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11)

Part (11)

最後 ,佢 開始 唱起 《英島 眾獸 》,覺得 噉 樣 多少 都 可以 替代 到 佢 搵 唔 到 嘅 嗰 啲 字句。 其他 坐 佢 隔離 嘅 動物 都 跟 住 一齊 唱 ,足足 唱 咗 三次 ——唱得 音韻 悠揚 ,但 緩慢 而 哀傷 ,係 一個 佢 哋 從來 未試過 嘅 演繹 方式。

當 佢 哋 啱 啱 唱 完 第三次 嘅 時候 ,史 叫 拿 喺 兩隻 狗 嘅 陪同 下 走向 佢 哋 ,一臉 凝重 ,好似 有 好 重要 嘅 嘢 要 講 噉 樣。 佢 宣布 ,根據 拿破崙 同志 嘅 一項 特別 命令 ,《英島 眾獸 》已經 被 廢除 ,由而家 開始 所有 動物 都 禁止 唱 呢 首歌。

一眾 動物 都 打 咗 個 突。

「點解 呢? 」繆維問。

「因為 已經 唔 再 需要 啦 ,同志。」 史 叫 拿 好 嚴肅 噉 答 :「《英島 眾獸 》係 起義 歌曲 ,但 起義 已經 完成。 今日 下晝 處決 叛徒 係 最終 一幕。 無論 係 外部 敵人 定 內部 敵人 都 已經 消滅 晒。 《英島 眾獸 》所 表達 嘅 係 我 哋 渴望 將來 有 一個 更 美好 嘅 社會 ,但 呢 個 社會 我 哋 而家 已經 建立 咗。 好 明顯 呢 首歌 已經 再 冇 任何 用途。」

雖然 佢 哋 好 驚 ,但 有 啲 動物 本來 都 想 提出抗議。 不過 喺 呢 個 時候 ,綿羊 又 一如既往 開始 佢 哋 嘅 口號 :「四腳 好 ,兩腳壞 」,一直 維持 咗 幾分鐘 ,於是乎 就將 任何 嘅 討論 都 中止 晒。

就 係 噉 ,大家 都 再 聽 唔 到 《英島 眾獸》。 取而代之 嘅 ,係 詩人 麥理密 所 作 嘅 另 一首歌 ,首歌 開頭 係 噉 樣 嘅:

動物 農莊 ,動物 農莊,

竭 我 所 能 ,保境安 邦!

呢 首歌 每個 星期日 升旗 之後 大家 都 要 唱 一次。 不過 唔 知 點解 ,喺 動物 心目 中 ,首歌 無論 係 歌詞 定 係 旋律 都 比 唔 上 《英島 眾獸》。

第八章

幾日 之後 ,當 處決 所帶 嚟 嘅 恐懼 逐漸 消散 ,有 啲 動物 記返 起 ——或者 話 覺得 自己 記返 起 ——第六 誡 規定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殺害 其他 動物」。 雖然 冇 動物 想 喺 豬 同 狗 面前 提起 呢 件 事 ,但 大家 都 覺得 啱 啱 發生 嘅 殺戮 並唔 符合 呢條 規則。 高露嬅 叫 班 哲文讀 第六 誡 畀 佢 聽 ,但班 哲文 又 係 話 自己 唔 會理 呢 啲 事 ,所以 拒絕 咗。 於是 ,高露嬅 走 咗 去 搵 繆維。 繆維將 誡條 讀 咗 一次 俾 佢 聽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殺害 其他 動物 而 冇 任何理由」。 唔 知 點解 ,最後 嗰 幾個 字 似乎 都 消失 咗 喺 動物 嘅 記憶 當中。 但而家 ,佢 哋 知道 原來 冇 動物 違反 過條 誡條 ,因為 好 明顯 ,處決 勾結 斯諾 波 嘅 叛徒 係 一個 好好 嘅 理由。」

嗰 一年 ,動物 工作 得 比 之前 嗰 年 更加 之 勤力。 要 重建 風車 ,將 埲 牆 加厚 一倍 ,要 喺 期限 之前 完工 ,仲要 打理 農莊 入 邊 嘅 日常 工作 ,其實 真 係 有 好多 嘢 要 做。 間 唔 中 ,動物 甚至 會 覺得 比起 鍾 斯 嗰 陣 時 ,佢 哋 嘅 工作 時間 仲長 咗 ,夥食 好似 仲差 咗。 每個 星期日 ,史 叫 拿手 上 會 拎 住 一張 長長的 紙條 ,向 佢 哋 朗讀 出 一組 又 一組 嘅 數字 ,去 證明 每類 食物 嘅 生產量 都 增加 咗 百份 之 二百 、三百 或者 五百。 動物 覺得 冇 乜 理由 要 唔 相信 佢 ,尤其 因 為 佢 哋 都 唔 係 好 記得 起義 之前 嘅 情況 其實 係 點。 即使 係 咁 ,有陣 時 佢 哋 都 會 覺得 ,寧願 要少 啲 數字 ,但 多 啲 食物。

而家 所有 命令 都 係 由史 叫 拿 或者 其他 豬向 動物 頒佈。 拿破崙 自己 好多 時成 兩個 禮拜 都 唔 出現 喺 大家 面前 一次。 當 佢 現身 嘅 時候 ,佢 身邊 唔 止 有 佢 一班 嘅 護衛 狗 ,仲有 一隻 黑 公雞 行 喺 佢 前面 做 號角 手 ,每次 拿破崙 發言 之前 ,佢 就 會 「局谷 局局 」噉 大叫。 傳聞 話 ,即使 係 喺 農舍 入面 ,拿破崙 都 唔 係 同 其他 動物 一齊 住 同一個 單位。 佢 食 飯 會 自己 一個 食 ,會 有 兩隻 狗 伺候 住 佢 ,而且 次次 都 係 用 客廳 玻璃櫃 裏面 嘅 皇冠 德比 餐具 進食。 之後 ,新 嘅 命令 頒佈 落 嚟 ,除 咗 兩個 周年 慶祝 之外 ,每年 拿破崙 誕辰 都 會 鳴放 禮炮。

而家 ,動物 唔 可以 再 稱呼 拿破崙 做 「拿破崙」。 大家 要 尊稱 佢 做 「我 哋 嘅 領袖 ,拿破崙 同志」。 豬 樂於 改 好多 稱號 畀 佢 ,諸如 動物 之 父 、人類 剋星 、羊圈 保衛者 、鴨仔 之友 等等。 史 叫 拿 喺 佢 嘅 演說 中 ,會 淚流 披面 噉 講述 拿破崙 嘅 智慧 、善良 嘅 心地 ,同埋 佢 對 世界各地 所有 動物 深厚 嘅 一份 愛 ——尤其 係 對 喺 其他 農莊 中 ,仲過 住 無知 同 勞役 嘅 日子 嗰 啲 悶悶不樂 嘅 動物。 每當 動物 做出 一 啲 成就 或者 遇上 好運 嘅 時候 ,都 慣 咗 會 將件 事 歸功於 拿破崙。 你 耐 唔 耐 就 會 聽到 一隻 母雞 同 另一隻 講 :「喺 我 哋 領導 拿破崙 嘅 指導 之下 ,我 喺 六日 之內 生 咗 五隻 蛋。」 又 或者 會 聽到 兩隻 飲緊 水 嘅 乳牛 講 :「感謝 拿破崙 同志 嘅 英明領導 ,啲 水 味道 真 係 好 清甜! 」農莊 裏面 普遍 嘅 氣氛 可以 好好 噉 概括 喺 麥 理 密 一首 叫 《拿破崙 同志 》嘅 詩歌 度。 首詩 係 噉 樣 嘅:

您 係 孤兒 嘅 老友

又 係 快樂 嘅 源頭

潲水 王呀! 您 眼神 冷靜 夾 堅定 ,就 似

天上 太陽 咁 迷人

望 下會 畀 你 勾魂

成身 有 暖流 走勻

拿破崙 同志!

您 嘅 每 一樣 恩賜

成 班子 民都 鍾 意

乾淨 稻草 任 我碌 、一日 有 得 飽 兩次

晚 黑 喺 竇 瞓 得 稔

大隻 細粒 都 係 噉

您 嚟 守護 我 放心

拿破崙 同志!

如果 我 有 隻 豬仔

算 佢 豆 釘 咁 鬼 細

身型 十足 酒 樽 或 麵 棍

已經 有事 應學曉︰

對 您 忠誠 好 緊要

牙牙學語 要識 叫︰

「拿破崙 同志!

拿破崙 幾鍾意 呢 首 詩歌 ,決定 將 佢 寫 喺 大 穀倉 入面 ,對 正 七 誡 嘅 牆 上面。 詩 嘅 上面 掛 咗 幅 拿破崙 嘅 側面 肖像畫 ,幅畫 係 史 叫 拿 用 白 油畫 嘅。

與此同時 ,拿破崙 透過 溫珀 ,同費 特力 、旚瓊 頓 兩個 展開 咗 複雜 嘅 談判。 堆 木材 到 而家 依然 未賣 到 出去。 喺 兩個 之中 ,費 特力 係 比較 心急 想得到 批 木材 嘅 一個 ,但 係 佢 並 唔 願意 出 一個 合理 嘅 價錢。 同時 ,又 再有 傳聞 話費 特力 因妒 成恨 ,同 佢 嘅 手下 正計畫 緊要 襲擊 動物 農莊 ,破壞 座 風車。 史諾波 據說 仲 係 匿 埋 喺 翩 田 農莊。 到 咗 夏天 有 一日 ,動物 突然 聽到 消息 ,三隻 母雞 已經 招 咗 供 ,佢 哋 承認 喺 斯諾 波 嘅 啟 發下 ,展開 左 一個 暗殺 拿破崙 嘅 計劃。 佢 哋 即時 就 遭到 處決 ,而 拿破崙 亦 加強 咗 佢 嘅 保安。 夜晚 嘅 時候 ,佢 床 邊 會 有 四隻 狗 守衛 ,每個 角落 頭有 一隻 ;而 為 咗 防範 有 動物 喺 食物 落毒 ,喺 佢 進食 任何 食物 之前 ,都 會 由 一隻 叫做 畢 艾 嘅 後生 豬仔 試食 咗 先。

大概 喺 呢 個 時間 ,有 消息 流出 指 拿破崙 已經 安排 咗 將堆 木材 賣 俾 旚瓊 頓 先生 ,佢 亦 正 準備 簽署 一項 定期 協議 ,等 動物 農莊 同狐木 農莊 可以 交換 一 啲 特定 嘅 產品。 而家 拿破崙 同 旚瓊 頓 之間 嘅 關係 ,雖然 只 係 透過 溫珀 進行 ,但 都 幾乎 可以 話 係 相當 友好。 動物 並唔 相信 旚瓊 頓 ,因 為 佢 始終 都 係 人類 ,但 佢 哋 點 都 鍾 意 佢 多 過 令 動物 又 驚 又 憎 嘅 費 特力。 夏 日漸 深 ,隨住 風車 距離 完工 之 日 越 嚟 越近 ,將會 發生 襲擊 嘅 傳聞 甚囂塵上。 據講 ,費 特力 打算 率領 二十名 荷槍實彈 嘅 手下 過 嚟 對付 佢 哋 ,佢 仲 已經 賄賂 咗 法官 同埋 警察 ,只要 佢 一 拎 到 動物 農莊 嘅 地契 ,佢 哋 就 唔 會 過問 其他 嘅 事。 此外 ,從翩田 農莊 仲 傳出 咗 種種 講述 費 特力 點樣 殘酷 對待 佢 啲 動物 嘅 傳聞。 佢 曾經 用 鞭 ,打死 咗 一隻 老馬 ,餓死 啲 奶牛 ,又將 一隻 狗 掟入 火爐 監生 燒死。 夜晚 ,佢 又 為 咗 娛樂 自己 ,將 剃鬚刀 片 嘅 碎片 綁 喺 公雞 嘅 雞 距 上面 ,要 佢 哋 打鬥。 動物 聽到 呢 啲 事 發生 喺 佢 哋 嘅 同志 身上 ,都 嬲 到 爆炸。 有時 佢 哋 會 嘈 住 話 要 一齊 出動 ,襲擊 翩田 農莊 ,趕走 啲 人類 ,解放 嗰 度 嘅 動物。 但史 叫 拿 勸 佢 哋 唔 好 輕舉妄動 ,要 相信 拿破崙 同志 嘅 策略。

雖然 係 噉 ,對費 特力 不滿 嘅 情緒 依然 高漲。 一個 星期日 朝早 ,拿破崙 現身 喺 穀倉 ,向 大家 解釋 佢 從來 都 冇 諗 過要將 木材 賣 畀 費 特力。 佢 認 為 ,同 呢種 無賴 打交道 實在 有損 佢 嘅 名聲。 派 咗 出去 宣傳 起義 消息 嘅 白 鴿 ,而家 禁止 再 踏足 狐木 農莊 嘅 任何 地方 ,亦 都 收到 命令 要 將 佢 哋 以前 嘅 口號 「打倒 人類 」改成 「打倒 費 特力」。 到 咗 深夏 ,斯諾 波 嘅 另 一個 陰謀 暴露 咗 出 嚟。 麥田 裏面 生滿 咗 野草 ,佢 哋 發現 係 因為 斯諾 波 喺 夜晚 偷入 嚟 ,將 野草 同 小麥 嘅 種子 撈 埋 一齊。 一隻 知情 嘅 公 鴨 向 史 叫 拿 認罪 之後 ,即刻 就 吞 咗 幾粒 顛茄 自殺 而 死。 動物 而家 知道 斯諾 波 從來 冇 接受 過 「一級 動物 英雄 」勳章 ——雖然 佢 哋 當中 好多 都 曾經 相信 過 佢 有。 呢 件 事 其實 只 係 斯諾 波 喺 牛棚 之 戰後 自己 傳出 嚟 嘅 一個 傳說。 事實上 ,佢 唔 單 只 冇 受 勳 ,反而 仲因 為 喺 戰場 上 表現 怯懦 而 受到譴責。 有 啲 動物 聽到 呢 度 ,又 再 覺得 好似 有 啲 唔 對 路 ,不過 史 叫 拿 好 快 就 說服 咗 佢 哋 ,係 佢 哋 記性 有 問題。

到 咗 秋天 ,喺 大家 出盡 九牛二虎之力 之後 ——因為 差 唔 多 喺 同一時間 仲要 收割 農作物 ——風車 終於 都 起 好 喇。 裏面 暫時 仲未 安裝 機械 ,要 靠 溫珀 幫手 去 買 返 嚟 ,但 係 風車 嘅 結構 就 已經 完成。 雖然 遇上 各種 困難 ,大家 又 冇 經驗 ,工具 又 原始 ,又 唔 好彩 ,仲有 斯諾 波 嘅 背叛 ,但 係 個 工程 最後 都 準時 完工。 動物 雖然 攰 到 筋疲力盡 ,但 又 相當 自豪 ,圍住 佢 哋 嘅 傑作 氹 氹轉 ,轉完 一圈 又 一圈。 佢 哋 發現 ,喺 佢 哋 眼中 ,呢 座 風車 甚至 乎 畀 佢 第一次 起 嘅 時候 仲 更加 靚。 再者 ,而 家 埲 牆 比 以前 厚 咗 成倍 ,除非 你 用 炸彈 炸開 佢 ,否則 今次點 都 唔 會 冧喇啩! 當 佢 哋 諗 起 自己 之前 勞動 得 幾 辛苦 ,要 戰勝 幾多 令人 失望 嘅 感覺 ;同埋 當輪葉 開始 轉動 ,發電機 開始 運作 之後 佢 哋 生活 上 所 帶 嚟 嘅 巨大 改善 ——當 佢 哋 諗 起 呢 啲 事 ,佢 哋 身體 嘅 勞累 就 會 離 佢 哋 而 去。 佢 哋 圍住 風車 一路 轉呀轉 ,一路 發出 勝利 嘅 歡呼。 拿破崙 本人 ,喺 佢 嘅 狗 同埋 公雞 護送 之下 ,嚟 到 視察 呢 件 製成品。 佢 親自 恭賀 一眾 動物 能夠 完成 呢 項 創舉 ,仲 宣布 將會 命名 呢 座 風車 為 「拿破崙 風車」。

兩日 之後 ,動物 收到 指示 要 集合 到 穀倉 一齊 開 一個 特別 會議。 喺 拿破崙 宣布 佢 已經 將堆 木材 賣 咗 畀 費 特力 ,聽 日 佢 嘅 馬車 就會過 嚟 運走 啲 貨 嗰 陣 ,大家 都 大惑不解。 原來 喺 拿破崙 同 旚瓊 頓 似乎 非常 友好 嘅 一 整段 時間 ,佢 都 一直 同費 特力 有 秘密 協議。


Part (11)

最後 ,佢 開始 唱起 《英島 眾獸 》,覺得 噉 樣 多少 都 可以 替代 到 佢 搵 唔 到 嘅 嗰 啲 字句。 其他 坐 佢 隔離 嘅 動物 都 跟 住 一齊 唱 ,足足 唱 咗 三次 ——唱得 音韻 悠揚 ,但 緩慢 而 哀傷 ,係 一個 佢 哋 從來 未試過 嘅 演繹 方式。

當 佢 哋 啱 啱 唱 完 第三次 嘅 時候 ,史 叫 拿 喺 兩隻 狗 嘅 陪同 下 走向 佢 哋 ,一臉 凝重 ,好似 有 好 重要 嘅 嘢 要 講 噉 樣。 佢 宣布 ,根據 拿破崙 同志 嘅 一項 特別 命令 ,《英島 眾獸 》已經 被 廢除 ,由而家 開始 所有 動物 都 禁止 唱 呢 首歌。

一眾 動物 都 打 咗 個 突。

「點解 呢? 」繆維問。

「因為 已經 唔 再 需要 啦 ,同志。」 史 叫 拿 好 嚴肅 噉 答 :「《英島 眾獸 》係 起義 歌曲 ,但 起義 已經 完成。 今日 下晝 處決 叛徒 係 最終 一幕。 無論 係 外部 敵人 定 內部 敵人 都 已經 消滅 晒。 《英島 眾獸 》所 表達 嘅 係 我 哋 渴望 將來 有 一個 更 美好 嘅 社會 ,但 呢 個 社會 我 哋 而家 已經 建立 咗。 好 明顯 呢 首歌 已經 再 冇 任何 用途。」

雖然 佢 哋 好 驚 ,但 有 啲 動物 本來 都 想 提出抗議。 不過 喺 呢 個 時候 ,綿羊 又 一如既往 開始 佢 哋 嘅 口號 :「四腳 好 ,兩腳壞 」,一直 維持 咗 幾分鐘 ,於是乎 就將 任何 嘅 討論 都 中止 晒。

就 係 噉 ,大家 都 再 聽 唔 到 《英島 眾獸》。 取而代之 嘅 ,係 詩人 麥理密 所 作 嘅 另 一首歌 ,首歌 開頭 係 噉 樣 嘅:

動物 農莊 ,動物 農莊,

竭 我 所 能 ,保境安 邦!

呢 首歌 每個 星期日 升旗 之後 大家 都 要 唱 一次。 不過 唔 知 點解 ,喺 動物 心目 中 ,首歌 無論 係 歌詞 定 係 旋律 都 比 唔 上 《英島 眾獸》。

第八章

幾日 之後 ,當 處決 所帶 嚟 嘅 恐懼 逐漸 消散 ,有 啲 動物 記返 起 ——或者 話 覺得 自己 記返 起 ——第六 誡 規定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殺害 其他 動物」。 雖然 冇 動物 想 喺 豬 同 狗 面前 提起 呢 件 事 ,但 大家 都 覺得 啱 啱 發生 嘅 殺戮 並唔 符合 呢條 規則。 高露嬅 叫 班 哲文讀 第六 誡 畀 佢 聽 ,但班 哲文 又 係 話 自己 唔 會理 呢 啲 事 ,所以 拒絕 咗。 於是 ,高露嬅 走 咗 去 搵 繆維。 繆維將 誡條 讀 咗 一次 俾 佢 聽 :「任何 動物 都 唔 可以 殺害 其他 動物 而 冇 任何理由」。 唔 知 點解 ,最後 嗰 幾個 字 似乎 都 消失 咗 喺 動物 嘅 記憶 當中。 但而家 ,佢 哋 知道 原來 冇 動物 違反 過條 誡條 ,因為 好 明顯 ,處決 勾結 斯諾 波 嘅 叛徒 係 一個 好好 嘅 理由。」

嗰 一年 ,動物 工作 得 比 之前 嗰 年 更加 之 勤力。 要 重建 風車 ,將 埲 牆 加厚 一倍 ,要 喺 期限 之前 完工 ,仲要 打理 農莊 入 邊 嘅 日常 工作 ,其實 真 係 有 好多 嘢 要 做。 間 唔 中 ,動物 甚至 會 覺得 比起 鍾 斯 嗰 陣 時 ,佢 哋 嘅 工作 時間 仲長 咗 ,夥食 好似 仲差 咗。 每個 星期日 ,史 叫 拿手 上 會 拎 住 一張 長長的 紙條 ,向 佢 哋 朗讀 出 一組 又 一組 嘅 數字 ,去 證明 每類 食物 嘅 生產量 都 增加 咗 百份 之 二百 、三百 或者 五百。 動物 覺得 冇 乜 理由 要 唔 相信 佢 ,尤其 因 為 佢 哋 都 唔 係 好 記得 起義 之前 嘅 情況 其實 係 點。 即使 係 咁 ,有陣 時 佢 哋 都 會 覺得 ,寧願 要少 啲 數字 ,但 多 啲 食物。

而家 所有 命令 都 係 由史 叫 拿 或者 其他 豬向 動物 頒佈。 拿破崙 自己 好多 時成 兩個 禮拜 都 唔 出現 喺 大家 面前 一次。 當 佢 現身 嘅 時候 ,佢 身邊 唔 止 有 佢 一班 嘅 護衛 狗 ,仲有 一隻 黑 公雞 行 喺 佢 前面 做 號角 手 ,每次 拿破崙 發言 之前 ,佢 就 會 「局谷 局局 」噉 大叫。 傳聞 話 ,即使 係 喺 農舍 入面 ,拿破崙 都 唔 係 同 其他 動物 一齊 住 同一個 單位。 佢 食 飯 會 自己 一個 食 ,會 有 兩隻 狗 伺候 住 佢 ,而且 次次 都 係 用 客廳 玻璃櫃 裏面 嘅 皇冠 德比 餐具 進食。 之後 ,新 嘅 命令 頒佈 落 嚟 ,除 咗 兩個 周年 慶祝 之外 ,每年 拿破崙 誕辰 都 會 鳴放 禮炮。

而家 ,動物 唔 可以 再 稱呼 拿破崙 做 「拿破崙」。 大家 要 尊稱 佢 做 「我 哋 嘅 領袖 ,拿破崙 同志」。 豬 樂於 改 好多 稱號 畀 佢 ,諸如 動物 之 父 、人類 剋星 、羊圈 保衛者 、鴨仔 之友 等等。 史 叫 拿 喺 佢 嘅 演說 中 ,會 淚流 披面 噉 講述 拿破崙 嘅 智慧 、善良 嘅 心地 ,同埋 佢 對 世界各地 所有 動物 深厚 嘅 一份 愛 ——尤其 係 對 喺 其他 農莊 中 ,仲過 住 無知 同 勞役 嘅 日子 嗰 啲 悶悶不樂 嘅 動物。 每當 動物 做出 一 啲 成就 或者 遇上 好運 嘅 時候 ,都 慣 咗 會 將件 事 歸功於 拿破崙。 你 耐 唔 耐 就 會 聽到 一隻 母雞 同 另一隻 講 :「喺 我 哋 領導 拿破崙 嘅 指導 之下 ,我 喺 六日 之內 生 咗 五隻 蛋。」 又 或者 會 聽到 兩隻 飲緊 水 嘅 乳牛 講 :「感謝 拿破崙 同志 嘅 英明領導 ,啲 水 味道 真 係 好 清甜! 」農莊 裏面 普遍 嘅 氣氛 可以 好好 噉 概括 喺 麥 理 密 一首 叫 《拿破崙 同志 》嘅 詩歌 度。 首詩 係 噉 樣 嘅:

您 係 孤兒 嘅 老友

又 係 快樂 嘅 源頭

潲水 王呀! 您 眼神 冷靜 夾 堅定 ,就 似

天上 太陽 咁 迷人

望 下會 畀 你 勾魂

成身 有 暖流 走勻

拿破崙 同志!

您 嘅 每 一樣 恩賜

成 班子 民都 鍾 意

乾淨 稻草 任 我碌 、一日 有 得 飽 兩次

晚 黑 喺 竇 瞓 得 稔

大隻 細粒 都 係 噉

您 嚟 守護 我 放心

拿破崙 同志!

如果 我 有 隻 豬仔

算 佢 豆 釘 咁 鬼 細

身型 十足 酒 樽 或 麵 棍

已經 有事 應學曉︰

對 您 忠誠 好 緊要

牙牙學語 要識 叫︰

「拿破崙 同志!

拿破崙 幾鍾意 呢 首 詩歌 ,決定 將 佢 寫 喺 大 穀倉 入面 ,對 正 七 誡 嘅 牆 上面。 詩 嘅 上面 掛 咗 幅 拿破崙 嘅 側面 肖像畫 ,幅畫 係 史 叫 拿 用 白 油畫 嘅。

與此同時 ,拿破崙 透過 溫珀 ,同費 特力 、旚瓊 頓 兩個 展開 咗 複雜 嘅 談判。 堆 木材 到 而家 依然 未賣 到 出去。 喺 兩個 之中 ,費 特力 係 比較 心急 想得到 批 木材 嘅 一個 ,但 係 佢 並 唔 願意 出 一個 合理 嘅 價錢。 同時 ,又 再有 傳聞 話費 特力 因妒 成恨 ,同 佢 嘅 手下 正計畫 緊要 襲擊 動物 農莊 ,破壞 座 風車。 史諾波 據說 仲 係 匿 埋 喺 翩 田 農莊。 到 咗 夏天 有 一日 ,動物 突然 聽到 消息 ,三隻 母雞 已經 招 咗 供 ,佢 哋 承認 喺 斯諾 波 嘅 啟 發下 ,展開 左 一個 暗殺 拿破崙 嘅 計劃。 佢 哋 即時 就 遭到 處決 ,而 拿破崙 亦 加強 咗 佢 嘅 保安。 夜晚 嘅 時候 ,佢 床 邊 會 有 四隻 狗 守衛 ,每個 角落 頭有 一隻 ;而 為 咗 防範 有 動物 喺 食物 落毒 ,喺 佢 進食 任何 食物 之前 ,都 會 由 一隻 叫做 畢 艾 嘅 後生 豬仔 試食 咗 先。

大概 喺 呢 個 時間 ,有 消息 流出 指 拿破崙 已經 安排 咗 將堆 木材 賣 俾 旚瓊 頓 先生 ,佢 亦 正 準備 簽署 一項 定期 協議 ,等 動物 農莊 同狐木 農莊 可以 交換 一 啲 特定 嘅 產品。 而家 拿破崙 同 旚瓊 頓 之間 嘅 關係 ,雖然 只 係 透過 溫珀 進行 ,但 都 幾乎 可以 話 係 相當 友好。 動物 並唔 相信 旚瓊 頓 ,因 為 佢 始終 都 係 人類 ,但 佢 哋 點 都 鍾 意 佢 多 過 令 動物 又 驚 又 憎 嘅 費 特力。 夏 日漸 深 ,隨住 風車 距離 完工 之 日 越 嚟 越近 ,將會 發生 襲擊 嘅 傳聞 甚囂塵上。 據講 ,費 特力 打算 率領 二十名 荷槍實彈 嘅 手下 過 嚟 對付 佢 哋 ,佢 仲 已經 賄賂 咗 法官 同埋 警察 ,只要 佢 一 拎 到 動物 農莊 嘅 地契 ,佢 哋 就 唔 會 過問 其他 嘅 事。 此外 ,從翩田 農莊 仲 傳出 咗 種種 講述 費 特力 點樣 殘酷 對待 佢 啲 動物 嘅 傳聞。 佢 曾經 用 鞭 ,打死 咗 一隻 老馬 ,餓死 啲 奶牛 ,又將 一隻 狗 掟入 火爐 監生 燒死。 夜晚 ,佢 又 為 咗 娛樂 自己 ,將 剃鬚刀 片 嘅 碎片 綁 喺 公雞 嘅 雞 距 上面 ,要 佢 哋 打鬥。 動物 聽到 呢 啲 事 發生 喺 佢 哋 嘅 同志 身上 ,都 嬲 到 爆炸。 有時 佢 哋 會 嘈 住 話 要 一齊 出動 ,襲擊 翩田 農莊 ,趕走 啲 人類 ,解放 嗰 度 嘅 動物。 但史 叫 拿 勸 佢 哋 唔 好 輕舉妄動 ,要 相信 拿破崙 同志 嘅 策略。

雖然 係 噉 ,對費 特力 不滿 嘅 情緒 依然 高漲。 一個 星期日 朝早 ,拿破崙 現身 喺 穀倉 ,向 大家 解釋 佢 從來 都 冇 諗 過要將 木材 賣 畀 費 特力。 佢 認 為 ,同 呢種 無賴 打交道 實在 有損 佢 嘅 名聲。 派 咗 出去 宣傳 起義 消息 嘅 白 鴿 ,而家 禁止 再 踏足 狐木 農莊 嘅 任何 地方 ,亦 都 收到 命令 要 將 佢 哋 以前 嘅 口號 「打倒 人類 」改成 「打倒 費 特力」。 到 咗 深夏 ,斯諾 波 嘅 另 一個 陰謀 暴露 咗 出 嚟。 麥田 裏面 生滿 咗 野草 ,佢 哋 發現 係 因為 斯諾 波 喺 夜晚 偷入 嚟 ,將 野草 同 小麥 嘅 種子 撈 埋 一齊。 一隻 知情 嘅 公 鴨 向 史 叫 拿 認罪 之後 ,即刻 就 吞 咗 幾粒 顛茄 自殺 而 死。 動物 而家 知道 斯諾 波 從來 冇 接受 過 「一級 動物 英雄 」勳章 ——雖然 佢 哋 當中 好多 都 曾經 相信 過 佢 有。 呢 件 事 其實 只 係 斯諾 波 喺 牛棚 之 戰後 自己 傳出 嚟 嘅 一個 傳說。 事實上 ,佢 唔 單 只 冇 受 勳 ,反而 仲因 為 喺 戰場 上 表現 怯懦 而 受到譴責。 有 啲 動物 聽到 呢 度 ,又 再 覺得 好似 有 啲 唔 對 路 ,不過 史 叫 拿 好 快 就 說服 咗 佢 哋 ,係 佢 哋 記性 有 問題。

到 咗 秋天 ,喺 大家 出盡 九牛二虎之力 之後 ——因為 差 唔 多 喺 同一時間 仲要 收割 農作物 ——風車 終於 都 起 好 喇。 裏面 暫時 仲未 安裝 機械 ,要 靠 溫珀 幫手 去 買 返 嚟 ,但 係 風車 嘅 結構 就 已經 完成。 雖然 遇上 各種 困難 ,大家 又 冇 經驗 ,工具 又 原始 ,又 唔 好彩 ,仲有 斯諾 波 嘅 背叛 ,但 係 個 工程 最後 都 準時 完工。 動物 雖然 攰 到 筋疲力盡 ,但 又 相當 自豪 ,圍住 佢 哋 嘅 傑作 氹 氹轉 ,轉完 一圈 又 一圈。 佢 哋 發現 ,喺 佢 哋 眼中 ,呢 座 風車 甚至 乎 畀 佢 第一次 起 嘅 時候 仲 更加 靚。 再者 ,而 家 埲 牆 比 以前 厚 咗 成倍 ,除非 你 用 炸彈 炸開 佢 ,否則 今次點 都 唔 會 冧喇啩! 當 佢 哋 諗 起 自己 之前 勞動 得 幾 辛苦 ,要 戰勝 幾多 令人 失望 嘅 感覺 ;同埋 當輪葉 開始 轉動 ,發電機 開始 運作 之後 佢 哋 生活 上 所 帶 嚟 嘅 巨大 改善 ——當 佢 哋 諗 起 呢 啲 事 ,佢 哋 身體 嘅 勞累 就 會 離 佢 哋 而 去。 佢 哋 圍住 風車 一路 轉呀轉 ,一路 發出 勝利 嘅 歡呼。 拿破崙 本人 ,喺 佢 嘅 狗 同埋 公雞 護送 之下 ,嚟 到 視察 呢 件 製成品。 佢 親自 恭賀 一眾 動物 能夠 完成 呢 項 創舉 ,仲 宣布 將會 命名 呢 座 風車 為 「拿破崙 風車」。

兩日 之後 ,動物 收到 指示 要 集合 到 穀倉 一齊 開 一個 特別 會議。 喺 拿破崙 宣布 佢 已經 將堆 木材 賣 咗 畀 費 特力 ,聽 日 佢 嘅 馬車 就會過 嚟 運走 啲 貨 嗰 陣 ,大家 都 大惑不解。 原來 喺 拿破崙 同 旚瓊 頓 似乎 非常 友好 嘅 一 整段 時間 ,佢 都 一直 同費 特力 有 秘密 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