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12)

Part (12)

自此 佢 哋 切割 咗 同狐木 農莊 嘅 所有 關係 ,仲 向 旚瓊 頓 發放 咗 好多 冒犯 嘅 信息。 白鴿 收到 指示 要 避開 翩田 農莊 ,同將 口號 由 「打倒 費 特力 」改 做 「打倒 旚瓊 頓」。 與此同時 ,拿破崙 向 動物 保證 ,動物 農莊 可能 受到 襲擊 嘅 消息 其實 完全 係 假 嘅 ,而 傳言 中費 特力 對 佢 啲 動物所 做 嘅 殘酷 行為 亦 都 係 誇大 咗。 所有 呢 啲 流言 其實 都 係 由 斯諾 波 同 佢 嘅 特務 傳出 嚟。 依 家 佢 哋 知道 ,斯諾 波 似乎 並唔 係 匿 埋 喺 翩 田 農莊 ,事實上 佢 應該 從來 都 冇 去過 嗰 度 ;佢 真正 匿 埋 嘅 地方 係 喺 狐 木 農莊 ,據 講仲住 得 好 奢華 ,喺 過去 幾年 佢 都 受 旚瓊 頓 嘅 資助 過活。

所有 豬對 拿破崙 嘅 妙計 都 讚不絕口。 透過 假扮 同 旚瓊 頓 友好 ,佢 成功 令費 特力 將 出價 提高 十二 磅。 但史 叫 拿 話 ,拿破崙 嘅 聰明才智 ,在於 佢 唔 相信 任何人 ,即使 係 費 特力 都 一樣。 費 特力 想 用 一種 叫做 「支票 」嘅 嘢 嚟 幫 啲 木材 找數。 呢種 支票 ,係 一張 寫住 承諾 會 俾 錢 嘅 紙。 但 噉 樣 係 呃 唔 到 拿破崙 嘅。 佢 要求 對方 要 用 真正 嘅 五 磅 紙幣 找數 ,而且 要 先 交錢 後 交貨。 而家費 特力 已經 畀 晒 錢 ,佢 畀 嘅 錢 啱 啱 好 夠買 風車 所 需要 嘅 機械。

就 喺 呢 個 時候 ,啲 木材 正 一車 一車 咁 全速 運走。 當 全部 都 運走 晒 嘅 時候 ,穀倉 入面 又 開 咗 另 一個 特別 會議 去 檢查費 特力 嘅 紙幣。 拿破崙 笑 到 見 牙 唔 見 眼 ,身上 面 掛住 佢 嘅 兩個 勳章 ,瞓 咗 喺 平台 上面 嘅 禾稈 草床 ,身邊 鋪滿 咗 一疊 一疊 嘅 銀紙 ,整整齊齊 噉 放 咗 喺 從 農舍 廚房 拎 出 嚟 嘅 瓷碟 上面。 動物 一隻 一隻 噉 慢慢 行過 ,每 一隻 都 凝視 住 自己 嘅 收穫。 博煞 伸出 個 鼻嗦 一嗦 啲 銀紙 ,呢 啲 一張 張 白色 嘅 嘢 係 佢 嘅 呼吸 之下 震震 下 ,發出 伐 伐 聲 嘅 聲響。

三日 之後 發生 嘅 事 令 大家 都 晴天霹靂。 溫珀面 都 青 埋 噉 踩住 單車 衝上 嚟 農莊 ,二話不說 就將 架車 掟埋 前院 嘅 一邊 ,然後 直 衝入 農舍。 然 之後 ,就 聽到 從 拿破崙 單位 傳出 震耳欲聾 嘅 怒吼。 佢 所 收到 嘅 消息 好 快 就 好似 山火 一樣 傳到 成個 農莊 都 知道 晒。 原來 啲 銀紙 係 假 㗎! 費 特力 一毫 子 都 冇 畀 過就 得到 啲 木材!

拿破崙 即刻 召集 所有 動物 出 嚟 ,用 一把 好 得人驚 嘅 聲音 宣布 要 判費 特力 死刑。 佢 話 ,如果 捉到費 特力 嘅 話 ,要 將 佢 監生 煲 熟。 同時 ,佢 警告 大家 ,係 呢 一次 背叛 之後 ,一定 要 預期 最差 嘅 事 會 發生。 費 特力 同 佢 嘅 手下 隨時 可能 會 發動 佢 哋 計劃 咗 好 耐 嘅 襲擊。 於是 ,哨兵 駐守 喺 所有 通向 農莊 嘅 通道 上面。 此外 ,四隻 白鴿 受命 飛到狐木 農莊 傳遞 和解 嘅 信息 ,希望 可以 同 旚瓊 頓 重建 關係。

第二 朝早 襲擊 就 嚟 到。 喺 動物 食緊 早餐 嘅 時候 ,哨兵 跑 返 嚟 報告 費 特力 同 佢 班 隨從 已經 衝 過 咗 五桿閘。 動物 好 勇敢 噉 上前 迎戰 ,不過 今 次 佢 哋 並 唔 能夠 好似 喺 牛棚 之 戰 嗰 次 噉 ,贏得 咁 容易。 今 次 對方 有 成 十五 個人 ,總共 有 成 六支 槍 ,而且 佢 哋 行 到 五十米 左右 嘅 距離 就 開始 開槍。 由於 啲 爆炸聲 太 恐怖 ,畀 子彈 打中 太痛 ,動物 都 抵擋 唔 住 ,即使 喺 拿破崙 同博煞 一再 召集 之下 ,依然 好快 需要 後退。 當中 有 幾個 好快 已經 受 咗 傷。 佢 哋 喺 農莊 入 面 嘅 建築物 搵 掩護 ,好 小心 噉 從 罅隙 同 木板 上 嘅 節孔 偷偷 出去。 成個 大 草場 ,包括 座 風車 ,都 已經 喺 敵人 嘅 手上。 呢 一刻 ,拿破崙 似乎 好 失落。 佢 一路 粒聲 唔 出 噉 踱 嚟 踱去 ,條尾 一路 好 僵硬 噉 抽搐 緊。 大家 以 充滿 渴望 嘅 目光 投向 狐木 農莊 嘅 方向。 如果 旚瓊 頓 同 佢 嘅 手下 可以 嚟 幫 佢 哋 ,或者 佢 哋 都 仲 有 機會 贏。 但 喺 呢 個 時候 ,四隻 之前 嗰 日 派 過去 嘅 白 鴿 啱 啱 返 到 嚟 ,其中 一隻 從 旚瓊 頓 帶 咗 一張 紙條 ,上面 用 鉛筆 寫住 :「抵 你 死。」

呢 個 時候 費 特力 同 佢 嘅 手下 喺 風車 附近 停低。 動物 望 住 佢 哋 ,口 裏面 吟吟 噚 噚 噉 表示 不滿。 當中 兩個 人 拎 咗 一支 鐵 撬 同一個 鐵 鎚。 佢 哋 打算 要 打 冧座 風車。

「冇 可能! 」拿破崙 大叫 :「我 哋 埲 牆 起到 咁 厚 ,係 唔 會 打 得冧。 畀 一個 星期 佢 哋 都 唔 會 打 得冧。 振作 呀 ,同志!

不過 ,班 哲文好 留神 噉 觀察 住班 人類。 拎 住 鐵 鎚 同鐵 撬 嘅 兩個 人而家 正 喺 風車 底部 鑿開 一個 窿。 慢慢 ,班 哲文點 咗 下 頭 ,幾乎 覺得 有 啲 大開眼界。

「我 都 知 㗎 喇 ,」佢 話 :「你 哋 睇 唔 睇 到 佢 哋 想 做 咩? 轉頭 佢 哋 就 會 塞 啲 炸藥 入個窿度。」

動物 嚇 到 面 都 青 埋 ,但 唯有 靜觀其變。 而家要 離開 建築物 嘅 保護 衝出去 ,根本 冇 可能。 幾分鐘 之後 ,佢 哋 見到 啲 人類 向 四方八面 噉 跑 走。 然後 ,一聲 如雷貫耳。 白鴿 迅即 盤旋 到 空中 ,除 咗 拿破崙 之外 ,所有 動物 都 即刻 趴 落地 下 ,抱頭 掩面。 佢 哋 再次 企 起身 嘅 時候 ,見到 喺 風車 原本 嘅 位置 升起 左 一大 團 黑煙。 微風 將 黑煙 慢慢 吹散 ,風車 原來 已經 唔 再 存在!

睇 見 呢 一幕 ,動物 再次 重拾 勇氣。 佢 哋 前 一秒 嘅 恐懼 同 絕望 ,因為 呢 件 卑鄙無恥 嘅 惡行 而 喺 一瞬間 演變成 震怒。 報仇 之聲 震耳欲聾 ,動物 冇 等 命令 就 不約而同 一窩蜂 噉 衝向 敵人。 子彈 好似 冰雹 噉 迎面 而 嚟 ,但 今 次 佢 哋 已經 唔 再 在乎。 呢場 ,係 一場 殘酷 嘅 苦戰。 人類 開 完 一槍 又 一槍 ,當 動物 進逼 到 佢 哋 眼前 ,佢 哋 就 拎 起 木棍 同 長靴 揈向 動物 ,攻擊 佢 哋。 有 一隻 乳牛 、三隻 綿羊 同埋 兩隻 鴨 就 噉 就 失去 咗 生命 ;而 其他 動物 ,就 幾乎 每 一隻 都 受 咗 傷。 即使 係 從 後方 指揮 大軍 嘅 拿破崙 ,條尾 亦 都 畀 子彈 打中 ,削去 一節。 人類 亦 都 唔 係 毫無 損傷。 有 三個 人 畀 博煞 踢 中 個頭 ,頭破血流。 另 一個 就 畀 乳牛 用 牛角 㓤穿 咗 肚腩。 另 一個 人條 褲 就 畀 卓詩同 藍鈴差 唔 多 咬爛 晒。 拿破崙 吩咐 佢 嗰 九隻 私人 保鑣 大狗 利用 樹籬 做 掩護 ,繞道 兜 去 敵人 兩側。 當 佢 哋 喺 人類 旁邊 突然 出現 ,凶神惡煞 噉 怒吼 ,呢 班 人 就 驚 到手 揗 腳 震。 佢 哋 見到 自己 畀 動物 四面 夾攻 緊。 費 特力 叫 手下 趁仲有 機會 嗱嗱聲 走 人 ;下 一秒 ,呢 班 冇 膽 匪類 即刻 走夾 唔 唞。 動物 喺 後面 一路 追 佢 哋 追 到 落 山腳 ,仲 趁 佢 哋 想 夾 硬 穿過 樹籬 走 人 嘅 時候 ,踢 埋 最後 幾腳。

佢 哋 打贏 咗 場仗 ,但 已經 又 攰 又 滿身 傷痕。 佢 哋 慢慢 一步 一步 噉 趷 返去 農莊 入面。 眼見 戰死 嘅 同志 屍體 攤 咗 喺 草地 上面 ,有 啲 動物 都 抑壓 唔 到 眼 裏面 嘅 淚水。 佢 哋 企 咗 喺 風車 曾經 豎立 嘅 位置 ,喺 沉痛 中 靜默 咗 一段時間。 係 真 嘅 ,已經 灰飛煙滅。 佢 哋 勞動 嘅 最後 一絲 痕跡 都 幾乎 已經 灰飛煙滅! 甚至 乎 連個 地基 都 有 部份 唔 見 咗。 今 次 佢 哋 唔 可以 再 好似 上次 噉 ,用 冧落 嚟 嘅 石頭 重建 座 風車。 今 次 ,連 啲 石頭 都 已經 唔 見 埋。 爆炸 嘅 力度 將 啲 石頭 拋 到 幾百米 距離 之外。 成座 風車 就 好似 從來 冇 出現 過 一樣。

當 佢 哋 返 到 農莊 ,喺 戰事 中 離奇失蹤 嘅 史 叫 拿 跳 住 噉 走向 佢 哋 ,一邊 搖住 尾 ,一邊 露出 滿意 嘅 笑容。 呢 個 時候 動物 聽到 ,喺 大本營 嘅 方向 ,傳 嚟 一下 莊嚴 嘅 槍聲。

「點解 要 鳴槍 嘅? 」博煞問。

「慶祝 我 哋 嘅 勝利 囉! 」史 叫 拿 答 佢。

「乜嘢 勝利 呀? 」博煞 反問。 佢 膝頭 哥流 緊血 ,腳 上 唔 見 咗 一隻 馬蹄鐵 ,馬蹄 裂開 咗 ,有 十幾粒 子彈 埋藏 咗 喺 佢 後腳 入面。

「同志 ,乜嘢 勝利? 我 哋 唔 係 將 敵人 從 我 哋 嘅 土地 ——從 動物 農莊 嘅 神聖 土地 ——上面 趕走 咗 咩?

「但 佢 哋 已經 破壞 咗 座 風車。 我 哋 起 咗 足足 兩年 㗎!

「有 咩 所謂? 我 哋 會 再起 過 另外 一座 風車。 如果 我 哋 想 ,我 哋 可以 起多 六座 都 得。 同志 ,你 未 係 好識 欣賞 我 哋 所 達成 嘅 呢 件 咁 神聖 嘅 事。 敵人 曾經 佔領 咗 我 哋 腳下 企 緊 嘅 呢 一塊 土地。 而家 ,多得 拿破崙 同志 嘅 領導 ,我 哋 又 將領 土 收復 返 嚟 ,一寸 都 冇 少過!

「我 哋 贏返 曾經 屬於 我 哋 嘅 嘢。」 博煞 終於 明白。

「呢 個 就 係 我 哋 嘅 勝利。」 史 叫 拿 同意。

佢 哋 趷 下 趷 下 噉 走入 前院。 博煞 後腳 皮膚 下 嘅 子彈 位 劇痛 難忍。 佢 眼前 見到 嘅 ,係 要將 風車 由 地基 開始 重建 嘅 重擔 ,而 佢 已經 開始 想像 緊 自己 要 重新 投入 呢 個 任務。 但 今 次 係 佢 第一次 突然 諗 起 ,原來 佢 已經 十一歲 喇 ,或者 佢 身上 嘅 肌肉 已經 唔 再 好似 以前 咁 聽 使。

不過 ,當 動物 再次 見到 支 綠旗 飛揚 ,聽到 鳴槍 聲響 起 ——一共 響起 咗 七發 槍聲 ——同埋 聽到 拿破崙 嘅 演說 ,讚揚 佢 哋 嘅 紀律 ,佢 哋 似乎 都 覺得 ,自己 其實 都 算 係 贏 咗 漂亮 嘅 一 仗。 戰死 嘅 動物 得到 一場 體面 嘅 殮 葬。 博煞同 高露嬅 為 佢 哋 拉 靈車 ,而 拿破崙 就 帶頭 行 喺 車隊 嘅 前面。 佢 哋 用 咗 足足 兩日 去 慶祝。 慶祝 活動 包括 唱歌 、演說 、更 多 嘅 鳴槍 禮炮 ;每 隻 動物 都 收到 一個 蘋果 作為 特別 禮物 ,每 隻 雀 仔 收到 兩 安士 嘅 穀物 ,每 隻 狗 收到 三塊 餅乾。 呢 場仗 正式 命名 為 「風車 之戰 」,拿破崙 亦 設立 咗 一個 新 嘅 勳章 ,叫做 「綠旗 勳章 」,然後 頒贈 咗 畀 佢 自己。 係 一片 歡呼 喜 樂聲 之下 ,收到 假 銀紙 嘅 不幸 事件 就 不了了之。

幾日 之後 ,一班 豬 喺 農舍 入 面 嘅 地牢 發現 咗 一箱 威士忌。 佢 哋 佔領 咗 呢 間 屋 之後 原來 一直 都 冇 為 意過 有 呢 箱 酒。 嗰 晚 農舍 傳 嚟 好 嘈 嘅 歌聲 ,而且 ,令 大家 震驚 嘅 係 ,歌聲 裏面 仲 夾雜 住 《英島 眾獸 》嘅 旋律。 到 咗 大約 九點半 鐘 ,有 動物 好 清楚 噉 見到 拿破崙 戴住 鍾 斯 先生 頂舊 博勒帽 ,由 後門 走出 嚟 ,圍住 個 前院 跑 咗 幾個 圈 ,之後 又 走 返入 屋。 但 到 咗 朝 早 ,成間 農舍 都 一片 死寂 ,見 唔 到 有 任何 一隻 豬 嘅 動靜。 要 去 到 差 唔 多 九點鐘 ,先 終於 見到 史 叫 拿 又 慢 又 冇 厘 神氣 噉 走出 嚟 ,佢 眼神 呆滯 ,條尾 軟弱無力 噉 吊 喺 後邊 ,個樣 好似 病到 五顏六色 噉。 佢 召集 咗 班 動物 出 嚟 ,同 佢 哋 講 有 件 好 可怕 嘅 事 要 同 大家 宣布 :拿破崙 同志 命 不久 矣 喇!

一時間 ,動物 嘅 悲鳴 聲 四處 響起。 農舍 門外 放置 咗 一堆 禾稈 草 ,動物 小心翼翼 噉 行 過去。 佢 哋 眼 泛 淚光 ,不停 問 如果 冇 咗 佢 哋 嘅 領導 ,可以 點樣 行落 去。 有 傳聞 話 斯諾 波 喺 拿破崙 嘅 食物 度 落毒。 到 咗 十一點 ,史 叫 拿 走出 嚟 宣布 另 一個 消息。 拿破崙 同志 頒佈 咗 一項 莊嚴 嘅 命令 ,作 為 佢 喺 世上 嘅 最後 一個 功績 :飲酒 嘅 懲罰 係 處死。


Part (12)

自此 佢 哋 切割 咗 同狐木 農莊 嘅 所有 關係 ,仲 向 旚瓊 頓 發放 咗 好多 冒犯 嘅 信息。 白鴿 收到 指示 要 避開 翩田 農莊 ,同將 口號 由 「打倒 費 特力 」改 做 「打倒 旚瓊 頓」。 與此同時 ,拿破崙 向 動物 保證 ,動物 農莊 可能 受到 襲擊 嘅 消息 其實 完全 係 假 嘅 ,而 傳言 中費 特力 對 佢 啲 動物所 做 嘅 殘酷 行為 亦 都 係 誇大 咗。 所有 呢 啲 流言 其實 都 係 由 斯諾 波 同 佢 嘅 特務 傳出 嚟。 依 家 佢 哋 知道 ,斯諾 波 似乎 並唔 係 匿 埋 喺 翩 田 農莊 ,事實上 佢 應該 從來 都 冇 去過 嗰 度 ;佢 真正 匿 埋 嘅 地方 係 喺 狐 木 農莊 ,據 講仲住 得 好 奢華 ,喺 過去 幾年 佢 都 受 旚瓊 頓 嘅 資助 過活。

所有 豬對 拿破崙 嘅 妙計 都 讚不絕口。 透過 假扮 同 旚瓊 頓 友好 ,佢 成功 令費 特力 將 出價 提高 十二 磅。 但史 叫 拿 話 ,拿破崙 嘅 聰明才智 ,在於 佢 唔 相信 任何人 ,即使 係 費 特力 都 一樣。 費 特力 想 用 一種 叫做 「支票 」嘅 嘢 嚟 幫 啲 木材 找數。 呢種 支票 ,係 一張 寫住 承諾 會 俾 錢 嘅 紙。 但 噉 樣 係 呃 唔 到 拿破崙 嘅。 佢 要求 對方 要 用 真正 嘅 五 磅 紙幣 找數 ,而且 要 先 交錢 後 交貨。 而家費 特力 已經 畀 晒 錢 ,佢 畀 嘅 錢 啱 啱 好 夠買 風車 所 需要 嘅 機械。

就 喺 呢 個 時候 ,啲 木材 正 一車 一車 咁 全速 運走。 當 全部 都 運走 晒 嘅 時候 ,穀倉 入面 又 開 咗 另 一個 特別 會議 去 檢查費 特力 嘅 紙幣。 拿破崙 笑 到 見 牙 唔 見 眼 ,身上 面 掛住 佢 嘅 兩個 勳章 ,瞓 咗 喺 平台 上面 嘅 禾稈 草床 ,身邊 鋪滿 咗 一疊 一疊 嘅 銀紙 ,整整齊齊 噉 放 咗 喺 從 農舍 廚房 拎 出 嚟 嘅 瓷碟 上面。 動物 一隻 一隻 噉 慢慢 行過 ,每 一隻 都 凝視 住 自己 嘅 收穫。 博煞 伸出 個 鼻嗦 一嗦 啲 銀紙 ,呢 啲 一張 張 白色 嘅 嘢 係 佢 嘅 呼吸 之下 震震 下 ,發出 伐 伐 聲 嘅 聲響。

三日 之後 發生 嘅 事 令 大家 都 晴天霹靂。 溫珀面 都 青 埋 噉 踩住 單車 衝上 嚟 農莊 ,二話不說 就將 架車 掟埋 前院 嘅 一邊 ,然後 直 衝入 農舍。 然 之後 ,就 聽到 從 拿破崙 單位 傳出 震耳欲聾 嘅 怒吼。 佢 所 收到 嘅 消息 好 快 就 好似 山火 一樣 傳到 成個 農莊 都 知道 晒。 原來 啲 銀紙 係 假 㗎! 費 特力 一毫 子 都 冇 畀 過就 得到 啲 木材!

拿破崙 即刻 召集 所有 動物 出 嚟 ,用 一把 好 得人驚 嘅 聲音 宣布 要 判費 特力 死刑。 佢 話 ,如果 捉到費 特力 嘅 話 ,要 將 佢 監生 煲 熟。 同時 ,佢 警告 大家 ,係 呢 一次 背叛 之後 ,一定 要 預期 最差 嘅 事 會 發生。 費 特力 同 佢 嘅 手下 隨時 可能 會 發動 佢 哋 計劃 咗 好 耐 嘅 襲擊。 於是 ,哨兵 駐守 喺 所有 通向 農莊 嘅 通道 上面。 此外 ,四隻 白鴿 受命 飛到狐木 農莊 傳遞 和解 嘅 信息 ,希望 可以 同 旚瓊 頓 重建 關係。

第二 朝早 襲擊 就 嚟 到。 喺 動物 食緊 早餐 嘅 時候 ,哨兵 跑 返 嚟 報告 費 特力 同 佢 班 隨從 已經 衝 過 咗 五桿閘。 動物 好 勇敢 噉 上前 迎戰 ,不過 今 次 佢 哋 並 唔 能夠 好似 喺 牛棚 之 戰 嗰 次 噉 ,贏得 咁 容易。 今 次 對方 有 成 十五 個人 ,總共 有 成 六支 槍 ,而且 佢 哋 行 到 五十米 左右 嘅 距離 就 開始 開槍。 由於 啲 爆炸聲 太 恐怖 ,畀 子彈 打中 太痛 ,動物 都 抵擋 唔 住 ,即使 喺 拿破崙 同博煞 一再 召集 之下 ,依然 好快 需要 後退。 當中 有 幾個 好快 已經 受 咗 傷。 佢 哋 喺 農莊 入 面 嘅 建築物 搵 掩護 ,好 小心 噉 從 罅隙 同 木板 上 嘅 節孔 偷偷 出去。 成個 大 草場 ,包括 座 風車 ,都 已經 喺 敵人 嘅 手上。 呢 一刻 ,拿破崙 似乎 好 失落。 佢 一路 粒聲 唔 出 噉 踱 嚟 踱去 ,條尾 一路 好 僵硬 噉 抽搐 緊。 大家 以 充滿 渴望 嘅 目光 投向 狐木 農莊 嘅 方向。 如果 旚瓊 頓 同 佢 嘅 手下 可以 嚟 幫 佢 哋 ,或者 佢 哋 都 仲 有 機會 贏。 但 喺 呢 個 時候 ,四隻 之前 嗰 日 派 過去 嘅 白 鴿 啱 啱 返 到 嚟 ,其中 一隻 從 旚瓊 頓 帶 咗 一張 紙條 ,上面 用 鉛筆 寫住 :「抵 你 死。」

呢 個 時候 費 特力 同 佢 嘅 手下 喺 風車 附近 停低。 動物 望 住 佢 哋 ,口 裏面 吟吟 噚 噚 噉 表示 不滿。 當中 兩個 人 拎 咗 一支 鐵 撬 同一個 鐵 鎚。 佢 哋 打算 要 打 冧座 風車。

「冇 可能! 」拿破崙 大叫 :「我 哋 埲 牆 起到 咁 厚 ,係 唔 會 打 得冧。 畀 一個 星期 佢 哋 都 唔 會 打 得冧。 振作 呀 ,同志!

不過 ,班 哲文好 留神 噉 觀察 住班 人類。 拎 住 鐵 鎚 同鐵 撬 嘅 兩個 人而家 正 喺 風車 底部 鑿開 一個 窿。 慢慢 ,班 哲文點 咗 下 頭 ,幾乎 覺得 有 啲 大開眼界。

「我 都 知 㗎 喇 ,」佢 話 :「你 哋 睇 唔 睇 到 佢 哋 想 做 咩? 轉頭 佢 哋 就 會 塞 啲 炸藥 入個窿度。」

動物 嚇 到 面 都 青 埋 ,但 唯有 靜觀其變。 而家要 離開 建築物 嘅 保護 衝出去 ,根本 冇 可能。 幾分鐘 之後 ,佢 哋 見到 啲 人類 向 四方八面 噉 跑 走。 然後 ,一聲 如雷貫耳。 白鴿 迅即 盤旋 到 空中 ,除 咗 拿破崙 之外 ,所有 動物 都 即刻 趴 落地 下 ,抱頭 掩面。 佢 哋 再次 企 起身 嘅 時候 ,見到 喺 風車 原本 嘅 位置 升起 左 一大 團 黑煙。 微風 將 黑煙 慢慢 吹散 ,風車 原來 已經 唔 再 存在!

睇 見 呢 一幕 ,動物 再次 重拾 勇氣。 佢 哋 前 一秒 嘅 恐懼 同 絕望 ,因為 呢 件 卑鄙無恥 嘅 惡行 而 喺 一瞬間 演變成 震怒。 報仇 之聲 震耳欲聾 ,動物 冇 等 命令 就 不約而同 一窩蜂 噉 衝向 敵人。 子彈 好似 冰雹 噉 迎面 而 嚟 ,但 今 次 佢 哋 已經 唔 再 在乎。 呢場 ,係 一場 殘酷 嘅 苦戰。 人類 開 完 一槍 又 一槍 ,當 動物 進逼 到 佢 哋 眼前 ,佢 哋 就 拎 起 木棍 同 長靴 揈向 動物 ,攻擊 佢 哋。 有 一隻 乳牛 、三隻 綿羊 同埋 兩隻 鴨 就 噉 就 失去 咗 生命 ;而 其他 動物 ,就 幾乎 每 一隻 都 受 咗 傷。 即使 係 從 後方 指揮 大軍 嘅 拿破崙 ,條尾 亦 都 畀 子彈 打中 ,削去 一節。 人類 亦 都 唔 係 毫無 損傷。 有 三個 人 畀 博煞 踢 中 個頭 ,頭破血流。 另 一個 就 畀 乳牛 用 牛角 㓤穿 咗 肚腩。 另 一個 人條 褲 就 畀 卓詩同 藍鈴差 唔 多 咬爛 晒。 拿破崙 吩咐 佢 嗰 九隻 私人 保鑣 大狗 利用 樹籬 做 掩護 ,繞道 兜 去 敵人 兩側。 當 佢 哋 喺 人類 旁邊 突然 出現 ,凶神惡煞 噉 怒吼 ,呢 班 人 就 驚 到手 揗 腳 震。 佢 哋 見到 自己 畀 動物 四面 夾攻 緊。 費 特力 叫 手下 趁仲有 機會 嗱嗱聲 走 人 ;下 一秒 ,呢 班 冇 膽 匪類 即刻 走夾 唔 唞。 動物 喺 後面 一路 追 佢 哋 追 到 落 山腳 ,仲 趁 佢 哋 想 夾 硬 穿過 樹籬 走 人 嘅 時候 ,踢 埋 最後 幾腳。

佢 哋 打贏 咗 場仗 ,但 已經 又 攰 又 滿身 傷痕。 佢 哋 慢慢 一步 一步 噉 趷 返去 農莊 入面。 眼見 戰死 嘅 同志 屍體 攤 咗 喺 草地 上面 ,有 啲 動物 都 抑壓 唔 到 眼 裏面 嘅 淚水。 佢 哋 企 咗 喺 風車 曾經 豎立 嘅 位置 ,喺 沉痛 中 靜默 咗 一段時間。 係 真 嘅 ,已經 灰飛煙滅。 佢 哋 勞動 嘅 最後 一絲 痕跡 都 幾乎 已經 灰飛煙滅! 甚至 乎 連個 地基 都 有 部份 唔 見 咗。 今 次 佢 哋 唔 可以 再 好似 上次 噉 ,用 冧落 嚟 嘅 石頭 重建 座 風車。 今 次 ,連 啲 石頭 都 已經 唔 見 埋。 爆炸 嘅 力度 將 啲 石頭 拋 到 幾百米 距離 之外。 成座 風車 就 好似 從來 冇 出現 過 一樣。

當 佢 哋 返 到 農莊 ,喺 戰事 中 離奇失蹤 嘅 史 叫 拿 跳 住 噉 走向 佢 哋 ,一邊 搖住 尾 ,一邊 露出 滿意 嘅 笑容。 呢 個 時候 動物 聽到 ,喺 大本營 嘅 方向 ,傳 嚟 一下 莊嚴 嘅 槍聲。

「點解 要 鳴槍 嘅? 」博煞問。

「慶祝 我 哋 嘅 勝利 囉! 」史 叫 拿 答 佢。

「乜嘢 勝利 呀? 」博煞 反問。 佢 膝頭 哥流 緊血 ,腳 上 唔 見 咗 一隻 馬蹄鐵 ,馬蹄 裂開 咗 ,有 十幾粒 子彈 埋藏 咗 喺 佢 後腳 入面。

「同志 ,乜嘢 勝利? 我 哋 唔 係 將 敵人 從 我 哋 嘅 土地 ——從 動物 農莊 嘅 神聖 土地 ——上面 趕走 咗 咩?

「但 佢 哋 已經 破壞 咗 座 風車。 我 哋 起 咗 足足 兩年 㗎!

「有 咩 所謂? 我 哋 會 再起 過 另外 一座 風車。 如果 我 哋 想 ,我 哋 可以 起多 六座 都 得。 同志 ,你 未 係 好識 欣賞 我 哋 所 達成 嘅 呢 件 咁 神聖 嘅 事。 敵人 曾經 佔領 咗 我 哋 腳下 企 緊 嘅 呢 一塊 土地。 而家 ,多得 拿破崙 同志 嘅 領導 ,我 哋 又 將領 土 收復 返 嚟 ,一寸 都 冇 少過!

「我 哋 贏返 曾經 屬於 我 哋 嘅 嘢。」 博煞 終於 明白。

「呢 個 就 係 我 哋 嘅 勝利。」 史 叫 拿 同意。

佢 哋 趷 下 趷 下 噉 走入 前院。 博煞 後腳 皮膚 下 嘅 子彈 位 劇痛 難忍。 佢 眼前 見到 嘅 ,係 要將 風車 由 地基 開始 重建 嘅 重擔 ,而 佢 已經 開始 想像 緊 自己 要 重新 投入 呢 個 任務。 但 今 次 係 佢 第一次 突然 諗 起 ,原來 佢 已經 十一歲 喇 ,或者 佢 身上 嘅 肌肉 已經 唔 再 好似 以前 咁 聽 使。

不過 ,當 動物 再次 見到 支 綠旗 飛揚 ,聽到 鳴槍 聲響 起 ——一共 響起 咗 七發 槍聲 ——同埋 聽到 拿破崙 嘅 演說 ,讚揚 佢 哋 嘅 紀律 ,佢 哋 似乎 都 覺得 ,自己 其實 都 算 係 贏 咗 漂亮 嘅 一 仗。 戰死 嘅 動物 得到 一場 體面 嘅 殮 葬。 博煞同 高露嬅 為 佢 哋 拉 靈車 ,而 拿破崙 就 帶頭 行 喺 車隊 嘅 前面。 佢 哋 用 咗 足足 兩日 去 慶祝。 慶祝 活動 包括 唱歌 、演說 、更 多 嘅 鳴槍 禮炮 ;每 隻 動物 都 收到 一個 蘋果 作為 特別 禮物 ,每 隻 雀 仔 收到 兩 安士 嘅 穀物 ,每 隻 狗 收到 三塊 餅乾。 呢 場仗 正式 命名 為 「風車 之戰 」,拿破崙 亦 設立 咗 一個 新 嘅 勳章 ,叫做 「綠旗 勳章 」,然後 頒贈 咗 畀 佢 自己。 係 一片 歡呼 喜 樂聲 之下 ,收到 假 銀紙 嘅 不幸 事件 就 不了了之。

幾日 之後 ,一班 豬 喺 農舍 入 面 嘅 地牢 發現 咗 一箱 威士忌。 佢 哋 佔領 咗 呢 間 屋 之後 原來 一直 都 冇 為 意過 有 呢 箱 酒。 嗰 晚 農舍 傳 嚟 好 嘈 嘅 歌聲 ,而且 ,令 大家 震驚 嘅 係 ,歌聲 裏面 仲 夾雜 住 《英島 眾獸 》嘅 旋律。 到 咗 大約 九點半 鐘 ,有 動物 好 清楚 噉 見到 拿破崙 戴住 鍾 斯 先生 頂舊 博勒帽 ,由 後門 走出 嚟 ,圍住 個 前院 跑 咗 幾個 圈 ,之後 又 走 返入 屋。 但 到 咗 朝 早 ,成間 農舍 都 一片 死寂 ,見 唔 到 有 任何 一隻 豬 嘅 動靜。 要 去 到 差 唔 多 九點鐘 ,先 終於 見到 史 叫 拿 又 慢 又 冇 厘 神氣 噉 走出 嚟 ,佢 眼神 呆滯 ,條尾 軟弱無力 噉 吊 喺 後邊 ,個樣 好似 病到 五顏六色 噉。 佢 召集 咗 班 動物 出 嚟 ,同 佢 哋 講 有 件 好 可怕 嘅 事 要 同 大家 宣布 :拿破崙 同志 命 不久 矣 喇!

一時間 ,動物 嘅 悲鳴 聲 四處 響起。 農舍 門外 放置 咗 一堆 禾稈 草 ,動物 小心翼翼 噉 行 過去。 佢 哋 眼 泛 淚光 ,不停 問 如果 冇 咗 佢 哋 嘅 領導 ,可以 點樣 行落 去。 有 傳聞 話 斯諾 波 喺 拿破崙 嘅 食物 度 落毒。 到 咗 十一點 ,史 叫 拿 走出 嚟 宣布 另 一個 消息。 拿破崙 同志 頒佈 咗 一項 莊嚴 嘅 命令 ,作 為 佢 喺 世上 嘅 最後 一個 功績 :飲酒 嘅 懲罰 係 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