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15)

Part (15)

農莊 比起 以前 更加 繁榮 ,管理 得 更加 井井有條。 佢 哋 從 旚瓊 頓 先生 度 買入 咗 兩塊 田 ,將 農莊 嘅 面積 大幅 擴張。 風車 最後 亦 終於 落成 咗 ,農莊 而家 有 自己 嘅 打穀機 同 牧草 升運機 ,仲起 多 咗 幾座 新 嘅 建築。 溫珀 就 買 咗 架 馬車 畀 自己。 不過 ,最後 座 風車 冇 用到 嚟 發電。 佢 哋 用 咗 嚟 磨 穀 ,從而 帶 嚟 咗 一筆 可觀 嘅 收入。 動物 而家 勞力 興建 緊 另 一座 風車 ,當呢 座 風車 落成 嘅 時候 ,據 講 佢 哋 就 會 裝 個 發電機 入去。 但 係 斯諾 波 當日 令 動物 期待 嘅 種種 奢華 舒適 ,例如 有 電燈 同 冷熱水 供應 嘅 廄 房 、三天 工作 週 等等 ,已經 再 冇 動物 提起。 拿破崙 已經 對 呢 啲 諗 法 作出 咗 譴責 ,認 為 佢 哋 同 動物 主義 思想 背道而馳。 佢 話 ,真正 嘅 快樂 ,係 嚟 自 於 勤奮工作 同埋 樸實 生活。

唔 知 點解 ,農莊 本身 似乎 係 富裕 咗 ,但 偏偏 除 咗 豬同 狗 之外 ,班 動物 都 感受 唔 到 自己 富裕 咗。 或者 ,係 因為 豬同 狗 嘅 數目 都 唔 少 啦。 唔 係 話 佢 哋 唔 做 嘢 ,只 係 佢 哋 有 佢 哋 做 嘢 嘅 方式。 正如 史 叫 拿 經常 講 ,農莊 裏面 有 做極 都 唔 完 嘅 監督 同埋 組織 工作。 呢 啲 工作 大部份 都 係 其他 動物 冇 辦法 理解 同 應付 得 嚟 嘅。 舉 個例 ,史 叫 拿 話 佢 哋 知 ,豬 每日 都 要 花 好多 氣力 係 一 啲 叫做 「檔案 」、「報告 」、「會議 紀錄 」同埋 「備忘錄 」嘅 神秘 物件 上面。 呢 啲 嘢 係 由 一疊疊 嘅 紙張 組成 ,佢 哋 要 喺 啲 紙 上面 寫滿 晒 字 ,寫 完 之後 ,又 要 放入 去 個 火爐 度燒 ;史 叫 拿 話 呢 項 工作 對 農莊 嘅 福祉 至關重要。 不過 ,無論 豬定 係 狗 ,都 冇 自己 生產 過 任何 嘅 食物 ,而且 佢 哋 嘅 數目 真 係 好多 ,同埋 佢 哋 嘅 胃口 又 經常 都 好 大。

對 其他 動物 嚟 講 ,佢 哋 嘅 生活 同 之前 都 冇 乜 分別。 佢 哋 都 仲 係 要 經常 捱餓 ,要 瞓 喺 禾稈 草 上面 ,要 從 飲水池 飲水 ,要 喺 田野工作 ,冬天 嘅 時候 要 捱 凍 ,到 咗 夏天 又 怕 畀 烏蠅 摟。 有陣 時 年紀 比較 大 嗰 幾隻 動物 ,會 嘗試 從 依稀 嘅 記憶 之中 ,諗 返 最初 起義 嗰 陣 ,啱 啱 趕走 咗 鍾 斯 之後 ,日子 比起 而家 究竟 係 好 咗 定 係 差 咗。 佢 哋 點 諗 都 諗 唔 返。 佢 哋 搵 唔 到 任何 嘢 可以 同而 家 嘅 生活 比較 :佢 哋 而 家 嘅 生活 ,就 只有 史 叫 拿 讀出 嚟 ,一個 又 一個 嘅 數字 ,每個 數字 都 話 畀 佢 哋 聽 所有 嘢 都 變得 越 嚟 越 好。 除此之外 ,佢 哋 就 乜 都 冇。 動物 發現 佢 哋 回答 唔 到 呢 個 問題 ,同埋 反正 ,佢 哋 都 冇 乜 時間 可以 去 諗 呢 件 事。 只有 班哲文 一個 話 佢 記得 晒 佢 漫長 一生 中 嘅 每個 細節 ,話 世事 從來 都 冇 話 好 得 好多 或者 差得 好多 ,將來 亦 都 唔 會。 佢 話 ,飢餓 、艱苦 同 失望 ,先至 係 生命 中 無法 改變 嘅 定律。

即使 係 噉 ,動物 都 冇 放棄 過 希望。 身為 動物 農莊 嘅 一份 子 ,佢 哋 從來 都 冇 失去 過呢 份 榮耀 感同 優越感。 佢 哋 依然 係 成個 郡 ——甚至 成個 英格蘭! ——入面 唯一 由 動物 擁有 同 管理 嘅 農莊。 佢 哋 當中 冇 一隻 動物 唔 為 呢 件 事 而 驚嘆 ,就連 最後 生 嗰 隻 ,或者 從 十幾 二十里 外帶 返 嚟 農莊 嘅 新 成員 都 一樣。 當 佢 哋 聽到 鳴槍 聲 、睇 見 旗桿 上 嘅 綠 旗飄揚 ,心裏 面就會 湧起 一份 難以 磨滅 嘅 自豪感。 然後 佢 哋 總 係 會 開始 講起 舊時 英勇 嘅 日子 ,講到 驅逐 鍾 斯 嘅 情景 、撰寫 「七誡 」嘅 故事 ,同埋 成功 擊退 人類 入侵者 嘅 幾場 戰役。 當日 嘅 夢想 佢 哋 從來 都 冇 忘記 過。 大家 依然 深信 少校 所 預言 嘅 嗰 個 動物 共和國 ,嗰 片 唔 再有 人類 足跡 嘅 英格蘭 綠野。 有朝一日 佢 終會 降臨 :可能 好快 ,可能 呢 班 動物 死 咗 都 仲未 睇 到 ,但 佢 總 有 一日 會 降臨。 大家 甚至 乎 會 偷偷 哋 哼 《英島 眾獸 》嘅 旋律 :事實 係 ,農莊 入面 每 一隻 動物 都 知道 呢 件 事 ,只 係 冇 一隻 夠 膽大 大聲 噉 唱 出 嚟。 佢 哋 嘅 一生 可能 過得 艱苦 ,唔 係 每個 願望 都 可以 成 真 ,但 係 佢 哋 都 意識 到 ,佢 哋 同 其他 動物 唔 同。 如果 佢 哋 肚 餓 ,起碼 唔 係 因為 食物 拎 左去 餵飽 啲 殘暴 嘅 人類 ;如果 佢 哋 要 勤力 工作 ,起碼 佢 哋 係 為 自己 而 工作。 佢 哋 當中 冇 人會用 兩隻 腳 行路。 冇 任何 一隻 動物 要 叫 另一隻 做 「主人」。 所有 動物 都 係 平等。

初夏 有 一日 ,史 叫 拿 吩咐 綿羊 跟 住 佢 ,走 到 去 農莊 另一端 嘅 一塊 荒地 ,荒地 上面 已經 生滿 咗 白樺樹 樹苗。 綿羊 喺 史 叫 拿 嘅 監督 之下 ,喺 嗰 度 食 咗 成日 樹葉。 黃昏 嘅 時候 ,佢 自己 一個 返到 去 農舍 ,佢 話 因 為 天氣 都 暖 返 ,叫班 綿羊 留 返 喺 嗰 度。 最後 佢 哋 竟然 留 咗 喺 嗰 塊 地 足足 一個 禮拜 ,而 喺 呢 段 期間 ,其他 動物 都 冇 見 過 佢 哋。 史 叫 拿 每日 大部份 時間 都 係 同 佢 哋 一齊 ,佢 話 佢 教 緊 班 綿羊 唱 一首 新歌 ,所以 需要 嘅 啲 私隱。

綿羊 返 嚟 之後 ,一個 天氣晴朗 嘅 黃昏 ,動物 啱 啱 完成 手上 嘅 工作 返緊 去 大本營 ,突然 聽到 由 前院 傳來 一聲 淒厲 嘅 馬嘶聲。 動物 都嚇 咗 一嚇 ,停 咗 喺 路上。 聽 真 啲 ,原來 係 高露嬅 把 聲。 佢 之後 又 叫 多 一次 ,所有 動物 都 即刻 全速 向前 院跑 過去 ,然後 佢 哋 見到 高露嬅 見到 嘅 嘢。

有 隻 豬用 後腿 企 喺 度 行 緊 路。

冇 錯 ,隻 豬就 係 史 叫 拿。 佢 慢慢 一步 一步 噉 行過 前院 ,步姿 係 有 啲 奇怪 ,似乎 唔 係 好 習慣 用 呢 個 姿勢 去 支撐 佢 身體 嘅 重量 ,但 都 算 係 平衡 得 好好。 過 咗 一陣 ,一群 豬 魚貫 從 農舍 嘅 大門 走出 嚟 ,全部 都 係 用 後腳 企 起身 行路。 當中 有 啲 行得 比 其他 好 ,有 一兩個 腳步 唔 係 好 穩陣 ,似乎 要 搵 支 拐杖 撐住 自己 ,但 每 一個 都 能夠 成功 圍住 前院 行 咗 個 圈。 最後 大家 聽到 狗 兇惡 嘅 吠聲 同埋 黑 公雞 尖銳 嘅 啼聲 ,然後 拿破崙 本人 浩浩蕩蕩 噉 走出 嚟 ,用 高傲 嘅 眼神 掃視 咗 四周 一下 ,幾隻 狗 亦 圍住 佢 跳 嚟 跳 去。

佢 手上 揸 住 一條 皮鞭。

現場 一片 鴉雀無聲。 動物 睇 住豬 排成 一行 慢慢 噉 行過 前院 ,都 因為 感到 驚訝 、恐懼 而 互相 攬 埋 一齊。 個 世界 幾乎 好似 反轉 咗 一樣。 當 佢 哋 第一 下 嘅 震撼 開始 緩和 落 嚟 ,即使 佢 哋 有 過去 嘅 所有 經歷 ——即使 佢 哋 好 驚 班 狗 ,即使 長年累月 訓練 落 嚟 ,無論 咩 事 都 唔 可以 投訴 ,唔 可以 批評 ——有 一刻 佢 哋 幾乎 忍 唔 住 要 作出 抗議。 但 就 喺 呢 個 時候 ,所有 綿羊 似乎 一齊 收到 指令 一樣 ,突然 大 大聲 叫:

「四腳 好 ,兩腳 更好! 四腳 好 ,兩腳 更好! 四腳 好 ,兩腳 更好!

佢 哋 一路 係 噉 叫 足 五分鐘 都 冇 停 過。 到 綿羊 安靜 落 嚟 ,豬 已經 走 返入 農舍 ,可以 提出異議 嘅 時機 已經 過 咗。

班哲文 感覺 到 一隻 動物 用 鼻 哥 喺 佢 膊 頭 位置 磨下 磨下。 佢 擰 轉頭 ,見到 係 高露嬅。 高露嬅 一對 老花眼 比 之前 變得 更 暗淡無光。 佢 冇 講 任何 野 ,只 係 輕輕 撥 左 一下 佢 執 鬃毛 ,然後 帶領 班 哲文到 大 穀倉 嘅 最 入 面 ,寫住 七 誡 嘅 地方。 佢 哋 企 左 喺 嗰 度 ,望住 牆 上面 用 白油 寫 嘅 大字 ,望 咗 一兩分鐘。

「我 嘅 視力 越 嚟 越 差。」 高露嬅 終於 開口 :「雖然 就算 我 後生 嗰 陣 ,都 唔 識 睇 上面 寫住 乜嘢 ,但 似乎 埲 牆 好似 唔 同 咗 樣。 班哲文 ,牆 上面 嘅 七 誡 同 以前 仲 係 唔 係 一樣 呀?

班哲文 終於 肯 破例 一次 ,讀 畀 佢 聽 牆 上面 寫 嘅 嘢。 上面 而家 除 咗 一條 誡命 之外 就 冇 其他 嘢。 條 誡命 寫住:

所有 動物 都 係 平等 嘅

但 有 啲 動物 比 其他 動物 更加 平等

見到 呢 兩句 說話 之後 ,當 第二日 呢 班豬 巡視 農莊 工作 嘅 時候 ,手上 都 揸 住 一條 皮鞭 ,大家 就 唔 再 覺得 奇怪。 當豬 買 咗 部 收音機 返 嚟 畀 自己 用 、安排 咗 要裝 電話 ,仲訂 閲 咗 《約翰 牛報 》、《花邊 雜誌 》同 《每日 鏡報 》,佢 哋 都 唔 再 覺得 奇怪。 當 拿破崙 喺 農舍 花園 散步 嘅 時候 ,口 裏面 擔住 一支 煙斗 ,大家 唔 再 覺得 奇怪。 唔 只 ,就 連當豬 由 鍾 斯 先生 嘅 衣櫃 拎 佢 嘅 衫 出 嚟 着 ,拿破崙 着 咗 件 黑色 大褸 、一條 馬褲 同埋 件 皮製 緊身褲 ,而 佢 最 寵幸 嘅 母豬 ,就 着 咗 鍾 斯 太太 以前 星期日 先 會 着 嘅 水洗 絲裙 ,大家 亦 都 唔 再 覺得 奇怪。

一個 禮拜 之後 嘅 一個 下午 ,幾架 小型 馬車 駛入 農莊。 原來 ,一班 喺 附近 嘅 農夫 收到 邀請 ,走 嚟 參觀 考察。 佢 哋 睇 到 農莊 入面 唔 同 嘅 角落 ,尤其 係 對 座 風車 ,紛紛 都 讚不絕口。 呢 個 時候 ,動物 喺 蘿蔔 田入 面除 緊草。 佢 哋 一直 好 辛勤 噉 工作 ,冇 乜 抬高 過頭 周圍 望 ;因為 ,佢 哋 都 唔 知道 究竟 應該 驚 一班 豬多 啲 ,定 係 驚班 人類 訪客 多 啲。

就 係 嗰 個 傍晚 ,農莊 入面 傳 嚟 喧鬧 嘅 笑聲 同埋 陣陣 嘅 歌聲。 聽到 呢 啲 混雜 嘅 聲音 ,動物 突然 都 覺得 好 好奇。 動物 同 人類 第一次 平起平坐 噉 共處 ,到底 入面 會 發生 咩 事 呢? 佢 哋 不約而同 ,有 咁 靜得 咁 靜 噉 走入 農舍 花園 入面。

佢 哋 嚟 到 大閘 前面 ,又 停 低 咗 ,唔 係 好 敢 繼續 ;不過 高露嬅 一馬當先 ,率領 佢 哋 走入 去。 佢 哋 小心翼翼 噉 行到 去 大屋 度 ,幾隻 夠 高 嘅 動動 就 從 飯廳 嘅 大 窗 偷 睇 入 面 嘅 情況。 有 六個 農夫 同 六隻 身份 比較 高 嘅 豬 圍住 坐 咗 喺 長 枱周圍 ,拿破崙 就 坐 咗 喺 枱尾 嘅 主人家 位置。 幾隻 豬 似乎 都 從容自如 噉 坐 喺 櫈 上面。 佢 哋 似乎 啱 啱 玩 緊鋪 啤牌 ,不過 暫時 停 咗 落 嚟 ,似乎 係 因為 要 敬酒。 佢 哋 將 一大 渣 啤酒 傳 嚟 傳 去 ,為 一隻 隻 酒杯 不停 添飲。 當中 冇 一個 留意到 窗外 面目 定口 呆 嘅 動物。

狐木 農莊 嘅 旚瓊 頓 先生 手 裏面 揸 住 一隻 杯 ,企 咗 起身。 佢 話 ,佢 一陣 會 向 大家 祝酒。 不過 首先 ,佢 覺得 自己 有 責任 講 幾句 說話。

佢 話 ,對於 佢 嚟 講 ——同埋 佢 相信 對 其他人 都 係 一樣 ——喺 經歷 一段 長時間 嘅 猜疑 同埋 誤解 之後 ,大家 可以 冰釋 前嫌 ,佢 覺得 好 欣慰。 過去 曾經 有 一段時間 ——雖然 佢 同 在座 咁 多位 都 冇 呢 個 諗 法 ——但 係 喺 過去 曾經 有 一段時間 ,動物 農莊 嘅 人類 鄰居 會以 ——佢 唔 敢 話 係 敵視 嘅 態度 ,但 可能 係 有 啲 疑慮 ,去 看待 動物 農莊 可敬 嘅 主人。 一 啲 不幸 嘅 事情 曾經 發生 過 ,一 啲 錯誤 嘅 諗 法 亦 都 流傳 過。 當時 大家 覺得 一個 由豬 經營 嘅 農莊 好似 有 啲 唔 正常 ,容易 會 對 周圍 嘅 農莊 帶 嚟 啲 難以預料 嘅 影響。 太 多 農夫 喺 冇 調查 過 嘅 情況 之下 ,就 假設 喺 一個 噉 樣 嘅 農莊 入面 ,一定 會 做成 一種 任性 放縱 嘅 風氣 ,紀律 大亂。 佢 哋 好 擔心 呢種 風氣 會 對 佢 哋 自己 嘅 動物 ,甚至 乎 係 佢 哋 嘅 人類 員工 有所 影響。 但 呢 啲 嘅 懷疑 而家 已經 一掃而空。 今日 佢 同 佢 嘅 朋友 參觀 咗 動物 農莊 ,用 雙眼 觀察 過呢 度 每 一個 角落 ,佢 哋 發現 咗 啲 乜 呢? 呢 度 唔 單 只有 最 先進 嘅 方法 ,仲 紀律嚴明 ,做事 有條有理 ,係 所有 農夫 應該 學習 嘅 榜樣。 佢 話 自己 夠膽講 ,動物 農莊 入 面 嘅 低等動物 ,比起 呢 個 郡 入面 任何 其他 動物 ,都 做 得 更 多 嘢 而 又 食得 更 少。 事實上 ,佢 同 其他 訪客 今日 都 見到 好多 農莊 裏面 嘅 特色 ,佢 哋 都 準備 立即 引入 返 去 佢 哋 自己 嘅 農莊 入面。


Part (15)

農莊 比起 以前 更加 繁榮 ,管理 得 更加 井井有條。 佢 哋 從 旚瓊 頓 先生 度 買入 咗 兩塊 田 ,將 農莊 嘅 面積 大幅 擴張。 風車 最後 亦 終於 落成 咗 ,農莊 而家 有 自己 嘅 打穀機 同 牧草 升運機 ,仲起 多 咗 幾座 新 嘅 建築。 溫珀 就 買 咗 架 馬車 畀 自己。 不過 ,最後 座 風車 冇 用到 嚟 發電。 佢 哋 用 咗 嚟 磨 穀 ,從而 帶 嚟 咗 一筆 可觀 嘅 收入。 動物 而家 勞力 興建 緊 另 一座 風車 ,當呢 座 風車 落成 嘅 時候 ,據 講 佢 哋 就 會 裝 個 發電機 入去。 但 係 斯諾 波 當日 令 動物 期待 嘅 種種 奢華 舒適 ,例如 有 電燈 同 冷熱水 供應 嘅 廄 房 、三天 工作 週 等等 ,已經 再 冇 動物 提起。 拿破崙 已經 對 呢 啲 諗 法 作出 咗 譴責 ,認 為 佢 哋 同 動物 主義 思想 背道而馳。 佢 話 ,真正 嘅 快樂 ,係 嚟 自 於 勤奮工作 同埋 樸實 生活。

唔 知 點解 ,農莊 本身 似乎 係 富裕 咗 ,但 偏偏 除 咗 豬同 狗 之外 ,班 動物 都 感受 唔 到 自己 富裕 咗。 或者 ,係 因為 豬同 狗 嘅 數目 都 唔 少 啦。 唔 係 話 佢 哋 唔 做 嘢 ,只 係 佢 哋 有 佢 哋 做 嘢 嘅 方式。 正如 史 叫 拿 經常 講 ,農莊 裏面 有 做極 都 唔 完 嘅 監督 同埋 組織 工作。 呢 啲 工作 大部份 都 係 其他 動物 冇 辦法 理解 同 應付 得 嚟 嘅。 舉 個例 ,史 叫 拿 話 佢 哋 知 ,豬 每日 都 要 花 好多 氣力 係 一 啲 叫做 「檔案 」、「報告 」、「會議 紀錄 」同埋 「備忘錄 」嘅 神秘 物件 上面。 呢 啲 嘢 係 由 一疊疊 嘅 紙張 組成 ,佢 哋 要 喺 啲 紙 上面 寫滿 晒 字 ,寫 完 之後 ,又 要 放入 去 個 火爐 度燒 ;史 叫 拿 話 呢 項 工作 對 農莊 嘅 福祉 至關重要。 不過 ,無論 豬定 係 狗 ,都 冇 自己 生產 過 任何 嘅 食物 ,而且 佢 哋 嘅 數目 真 係 好多 ,同埋 佢 哋 嘅 胃口 又 經常 都 好 大。

對 其他 動物 嚟 講 ,佢 哋 嘅 生活 同 之前 都 冇 乜 分別。 佢 哋 都 仲 係 要 經常 捱餓 ,要 瞓 喺 禾稈 草 上面 ,要 從 飲水池 飲水 ,要 喺 田野工作 ,冬天 嘅 時候 要 捱 凍 ,到 咗 夏天 又 怕 畀 烏蠅 摟。 有陣 時 年紀 比較 大 嗰 幾隻 動物 ,會 嘗試 從 依稀 嘅 記憶 之中 ,諗 返 最初 起義 嗰 陣 ,啱 啱 趕走 咗 鍾 斯 之後 ,日子 比起 而家 究竟 係 好 咗 定 係 差 咗。 佢 哋 點 諗 都 諗 唔 返。 佢 哋 搵 唔 到 任何 嘢 可以 同而 家 嘅 生活 比較 :佢 哋 而 家 嘅 生活 ,就 只有 史 叫 拿 讀出 嚟 ,一個 又 一個 嘅 數字 ,每個 數字 都 話 畀 佢 哋 聽 所有 嘢 都 變得 越 嚟 越 好。 除此之外 ,佢 哋 就 乜 都 冇。 動物 發現 佢 哋 回答 唔 到 呢 個 問題 ,同埋 反正 ,佢 哋 都 冇 乜 時間 可以 去 諗 呢 件 事。 只有 班哲文 一個 話 佢 記得 晒 佢 漫長 一生 中 嘅 每個 細節 ,話 世事 從來 都 冇 話 好 得 好多 或者 差得 好多 ,將來 亦 都 唔 會。 佢 話 ,飢餓 、艱苦 同 失望 ,先至 係 生命 中 無法 改變 嘅 定律。

即使 係 噉 ,動物 都 冇 放棄 過 希望。 身為 動物 農莊 嘅 一份 子 ,佢 哋 從來 都 冇 失去 過呢 份 榮耀 感同 優越感。 佢 哋 依然 係 成個 郡 ——甚至 成個 英格蘭! ——入面 唯一 由 動物 擁有 同 管理 嘅 農莊。 佢 哋 當中 冇 一隻 動物 唔 為 呢 件 事 而 驚嘆 ,就連 最後 生 嗰 隻 ,或者 從 十幾 二十里 外帶 返 嚟 農莊 嘅 新 成員 都 一樣。 當 佢 哋 聽到 鳴槍 聲 、睇 見 旗桿 上 嘅 綠 旗飄揚 ,心裏 面就會 湧起 一份 難以 磨滅 嘅 自豪感。 然後 佢 哋 總 係 會 開始 講起 舊時 英勇 嘅 日子 ,講到 驅逐 鍾 斯 嘅 情景 、撰寫 「七誡 」嘅 故事 ,同埋 成功 擊退 人類 入侵者 嘅 幾場 戰役。 當日 嘅 夢想 佢 哋 從來 都 冇 忘記 過。 大家 依然 深信 少校 所 預言 嘅 嗰 個 動物 共和國 ,嗰 片 唔 再有 人類 足跡 嘅 英格蘭 綠野。 有朝一日 佢 終會 降臨 :可能 好快 ,可能 呢 班 動物 死 咗 都 仲未 睇 到 ,但 佢 總 有 一日 會 降臨。 大家 甚至 乎 會 偷偷 哋 哼 《英島 眾獸 》嘅 旋律 :事實 係 ,農莊 入面 每 一隻 動物 都 知道 呢 件 事 ,只 係 冇 一隻 夠 膽大 大聲 噉 唱 出 嚟。 佢 哋 嘅 一生 可能 過得 艱苦 ,唔 係 每個 願望 都 可以 成 真 ,但 係 佢 哋 都 意識 到 ,佢 哋 同 其他 動物 唔 同。 如果 佢 哋 肚 餓 ,起碼 唔 係 因為 食物 拎 左去 餵飽 啲 殘暴 嘅 人類 ;如果 佢 哋 要 勤力 工作 ,起碼 佢 哋 係 為 自己 而 工作。 佢 哋 當中 冇 人會用 兩隻 腳 行路。 冇 任何 一隻 動物 要 叫 另一隻 做 「主人」。 所有 動物 都 係 平等。

初夏 有 一日 ,史 叫 拿 吩咐 綿羊 跟 住 佢 ,走 到 去 農莊 另一端 嘅 一塊 荒地 ,荒地 上面 已經 生滿 咗 白樺樹 樹苗。 綿羊 喺 史 叫 拿 嘅 監督 之下 ,喺 嗰 度 食 咗 成日 樹葉。 黃昏 嘅 時候 ,佢 自己 一個 返到 去 農舍 ,佢 話 因 為 天氣 都 暖 返 ,叫班 綿羊 留 返 喺 嗰 度。 最後 佢 哋 竟然 留 咗 喺 嗰 塊 地 足足 一個 禮拜 ,而 喺 呢 段 期間 ,其他 動物 都 冇 見 過 佢 哋。 史 叫 拿 每日 大部份 時間 都 係 同 佢 哋 一齊 ,佢 話 佢 教 緊 班 綿羊 唱 一首 新歌 ,所以 需要 嘅 啲 私隱。

綿羊 返 嚟 之後 ,一個 天氣晴朗 嘅 黃昏 ,動物 啱 啱 完成 手上 嘅 工作 返緊 去 大本營 ,突然 聽到 由 前院 傳來 一聲 淒厲 嘅 馬嘶聲。 動物 都嚇 咗 一嚇 ,停 咗 喺 路上。 聽 真 啲 ,原來 係 高露嬅 把 聲。 佢 之後 又 叫 多 一次 ,所有 動物 都 即刻 全速 向前 院跑 過去 ,然後 佢 哋 見到 高露嬅 見到 嘅 嘢。

有 隻 豬用 後腿 企 喺 度 行 緊 路。

冇 錯 ,隻 豬就 係 史 叫 拿。 佢 慢慢 一步 一步 噉 行過 前院 ,步姿 係 有 啲 奇怪 ,似乎 唔 係 好 習慣 用 呢 個 姿勢 去 支撐 佢 身體 嘅 重量 ,但 都 算 係 平衡 得 好好。 過 咗 一陣 ,一群 豬 魚貫 從 農舍 嘅 大門 走出 嚟 ,全部 都 係 用 後腳 企 起身 行路。 當中 有 啲 行得 比 其他 好 ,有 一兩個 腳步 唔 係 好 穩陣 ,似乎 要 搵 支 拐杖 撐住 自己 ,但 每 一個 都 能夠 成功 圍住 前院 行 咗 個 圈。 最後 大家 聽到 狗 兇惡 嘅 吠聲 同埋 黑 公雞 尖銳 嘅 啼聲 ,然後 拿破崙 本人 浩浩蕩蕩 噉 走出 嚟 ,用 高傲 嘅 眼神 掃視 咗 四周 一下 ,幾隻 狗 亦 圍住 佢 跳 嚟 跳 去。

佢 手上 揸 住 一條 皮鞭。

現場 一片 鴉雀無聲。 動物 睇 住豬 排成 一行 慢慢 噉 行過 前院 ,都 因為 感到 驚訝 、恐懼 而 互相 攬 埋 一齊。 個 世界 幾乎 好似 反轉 咗 一樣。 當 佢 哋 第一 下 嘅 震撼 開始 緩和 落 嚟 ,即使 佢 哋 有 過去 嘅 所有 經歷 ——即使 佢 哋 好 驚 班 狗 ,即使 長年累月 訓練 落 嚟 ,無論 咩 事 都 唔 可以 投訴 ,唔 可以 批評 ——有 一刻 佢 哋 幾乎 忍 唔 住 要 作出 抗議。 但 就 喺 呢 個 時候 ,所有 綿羊 似乎 一齊 收到 指令 一樣 ,突然 大 大聲 叫:

「四腳 好 ,兩腳 更好! 四腳 好 ,兩腳 更好! 四腳 好 ,兩腳 更好!

佢 哋 一路 係 噉 叫 足 五分鐘 都 冇 停 過。 到 綿羊 安靜 落 嚟 ,豬 已經 走 返入 農舍 ,可以 提出異議 嘅 時機 已經 過 咗。

班哲文 感覺 到 一隻 動物 用 鼻 哥 喺 佢 膊 頭 位置 磨下 磨下。 佢 擰 轉頭 ,見到 係 高露嬅。 高露嬅 一對 老花眼 比 之前 變得 更 暗淡無光。 佢 冇 講 任何 野 ,只 係 輕輕 撥 左 一下 佢 執 鬃毛 ,然後 帶領 班 哲文到 大 穀倉 嘅 最 入 面 ,寫住 七 誡 嘅 地方。 佢 哋 企 左 喺 嗰 度 ,望住 牆 上面 用 白油 寫 嘅 大字 ,望 咗 一兩分鐘。

「我 嘅 視力 越 嚟 越 差。」 高露嬅 終於 開口 :「雖然 就算 我 後生 嗰 陣 ,都 唔 識 睇 上面 寫住 乜嘢 ,但 似乎 埲 牆 好似 唔 同 咗 樣。 班哲文 ,牆 上面 嘅 七 誡 同 以前 仲 係 唔 係 一樣 呀?

班哲文 終於 肯 破例 一次 ,讀 畀 佢 聽 牆 上面 寫 嘅 嘢。 上面 而家 除 咗 一條 誡命 之外 就 冇 其他 嘢。 條 誡命 寫住:

所有 動物 都 係 平等 嘅

但 有 啲 動物 比 其他 動物 更加 平等

見到 呢 兩句 說話 之後 ,當 第二日 呢 班豬 巡視 農莊 工作 嘅 時候 ,手上 都 揸 住 一條 皮鞭 ,大家 就 唔 再 覺得 奇怪。 當豬 買 咗 部 收音機 返 嚟 畀 自己 用 、安排 咗 要裝 電話 ,仲訂 閲 咗 《約翰 牛報 》、《花邊 雜誌 》同 《每日 鏡報 》,佢 哋 都 唔 再 覺得 奇怪。 當 拿破崙 喺 農舍 花園 散步 嘅 時候 ,口 裏面 擔住 一支 煙斗 ,大家 唔 再 覺得 奇怪。 唔 只 ,就 連當豬 由 鍾 斯 先生 嘅 衣櫃 拎 佢 嘅 衫 出 嚟 着 ,拿破崙 着 咗 件 黑色 大褸 、一條 馬褲 同埋 件 皮製 緊身褲 ,而 佢 最 寵幸 嘅 母豬 ,就 着 咗 鍾 斯 太太 以前 星期日 先 會 着 嘅 水洗 絲裙 ,大家 亦 都 唔 再 覺得 奇怪。

一個 禮拜 之後 嘅 一個 下午 ,幾架 小型 馬車 駛入 農莊。 原來 ,一班 喺 附近 嘅 農夫 收到 邀請 ,走 嚟 參觀 考察。 佢 哋 睇 到 農莊 入面 唔 同 嘅 角落 ,尤其 係 對 座 風車 ,紛紛 都 讚不絕口。 呢 個 時候 ,動物 喺 蘿蔔 田入 面除 緊草。 佢 哋 一直 好 辛勤 噉 工作 ,冇 乜 抬高 過頭 周圍 望 ;因為 ,佢 哋 都 唔 知道 究竟 應該 驚 一班 豬多 啲 ,定 係 驚班 人類 訪客 多 啲。

就 係 嗰 個 傍晚 ,農莊 入面 傳 嚟 喧鬧 嘅 笑聲 同埋 陣陣 嘅 歌聲。 聽到 呢 啲 混雜 嘅 聲音 ,動物 突然 都 覺得 好 好奇。 動物 同 人類 第一次 平起平坐 噉 共處 ,到底 入面 會 發生 咩 事 呢? 佢 哋 不約而同 ,有 咁 靜得 咁 靜 噉 走入 農舍 花園 入面。

佢 哋 嚟 到 大閘 前面 ,又 停 低 咗 ,唔 係 好 敢 繼續 ;不過 高露嬅 一馬當先 ,率領 佢 哋 走入 去。 佢 哋 小心翼翼 噉 行到 去 大屋 度 ,幾隻 夠 高 嘅 動動 就 從 飯廳 嘅 大 窗 偷 睇 入 面 嘅 情況。 有 六個 農夫 同 六隻 身份 比較 高 嘅 豬 圍住 坐 咗 喺 長 枱周圍 ,拿破崙 就 坐 咗 喺 枱尾 嘅 主人家 位置。 幾隻 豬 似乎 都 從容自如 噉 坐 喺 櫈 上面。 佢 哋 似乎 啱 啱 玩 緊鋪 啤牌 ,不過 暫時 停 咗 落 嚟 ,似乎 係 因為 要 敬酒。 佢 哋 將 一大 渣 啤酒 傳 嚟 傳 去 ,為 一隻 隻 酒杯 不停 添飲。 當中 冇 一個 留意到 窗外 面目 定口 呆 嘅 動物。

狐木 農莊 嘅 旚瓊 頓 先生 手 裏面 揸 住 一隻 杯 ,企 咗 起身。 佢 話 ,佢 一陣 會 向 大家 祝酒。 不過 首先 ,佢 覺得 自己 有 責任 講 幾句 說話。

佢 話 ,對於 佢 嚟 講 ——同埋 佢 相信 對 其他人 都 係 一樣 ——喺 經歷 一段 長時間 嘅 猜疑 同埋 誤解 之後 ,大家 可以 冰釋 前嫌 ,佢 覺得 好 欣慰。 過去 曾經 有 一段時間 ——雖然 佢 同 在座 咁 多位 都 冇 呢 個 諗 法 ——但 係 喺 過去 曾經 有 一段時間 ,動物 農莊 嘅 人類 鄰居 會以 ——佢 唔 敢 話 係 敵視 嘅 態度 ,但 可能 係 有 啲 疑慮 ,去 看待 動物 農莊 可敬 嘅 主人。 一 啲 不幸 嘅 事情 曾經 發生 過 ,一 啲 錯誤 嘅 諗 法 亦 都 流傳 過。 當時 大家 覺得 一個 由豬 經營 嘅 農莊 好似 有 啲 唔 正常 ,容易 會 對 周圍 嘅 農莊 帶 嚟 啲 難以預料 嘅 影響。 太 多 農夫 喺 冇 調查 過 嘅 情況 之下 ,就 假設 喺 一個 噉 樣 嘅 農莊 入面 ,一定 會 做成 一種 任性 放縱 嘅 風氣 ,紀律 大亂。 佢 哋 好 擔心 呢種 風氣 會 對 佢 哋 自己 嘅 動物 ,甚至 乎 係 佢 哋 嘅 人類 員工 有所 影響。 但 呢 啲 嘅 懷疑 而家 已經 一掃而空。 今日 佢 同 佢 嘅 朋友 參觀 咗 動物 農莊 ,用 雙眼 觀察 過呢 度 每 一個 角落 ,佢 哋 發現 咗 啲 乜 呢? 呢 度 唔 單 只有 最 先進 嘅 方法 ,仲 紀律嚴明 ,做事 有條有理 ,係 所有 農夫 應該 學習 嘅 榜樣。 佢 話 自己 夠膽講 ,動物 農莊 入 面 嘅 低等動物 ,比起 呢 個 郡 入面 任何 其他 動物 ,都 做 得 更 多 嘢 而 又 食得 更 少。 事實上 ,佢 同 其他 訪客 今日 都 見到 好多 農莊 裏面 嘅 特色 ,佢 哋 都 準備 立即 引入 返 去 佢 哋 自己 嘅 農莊 入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