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16)

Part (16)

佢 話 ,要 為 佢 嘅 發言 作結 ,佢 想 再 一次 強調 動物 農莊 同 鄰近 農莊 之間 已經 建立 咗 、亦 應該 要 建立 良好 嘅 友誼。 豬 同埋 人類 之間 冇 、亦 唔 需要 有 任何 利益衝突。 大家 所 面對 嘅 鬥爭 同 困難 都 係 一致。 勞工 嘅 問題 唔 係 無論 喺 邊度 都 係 一樣 咩? 嚟 到 呢 度 ,好 明顯 旚瓊 頓 先生 係 想 講出 一兩句 預先 準備 好 嘅 金 句 ,但 係 佢 一時間 諗 得 太 興奮 ,口 窒 窒 棘 住 咗。 佢 喉嚨 銼 咗 幾下 ,面都 紫 埋 ,最後 先 講出 一句 :「你 有 你 哋 嘅 低等動物 要 對付 ,我 有 我 哋 嘅 低下 階層! 」呢 句 精 警 嘅 金 句 令 到 全 枱都 起哄 上 嚟。 旚瓊 頓 先生 再 一次 為 佢 見到 動物 農莊 裏面 嘅 低 配 糧 、長工 時 ,動物 普遍 冇 嬌生慣養 而向豬 祝賀。

而家 ,佢 終於 邀請 在座 各位 企 起身 ,一定 要 盡情 噉 乾杯。 「各位 先生 ,」旚瓊 頓 先生 作結 :「各位 先生 ,我敬 你 哋 一杯 :為 動物 農莊 嘅 繁榮 昌盛 而 乾杯!

屋裏 面 響起 一片 熱鬧 嘅 喝 采聲 同埋 踏腳 聲。 拿破崙 笑逐顏開 ,離開 咗 佢 自己 嘅 位置 ,走 到 枱嘅 另一邊 去 同 旚瓊 頓 先生 乾杯。 當 喝采聲 靜落 嚟 嘅 時候 ,用 雙腳 企 直 嘅 拿破崙 話 佢 都 有 少 少 說話 要講。

一如 拿破崙 平時 嘅 發言 ,都 係 簡短 精要 、一針見血。 佢 話 佢 都 好 高興 互相 誤解 嘅 時期 已經 告一段落。 好 一段時間 以 嚟 都 有 啲 傳聞 ,話 佢 同埋 佢 同事 嘅 主張 當中 ,有 一 啲 顛覆性 ,甚至 係 革命性 嘅 元素。 佢 有 理由 相信 ,呢 啲 傳聞 係 由 一 啲 別有用心 嘅 仇家 所 傳開 去。 結果 ,有 指責 話 佢 哋 喺 鄰近 農莊 入面 ,嘗試 喺 動物 間 煽動 造反。 完全 係 違背 事實! 佢 唯一 嘅 願望 ,無論 係 而家定 係 以前 ,都 係 同 佢 哋 嘅 鄰居 和平共處 ,正常 交易。 佢 補充 ,佢 有幸 可以 話 事 嘅 呢 個 農莊 係 一間 合作社。 佢 手上 嘅 嗰 張 地契 ,係 由 所有 豬 共同 擁有。

佢 話 ,佢 唔 相信 大家 過往 嘅 猜疑 依然 存在 ,但 最近 農莊 入面 進行 咗 一 啲 改變 ,希望 可以 進一步 促進 彼此 嘅 信任。 一直 ,農莊 裏面 嘅 動物 都 有 個 非常 蠢 嘅 習俗 ,就 係 互相 稱呼 做 「同志」。 呢 個 稱呼 將會 被 禁止。 此外 ,仲有 另 一個 好 奇怪 嘅 習俗 ,都 唔 係 好 知點 嚟 ,就 係 每個 星期日 朝早 ,大家 會到 花園 入面 ,釘 喺 木柱 上 嘅 野豬 頭 顱骨 旁邊 步操。 呢 個 活動 都 將會 被 禁止 ,而 嚿頭 顱骨 已經 埋 咗 落地 下。 佢 嘅 訪客 亦 可能 有 見到 旗杆 上面 飄揚 嘅 綠旗。 佢 哋 可能 留意到 ,旗 上面 之前 有 嘅 白色 豬蹄 同 牛角 已經 冇 咗。 由而家 開始 ,支旗會 係 一面 純 綠色 嘅 旗。

對於 旚瓊 頓 先生 精彩 而 友好 嘅 發言 ,佢 只有 一處 要 批評。 旚瓊 頓 先生 一直 提到 「動物 農莊 」,佢 當然 唔 清楚 ,因為 拿破崙 而家 先至 第一次 對外 宣布 ,「動物 農莊 」呢 個 名 已經 被 廢除。 由而家 開始 農莊 會 叫做 「莊園 農莊 」,佢 相信 ,呢 個 先 至 係 佢 正確 同埋 原本 嘅 名。

拿破崙 作結 :「各位 先生 ,我 同樣 向 你 哋 敬酒 ,但 有 少 少 嘢 唔 同。 將你 哋 嘅 酒杯 斟滿。 各位 先生 ,呢 杯酒 我敬 大家 嘅 :為 莊園 農莊 嘅 繁榮昌盛 而 乾杯!

屋裏 面 嘅 喝采聲 同 之前 一樣 熱烈 ,杯 裏面 嘅 酒 飲 到 一滴 都 冇 剩。 當 出面 嘅 動物 睇 住 呢 個 情景 ,奇怪 嘅 事 似乎 發生 緊。 到底 係 啲 乜嘢 改變 咗 豬 嘅 容貌 呢? 高露嬅 用 佢 對 老花眼 由 一塊 豬面 跳 去 另 一塊 豬面。 佢 哋 有 啲 有 五個 下 爬 ,有 啲 有 四個 ,有 啲 有 三個。 但 似乎 有 啲 嘢 喺 度 溶化 緊 、改變 緊。 然後 ,掌聲 完結 ,佢 哋 又 拎 起 自己 副 啤牌 ,繼續 之前 暫停 咗 嘅 嗰 局 牌。 而 動物 亦 靜靜 離開。

但 當 佢 哋 走 咗 唔 夠 廿 碼 路 ,突然 又 停 低。 農舍 入面 傳 嚟 一陣 嘈吵 聲。 佢 哋 跑 返 轉頭 ,再次 從 窗外 面望 入 去。 係 呀 ,裏面 嗌交 嗌到 面紅耳熱 ,又 大叫 ,又 拍 枱,互相 交投 銳利 嘅 猜疑 目光 ,大發雷霆 矢口否認。 嗌交 嘅 原因 ,似乎 係 因為 拿破崙 同 旚瓊 頓 先生 同時 都 打出 咗 一隻 葵扇 煙。

十二把 聲 一齊 喺 怒火 之中 叫囂 ,全部 都 如出一轍。 而家 唔 需要 再問 ,到底 豬塊面 上面 發生 咗 咩 事。 出面 嘅 動物 望 下豬 ,再望 下 人 ,然後 望下 人 ,又 再 望 下豬 ;但 已經 無 辦法 分得出 佢 哋 邊個 打 邊個。


Part (16)

佢 話 ,要 為 佢 嘅 發言 作結 ,佢 想 再 一次 強調 動物 農莊 同 鄰近 農莊 之間 已經 建立 咗 、亦 應該 要 建立 良好 嘅 友誼。 To conclude his speech, he would like to stress once again that the good friendship between Animal Farm and neighboring farms has been established and should be established. 豬 同埋 人類 之間 冇 、亦 唔 需要 有 任何 利益衝突。 大家 所 面對 嘅 鬥爭 同 困難 都 係 一致。 勞工 嘅 問題 唔 係 無論 喺 邊度 都 係 一樣 咩? 嚟 到 呢 度 ,好 明顯 旚瓊 頓 先生 係 想 講出 一兩句 預先 準備 好 嘅 金 句 ,但 係 佢 一時間 諗 得 太 興奮 ,口 窒 窒 棘 住 咗。 佢 喉嚨 銼 咗 幾下 ,面都 紫 埋 ,最後 先 講出 一句 :「你 有 你 哋 嘅 低等動物 要 對付 ,我 有 我 哋 嘅 低下 階層! 」呢 句 精 警 嘅 金 句 令 到 全 枱都 起哄 上 嚟。 旚瓊 頓 先生 再 一次 為 佢 見到 動物 農莊 裏面 嘅 低 配 糧 、長工 時 ,動物 普遍 冇 嬌生慣養 而向豬 祝賀。

而家 ,佢 終於 邀請 在座 各位 企 起身 ,一定 要 盡情 噉 乾杯。 「各位 先生 ,」旚瓊 頓 先生 作結 :「各位 先生 ,我敬 你 哋 一杯 :為 動物 農莊 嘅 繁榮 昌盛 而 乾杯!

屋裏 面 響起 一片 熱鬧 嘅 喝 采聲 同埋 踏腳 聲。 拿破崙 笑逐顏開 ,離開 咗 佢 自己 嘅 位置 ,走 到 枱嘅 另一邊 去 同 旚瓊 頓 先生 乾杯。 當 喝采聲 靜落 嚟 嘅 時候 ,用 雙腳 企 直 嘅 拿破崙 話 佢 都 有 少 少 說話 要講。

一如 拿破崙 平時 嘅 發言 ,都 係 簡短 精要 、一針見血。 佢 話 佢 都 好 高興 互相 誤解 嘅 時期 已經 告一段落。 好 一段時間 以 嚟 都 有 啲 傳聞 ,話 佢 同埋 佢 同事 嘅 主張 當中 ,有 一 啲 顛覆性 ,甚至 係 革命性 嘅 元素。 佢 有 理由 相信 ,呢 啲 傳聞 係 由 一 啲 別有用心 嘅 仇家 所 傳開 去。 結果 ,有 指責 話 佢 哋 喺 鄰近 農莊 入面 ,嘗試 喺 動物 間 煽動 造反。 完全 係 違背 事實! 佢 唯一 嘅 願望 ,無論 係 而家定 係 以前 ,都 係 同 佢 哋 嘅 鄰居 和平共處 ,正常 交易。 佢 補充 ,佢 有幸 可以 話 事 嘅 呢 個 農莊 係 一間 合作社。 佢 手上 嘅 嗰 張 地契 ,係 由 所有 豬 共同 擁有。

佢 話 ,佢 唔 相信 大家 過往 嘅 猜疑 依然 存在 ,但 最近 農莊 入面 進行 咗 一 啲 改變 ,希望 可以 進一步 促進 彼此 嘅 信任。 一直 ,農莊 裏面 嘅 動物 都 有 個 非常 蠢 嘅 習俗 ,就 係 互相 稱呼 做 「同志」。 呢 個 稱呼 將會 被 禁止。 此外 ,仲有 另 一個 好 奇怪 嘅 習俗 ,都 唔 係 好 知點 嚟 ,就 係 每個 星期日 朝早 ,大家 會到 花園 入面 ,釘 喺 木柱 上 嘅 野豬 頭 顱骨 旁邊 步操。 呢 個 活動 都 將會 被 禁止 ,而 嚿頭 顱骨 已經 埋 咗 落地 下。 佢 嘅 訪客 亦 可能 有 見到 旗杆 上面 飄揚 嘅 綠旗。 佢 哋 可能 留意到 ,旗 上面 之前 有 嘅 白色 豬蹄 同 牛角 已經 冇 咗。 由而家 開始 ,支旗會 係 一面 純 綠色 嘅 旗。

對於 旚瓊 頓 先生 精彩 而 友好 嘅 發言 ,佢 只有 一處 要 批評。 旚瓊 頓 先生 一直 提到 「動物 農莊 」,佢 當然 唔 清楚 ,因為 拿破崙 而家 先至 第一次 對外 宣布 ,「動物 農莊 」呢 個 名 已經 被 廢除。 由而家 開始 農莊 會 叫做 「莊園 農莊 」,佢 相信 ,呢 個 先 至 係 佢 正確 同埋 原本 嘅 名。

拿破崙 作結 :「各位 先生 ,我 同樣 向 你 哋 敬酒 ,但 有 少 少 嘢 唔 同。 將你 哋 嘅 酒杯 斟滿。 各位 先生 ,呢 杯酒 我敬 大家 嘅 :為 莊園 農莊 嘅 繁榮昌盛 而 乾杯!

屋裏 面 嘅 喝采聲 同 之前 一樣 熱烈 ,杯 裏面 嘅 酒 飲 到 一滴 都 冇 剩。 當 出面 嘅 動物 睇 住 呢 個 情景 ,奇怪 嘅 事 似乎 發生 緊。 到底 係 啲 乜嘢 改變 咗 豬 嘅 容貌 呢? 高露嬅 用 佢 對 老花眼 由 一塊 豬面 跳 去 另 一塊 豬面。 佢 哋 有 啲 有 五個 下 爬 ,有 啲 有 四個 ,有 啲 有 三個。 但 似乎 有 啲 嘢 喺 度 溶化 緊 、改變 緊。 然後 ,掌聲 完結 ,佢 哋 又 拎 起 自己 副 啤牌 ,繼續 之前 暫停 咗 嘅 嗰 局 牌。 而 動物 亦 靜靜 離開。

但 當 佢 哋 走 咗 唔 夠 廿 碼 路 ,突然 又 停 低。 農舍 入面 傳 嚟 一陣 嘈吵 聲。 佢 哋 跑 返 轉頭 ,再次 從 窗外 面望 入 去。 係 呀 ,裏面 嗌交 嗌到 面紅耳熱 ,又 大叫 ,又 拍 枱,互相 交投 銳利 嘅 猜疑 目光 ,大發雷霆 矢口否認。 嗌交 嘅 原因 ,似乎 係 因為 拿破崙 同 旚瓊 頓 先生 同時 都 打出 咗 一隻 葵扇 煙。

十二把 聲 一齊 喺 怒火 之中 叫囂 ,全部 都 如出一轍。 而家 唔 需要 再問 ,到底 豬塊面 上面 發生 咗 咩 事。 出面 嘅 動物 望 下豬 ,再望 下 人 ,然後 望下 人 ,又 再 望 下豬 ;但 已經 無 辦法 分得出 佢 哋 邊個 打 邊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