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14)

Part (14)

某個 夏天 嘅 夜晚 ,博煞 出 咗 事 嘅 消息 突然 喺 農莊 裏面 傳開。 佢 頭先 自己 一個 出 咗 去 拉 石頭 落 風車 度。 點知 ,傳聞 果然 係 真 嘅。 幾分鐘 之後 ,兩隻 白鴿 急急 腳 飛返 嚟 ,向 大家 報告 :「博煞 低 咗 呀! 佢 打 側 瞓 咗 喺 地下 ,企 唔 返 起身!

農莊 裏面 大概 有 一半 動物 都 即刻 衝 咗 上 起 風車 嗰 個 山坡。 博 煞 瞓 咗 喺 馬車 兩條 車轅 之間 ,條頸 伸 到 長 一長 ,個頭 完全 郁都郁 唔 到。 佢 眼神 空洞 ,兩邊 身出 晒 汗。 從 佢 口 裏面 ,仲 流出 一條 細細 嘅 血絲。 高露 嬅 喺 佢 身邊 跪低 叫 佢:

「博煞! 你 見點 呀?

「我個 肺 有 啲 問題。」 博煞用 微弱 嘅 聲線 答 佢 :「唔 緊要 啦。 冇 咗 我 你 都 可以 完成 到 座 風車 嘅。 我 哋 都 已經 收集 咗 好多 石頭 返 嚟。 反正 我 無論如何 都 係 得 返個 零月命 㗎 喇。 講樣 嘢 你 知 吖 ,我 其實 一直 都 好 期待 可以 退休。 其實 班哲文 年紀 都 大 喇 ,或者 佢 哋 可以 畀 佢 同 我 一齊 退休 ,做 我 個 伴 啦。」

「我 哋 要 快 啲 搵 幫手 ,」高露嬅 大叫 :「快 啲 啦! 搵 動物 去 話 畀 史 叫 拿 知 咩 事 呀。」

其他 動物 聽到 都 即刻 跑 返入 去 農舍 搵 史 叫 拿 ,想 通知 佢 呢 件 事。 只有 高露嬅 留 低落 嚟 ;班哲文 亦 趴 咗 喺 博 煞 身邊 ,冇 講過 半句 說話 ,淨 係 默默 噉 用 條尾 幫 佢 趕走 啲 烏蠅。 過 咗 大約 三個 字 之後 ,史 叫 拿 終於 滿面 同情 同 關注 噉 嚟 到。 佢 話 拿破崙 同志 得知 農莊 入面 其中 一個 最 衷誠 嘅 勞動者 發生 咗 呢 件 不幸 嘅 事 ,感到 最 深切 嘅 悲痛。 佢 已經 安排 緊將 博煞 送 去 威靈頓 嘅 醫院 治療。 動物 聽到 呢 度 都 有 啲 周身 唔 聚財。 除 咗 莫莉同 斯諾 波 ,從來 冇 其他 動物 曾經 離開 過個 農莊 ,而且 佢 哋 都 唔 係 好 想 將 佢 哋 病 咗 嘅 同志 交到 人類 手上。 不過 ,史 叫 拿 好容易 就 說服 到 佢 哋 ,話 威靈頓 嘅 獸醫 點都 比 佢 哋 喺 農莊 入面 更 有 能力 醫好 博煞。 大約 半個 鐘頭 之後 ,博煞 好 返少少 ,佢 好 辛苦 咁 企返 起身 ,然後 慢慢 趷 下 趷 下行 返 入 佢 嘅 馬廄。 入面 ,高露嬅 同班 哲文 一早 已經 幫 佢 用 禾稈 草鋪 好 一張 舒舒服服 嘅 床。

跟 住 嗰 兩日 ,博煞 都 留 返 喺 佢 嘅 馬廄 度 休息。 豬 喺 浴室 入 面 嘅 藥 櫃 搵 到 一大 樽 粉紅色 嘅 藥 ,將 佢 送 咗 嚟 畀 博 煞 ,高露嬅 就 負責 一日 兩次 喺 博 煞 進食 之後 餵 佢 食 藥。 黃昏 嘅 時候 ,高露嬅 會 趴 喺 博 煞 嘅 馬廄 入面 同 佢 傾 計 ,而班 哲文 就 負責 幫 佢 趕 烏 蠅。 博煞 話 而家 噉 樣 ,佢 並 唔 覺得 後悔。 如果 佢 好 得 返 嘅 話 ,佢 預計 應該 可以 再 多 三年 命 ,而 佢 非常 期待 遲 啲 可以 喺 大牧場 嘅 角落頭 度 渡過 安樂 日子。 到 時 將會 係 佢 第一次 有 時間 慢慢 學習 同 增進 下 知識。 佢 話 ,佢 會 竭盡 佢 嘅 餘生 去 學寫 剩返 落 嚟 嗰 六個 數字。

班 哲文同 高露嬅 只 能夠 喺 工作 時間 之後 先至 得閒 嚟 陪 博煞 ,而 嚟 接 佢 走 嘅 車輛 係 喺 正午 時分 到。 動物 都 喺 豬 嘅 監督 之下 喺 蘿蔔 田 除草 ,突然 見到 班哲文 一邊 向 大本營 方向 奔馳 過去 、一邊 大聲 嘶叫 ,都嚇 咗 一嚇。 佢 哋 都 係 第一次 見到 班哲文 咁 激動 ——甚至 係 第一次 見到 佢 跑 得 咁 快。 「快 啲 ,快 啲 呀! 」佢 大叫 「快 啲 過 嚟! 佢 哋 要 帶 博 煞 走 喇! 」動物 唔 等豬 畀 指令 ,就 即刻 放低 手上 嘅 工作 ,衝向 大本營。 的 而且 確 ,喺 前院 入面 有 一架 由 兩隻 馬拉 住 嘅 大篷車 ,車 嘅 兩邊 寫住 字 ,司機 位 坐 咗 一個 帶住 博勒帽 、個樣 古 古惑 惑 嘅 男人。 而博 煞 嘅 馬廄 已經 空 寥寥。

動物 圍住 大篷車 ,不停 噉 道別 :「再見 喇 ,博煞! 再見 喇!

「死蠢! 死蠢! 」班哲文 一邊 大叫 ,一邊 圍住 佢 哋 急步 跳 嚟 跳 去 ,用 馬蹄 敲打 地面。 「死蠢! 你 哋 睇 唔 睇 到 架車 側邊 寫住 咩 呀?

動物 聽到 都 停 低 ,靜 咗 落 嚟。 繆維 甩 甩 咳 咳 噉 嘗試 讀出 上面 嘅 字 ,但班 哲文 推開 佢 ,喺 大家 嘅 一片 寂靜 下 ,佢 開始 讀:

「『艾發 .西蒙 ,威靈頓 屠馬夫 兼 煮 膠商 ,供應 皮革 、骨粉 、狗屋。 』你 哋 仲未明 咩 意思? 佢 哋 要 帶 博 煞 去 屠場 呀!

聽到 呢 度 ,動物 喺 恐懼 中忍 唔 住 喊 出 嚟。 呢 個 時候 ,車 上面 嘅 男人 鞭打 佢 兩匹馬 ,馬車 開始 細 步駛 出 前院。 所有 嘅 動物 都 聲淚俱下 噉 跟 住 喺 後面。 高露 嬅 喺 動物 之間 逼 咗 去 最 前面。 跟 住 ,馬車 開始 越行越 快。 高露嬅 亦 都 加快腳步 ,開始 跑 起 上 嚟。 「博煞! 」佢 大聲 高叫 :「博煞! 博煞! 博煞! 」就 係 呢 一刻 ,博煞 似乎 聽到 出面 嘅 擾攘 ,佢 嗰 幅 帶 住 白色 斑 帶 嘅 馬 面 出現 咗 喺 大 蓬 車尾 嘅 窗口 仔 後面。

「博煞! 」高露嬅 把 聲 嗌得 好 淒厲 :「博煞! 出 嚟 呀! 快 啲 出 嚟 呀! 佢 哋 送 緊 你 去 死 呀!

全部 動物 都 一齊 大 嗌:「出 嚟 呀 ,博煞 ,出 嚟 呀! 」但 架車 已經 越 走 越 快 ,離 佢 哋 越 嚟 越遠。 大家 都 唔 確定 博煞 究竟 聽 唔 聽 得 明高 露嬅 所講 嘅 嘢。 但 冇 幾耐 之後 ,佢 就 從 窗口 邊 消失 咗 ,然後 車入 面傳 嚟 乒鈴 嘭 唥嘅 馬蹄 敲擊聲 ,佢 嘗試 緊 踢開 道門 逃走。 有 幾次 ,佢 幾乎 可以 踢 散架 車 咁 滯。 但 係 ,唉! 佢 已經 筋疲力盡 ,再 過 咗 一陣 ,馬蹄 敲擊 嘅 聲音 變得 越 嚟 越弱 ,最後 仲 消失 埋。 動物 喺 絕望 之中 開始 祈求 拉車 嘅 兩隻 馬 可以 停車。 「同志 、同志! 」佢 哋 呼叫 :「唔 好 送 你 哋 嘅 兄弟 去 死 呀! 」但 係 呢 兩隻 蠢材 實在太 蠢 ,完全 唔 明白 究竟 發生 緊 咩 事 ,只 係 豎起 耳仔 ,加快腳步 離開。 博 煞 嘅 容貌 冇 再 出現 喺 窗 邊。 有 動物 諗 起 可以 衝 去 前面 閂 埋度 五桿閘 ,但 係 已經 太遲 喇。 下 一刻 ,架車 已經 穿過 咗 個閘 ,迅速 消失 係 路 嘅 盡頭。 之後 就 冇 再見 過博煞。

三日 之後 ,據 報 佢 喺 威靈頓 嘅 醫院 已經 接受 咗 作為 一隻 馬 可以 得到 最好 嘅 照顧 ,但 係 最後 都過 咗 身。 史 叫 拿將 呢 個 消息 宣布 比 大家 聽。 佢 話 ,博煞 臨終前 嘅 最後 幾個 鐘頭 ,佢 都 一直 在場 守候 佢。

「嗰 個 係 我 見 過 最 傷感 嘅 一幕! 」史 叫 拿 舉起 佢 隻 蹄 ,抹 去 一滴 眼淚。 「我 一直 喺 佢 床 邊。 到 佢 臨終前 ,佢 幾乎 已經 虛弱 到講 唔 到 嘢 ,但 佢 係 我 耳 仔 邊 細細 聲講 ,話 佢 唯一 覺得 哀傷 嘅 ,係 喺 風車 完成 之前 就要 先走一步。 『前進 呀 ,同志! 』佢 話 :『以 起義 之名 前進。 動物 農莊 萬歲! 拿破崙 同志 萬歲!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各位 同志 ,呢 幾句 就 係 佢 最後 留 低 嘅 說話。」

講到 呢 度 ,史 叫 拿 突然 面色 一變。 佢 靜默 咗 一陣 ,兩隻 細眼 露出 懐 疑 嘅 眼神 ,掃視 咗 大家 一下 ,然後 先至 繼續。

佢 話 佢 知道 有 一個 好 愚蠢 好 邪惡 嘅 傳聞 ,喺 博 煞 離開 之後 開始 流傳。 有 一 啲 動物 留意到 帶博煞 走 嗰 架車 上面 寫住 「屠馬夫 」,仲 一口咬定 話 架車 係 送 佢 去 屠場。 史 叫 拿 話 簡直 係 難以置信 ,點會 有 動物 可以 蠢成 噉。 佢 好 嬲 噉 ,一路 擺 住 佢 條 尾 ,兩邊 跳 嚟 跳 去 ,一路 講。 佢 哋 唔 通 唔 認識 我 哋 敬愛 嘅 領袖 拿破崙 同志? 個 解釋 其實 好 簡單。 嗰 架車 之前 曾經 由 一個 屠夫 所 擁有 ,但 之後 個 獸醫 買 咗 落 嚟 ,只不過 仲未 油返 走個 舊名。 就 係 因為 噉 先至 發生 呢 個 誤會。

動物 聽到 佢 噉 講 都 鬆 咗 一口氣。 當史 叫 拿 繼續 詳細描述 博 煞 喺 病床 上面 最後 嘅 光景 、佢 所 受到 嘅 悉心 照顧 ,同埋 拿破崙 諗 都 唔 使 諗 就 決定 要 用 嘅 嗰 啲 昂貴 藥物 ,佢 哋 最後 嘅 一絲 疑惑 都 一掃而空。 佢 哋 因 為 同志 逝去 而 悲傷 ,都 諗 到 至少 佢 都 係 喺 安祥 快樂 之中 離開 ,佢 哋 嘅 心情 都 有所 舒緩。

之後 嗰 個 星期日 朝早 ,拿破崙 親自 出席 咗 大會 ,仲為 博煞 宣讀 咗 一篇 簡短 嘅 悼辭。 佢 話 雖然 佢 哋 冇 辦法 將 佢 哋 同志 嘅 遺體 帶返 嚟 農莊 入面 安葬 ,但 佢 已經 安排 咗 用 農舍 花園 入面 種 嘅 月桂花 做成 一個 花圈 ,放 咗 喺 博 煞 嘅 墳墓 前面。 豬 打算 幾日 之後 ,將會 為 博煞 舉行 一場 追悼 宴會。 拿破崙 嘅 演 辭 以博 煞 最 鍾 意 嘅 兩句 格言 作結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同埋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佢 話 ,每 一隻 動物 都 應該 將呢 兩句 格言 收為己 用。

喺 宴會 舉行 當日 ,一架 由 威靈頓 一間 雜貨店 開 過 嚟 嘅 貨運 馬車 ,將一 大個 木箱 運 咗 入 農舍。 嗰 晚 農舍 入面 傳 嚟 喧 喧鬧 鬧 嘅 歌聲 ,然後 係 激烈 嘅 嗌交 聲。 最後 喺 十 一點鐘 ,有 一下 打爛 玻璃 嘅 巨響。 之後 嗰 日 ,一直 到 中午 ,農舍 入面 都 冇 任何 動靜 ,而 傳聞 就 話 ,豬 一定 又 唔 知 從 咩 渠道 搵 到 啲 錢 返 嚟 買 威士忌 飲。

第十章

時日 如飛 ,春來 秋 去 ,年復一年 ,動物 短暫 嘅 一生 匆匆 而 過。 終於 到 咗 呢 日 ,已經 冇 動物 再 記得 起義 之前 嘅 日子 ,唯一 例外 嘅 係 高 露 嬅 、班哲文 、烏鴉 摩西 同 幾隻 豬。

繆維 已經 過 咗 身 ,藍鈴 、綽絲同 鉗 仔都過 咗 身。 連鍾斯 都 一樣 去 咗 ,佢 係 喺 國內 另 一區入 面 嘅 一間 戒酒 中心 度 離世 嘅。 已經 冇 動物 再 記得 斯諾 波。 至於 博煞 ,除 咗 識 佢 嘅 幾隻 動物 之外 ,亦 都 冇 其他 動物 再 記得 佢。 高露嬅 而家 已經 係 一匹 肥碩 嘅 老馬 ,關節 都 已經 硬 晒 ,雙眼 經常 積滿 眼屎。 佢 已經 過 咗 退休年齡 兩年 ,但 事實 係 根本 冇 動物 可以 退休。 之前 話 留返 牧場 一個 角落 畀 退休 動物 嘅 計劃 ,一早 已經 不了了之。 拿破崙 而家 已經 係 一隻 完全 成熟 嘅 野豬 ,體重 有 成 百五 公斤。 史 叫 拿 而家 肥到 連擘 大 雙眼 睇 嘢 都 有 啲 困難。 只有 老班 哲文 依然 同 以前 冇 乜 大 分別 ,淨 係 個 嘴 附近 膚色 灰 咗 啲 ,同埋 自從 博煞 去 咗 之後 ,佢 就 比 以前 更加 孤僻 同 沉默寡言。

而家 農莊 裏面 住 多 咗 好多 動物 ,不過 增幅 冇 早 幾年 嗰 時 估計 咁 多。 對 好多 動物 嚟 講 ,嗰 次 起義 只 係 一個 靠 口耳相傳 嘅 模糊 嘅 傳說 ;其他 一 啲 動物 甚至 出世 以 嚟 都 未 聽過 呢 件 事。 除 咗 高露嬅 之外 ,農莊 而家仲有 另外 三隻 馬。 佢 哋 都 係 正直 可敬 嘅 靚 馬 、辛勤 踏實 嘅 勞動者 、同埋 忠誠 盡責 嘅 好 同志 ,不過 淨 係 蠢 咗 啲。 佢 哋 當中 冇 一隻 馬 學 認字 可以 過 到 個 「二 」字。 對於 嗰 次 起義 同埋 動物 主義 嘅 事 ,其他 動物 講 咩 佢 哋 都 樂於 全盤接受 ,尤其 如果 係 高露嬅 講 嘅 ,佢 哋 對 佢 真 係 份 外 尊敬 ,幾乎 係 盲孝 咁 滯。 不過 ,究竟 佢 哋 聽 得 明 幾多 ,就 不得而知 喇。


Part (14)

某個 夏天 嘅 夜晚 ,博煞 出 咗 事 嘅 消息 突然 喺 農莊 裏面 傳開。 佢 頭先 自己 一個 出 咗 去 拉 石頭 落 風車 度。 點知 ,傳聞 果然 係 真 嘅。 幾分鐘 之後 ,兩隻 白鴿 急急 腳 飛返 嚟 ,向 大家 報告 :「博煞 低 咗 呀! 佢 打 側 瞓 咗 喺 地下 ,企 唔 返 起身!

農莊 裏面 大概 有 一半 動物 都 即刻 衝 咗 上 起 風車 嗰 個 山坡。 博 煞 瞓 咗 喺 馬車 兩條 車轅 之間 ,條頸 伸 到 長 一長 ,個頭 完全 郁都郁 唔 到。 佢 眼神 空洞 ,兩邊 身出 晒 汗。 從 佢 口 裏面 ,仲 流出 一條 細細 嘅 血絲。 高露 嬅 喺 佢 身邊 跪低 叫 佢:

「博煞! 你 見點 呀?

「我個 肺 有 啲 問題。」 博煞用 微弱 嘅 聲線 答 佢 :「唔 緊要 啦。 冇 咗 我 你 都 可以 完成 到 座 風車 嘅。 我 哋 都 已經 收集 咗 好多 石頭 返 嚟。 反正 我 無論如何 都 係 得 返個 零月命 㗎 喇。 講樣 嘢 你 知 吖 ,我 其實 一直 都 好 期待 可以 退休。 其實 班哲文 年紀 都 大 喇 ,或者 佢 哋 可以 畀 佢 同 我 一齊 退休 ,做 我 個 伴 啦。」

「我 哋 要 快 啲 搵 幫手 ,」高露嬅 大叫 :「快 啲 啦! 搵 動物 去 話 畀 史 叫 拿 知 咩 事 呀。」

其他 動物 聽到 都 即刻 跑 返入 去 農舍 搵 史 叫 拿 ,想 通知 佢 呢 件 事。 只有 高露嬅 留 低落 嚟 ;班哲文 亦 趴 咗 喺 博 煞 身邊 ,冇 講過 半句 說話 ,淨 係 默默 噉 用 條尾 幫 佢 趕走 啲 烏蠅。 過 咗 大約 三個 字 之後 ,史 叫 拿 終於 滿面 同情 同 關注 噉 嚟 到。 佢 話 拿破崙 同志 得知 農莊 入面 其中 一個 最 衷誠 嘅 勞動者 發生 咗 呢 件 不幸 嘅 事 ,感到 最 深切 嘅 悲痛。 佢 已經 安排 緊將 博煞 送 去 威靈頓 嘅 醫院 治療。 動物 聽到 呢 度 都 有 啲 周身 唔 聚財。 除 咗 莫莉同 斯諾 波 ,從來 冇 其他 動物 曾經 離開 過個 農莊 ,而且 佢 哋 都 唔 係 好 想 將 佢 哋 病 咗 嘅 同志 交到 人類 手上。 不過 ,史 叫 拿 好容易 就 說服 到 佢 哋 ,話 威靈頓 嘅 獸醫 點都 比 佢 哋 喺 農莊 入面 更 有 能力 醫好 博煞。 大約 半個 鐘頭 之後 ,博煞 好 返少少 ,佢 好 辛苦 咁 企返 起身 ,然後 慢慢 趷 下 趷 下行 返 入 佢 嘅 馬廄。 入面 ,高露嬅 同班 哲文 一早 已經 幫 佢 用 禾稈 草鋪 好 一張 舒舒服服 嘅 床。

跟 住 嗰 兩日 ,博煞 都 留 返 喺 佢 嘅 馬廄 度 休息。 豬 喺 浴室 入 面 嘅 藥 櫃 搵 到 一大 樽 粉紅色 嘅 藥 ,將 佢 送 咗 嚟 畀 博 煞 ,高露嬅 就 負責 一日 兩次 喺 博 煞 進食 之後 餵 佢 食 藥。 黃昏 嘅 時候 ,高露嬅 會 趴 喺 博 煞 嘅 馬廄 入面 同 佢 傾 計 ,而班 哲文 就 負責 幫 佢 趕 烏 蠅。 博煞 話 而家 噉 樣 ,佢 並 唔 覺得 後悔。 如果 佢 好 得 返 嘅 話 ,佢 預計 應該 可以 再 多 三年 命 ,而 佢 非常 期待 遲 啲 可以 喺 大牧場 嘅 角落頭 度 渡過 安樂 日子。 到 時 將會 係 佢 第一次 有 時間 慢慢 學習 同 增進 下 知識。 佢 話 ,佢 會 竭盡 佢 嘅 餘生 去 學寫 剩返 落 嚟 嗰 六個 數字。

班 哲文同 高露嬅 只 能夠 喺 工作 時間 之後 先至 得閒 嚟 陪 博煞 ,而 嚟 接 佢 走 嘅 車輛 係 喺 正午 時分 到。 動物 都 喺 豬 嘅 監督 之下 喺 蘿蔔 田 除草 ,突然 見到 班哲文 一邊 向 大本營 方向 奔馳 過去 、一邊 大聲 嘶叫 ,都嚇 咗 一嚇。 佢 哋 都 係 第一次 見到 班哲文 咁 激動 ——甚至 係 第一次 見到 佢 跑 得 咁 快。 「快 啲 ,快 啲 呀! 」佢 大叫 「快 啲 過 嚟! 佢 哋 要 帶 博 煞 走 喇! 」動物 唔 等豬 畀 指令 ,就 即刻 放低 手上 嘅 工作 ,衝向 大本營。 的 而且 確 ,喺 前院 入面 有 一架 由 兩隻 馬拉 住 嘅 大篷車 ,車 嘅 兩邊 寫住 字 ,司機 位 坐 咗 一個 帶住 博勒帽 、個樣 古 古惑 惑 嘅 男人。 而博 煞 嘅 馬廄 已經 空 寥寥。

動物 圍住 大篷車 ,不停 噉 道別 :「再見 喇 ,博煞! 再見 喇!

「死蠢! 死蠢! 」班哲文 一邊 大叫 ,一邊 圍住 佢 哋 急步 跳 嚟 跳 去 ,用 馬蹄 敲打 地面。 「死蠢! 你 哋 睇 唔 睇 到 架車 側邊 寫住 咩 呀?

動物 聽到 都 停 低 ,靜 咗 落 嚟。 繆維 甩 甩 咳 咳 噉 嘗試 讀出 上面 嘅 字 ,但班 哲文 推開 佢 ,喺 大家 嘅 一片 寂靜 下 ,佢 開始 讀:

「『艾發 .西蒙 ,威靈頓 屠馬夫 兼 煮 膠商 ,供應 皮革 、骨粉 、狗屋。 』你 哋 仲未明 咩 意思? 佢 哋 要 帶 博 煞 去 屠場 呀!

聽到 呢 度 ,動物 喺 恐懼 中忍 唔 住 喊 出 嚟。 呢 個 時候 ,車 上面 嘅 男人 鞭打 佢 兩匹馬 ,馬車 開始 細 步駛 出 前院。 所有 嘅 動物 都 聲淚俱下 噉 跟 住 喺 後面。 高露 嬅 喺 動物 之間 逼 咗 去 最 前面。 跟 住 ,馬車 開始 越行越 快。 高露嬅 亦 都 加快腳步 ,開始 跑 起 上 嚟。 「博煞! 」佢 大聲 高叫 :「博煞! 博煞! 博煞! 」就 係 呢 一刻 ,博煞 似乎 聽到 出面 嘅 擾攘 ,佢 嗰 幅 帶 住 白色 斑 帶 嘅 馬 面 出現 咗 喺 大 蓬 車尾 嘅 窗口 仔 後面。

「博煞! 」高露嬅 把 聲 嗌得 好 淒厲 :「博煞! 出 嚟 呀! 快 啲 出 嚟 呀! 佢 哋 送 緊 你 去 死 呀!

全部 動物 都 一齊 大 嗌:「出 嚟 呀 ,博煞 ,出 嚟 呀! 」但 架車 已經 越 走 越 快 ,離 佢 哋 越 嚟 越遠。 大家 都 唔 確定 博煞 究竟 聽 唔 聽 得 明高 露嬅 所講 嘅 嘢。 但 冇 幾耐 之後 ,佢 就 從 窗口 邊 消失 咗 ,然後 車入 面傳 嚟 乒鈴 嘭 唥嘅 馬蹄 敲擊聲 ,佢 嘗試 緊 踢開 道門 逃走。 有 幾次 ,佢 幾乎 可以 踢 散架 車 咁 滯。 但 係 ,唉! 佢 已經 筋疲力盡 ,再 過 咗 一陣 ,馬蹄 敲擊 嘅 聲音 變得 越 嚟 越弱 ,最後 仲 消失 埋。 動物 喺 絕望 之中 開始 祈求 拉車 嘅 兩隻 馬 可以 停車。 「同志 、同志! 」佢 哋 呼叫 :「唔 好 送 你 哋 嘅 兄弟 去 死 呀! 」但 係 呢 兩隻 蠢材 實在太 蠢 ,完全 唔 明白 究竟 發生 緊 咩 事 ,只 係 豎起 耳仔 ,加快腳步 離開。 博 煞 嘅 容貌 冇 再 出現 喺 窗 邊。 有 動物 諗 起 可以 衝 去 前面 閂 埋度 五桿閘 ,但 係 已經 太遲 喇。 下 一刻 ,架車 已經 穿過 咗 個閘 ,迅速 消失 係 路 嘅 盡頭。 之後 就 冇 再見 過博煞。

三日 之後 ,據 報 佢 喺 威靈頓 嘅 醫院 已經 接受 咗 作為 一隻 馬 可以 得到 最好 嘅 照顧 ,但 係 最後 都過 咗 身。 史 叫 拿將 呢 個 消息 宣布 比 大家 聽。 佢 話 ,博煞 臨終前 嘅 最後 幾個 鐘頭 ,佢 都 一直 在場 守候 佢。

「嗰 個 係 我 見 過 最 傷感 嘅 一幕! 」史 叫 拿 舉起 佢 隻 蹄 ,抹 去 一滴 眼淚。 「我 一直 喺 佢 床 邊。 到 佢 臨終前 ,佢 幾乎 已經 虛弱 到講 唔 到 嘢 ,但 佢 係 我 耳 仔 邊 細細 聲講 ,話 佢 唯一 覺得 哀傷 嘅 ,係 喺 風車 完成 之前 就要 先走一步。 『前進 呀 ,同志! 』佢 話 :『以 起義 之名 前進。 動物 農莊 萬歲! 拿破崙 同志 萬歲!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各位 同志 ,呢 幾句 就 係 佢 最後 留 低 嘅 說話。」

講到 呢 度 ,史 叫 拿 突然 面色 一變。 佢 靜默 咗 一陣 ,兩隻 細眼 露出 懐 疑 嘅 眼神 ,掃視 咗 大家 一下 ,然後 先至 繼續。

佢 話 佢 知道 有 一個 好 愚蠢 好 邪惡 嘅 傳聞 ,喺 博 煞 離開 之後 開始 流傳。 有 一 啲 動物 留意到 帶博煞 走 嗰 架車 上面 寫住 「屠馬夫 」,仲 一口咬定 話 架車 係 送 佢 去 屠場。 史 叫 拿 話 簡直 係 難以置信 ,點會 有 動物 可以 蠢成 噉。 佢 好 嬲 噉 ,一路 擺 住 佢 條 尾 ,兩邊 跳 嚟 跳 去 ,一路 講。 佢 哋 唔 通 唔 認識 我 哋 敬愛 嘅 領袖 拿破崙 同志? 個 解釋 其實 好 簡單。 嗰 架車 之前 曾經 由 一個 屠夫 所 擁有 ,但 之後 個 獸醫 買 咗 落 嚟 ,只不過 仲未 油返 走個 舊名。 就 係 因為 噉 先至 發生 呢 個 誤會。

動物 聽到 佢 噉 講 都 鬆 咗 一口氣。 當史 叫 拿 繼續 詳細描述 博 煞 喺 病床 上面 最後 嘅 光景 、佢 所 受到 嘅 悉心 照顧 ,同埋 拿破崙 諗 都 唔 使 諗 就 決定 要 用 嘅 嗰 啲 昂貴 藥物 ,佢 哋 最後 嘅 一絲 疑惑 都 一掃而空。 佢 哋 因 為 同志 逝去 而 悲傷 ,都 諗 到 至少 佢 都 係 喺 安祥 快樂 之中 離開 ,佢 哋 嘅 心情 都 有所 舒緩。

之後 嗰 個 星期日 朝早 ,拿破崙 親自 出席 咗 大會 ,仲為 博煞 宣讀 咗 一篇 簡短 嘅 悼辭。 佢 話 雖然 佢 哋 冇 辦法 將 佢 哋 同志 嘅 遺體 帶返 嚟 農莊 入面 安葬 ,但 佢 已經 安排 咗 用 農舍 花園 入面 種 嘅 月桂花 做成 一個 花圈 ,放 咗 喺 博 煞 嘅 墳墓 前面。 豬 打算 幾日 之後 ,將會 為 博煞 舉行 一場 追悼 宴會。 拿破崙 嘅 演 辭 以博 煞 最 鍾 意 嘅 兩句 格言 作結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同埋 「拿破崙 一定 冇 錯」。 佢 話 ,每 一隻 動物 都 應該 將呢 兩句 格言 收為己 用。

喺 宴會 舉行 當日 ,一架 由 威靈頓 一間 雜貨店 開 過 嚟 嘅 貨運 馬車 ,將一 大個 木箱 運 咗 入 農舍。 嗰 晚 農舍 入面 傳 嚟 喧 喧鬧 鬧 嘅 歌聲 ,然後 係 激烈 嘅 嗌交 聲。 最後 喺 十 一點鐘 ,有 一下 打爛 玻璃 嘅 巨響。 之後 嗰 日 ,一直 到 中午 ,農舍 入面 都 冇 任何 動靜 ,而 傳聞 就 話 ,豬 一定 又 唔 知 從 咩 渠道 搵 到 啲 錢 返 嚟 買 威士忌 飲。

第十章

時日 如飛 ,春來 秋 去 ,年復一年 ,動物 短暫 嘅 一生 匆匆 而 過。 終於 到 咗 呢 日 ,已經 冇 動物 再 記得 起義 之前 嘅 日子 ,唯一 例外 嘅 係 高 露 嬅 、班哲文 、烏鴉 摩西 同 幾隻 豬。

繆維 已經 過 咗 身 ,藍鈴 、綽絲同 鉗 仔都過 咗 身。 連鍾斯 都 一樣 去 咗 ,佢 係 喺 國內 另 一區入 面 嘅 一間 戒酒 中心 度 離世 嘅。 已經 冇 動物 再 記得 斯諾 波。 至於 博煞 ,除 咗 識 佢 嘅 幾隻 動物 之外 ,亦 都 冇 其他 動物 再 記得 佢。 高露嬅 而家 已經 係 一匹 肥碩 嘅 老馬 ,關節 都 已經 硬 晒 ,雙眼 經常 積滿 眼屎。 佢 已經 過 咗 退休年齡 兩年 ,但 事實 係 根本 冇 動物 可以 退休。 之前 話 留返 牧場 一個 角落 畀 退休 動物 嘅 計劃 ,一早 已經 不了了之。 拿破崙 而家 已經 係 一隻 完全 成熟 嘅 野豬 ,體重 有 成 百五 公斤。 史 叫 拿 而家 肥到 連擘 大 雙眼 睇 嘢 都 有 啲 困難。 只有 老班 哲文 依然 同 以前 冇 乜 大 分別 ,淨 係 個 嘴 附近 膚色 灰 咗 啲 ,同埋 自從 博煞 去 咗 之後 ,佢 就 比 以前 更加 孤僻 同 沉默寡言。

而家 農莊 裏面 住 多 咗 好多 動物 ,不過 增幅 冇 早 幾年 嗰 時 估計 咁 多。 對 好多 動物 嚟 講 ,嗰 次 起義 只 係 一個 靠 口耳相傳 嘅 模糊 嘅 傳說 ;其他 一 啲 動物 甚至 出世 以 嚟 都 未 聽過 呢 件 事。 除 咗 高露嬅 之外 ,農莊 而家仲有 另外 三隻 馬。 佢 哋 都 係 正直 可敬 嘅 靚 馬 、辛勤 踏實 嘅 勞動者 、同埋 忠誠 盡責 嘅 好 同志 ,不過 淨 係 蠢 咗 啲。 佢 哋 當中 冇 一隻 馬 學 認字 可以 過 到 個 「二 」字。 對於 嗰 次 起義 同埋 動物 主義 嘅 事 ,其他 動物 講 咩 佢 哋 都 樂於 全盤接受 ,尤其 如果 係 高露嬅 講 嘅 ,佢 哋 對 佢 真 係 份 外 尊敬 ,幾乎 係 盲孝 咁 滯。 不過 ,究竟 佢 哋 聽 得 明 幾多 ,就 不得而知 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