日頭 嘅 時候 ,大家 都 收到 消息 ,話 中 白豬 老 少校 噚 晚發 咗 個 好 奇怪 嘅 夢 ,想同 其他 動物 分享 下。 佢 哋 約 埋 喺 鍾 斯 先生 瞓 着 之後 去 大 穀倉 度 會合。 老 少校 (大家 都 係 噉 叫 佢 ,不過 喺 佢 塊 展示 牌 上面 係 寫 住 「威靈頓 美人 」)喺 農莊 入面 德高望重 ,所以 大家 都 唔 介意 瞓 少 個 鐘 ,出 嚟 聽 下 佢 有 咩 要 講。

喺 大 穀倉 最 埋 邊 嘅 一個 平台 上面 ,一盞 從 橫樑 上吊 落 嚟 嘅 油燈 之下 ,少校 一早 已經 喺 佢 嘅 禾稈 草 床上 安頓 好。 少校 已經 十二歲 ,最近 身形 發福 咗 唔 少 ,不過 都 仲 係 一隻 相當 威風凜凜 嘅 豬 ;雖然 佢 冇 剝 到 兩隻 犬齒 ,但個樣 依然 睿智 而 仁慈。 冇 幾耐 ,其他 動物 都 陸續 嚟 到 ,各自 以 自己 覺得 舒適 嘅 方式 坐 好。 率先 嚟 到 嘅 係 藍 鈴 、卓詩 同埋 鉗仔 三隻 狗。 然後 ,一班 豬 嚟 到 ,坐 正 喺 平台 前方 嘅 禾稈 草 上面。 母雞 坐 咗 喺 窗台 上面 ,白鴿 飛 咗 上屋 椽 ,綿羊 同 乳牛 就 攤 咗 喺 豬 嘅 後面 反芻。 博煞同 高露嬅 兩隻 拉 車馬 施施然 噉 一齊 嚟 到 ,再 小心翼翼 噉 將 佢 哋 毛 鬙 鬙 嘅 馬蹄 放落 禾稈 草度 ,以防 有 小 動物 匿 埋 咗 喺 裏面。 高露嬅 係 一隻 健碩 嘅 馬 媽媽 ,但 自從 生 咗 第四胎 之後 ,就 一直 中年 發福 ,保持 唔 返 原本 嘅 身形。 而博煞 就 係 一隻 一米 八 高 嘅 龐然巨 物 ,足足有 成 兩隻 普通 馬 加 埋 咁 大力。 佢 鼻 哥 有 一 笪 白斑 ,搞 到 個樣 睇 落 傻傻 更 更 噉。 事實上 佢 真 係 唔 算 好 聰明 ,不過 佢 性格 沉實 穩重 ,做 嘢 又 好 落力 ,所以 好 得到 其他 動物 尊重。 馬 到 咗 之後 ,就 到 白 山羊 繆維 同埋 家 驢 班 哲文。 班哲文 係 農莊 入面 最 老 、脾氣 最 臭 嘅 動物。 佢 平時 好少講 嘢 ,但 係 一 開口 就 憤青 上身。 例如 佢 會 話 上帝 畀 咗 條 尾 佢 ,等 佢 可以 撥 走 啲 烏蠅 ;不過 佢 就 寧願 唔 要 條尾 又 唔 要 啲 烏蠅。 成個 農莊 所有 嘅 動物 入面 ,唯獨 佢 一個 擳都 唔 笑。 人 哋 問 佢 做 咩 唔 笑 下 ,佢 會 話 唔 覺得 有 咩 好笑。 不過 噉 ,雖然 佢 唔 肯 公開 承認 ,但 其實 佢 好 鍾 意 同 博 煞 一齊。 佢 哋 兩個 經常 星期日 會 喺 果園 外面 個 圍場 度 並排 而行 ,齋食 草 唔 出 聲。

兩隻 馬 啱 啱 坐 好 ,一大 班 唔 見 咗 媽媽 嘅 鴨 仔 就 列隊 走入 穀倉。 佢 哋 一路 發出 柔弱 嘅 叫聲 ,一路 周圍 捐 嚟 捐 去 ,去 搵 一個 唔 會 畀 人 踩 親 嘅 位置。 高露嬅 用 佢 嘅 前腳 圍住 佢 哋 ,幫 佢 哋 架起 咗 一度 圍牆。 班 鴨 仔 喺 埋 邊 坐 低 咗 ,好 快 仲 瞓 着 埋。 近乎 最後 一刻 ,幫鍾斯 先生 拉開 木頭 車 、蠢蠢 哋 嘅 白馬 乸 莫莉 ,住 一塊 方糖 ,風情萬種 噉 走入 嚟。 佢 喺 前面 搵 咗 個位 置 ,開始 玩起 佢 雪白 嘅 鬃毛 ,希望 吸引 其他 動物 去 注意 佢 鬃毛 上面 縛住 嘅 紅絲 帶。 最後 ,貓都 嚟 埋 ,一如 以往 ,佢 周圍 去 搵 個 最 暖 嘅 位置 ,最後 攝 咗 喺 博 煞 同 高 露 嬅 之間。 之後 ,佢 就 好 心滿意足 噉 發出 咕嚕咕嚕 嘅 聲音 ,至於 少校 講 咗 啲 咩 ,佢 一個 字 都 聽 唔 到。

到 呢 一刻 ,所有 動物 都 已經 到 齊 ——除 咗 寵物 烏鴉 摩西 ,佢 仲 喺 後門 出面 嘅 一條 樹枝 上面 瞓 緊 覺。 當 少校 見到 大家 都 已經 坐 好 ,耐心 噉 等 緊 ,佢 就 清 一 清 喉嚨 ,開始 講:

「各位 同志 ,你 哋 都 聽講 過我 噚 晚發 咗 個 好 奇怪 嘅 夢。 不過 我 一陣 間 先講 呢 個 夢 ,我 有 其他 嘢 想講 咗 先。 各位 同志 ,我 諗 我 唔 可以 再同 你 哋 一齊 多好 耐。 喺 我 死 之前 ,我 覺得 我 有 責任 要將 我 累積 落 嚟 嘅 智慧 傳授 畀 大家。 我 都 生存 咗 一段 好 長 嘅 時間 ,當我 自己 一個 喺 畜 棚 度 ,有 好多 時間 去 諗 嘢。 我 覺得 自己 已經 參透 咗 呢 個 地球 上 生命 嘅 本質 ,同埋 動物 生存 嘅 意義。 我 想 同 你 哋 講 嘅 ,就 係 呢 樣 嘢。

各位 同志 ,到底 我 哋 生命 嘅 本質 係 咩? 我 哋 不如 老老實實 認 咗 佢 ,我 哋 嘅 一生 都 係 痛苦 、辛勞 而且 短暫。 我 哋 出世 ,得到 嘅 食物 只 係 僅僅 夠吊住 我 哋 條命 ,而 我 哋 當中 死 唔 去 嗰 啲 就 畀 人 強逼 用盡 最後 一 啖 氣去 勞動。 就 喺 我 哋 嘅 利用 價值 畀 人 揸 乾 揸 淨 嘅 嗰 一剎那 ,我 哋 就 畀 人 拎 去 冷血 噉 屠宰。 喺 英格蘭 冇 任何 動物 喺 一歲 之後 會 知道 乜嘢 叫做 快樂 或者 悠閒。 喺 英格蘭 冇 任何 動物 係 自由 嘅。 動物 嘅 一生 就 係 痛苦 同埋 奴役 :呢 個 係 鐵 一般 嘅 事實。

但 係 噉 樣真 係 大自然 嘅 定律 咩? 唔 通 係 因為 我 哋 嘅 土地 太過 貧瘠 ,所以 住 喺 上面 嘅 生命 都 冇 辦法 過 到 啲 舒適 嘅 生活? 唔 係 呀 ,同志 ,絕對 唔 係 呀! 英格蘭 嘅 土壤 其實 好 肥沃 ,氣候 又 好好 ,其實 可以 種出 好多好多 食物 ,可以 餵飽 嘅 動物 ,遠遠 比而家 生存 緊 嘅 更 多。 淨 係 我 哋 呢 個 農莊 咋 ,就 已經 可以 養到 一打 馬 、廿 隻 牛 同埋 幾百隻 羊 ,而且 全部 都 可以 舒舒服服 又 有 尊嚴 噉 生活 ——呢種 生活 ,遠超 於 我 哋 而 家 嘅 想像 呀! 噉 究竟 我 哋 點解 仲要 繼續 喺 度 捱苦? 係 因為 人類 幾乎 偷走 哂 我 哋 所有 嘅 勞動成果 呀。 同志 ,呢 個 就 係 我 哋 所有 問題 嘅 答案 喇! 兩個 字 就 講得 晒 :人類! 人類 係 我 哋 唯一 嘅 敵人。 剷除 人類 ,噉 飢餓 同埋 辛勞 嘅 源頭 就 會 永遠 消失。

人類 係 唯一 一種 只 係 識得 消費 而 又 不善 生產 嘅 生物。 佢 哋 又 揸 唔 到 奶 ,又 唔 識 生蛋 ,又 唔 夠力 鋤泥 ,跑 又 跑得慢 ,捉 唔 到 兔仔。 偏偏 佢 哋 係 所有 動物 嘅 主人。 人類 要 動物 勞動 ,但 又 淨 係 畀 雞 碎 咁 多 嘢 食出 嚟 、等 佢 哋 僅僅 唔 會 餓死 ,然後 留返 所有 剩 低 嘅 畀 自己。 我 哋 用 勞力 翻 鬆 泥土 ,我 哋 嘅 糞便 令 泥土 肥沃 ,但 係 我 哋 當中 冇 一個 可以 擁有 自己 一副 皮囊 以外 嘅 任何 嘢。 你 哋 呢 班 乳牛 呀 ,舊年 你 哋 揸 咗 幾多 加侖 牛奶 出 嚟? 嗰 啲 原本 應該 用 嚟 養 大 牛仔 嘅 奶 最後 又 去 咗 邊呢? 每 一滴 奶 原來 都 入 咗 我 哋 敵人 個肚 裏面。 仲有 你 哋 呢 班 母雞 呀 ,舊年 你 哋 生 咗 幾 多隻 蛋? 又 有 幾 多隻 最尾 孵到 雞仔 出 嚟 呢? 其他 嗰 啲 全部 都 畀 鍾 斯 一家 賣 晒 去 市場 賺錢。 你 呀 ,高露嬅 ,你 生 嗰 四隻 馬 仔 呢? 佢 哋 本來 應該 係 你老 咗 之後 嘅 寄托 同埋 歡樂 ,但 係 佢 哋 每 一隻 都 喺 一歲 嘅 時候 畀 人 賣 咗 出去 ,而 你 呢 世 都 唔 會 再見 得 返 佢 哋。 你 辛辛苦苦 生 咗 四胎 出 嚟 ,又 喺 田 裏面 勞動 咗 咁 多 ,但 除 咗 嗰 啲 咁 哆 嘅 嘢 食 同一 間 廐 房 ,你仲 得到 過 啲 乜嘢?

而且 就算 已經 過得 咁 淒涼 ,我 哋 連想 安享晚年 都 唔 得。 我 自己 已經 算 係 生 得 好好 命 ,就 真 係 冇 乜 怨言 㗎 喇。 我 已經 十二歲 ,而且 仲有成 四百 幾隻 豬仔。 對 一隻 豬 嚟 講 ,正常 一生 都 差 唔 多 係 噉 啦。 但 係 任何 一隻 動物 ,最後 都 避 唔 過把 屠刀。 喺 我 面前 呢 班 後生 豬仔 ,一年 之內 ,你 哋 每個 都 會 喺 豬欄 搏晒 老 命 噉 嘶叫。 我 哋 所有 動物 最後 都 難逃 呢 個 厄運 ——牛 、豬 、雞 、羊 ,每 一個 都 係。 就 連馬同 狗 都 唔 會 好 得 幾多。 博煞 ,當你 健碩 嘅 肌肉 失去 力量 嘅 一日 ,鍾 斯 就 會將 你 賣 畀 屠夫。 佢 會 割開 你 喉嚨 ,再 煮熟 你 嚟 餵 獵狐狗。 至於 狗 呢 ,當 佢 哋 老 到 甩 晒 牙 嗰 陣 ,鍾 斯 就 會 綁 嚿磚頭 喺 佢 哋 條 頸 度 ,然後 喺 附近 嘅 池塘 浸 死 佢 哋。

各位 同志 ,我 哋 成世所 受 嘅 苦難 ,乜 唔 係 好 明顯 都 係 嚟 自 人類 嘅 暴行 咩? 只要 將 人類 剷除 ,我 哋 勞動 嘅 成果 就 會 屬於 返 我 哋 自己。 幾乎 一夜之間 ,我 哋 就 可以 得到 財富 同埋 自由。 噉 我 哋 要 做 啲 乜嘢 呢? 就 係 無 分 晝夜 、盡心盡力 噉 為 推翻 人類 而 努力! 呢 個 就 係 我 要 帶 畀 你 哋 嘅 啟 示 :起義! 我 唔 知道 呢 個 起義 幾時 會 嚟 到 ,可能 會 係 一個 禮拜 、又 或者 係 一 百年之後 ,但 我 好 確實 噉 知道 ,公義 遲早 都 會 彰顯。 放長 雙眼 喺 你 哋 僅 餘 嘅 生命 中 睇 實啦 ,各位 同志! 更 重要 嘅 係 ,將我 呢 個 信息 傳 畀 追隨 你 哋 嘅 每 一隻 動物 ,等 將來 一代 接 一代 都 可以 繼續 鬥爭 ,直到 打贏 呢 場仗 為止。

各位 同志 ,你 哋 要 記住 ,你 哋 嘅 信念 絕對 唔 可以 動搖。 唔 好 畀 任何 歪理 誤導 你 離開 正軌。 如果 有人 話 你 知 人類 同 動物 有 共同 嘅 利益 ,一方面 嘅 富足 亦 都 等同 另一方面 嘅 富足 ,千祈 唔 好聽 佢 講。 呢 啲 全部 都 係 大話 嚟。 人類 除 咗 自己 嘅 利益 之外 ,咩 嘢 都 唔 會理。 我 哋 動物 之間 喺 鬥爭 嘅 過程 中 一定 要 團結 ,一定 要 齊心。 所有 人類 都 係 敵人。 所有 動物 都 係 同志。」

呢 個 時候 ,現場 一片 擾攘。 正當 少校 講緊 嘢 嘅 時候 ,四隻 老鼠 由 佢 哋 個 窿 裏面 捐 咗 出 嚟 ,坐 咗 喺 度 聽。 當狗 突然 留意到 佢 哋 ,佢 哋 又 即刻 衝返入 個窿度 ,保住 條命 仔。 少校 舉 高手 ,叫 大家 安靜。

「各位 同志 ,」佢 話 :「而家 有 樣 嘢 要 解決。 好似 老鼠 、兔仔 呢 類 嘅 野生動物 ,到底 係 我 哋 嘅 朋友 定 係 敵人? 不如 我 哋 投票決定 啦。 我 向 大會 提出 呢條 問題 :老鼠 係 咪 同志?

現場 即刻 進行 咗 投票 ,大多數 動物 都 認為 老鼠 係 同志。 當中 淨 係 得 四個 有 唔 同 意見 ,就 係 嗰 三隻 狗同 一隻 貓 ,而 大家 後來 發現 原來 隻 貓 兩邊 都 投 咗 票。 少校 繼續 講:

「我 都 冇 乜嘢 要講 嘞。 我 只 係 想 重申 ,一定 要 經常 記住 ,對 人類 同埋 佢 哋 嘅 一切 行為 要 有 敵意。 任何 得 兩隻 腳 嘅 動物 都 係 敵人 ;而 任何 有 四隻 腳 或者 有 翼 嘅 ,都 係 朋友。 記住 喺 同 人類 戰鬥 嘅 同時 ,我 哋 千祈 唔 可以 變得 好似 佢 哋 一樣。 就算 你 戰勝 咗 佢 哋 ,都 唔 好 做 佢 哋 做 嘅 壞事。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住 喺 屋 入 面 、唔 可以 瞓 喺 床上 面 、唔 可以 着 衫 、唔 可以 飲酒 、食煙 、接觸 金錢 或者 進行 交易。 所有 人類 嘅 習慣 都 係 邪惡 㗎。 最 重要 嘅 ,係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對 自己 人 殘暴。 無論 係 強定 弱 、聰明 定 戇直 嘅 ,我 哋 全部 都 係 兄弟。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殺 其他 動物。 所有 動物 都 係 平等 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