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13)

Part (13)

不過 ,到 咗 黃昏 ,拿破崙 似乎 好返 啲 ;到 第二 朝早 ,史 叫 拿 話 畀 大家 聽 拿破崙 已經 喺 復原 當中。 而 到 咗 同日 嘅 傍晚 ,拿破崙 已經 可以 做返 嘢 ;到 第二日 ,據 講 佢 吩咐 咗 溫珀 去 威靈頓 買 幾份 關於 釀酒 同埋 蒸餾 酒 嘅 小冊子 返 嚟。 一個 禮拜 之後 ,拿破崙 命令 要 喺 果園 後面 嗰 塊 圍場 犁地 ,塊 地 本來 係 留返 嚟 畀 已經 退休 嘅 動物 牧食 之用。 佢 嘅 解釋 係 因為 塊 牧場 已經 消 耗盡 ,需要 重新 播種 ;不過 大家 好 快 就 知道 ,拿破崙 係 打算 喺 嗰 度 種 大麥。

大概 喺 呢 段時間 發生 咗 一件 奇怪 嘅 事 ,大家 都 諗 唔 明 點解。 有晚 大概 十 二點鐘 左右 ,前院 傳出 咗 一聲 巨響 ,動物 都 從 廄 房 跑 出 嚟 睇 下 咩 事。 嗰 個 係 個 月明星稀 嘅 夜晚。 喺 大 穀倉 最 入 嗰 埲 牆 下面 ,寫住 七 誡 嘅 地方 ,有 一 樘 斷開 咗 兩截 嘅 木梯。 史 叫 拿 攤 咗 喺 隔離 ,旁邊 仲有 一盞 燈籠 、一支 畫掃 ,同埋 一桶 倒瀉 咗 嘅 白色 顏料 ,一時 不知所措。 一班 大狗 立即 圍住 史 叫 拿 ,喺 佢 一行 得 返 嘅 時候 就 護送 佢 返 去 農舍。 冇 一隻 動物 諗 得明 究竟 呢 件 事 代表 乜嘢 ,除 咗 班 哲文 ;佢 用 一副 看透 世事 嘅 樣 點 一 點頭 ,但 咩 都 唔 肯講。

幾日 之後 ,當繆維讀 七誡 畀 自己 聽 嘅 時候 ,佢 發現 咗 原來 又 有 另 一條 誡律 係 大家 都 記錯 咗 嘅。 佢 哋 一直 以為 第五 誡 係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飲酒 」,但 原來 仲有 幾隻 字 大家 都 唔 記得 咗。 其實 ,條 誡律 應該 係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飲酒 飲得 太 多」。

第九章

博煞 裂開 咗 嘅 馬蹄 要花 好 耐 時間 先好 得 返。 佢 哋 喺 慶祝 完 勝利 之後 嗰 日 ,就 開始 重建 工作。 博煞連 一日 都 唔 想 停落 嚟 ,而且 佢 將 唔 畀 其他 動物 見到 自己 痛楚 視之為 一種 榮耀。 到 咗 夜晚 ,佢 會 私底下 向 高露嬅 承認 ,其實 隻 馬蹄 真 係 令 佢 好 困擾。 高露嬅 搵 咗 啲 草藥 返 嚟 咀嚼 磨爛 ,幫博煞 敷 隻 馬蹄。 佢 同班 哲文 都 勸 博煞 唔 好 咁 搏命。 「馬 嘅 肺部 唔 係 鐵打 㗎。」 高露嬅 苦口婆心 噉 同 佢 講 ,但博煞 始終 都 聽 唔 入耳。 佢 話 ,佢 只 係 得 返 一個 真正 嘅 心願 要 了結 ——就 係 要 喺 佢 退休 之前 見到 風車 運作 得 暢暢 順順。

最初 ,當 佢 哋 草擬 動物 農莊 嘅 法律 嗰 陣 ,訂定 咗 馬 同 豬 嘅 退休年齡 係 十二歲 ,牛 係 十四歲 ,狗 係 九歲 ,綿羊 係 七歲 ,而 雞同 鴨 就 係 五歲 ,仲 承諾 退休 之後 會 有 充足 嘅 養老 津貼。 到 現時 為止 ,其實 都 冇 動物 攞過 呢 筆 津貼 ,但 係 最近 大家 越 嚟 越 多 討論 呢 件 事。 而家 果園 後面 塊 草地 已經 用 咗 嚟 種 大麥 ,所以 有 傳聞 就 話 佢 哋 會 喺 大牧場 圍 一個 角落 頭出 嚟 ,留返 畀 退 咗 休 嘅 動物 放牧。 據 説 ,一隻 馬 嘅 養老 律貼 一日 有 成 五 磅 穀物 ,去 到 冬天 就 有 十五 磅 乾草 ,公眾 假期 仲多 一條 甘筍 或者 一個 蘋果。 下 年 夏天 ,就 係 博煞 十二歲 生日 喇。

與此同時 ,呢 段 日子 過得並 唔 容易。 呢 個 冬天 同 之前 嗰 個 一樣 咁 凍 ,而 食物 短缺 嘅 情況 甚至 更加 嚴重。 配給 畀 動物 嘅 食糧 再 一次 減少 ,雖然 分配 畀 豬同 狗 嘅 就 例外。 史 叫 拿 解釋 話 ,照本宣科 噉 平等 配糧 ,其實 反而 違反 咗 動物 主義 嘅 原則。 佢 話 ,如果 佢 想 ,佢 完全 可以 證明 到 畀 其他 動物 睇 ,無論 表面 上 睇 係 點 ,佢 哋 實際上 都 唔 係 真 係 咁 缺糧。 喺 呢 一刻 ,的確 ,佢 哋 有 需要 做 一 啲 糧食 嘅 重新分配 (史 叫 拿 從來 都 唔 會 用 「減少 」而 只會用 「重新分配 」嚟 描述 呢 件 事 ),但同 鍾 斯 嗰 時 嘅 日子 比較 ,情況 依然 算 係 改善 咗 好多。 佢 拉高 把 聲 ,一輪 嘴 噉 用 一大堆 數字 去 證明 佢 哋 比起 鍾 斯 嗰 時 收成 嘅 燕麥 多 咗 、乾草 多 咗 、大頭菜 都 多 咗 ,佢 哋 嘅 工作 時數 比起 以前 短 咗 ,佢 哋 飲 嘅 水 比 以前 質素 高 咗 ,佢 哋 嘅 壽命長 咗 ,佢 哋 啲 細路 可以 平安 長大 嘅 多 咗 ,佢 哋 廄 房 入 面 嘅 禾稈 草多 咗 ,連 畀 蚤 咬 都 少 咗。 一眾 動物 都 聽到 深信不疑。 講真 ,鍾 斯 同 佢 所 代表 嘅 一切 都 隨住 時間 而 喺 佢 哋 記憶 之中 變得 越 嚟 越 模糊。 佢 哋 知道 當下 嘅 日子 係 過得 有 啲 艱苦 ,而且 經常 都 會 飢寒交迫 ,同埋 唔 係 瞓 緊 覺 嘅 時候 就 多數 都 係 做 緊 嘢 ,想 停下 都 冇。 但 毋庸置疑 ,日子 始終 都 好過 舊時。 佢 哋 好 樂於 相信 呢 個 係 事實。 同埋 ,正如 史 叫 拿 話 齋 ,以前 佢 哋 係 奴隸 ,而 家 佢 哋 係 自由 身 ,呢 樣先 係 最 重要 吖 嘛。

比起 之前 ,而家 多 咗 好 多隻 動物 要養。 秋天 嘅 時候 ,四隻 母豬 同時 懷胎 ,一 共生 咗 三十 一隻 豬仔。 呢 班 豬仔 全身 都 係 花斑 ,而 拿破崙 係 農莊 入面 唯一 一隻 野豬 ,所以 要 估班 豬仔 阿爸 係 邊個 一 啲 都 唔 難。 冇 幾耐 之後 ,特別 委員會 宣布 話 當 佢 哋 買 到 磚頭 同 木材 之後 ,會 喺 農舍 嘅 花園 度起 一間 課室。 課室 起好 之前 ,班 豬仔 就 由 拿破崙 本人 喺 農舍 嘅 廚房 入面 親自 教導。 佢 哋 會 留 喺 花園 度 做 運動 ,亦 唔 可以 同 其他 年輕 嘅 動物 一齊 玩。 亦 大概 係 呢 段時間 左右 ,佢 哋 多 咗 一條 規距 ,如果 一隻 豬同 另一隻 動物 喺 路上 相遇 ,嗰 隻 動物 就 必須 企埋 一邊 讓路。 而且 所有 豬 ,無論 係 咩 嘢 階級 ,逢 星期日 都 有 可以 喺 尾 上面 配戴 綠色 絲帶 嘅 特權。

農莊 呢 一年 都 算 係 過得 唔 錯 ,但 就 係 唔 係 好夠 錢 使。 佢 哋 仲 要 買 磚頭 、沙 同埋 石灰 返 嚟 起 課室 ,而且 仲要 儲定 啲 錢 嚟 買 風車 所 需 嘅 機械。 然後 仲要 買 屋入 面 嘅 燈油 同 蠟燭 、拿破崙 枱上面 嘅 方糖 (佢 禁止 其他 豬食 方糖 ,話會食 肥 佢 哋 ),同埋 其他 諸如 工具 、鐵釘 、細繩 、煤炭 、鐵線 、鐵片 同狗餅 等等 嘅 日常 瑣碎 嘢。 佢 哋 賣 咗 淨 返 落 嚟 嘅 一堆 乾草 同埋 部份 薯仔 ,賣 蛋 嘅 合約 亦 都 增加 到 每 星期六 百粒。 因此 ,呢 年 母雞 都 只 係 僅僅 生得夠 雞仔 去 維持 雞 嘅 數目。 十二月 先 減少 過 嘅 配 糧 ,到 咗 二月份 又 要 再 減多 一次 ;為 咗 慳返 啲 油 ,廄 房入面 亦 都 禁止 咗 點燈。 不過 ,一班 豬 似乎 都 仲過 得 唔 錯 ,事實上 佢 哋 仲 發 咗 少 少 福。 廚房 後面 有 間 釀造 房 ,自鍾斯 年代 就 一直 荒置 咗。 二月 下旬 一個 下晝 ,一陣 暖和 、濃郁 而 開胃 嘅 香氣 ,突然 從 釀造 房 飄到 前院 ,呢種 氣味 一眾 動物 都 從未 聞過。 有人 話 呢 啲 係 煮 大麥 嘅 氣味。 動物 流晒 口水 出 盡力 係 噉 嗦 ,想像 緊 係 唔 係 晚餐 有 得 食 大麥 糊。 不過 大麥 糊並 冇 出現 ,而 之後 嗰 個 星期日 ,佢 哋 聽到 宣布 話 以後 所有 嘅 大麥 都 會 留返 畀 一班 豬。 果園 後面 塊 田而家 已經 種滿 晒 大麥。 冇 幾耐 ,消息 傳出 話 而家 每 隻 豬 每日 都 會 收到 一杯 啤酒 ,而 拿破崙 自己 就 會 收到 半桶 ,每次 都 係 裝 喺 皇冠 德比 牌 嘅 大 湯碗 度 畀 佢 享用。

如果 話 生活 上 都 有 啲 艱難 嘅 日子 ,噉 起碼 大家 過得 比 以前 更加 有 尊嚴。 而家 有 更 多 嘅 歌唱 ,更 多 嘅 演說 ,更 多 嘅 巡遊。 拿破崙 落 咗 命令 ,每星期 都 會 舉行 一次 叫做 「自發 遊行 」嘅 活動 ,目的 就 係 為 咗 慶祝 動物 農莊 嘅 鬥爭 同埋 勝利。 喺 指定 時間 ,動物 會 暫停 工作 ,然後 排成 軍事 隊形 ,圍住 農莊 進行 步操 訓練 ;豬會 帶頭 ,之後 依次 序 係 馬 、乳牛 、綿羊 同埋 雞鴨。 狗會 行 喺 隊列 嘅 兩邊 ,而 喺 所有 動物 前面 嘅 ,係 拿破崙 嘅 黑 公雞。 博煞同 高露嬅 兩個 中間 ,每次 都 會 掛住 一幅 綠色 嘅 旗幟 ,上面 畫 咗 馬蹄 同埋 牛角 ,仲有 「拿破崙 同志 萬歲 」嘅 標語。 遊行 之後 ,會 有 朗誦 詩歌 讚頌 拿破崙 嘅 環節 ,然後 史 叫 拿 會 發表 演 説 ,報告 最近 食物 產量 增加 咗 幾多 ,耐不耐仲會 鳴槍 作結。 綿羊 係 自發 遊行 嘅 最大 擁護者 ,一有 任何 動物 投訴 (當豬 同狗 唔 喺 附近 嘅 時候 ,間 唔 中 都 會 有 動物 噉 做 ),話個 活動 嘥 時間 、或者 話 天寒地凍 企到 好 攰 ,綿羊 就 會 不停 嗌「四腳 好 ,兩腳壞 」去 令 佢 哋 收聲。 不過 普遍 嚟 講 ,動物 都 幾鍾意 呢 啲 慶祝 活動。 佢 哋 認 為 能夠 提醒 下 自己 ,佢 哋 先 係 自己 嘅 主人 ,佢 哋 做 嘅 嘢 都 係 為 自己 而 做 嘅 ,能夠 令 佢 哋 覺得 多幾分 安慰。 於是 ,有 咗 呢 啲 詩歌 、巡遊 、史 叫 拿 嘅 數字 、如雷貫耳 嘅 槍聲 、公雞 嘅 啼聲 、旗幟 嘅 飄揚 ,佢 哋 就 可以 忘記 肚 裏面 嘅 空洞。 起碼 ,有陣 時 可以。

四月 ,動物 農莊 宣告成立 共和國 ,所以 有 需要 選出 一位 總統。 候選人 只 係 得 一個 ,就 係 拿破崙 ,佢 最終 獲得 所有 選票 一致 支持 而 勝出。 喺 同一 日 ,有 新 一批 嘅 文件 傳出 ,揭露 斯諾 波同 鍾 斯 勾結 嘅 更 多 細節。 原來 斯諾 波 唔 只好 似 大家 一直 以為 噉 ,只 係 用 計謀 嘗試 令 動物 喺 牛棚 之戰 中 打敗仗 ,而 係 有 公然 為 鍾 斯 作戰。 實情 係 ,佢 原來 先至 係 人類 大軍 嘅 領袖 ,佢 衝入 戰場 嘅 時候 仲 曾經 高叫 「人類 萬歲! 」有 啲 動物 到 而家仲 記得 見過 斯諾 波 背脊 上面 有 啲 傷痕 ,呢 啲 傷痕 原來 係 拿破崙 咬出 嚟 嘅。

仲夏 之際 ,唔 見 咗 幾年 嘅 烏鴉 摩西 突然 又 再 喺 農莊 出現。 佢 冇 乜 點 變過 ,依然 係 唔 做 嘢 ,成日 淨 係 得 把 口 吹噓 啲 乜嘢 糖果 山。 佢 有時 會企 係 樹樁 上面 ,拍 下 拍 下 佢 對 黑色 嘅 翼 ,然後 喋喋不休 噉 向 任何 肯 聽 佢 講 嘢 嘅 動物 講足 幾個 鐘。 「上面 呀 ,同志 ,」佢 會 用 嘴 指 住 個 天 ,一面 認真 噉 講 :「上面 ,喺 你 見到 嗰 嚿烏雲 嘅 另一邊 ——就 係 糖果 山 ,嗰 度 係 我 哋 呢 啲 可憐 嘅 動物 可以 永遠 唔 使 勞動 嘅 快樂 國度! 」佢 甚至 乎 聲稱 自己 有次 飛 得 好 高 嘅 時候 飛過 上去 ,喺 嗰 度 仲 見 過 有 常青 嘅 三葉草 田 ,樹籬 上面 仲生 滿 咗 亞麻 籽餅 同方 糖。 好多 動物 對 佢 講 嘅 嘢 都 深信 不 移。 佢 哋 解釋 ,而 家 嘅 生活 過得 又 饑 餓 又 疲累 ,如果 喺 某個 地方 有個 好 啲 嘅 世界 等 緊 佢 哋 ,唔 係 正確 啲 公平 啲 咩? 比較 難 確定 嘅 ,係 豬對 摩西 嘅 態度。 佢 哋 都 好 鄙視 噉 宣稱 糖果 山 嘅 故 仔 只 係 一個 大話 ,但 係 佢 哋 又 容許 佢 留 喺 農莊 裏面 ,仲 唔 使 做 嘢 、同 每日 享有 一杯 仔 嘅 啤酒。

喺 博 煞 嘅 馬蹄 好返 之後 ,佢 比 以前 工作 得 更加 勤力。 事實上 ,呢 一年 所有 動物 都 做到 好似 隻 積 噉。 除 咗 農莊 入 面 嘅 日常 工作 ,同埋 重建 風車 ,仲有 三月 動工 、為 年輕 豬仔 起 嘅 校舍 要 完成。 有陣 時 ,長時間 噉 食 唔 飽個 肚真 係 幾 難捱 ,但博煞 從來 都 冇 動搖 過。 佢 講 或者 做 嘅 所有 嘢 ,都 冇 任何跡象 會話 你 知 佢 已經 不 復 當年 勇。 唯一 唔 同 嘅 ,係 佢 容貌 上 嘅 少 少 改變。 佢 嘅 皮毛 比起 以前 冇 咁 光鮮 ,大 脾 似乎 都 縮 咗 水。 其他 動物 話 :「春天 嚟 嘅 時候 ,博煞 就 會 回 復 狀態 㗎 喇。」 但 春天 嚟 到 ,博煞 都 係 冇 大隻 返。 有時 喺 走上 採石場 頂 嘅 路上 ,當 佢 用 肌肉 撐起 大石 嘅 重量 ,能夠 令 佢 繼續 堅持 落 去 嘅 ,就 只有 佢 無比 嘅 意志。 喺 呢 啲 時候 ,佢 會 自己 口 噏 噏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高露嬅 同班 哲文 再三 提醒 佢 要 小心 身體 ,但博煞 都 係 唔 聽 佢 哋 講。 佢 十二歲 生日 越 嚟 越近 ,但 佢 都 冇 乜 點 理 到 ,一心 淨 係 想 喺 退休 之前 可以 採集 多 啲 石頭 返 嚟。


Part (13)

不過 ,到 咗 黃昏 ,拿破崙 似乎 好返 啲 ;到 第二 朝早 ,史 叫 拿 話 畀 大家 聽 拿破崙 已經 喺 復原 當中。 而 到 咗 同日 嘅 傍晚 ,拿破崙 已經 可以 做返 嘢 ;到 第二日 ,據 講 佢 吩咐 咗 溫珀 去 威靈頓 買 幾份 關於 釀酒 同埋 蒸餾 酒 嘅 小冊子 返 嚟。 一個 禮拜 之後 ,拿破崙 命令 要 喺 果園 後面 嗰 塊 圍場 犁地 ,塊 地 本來 係 留返 嚟 畀 已經 退休 嘅 動物 牧食 之用。 佢 嘅 解釋 係 因為 塊 牧場 已經 消 耗盡 ,需要 重新 播種 ;不過 大家 好 快 就 知道 ,拿破崙 係 打算 喺 嗰 度 種 大麥。

大概 喺 呢 段時間 發生 咗 一件 奇怪 嘅 事 ,大家 都 諗 唔 明 點解。 有晚 大概 十 二點鐘 左右 ,前院 傳出 咗 一聲 巨響 ,動物 都 從 廄 房 跑 出 嚟 睇 下 咩 事。 嗰 個 係 個 月明星稀 嘅 夜晚。 喺 大 穀倉 最 入 嗰 埲 牆 下面 ,寫住 七 誡 嘅 地方 ,有 一 樘 斷開 咗 兩截 嘅 木梯。 史 叫 拿 攤 咗 喺 隔離 ,旁邊 仲有 一盞 燈籠 、一支 畫掃 ,同埋 一桶 倒瀉 咗 嘅 白色 顏料 ,一時 不知所措。 一班 大狗 立即 圍住 史 叫 拿 ,喺 佢 一行 得 返 嘅 時候 就 護送 佢 返 去 農舍。 冇 一隻 動物 諗 得明 究竟 呢 件 事 代表 乜嘢 ,除 咗 班 哲文 ;佢 用 一副 看透 世事 嘅 樣 點 一 點頭 ,但 咩 都 唔 肯講。

幾日 之後 ,當繆維讀 七誡 畀 自己 聽 嘅 時候 ,佢 發現 咗 原來 又 有 另 一條 誡律 係 大家 都 記錯 咗 嘅。 佢 哋 一直 以為 第五 誡 係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飲酒 」,但 原來 仲有 幾隻 字 大家 都 唔 記得 咗。 其實 ,條 誡律 應該 係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飲酒 飲得 太 多」。

第九章

博煞 裂開 咗 嘅 馬蹄 要花 好 耐 時間 先好 得 返。 佢 哋 喺 慶祝 完 勝利 之後 嗰 日 ,就 開始 重建 工作。 博煞連 一日 都 唔 想 停落 嚟 ,而且 佢 將 唔 畀 其他 動物 見到 自己 痛楚 視之為 一種 榮耀。 到 咗 夜晚 ,佢 會 私底下 向 高露嬅 承認 ,其實 隻 馬蹄 真 係 令 佢 好 困擾。 高露嬅 搵 咗 啲 草藥 返 嚟 咀嚼 磨爛 ,幫博煞 敷 隻 馬蹄。 佢 同班 哲文 都 勸 博煞 唔 好 咁 搏命。 「馬 嘅 肺部 唔 係 鐵打 㗎。」 高露嬅 苦口婆心 噉 同 佢 講 ,但博煞 始終 都 聽 唔 入耳。 佢 話 ,佢 只 係 得 返 一個 真正 嘅 心願 要 了結 ——就 係 要 喺 佢 退休 之前 見到 風車 運作 得 暢暢 順順。

最初 ,當 佢 哋 草擬 動物 農莊 嘅 法律 嗰 陣 ,訂定 咗 馬 同 豬 嘅 退休年齡 係 十二歲 ,牛 係 十四歲 ,狗 係 九歲 ,綿羊 係 七歲 ,而 雞同 鴨 就 係 五歲 ,仲 承諾 退休 之後 會 有 充足 嘅 養老 津貼。 到 現時 為止 ,其實 都 冇 動物 攞過 呢 筆 津貼 ,但 係 最近 大家 越 嚟 越 多 討論 呢 件 事。 而家 果園 後面 塊 草地 已經 用 咗 嚟 種 大麥 ,所以 有 傳聞 就 話 佢 哋 會 喺 大牧場 圍 一個 角落 頭出 嚟 ,留返 畀 退 咗 休 嘅 動物 放牧。 據 説 ,一隻 馬 嘅 養老 律貼 一日 有 成 五 磅 穀物 ,去 到 冬天 就 有 十五 磅 乾草 ,公眾 假期 仲多 一條 甘筍 或者 一個 蘋果。 下 年 夏天 ,就 係 博煞 十二歲 生日 喇。

與此同時 ,呢 段 日子 過得並 唔 容易。 呢 個 冬天 同 之前 嗰 個 一樣 咁 凍 ,而 食物 短缺 嘅 情況 甚至 更加 嚴重。 配給 畀 動物 嘅 食糧 再 一次 減少 ,雖然 分配 畀 豬同 狗 嘅 就 例外。 史 叫 拿 解釋 話 ,照本宣科 噉 平等 配糧 ,其實 反而 違反 咗 動物 主義 嘅 原則。 佢 話 ,如果 佢 想 ,佢 完全 可以 證明 到 畀 其他 動物 睇 ,無論 表面 上 睇 係 點 ,佢 哋 實際上 都 唔 係 真 係 咁 缺糧。 喺 呢 一刻 ,的確 ,佢 哋 有 需要 做 一 啲 糧食 嘅 重新分配 (史 叫 拿 從來 都 唔 會 用 「減少 」而 只會用 「重新分配 」嚟 描述 呢 件 事 ),但同 鍾 斯 嗰 時 嘅 日子 比較 ,情況 依然 算 係 改善 咗 好多。 佢 拉高 把 聲 ,一輪 嘴 噉 用 一大堆 數字 去 證明 佢 哋 比起 鍾 斯 嗰 時 收成 嘅 燕麥 多 咗 、乾草 多 咗 、大頭菜 都 多 咗 ,佢 哋 嘅 工作 時數 比起 以前 短 咗 ,佢 哋 飲 嘅 水 比 以前 質素 高 咗 ,佢 哋 嘅 壽命長 咗 ,佢 哋 啲 細路 可以 平安 長大 嘅 多 咗 ,佢 哋 廄 房 入 面 嘅 禾稈 草多 咗 ,連 畀 蚤 咬 都 少 咗。 一眾 動物 都 聽到 深信不疑。 講真 ,鍾 斯 同 佢 所 代表 嘅 一切 都 隨住 時間 而 喺 佢 哋 記憶 之中 變得 越 嚟 越 模糊。 佢 哋 知道 當下 嘅 日子 係 過得 有 啲 艱苦 ,而且 經常 都 會 飢寒交迫 ,同埋 唔 係 瞓 緊 覺 嘅 時候 就 多數 都 係 做 緊 嘢 ,想 停下 都 冇。 但 毋庸置疑 ,日子 始終 都 好過 舊時。 佢 哋 好 樂於 相信 呢 個 係 事實。 同埋 ,正如 史 叫 拿 話 齋 ,以前 佢 哋 係 奴隸 ,而 家 佢 哋 係 自由 身 ,呢 樣先 係 最 重要 吖 嘛。

比起 之前 ,而家 多 咗 好 多隻 動物 要養。 秋天 嘅 時候 ,四隻 母豬 同時 懷胎 ,一 共生 咗 三十 一隻 豬仔。 呢 班 豬仔 全身 都 係 花斑 ,而 拿破崙 係 農莊 入面 唯一 一隻 野豬 ,所以 要 估班 豬仔 阿爸 係 邊個 一 啲 都 唔 難。 冇 幾耐 之後 ,特別 委員會 宣布 話 當 佢 哋 買 到 磚頭 同 木材 之後 ,會 喺 農舍 嘅 花園 度起 一間 課室。 課室 起好 之前 ,班 豬仔 就 由 拿破崙 本人 喺 農舍 嘅 廚房 入面 親自 教導。 佢 哋 會 留 喺 花園 度 做 運動 ,亦 唔 可以 同 其他 年輕 嘅 動物 一齊 玩。 亦 大概 係 呢 段時間 左右 ,佢 哋 多 咗 一條 規距 ,如果 一隻 豬同 另一隻 動物 喺 路上 相遇 ,嗰 隻 動物 就 必須 企埋 一邊 讓路。 而且 所有 豬 ,無論 係 咩 嘢 階級 ,逢 星期日 都 有 可以 喺 尾 上面 配戴 綠色 絲帶 嘅 特權。

農莊 呢 一年 都 算 係 過得 唔 錯 ,但 就 係 唔 係 好夠 錢 使。 佢 哋 仲 要 買 磚頭 、沙 同埋 石灰 返 嚟 起 課室 ,而且 仲要 儲定 啲 錢 嚟 買 風車 所 需 嘅 機械。 然後 仲要 買 屋入 面 嘅 燈油 同 蠟燭 、拿破崙 枱上面 嘅 方糖 (佢 禁止 其他 豬食 方糖 ,話會食 肥 佢 哋 ),同埋 其他 諸如 工具 、鐵釘 、細繩 、煤炭 、鐵線 、鐵片 同狗餅 等等 嘅 日常 瑣碎 嘢。 佢 哋 賣 咗 淨 返 落 嚟 嘅 一堆 乾草 同埋 部份 薯仔 ,賣 蛋 嘅 合約 亦 都 增加 到 每 星期六 百粒。 因此 ,呢 年 母雞 都 只 係 僅僅 生得夠 雞仔 去 維持 雞 嘅 數目。 十二月 先 減少 過 嘅 配 糧 ,到 咗 二月份 又 要 再 減多 一次 ;為 咗 慳返 啲 油 ,廄 房入面 亦 都 禁止 咗 點燈。 不過 ,一班 豬 似乎 都 仲過 得 唔 錯 ,事實上 佢 哋 仲 發 咗 少 少 福。 廚房 後面 有 間 釀造 房 ,自鍾斯 年代 就 一直 荒置 咗。 二月 下旬 一個 下晝 ,一陣 暖和 、濃郁 而 開胃 嘅 香氣 ,突然 從 釀造 房 飄到 前院 ,呢種 氣味 一眾 動物 都 從未 聞過。 有人 話 呢 啲 係 煮 大麥 嘅 氣味。 動物 流晒 口水 出 盡力 係 噉 嗦 ,想像 緊 係 唔 係 晚餐 有 得 食 大麥 糊。 不過 大麥 糊並 冇 出現 ,而 之後 嗰 個 星期日 ,佢 哋 聽到 宣布 話 以後 所有 嘅 大麥 都 會 留返 畀 一班 豬。 果園 後面 塊 田而家 已經 種滿 晒 大麥。 冇 幾耐 ,消息 傳出 話 而家 每 隻 豬 每日 都 會 收到 一杯 啤酒 ,而 拿破崙 自己 就 會 收到 半桶 ,每次 都 係 裝 喺 皇冠 德比 牌 嘅 大 湯碗 度 畀 佢 享用。

如果 話 生活 上 都 有 啲 艱難 嘅 日子 ,噉 起碼 大家 過得 比 以前 更加 有 尊嚴。 而家 有 更 多 嘅 歌唱 ,更 多 嘅 演說 ,更 多 嘅 巡遊。 拿破崙 落 咗 命令 ,每星期 都 會 舉行 一次 叫做 「自發 遊行 」嘅 活動 ,目的 就 係 為 咗 慶祝 動物 農莊 嘅 鬥爭 同埋 勝利。 喺 指定 時間 ,動物 會 暫停 工作 ,然後 排成 軍事 隊形 ,圍住 農莊 進行 步操 訓練 ;豬會 帶頭 ,之後 依次 序 係 馬 、乳牛 、綿羊 同埋 雞鴨。 狗會 行 喺 隊列 嘅 兩邊 ,而 喺 所有 動物 前面 嘅 ,係 拿破崙 嘅 黑 公雞。 博煞同 高露嬅 兩個 中間 ,每次 都 會 掛住 一幅 綠色 嘅 旗幟 ,上面 畫 咗 馬蹄 同埋 牛角 ,仲有 「拿破崙 同志 萬歲 」嘅 標語。 遊行 之後 ,會 有 朗誦 詩歌 讚頌 拿破崙 嘅 環節 ,然後 史 叫 拿 會 發表 演 説 ,報告 最近 食物 產量 增加 咗 幾多 ,耐不耐仲會 鳴槍 作結。 綿羊 係 自發 遊行 嘅 最大 擁護者 ,一有 任何 動物 投訴 (當豬 同狗 唔 喺 附近 嘅 時候 ,間 唔 中 都 會 有 動物 噉 做 ),話個 活動 嘥 時間 、或者 話 天寒地凍 企到 好 攰 ,綿羊 就 會 不停 嗌「四腳 好 ,兩腳壞 」去 令 佢 哋 收聲。 不過 普遍 嚟 講 ,動物 都 幾鍾意 呢 啲 慶祝 活動。 佢 哋 認 為 能夠 提醒 下 自己 ,佢 哋 先 係 自己 嘅 主人 ,佢 哋 做 嘅 嘢 都 係 為 自己 而 做 嘅 ,能夠 令 佢 哋 覺得 多幾分 安慰。 於是 ,有 咗 呢 啲 詩歌 、巡遊 、史 叫 拿 嘅 數字 、如雷貫耳 嘅 槍聲 、公雞 嘅 啼聲 、旗幟 嘅 飄揚 ,佢 哋 就 可以 忘記 肚 裏面 嘅 空洞。 起碼 ,有陣 時 可以。

四月 ,動物 農莊 宣告成立 共和國 ,所以 有 需要 選出 一位 總統。 候選人 只 係 得 一個 ,就 係 拿破崙 ,佢 最終 獲得 所有 選票 一致 支持 而 勝出。 喺 同一 日 ,有 新 一批 嘅 文件 傳出 ,揭露 斯諾 波同 鍾 斯 勾結 嘅 更 多 細節。 原來 斯諾 波 唔 只好 似 大家 一直 以為 噉 ,只 係 用 計謀 嘗試 令 動物 喺 牛棚 之戰 中 打敗仗 ,而 係 有 公然 為 鍾 斯 作戰。 實情 係 ,佢 原來 先至 係 人類 大軍 嘅 領袖 ,佢 衝入 戰場 嘅 時候 仲 曾經 高叫 「人類 萬歲! 」有 啲 動物 到 而家仲 記得 見過 斯諾 波 背脊 上面 有 啲 傷痕 ,呢 啲 傷痕 原來 係 拿破崙 咬出 嚟 嘅。

仲夏 之際 ,唔 見 咗 幾年 嘅 烏鴉 摩西 突然 又 再 喺 農莊 出現。 佢 冇 乜 點 變過 ,依然 係 唔 做 嘢 ,成日 淨 係 得 把 口 吹噓 啲 乜嘢 糖果 山。 佢 有時 會企 係 樹樁 上面 ,拍 下 拍 下 佢 對 黑色 嘅 翼 ,然後 喋喋不休 噉 向 任何 肯 聽 佢 講 嘢 嘅 動物 講足 幾個 鐘。 「上面 呀 ,同志 ,」佢 會 用 嘴 指 住 個 天 ,一面 認真 噉 講 :「上面 ,喺 你 見到 嗰 嚿烏雲 嘅 另一邊 ——就 係 糖果 山 ,嗰 度 係 我 哋 呢 啲 可憐 嘅 動物 可以 永遠 唔 使 勞動 嘅 快樂 國度! 」佢 甚至 乎 聲稱 自己 有次 飛 得 好 高 嘅 時候 飛過 上去 ,喺 嗰 度 仲 見 過 有 常青 嘅 三葉草 田 ,樹籬 上面 仲生 滿 咗 亞麻 籽餅 同方 糖。 好多 動物 對 佢 講 嘅 嘢 都 深信 不 移。 佢 哋 解釋 ,而 家 嘅 生活 過得 又 饑 餓 又 疲累 ,如果 喺 某個 地方 有個 好 啲 嘅 世界 等 緊 佢 哋 ,唔 係 正確 啲 公平 啲 咩? 比較 難 確定 嘅 ,係 豬對 摩西 嘅 態度。 佢 哋 都 好 鄙視 噉 宣稱 糖果 山 嘅 故 仔 只 係 一個 大話 ,但 係 佢 哋 又 容許 佢 留 喺 農莊 裏面 ,仲 唔 使 做 嘢 、同 每日 享有 一杯 仔 嘅 啤酒。

喺 博 煞 嘅 馬蹄 好返 之後 ,佢 比 以前 工作 得 更加 勤力。 事實上 ,呢 一年 所有 動物 都 做到 好似 隻 積 噉。 除 咗 農莊 入 面 嘅 日常 工作 ,同埋 重建 風車 ,仲有 三月 動工 、為 年輕 豬仔 起 嘅 校舍 要 完成。 有陣 時 ,長時間 噉 食 唔 飽個 肚真 係 幾 難捱 ,但博煞 從來 都 冇 動搖 過。 佢 講 或者 做 嘅 所有 嘢 ,都 冇 任何跡象 會話 你 知 佢 已經 不 復 當年 勇。 唯一 唔 同 嘅 ,係 佢 容貌 上 嘅 少 少 改變。 佢 嘅 皮毛 比起 以前 冇 咁 光鮮 ,大 脾 似乎 都 縮 咗 水。 其他 動物 話 :「春天 嚟 嘅 時候 ,博煞 就 會 回 復 狀態 㗎 喇。」 但 春天 嚟 到 ,博煞 都 係 冇 大隻 返。 有時 喺 走上 採石場 頂 嘅 路上 ,當 佢 用 肌肉 撐起 大石 嘅 重量 ,能夠 令 佢 繼續 堅持 落 去 嘅 ,就 只有 佢 無比 嘅 意志。 喺 呢 啲 時候 ,佢 會 自己 口 噏 噏 :「我會 更 努力 工作。」 高露嬅 同班 哲文 再三 提醒 佢 要 小心 身體 ,但博煞 都 係 唔 聽 佢 哋 講。 佢 十二歲 生日 越 嚟 越近 ,但 佢 都 冇 乜 點 理 到 ,一心 淨 係 想 喺 退休 之前 可以 採集 多 啲 石頭 返 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