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e use cookies to help make LingQ better. By visiting the site, you agree to our cookie policy.


image

動物農莊(香港粵文版), Part (10)

Part (10)

拿破崙 於是 下令 要 徹查 斯諾 波 嘅 一切 行蹤。 喺 幾隻 大 狗 嘅 陪同 下 ,佢 小心翼翼 噉 搜查 農莊 入 面 嘅 建築物 ,而 其他 動物 就 保持 距離 ,遠遠 噉 跟 喺 後面。 拿破崙 每行 幾步 ,就 會 停 低嗦 一嗦 個 地下 ,聞下 有 冇 斯諾 波 嘅 足跡。 佢 話 佢 一 聞 就 聞 得出 嚟。 佢 度度 都 嗦 下 ,穀倉 又 嗦 下 、牛棚 又 嗦 下 、雞棚 又 嗦 下 、菜園 又 嗦 下 ,度度 都 話 聞到 斯諾 波 嘅 氣味。 佢 會 將 個 豬鼻 貼 埋 地下 ,深深 噉 嗦 幾 啖 氣 ,然後 大叫 :「係 斯諾 波! 佢 嚟 過 呢 度! 我 好 肯定 聞到 佢 陣 味! 」幾隻 狗 一 聽到 斯諾 波個 名 ,就 即刻 發出 令人 毛骨悚然 嘅 吼叫聲 ,同埋 露出 佢 哋 嘅 尖牙。

一眾 動物 真 係 覺得 好 驚。 對 佢 哋 嚟 講 ,斯諾 波 幾乎 就 好似 某種 無形 嘅 能量 ,瀰漫 喺 空氣 之中 ,要 透過 各種各樣 嘅 危險 加害 佢 哋。 到 咗 黃昏 ,史 叫 拿 叫 晒 大家 出 嚟 ,一面 惶恐 噉 同 大家 講 ,佢 有 件 好 重要 嘅 事 要 報告。

「各位 同志! 」史 叫 拿 一路 慌張 噉 跳 咗 幾下 ,一路 大叫 :「我 哋 發現 咗 一件 好 可怕 嘅 事。 斯諾 波 已經 向翩田 農莊 嘅 費 特力 投誠 ,佢 哋 而 家 正 係 計劃 緊要 攻打 我 哋 ,搶走 我 哋 嘅 農莊。 當 攻擊 開始 嘅 時候 ,斯諾 波就會 做費 特力 嘅 軍師。 噉 都 不 特止 ,我 哋 一直 以為 ,斯諾 波只 係 為 咗 佢 嘅 虛榮心 同 野心 而 搞 叛亂。 但 係 同志 ,原來 我 哋 一直 都 搞錯 咗。 你 哋 知 唔 知道 真正 嘅 原因 係 咩? 斯諾 波 原來 一 開始 就 已經 勾結 咗 鍾 斯! 一直 以 嚟 ,原來 佢 都 係 鍾 斯 嘅 間諜 嚟。 我 哋 啱 啱 發現 咗 一堆 佢 走 嘅 時候 留 低落 嚟 嘅 機密文件 ,入面 足以 證明 以上 所講 嘅 都 係 事實。 各位 同志 ,我 諗 呢 件 事 解釋 咗 好多 嘢。 喺 牛棚 之戰 當中 ,我 哋 唔 係 親眼 睇 住 佢 試圖 陷害 我 哋 ,要令 我 哋 戰敗 咩? 好 彩 佢 最後 唔 成功 啫。」

動物 聽到 目定 口 呆 ,呢 件 事 比起 破壞 風車 更加 邪惡 得 多。 但過 咗 幾分鐘 之後 ,佢 哋 先 開始 消化 到 呢 個 消息。 佢 哋 明明 記得 ,或者 起碼 係 認為 自己 記得 ,曾經 親眼目睹 斯諾 波 喺 牛棚 之戰 一役 中 喺 佢 哋 前方 奮勇向前 ,又 不停 鼓勵 佢 哋 ,提高 大家 士氣 ,就算 喺 畀 鍾 斯 用 槍 射中 背脊 之後 ,依然 冇 停 低 過半 秒。 一 開始 大家 都 諗 唔 明 ,呢 一切 事實 點樣 會同 話 佢 其實 係 幫 鍾 斯 嘅 講法 夾得 埋。 即使 係 平時 好少問 問題 嘅 博 煞 都 覺得 好 疑惑。 佢 瞓 低落 嚟 ,將 前蹄 放 喺 身體 下面 ,瞇 埋 咗 眼 ,好 努力 噉 嘗試 整理 自己 嘅 諗 法。

佢 話 :「我 唔 相信。 斯諾 波 喺 牛棚 之戰 中 非常 勇敢 噉 作戰 ,係 我 親眼見到 嘅。 事後 我 哋 唔 係 即刻 頒贈 咗 『一級 動物 英雄 』勳章 畀 佢 咩?

「同志 ,嗰 個 係 一個 錯誤 嚟。 以 我 哋 而家 所知 ——我 哋 搵 到 嗰 啲 機密文件 當中 全部 寫 低 晒 ——事實 係 佢 當時 係 想 令 到 我 哋 全軍覆沒。」

博煞 反駁 :「但 佢 當時 受 咗 傷 㗎 喎 ,我 哋 個個 都 睇 到 佢 一路 跑 一路 流血。」

「佢 哋 扯 貓 尾 㗎 咋! 」史 叫 拿 大叫 :「鍾 斯 嗰 槍 只 係 皮 外傷 嚟 ,佢 自己 啲 文件 有 寫 㗎 ,如果 你 哋 識字 嘅 話 ,我 可以 畀 你 哋 睇。 佢 哋 個 計劃 就 係 要 到 關鍵時刻 ,斯諾 波會 發信號 叫 大家 撤退 ,將 勝利 拱手相讓 畀 敵人。 而且 佢 幾乎 可以 成功 ,各位 同志 ,我會 話 如果 唔 係 我 哋 嘅 英雄 領導 拿破崙 同志 嘅 話 ,佢 一早 已經 得逞。 你 哋 記唔 記得 ,就 喺 鍾 斯 同 佢 手下 走入 前院 嘅 時候 ,斯諾 波 突然 擰 轉頭 走 人 ,當時 好多 動物 仲 跟 住 佢 走。 你 哋 又記 唔 記得 ,就 喺 嗰 一刻 ,大家 都 驚惶失措 嘅 時候 ,拿破崙 同志 衝 向前 大叫 『打倒 人類! 』,然後 咬落 鍾 斯 隻 腳度? 你 哋 肯定 都 記得 嘛 係 咪 ,各位 同志? 」史 叫 拿 一路 叫 ,一路 跳 ,越 講越 興奮。

史 叫 拿 描述 得 咁 仔細 ,一眾 動物 突然 又 覺得 自己 好似 記得 返 啲。 最起碼 ,佢 哋 都 記得 喺 最 關鍵 嘅 一刻 ,斯諾 波 的確 擰 轉身 逃走。 不過 ,博煞 依然 覺得 有 啲 問題。

「我 唔 相信 斯諾 波一 開始 就 係 一個 叛徒 ,」佢 最後 終於 開口 :「佢 之後 嘅 所 作 所 為 或者 有所 改變 ,但 我 相信 喺 牛棚 之 戰 嘅 時候 ,佢 都 仲 係 一個 好 同志 嚟。」

「我 哋 嘅 領袖 ,拿破崙 同志 ,」史 叫 拿 好 堅定 噉 逐 隻 逐 隻 字 宣讀 :「已經 斬釘截鐵 噉 ——各位 同志 ,斬釘截鐵 噉 ——講清楚 ,斯諾 波由一 開始 已經 係 鍾 斯派 嚟 嘅 臥底 ——冇 錯 ,遠 喺 我 哋 有 起義 呢 個 諗 法 之前 ,佢 已經 係。」

「哦 ,噉 又 唔 同 講法! 」博煞 恍然大悟 :「如果 係 拿破崙 講 嘅 ,噉 一定 冇 錯。」

史 叫 拿 回應 :「呢種 精神 就 啱 喇 ,同志! 」但 係 有 動物 留意到 佢 講 嘢 嘅 同時 ,一對 閃爍 嘅 細 眼 向 博 煞 好 鄙視 噉 睄咗 一下。 佢 轉身 要 離開 ,然後 又 停 低 再 語重心長 噉 補 多兩句 :「我要 提醒 呢 個 農莊 入 面 嘅 每 隻 動物 ,一定 要 擘 大 雙眼 望 清楚。 因為 我 哋 有 理由 相信 ,斯諾 波 嘅 黨羽 間諜 喺 呢 一刻 就 潛伏 喺 我 哋 咁 多個 入面。」

四日 之後 嘅 下 晝 ,拿破崙 命令 所有 嘅 動物 要 到 前院 集合。 當 大家 到 齊 嘅 時候 ,拿破崙 從 農舍 走出 嚟 ,身上 佩戴 住 佢 最近 頒贈 俾 自己 嘅 「一級 動物 英雄 」同 「二級 動物 英雄 」兩個 勳章 ,九隻 大狗 圍住 佢 身邊 跳 嚟 跳 去 ,發出 嘅 吼 吠聲 直刺 入 動物 嘅 骨 入 面 ,令 佢 哋 心 都 寒 埋。 佢 哋 安靜 噉 屈 喺 自己 個位 置度 ,似乎 預知 到 好 得人驚 嘅 事 即將 要 發生。

拿破崙 以 凌厲 嘅 眼神 橫掃 在場 嘅 動物 ,然後 發出 一聲 尖叫。 喺 迅雷不及掩耳 之間 ,幾隻 狗 一 撲 向前 ,一口 咬住 其中 四隻 豬 嘅 耳 仔 ,將 佢 哋 拖 到 拿破崙 腳邊。 四隻 豬 嘅 耳 仔 流 晒 血 ,喺 痛苦 同 恐懼 之中 慘叫。 狗 品嚐 過 血 嘅 味道 ,一時間 幾乎 發 咗 狂 噉。 大家 估 唔 到 嘅 係 ,當中 三隻 狗 突然 撲 向 博煞。 博煞 見到 佢 哋 撲 埋 嚟 ,就 一腳 一伸 ,喺 半空 踢 中 一隻 狗 ,然後 撳 佢 落地。 隻 狗 立即 跪地求饒 ,而 另外 兩隻 就 走夾 唔 唞。 博煞望 向 拿破崙 ,想 睇 下 佢 應該 一腳 踩死 隻 狗定 係 放 佢 走。 拿破崙 似乎 面色 一沉 ,即刻 命令 博煞 放走 隻 狗。 博煞 於是乎 舉起 佢 隻 馬蹄 ,狗 就 一枝 箭 咁 飆 走 ,身上 又 瘀 又傷 ,哀嚎 不止。

擾攘 好 快 就 平靜 落 嚟。 四隻 豬 一直 喺 度 等 ,成身 打 晒 冷震 ,面上 邊 嘅 每 條 皺紋 都 寫 滿 罪惡感。 拿破崙 要求 佢 哋 供認 自己 嘅 罪行。 佢 哋 原來 就 係 當日 拿破崙 要 廢除 星期日 大會 嘅 時候 提出抗議 嗰 四隻 豬。 喺 冇 進一步 嘅 提示 下 ,佢 哋 招認 自己 喺 斯諾 波 被 逐 之後 ,一直 有 偷偷 接觸 佢 ,又 承認 同 佢 裏應外合 一齊 破壞 風車 ,仲認 埋 佢 哋 同 費 特力 先生 達成 咗 協議 ,要將 動物 農莊 交出。 佢 哋 仲 補充 ,話 斯諾 波 曾經 私底下 向 佢 哋 承認 過 ,自己 過去 咁 多年 一直 都 係 鍾 斯 嘅 間諜。 當 佢 哋 招供 完畢 ,狗 就 立即 割開 佢 哋 嘅 喉嚨。 跟 住 拿破崙 就 用 一把 好 嚴苛 嘅 口吻 ,問 其他 動物 仲有 冇 嘢 要 招認。

喺 雞蛋 起義 中 帶頭 反抗 嘅 三隻 母雞 走上 前 ,承認 斯諾 波 曾經 喺 佢 哋 夢 入 面 出現 過 ,教唆 佢 哋 抗拒 拿破崙 嘅 命令。 佢 哋 一樣 都 難逃一死。 之後 有 一隻 鴨 上前 ,招認 自己 喺 嚿年 收成 嘅 時候 偷偷 哋 收埋 咗 六條 粟米 ,喺 夜晚 食 咗。 之後 有 隻 綿羊 承認 佢 曾經 喺 飲用水 池度 屙 尿 ,佢 話 係 斯諾 波 叫 佢 噉 做。 又 有 兩隻 綿羊 承認 佢 哋 殺 咗 一隻 特別 崇拜 拿破崙 嘅 老公 羊。 佢 哋 喺 佢 咳 緊 嘅 時候 ,圍住 營火 一直 追 住 佢。 佢 哋 全部 都 被 當場 處決。 招供 同 行刑 嘅 故事 一直 繼續 落 去 ,直至 喺 拿破崙 腳邊 已經 堆積 左 一大堆 屍體 ,空氣 中 已經 瀰漫 住 血腥 嘅 味道 為止。 呢種 場面 ,喺 佢 哋 趕走 咗 鍾 斯 之後 從未 發生 過。

當 一切 完結 之後 ,剩 低 嘅 動物 ,除 咗 豬同 狗 之外 ,全部 都 一窩蜂 跑 走。 佢 哋 既 震驚 又 傷心。 到底 ,邊 一件 事 更 令 佢 哋 錯愕 呢? 係 勾結 斯諾 波 嘅 同伴 所 作 嘅 背叛 ,定 係 佢 哋 啱 啱 親眼目睹 嘅 殘酷 報復 呢? 舊陣 時 都 曾經 有過 好多 血腥 嘅 場面 ,但 對 佢 哋 所有 動物 嚟 講 ,而 家 佢 哋 自相殘殺 ,似乎 比起 以前 更加 可怕。 自從 鍾 斯 離開 咗 農莊 ,一直 到 今日 為止 ,都 冇 試 過 有 一隻 動物 殺害 另一隻 動物。 就連 一隻 老鼠 都 冇 遇害 過。 佢 哋 走 到 去 半 完成 嘅 風車 所在 嘅 小 山丘 上面 ,不約而同 好似 圍埋 一齊 取暖 噉 瞓 低 喺 地下 ——高露嬅 、繆維 、班哲文 、乳牛 、綿羊 、仲有 一大群 雞鴨 ——每 一隻 動物 都 瞓 低 咗 ,除 咗 貓 ,佢 喺 拿破崙 命令 動物 集合 之前 就 突然 消失 咗。 有 好 一段時間 ,冇 任何 動物 講過 一句 說話。 只有 博煞 繼續 企 咗 喺 度。 佢 一路 忐忑不安 噉 行 嚟 行去 ,一路 用 佢 條 黑色 嘅 長尾巴 拍打 自己 身體 嘅 兩邊 ,時不時 發出 一下 弱 弱 嘅 叫聲。 最後 ,佢 終於 開口:

「我 睇 唔 透。 我 唔 相信 噉 樣 嘅 事 竟然 可以 喺 我 哋 農莊 入面 發生。 一定 係 我 哋 做 錯 咗 啲 嘢。 解決 嘅 辦法 ,我 諗 ,就 係 要 更 努力 工作。 由而家 開始 ,每朝 早 我會 早足 一個 鐘頭 起身。」

佢 步態 蹣跚 噉 離開 ,自己 一個 走 到 去 採石場。 到達 之後 ,佢 連續 收集 咗 兩批 石頭 ,將 佢 哋 拖 到 去 風車 度 ,然後 先 去 瞓。

其他 動物 圍住 喺 高 露 嬅 身邊 ,粒聲 唔 出。 從 佢 哋 身處 嘅 山丘 上面 望落 去 ,可以 睇 到 好 廣闊 嘅 田野 景色。 動物 農莊 大部份 嘅 地方 都 喺 佢 哋 視線 範圍 之內 ——一直 伸延 到 公路 嘅 長 牧場 、乾 草場 、叢林 、飲用水 池 、生滿 一片 濃綠 嫩 麥 嘅 耕地 ,仲有 農莊 建築物 上 嘅 紅色 屋頂 ,煙囪 噴出 嚟 嘅 縷縷 白煙。 嗰 個 係 一個 好 晴朗 嘅 春日 黃昏。 草地 同 樹籬 喺 夕陽 平射 嘅 光線 映照 下 ,鍍上 咗 一層 金光。 對班 動物 嚟 講 ,呢 個 農莊 從來 都 未試過 令 佢 哋 咁 嚮往 ——而且 神奇 嘅 係 ,佢 哋 醒 起 呢 度 係 佢 哋 嘅 農莊 ,每一分 每一寸 都 係 屬於 佢 哋 自己 嘅 財產。 高露嬅 望 落 山坡 嘅 時候 ,雙眼 熱淚盈眶。 如果 佢 可以 講出 心底 話 嘅 話 ,佢 會 話 呢 個 唔 係 佢 地 好多年 前 咁 辛苦 推翻 人類 嘅 時候 所 想要 得到 嘅 嘢。 呢 啲 充滿 恐懼 同埋 殺戮 嘅 場面 ,並唔 係 當晚 老 少校 激發 佢 哋 起義 嘅 時候 所 期待 嘅。 如果 佢 可以 對 將來 有 一個 憧憬 ,噉 應該 會 係 一個 動物 能夠 從 飢餓 同埋 皮鞭 中 解放 嘅 社會 ,所有 動物 都 會 平等 ,每 一隻 動物 都 會 按照 佢 嘅 能力 而 工作。 強者 保護 弱者 ,正如 佢 當晚 喺 老 少校 演講 嘅 時候 用 佢 嘅 前腳 保護 嗰 班 失魂 嘅 鴨 仔 一樣。 但 係 ,佢 唔 知 點解 ,佢 哋 竟然 嚟 到 一個 冇 動物 夠膽 講出 自己 諗 法 嘅 年代 ,一個 惡狗 四處 咆 吼 嘅 年代 ,一個 你 要 睇 住 自己 嘅 同志 喺 招認 咗 令人震驚 嘅 罪行 之後 ,遭受 分屍 極刑 嘅 年代。 喺 佢 腦海 裏面 並 冇 反抗 或者 唔 服從 嘅 心。 佢 知道 ,即使 係 而家 噉 ,都 仲 係 好過 鍾 斯 嗰 時 嘅 日子 好多。 而且 要 防範 人類 回歸 ,比起 其他 所有 事 都 更 重要。 無論 發生 咩 事 都 好 ,佢 都 會 保持 忠誠 ,努力 工作 ,執行 佢 所 收到 嘅 命令 ,同埋 接受 拿破崙 嘅 領導。 但 即使 係 噉 ,呢 個並 唔 係 佢 同埋 其他 動物 奮鬥 時所 追求 嘅。 呢 個並 唔 係 佢 哋 興建 風車 ,同埋 面對 鍾 斯 嘅 槍 火 時 所 追求 嘅。 呢 啲 就 係 佢 所 諗 嘅 嘢 ,但 係 佢 始終 搵 唔 到 合適 嘅 字句 嚟 表達 自己。


Part (10)

拿破崙 於是 下令 要 徹查 斯諾 波 嘅 一切 行蹤。 喺 幾隻 大 狗 嘅 陪同 下 ,佢 小心翼翼 噉 搜查 農莊 入 面 嘅 建築物 ,而 其他 動物 就 保持 距離 ,遠遠 噉 跟 喺 後面。 拿破崙 每行 幾步 ,就 會 停 低嗦 一嗦 個 地下 ,聞下 有 冇 斯諾 波 嘅 足跡。 佢 話 佢 一 聞 就 聞 得出 嚟。 佢 度度 都 嗦 下 ,穀倉 又 嗦 下 、牛棚 又 嗦 下 、雞棚 又 嗦 下 、菜園 又 嗦 下 ,度度 都 話 聞到 斯諾 波 嘅 氣味。 佢 會 將 個 豬鼻 貼 埋 地下 ,深深 噉 嗦 幾 啖 氣 ,然後 大叫 :「係 斯諾 波! 佢 嚟 過 呢 度! 我 好 肯定 聞到 佢 陣 味! 」幾隻 狗 一 聽到 斯諾 波個 名 ,就 即刻 發出 令人 毛骨悚然 嘅 吼叫聲 ,同埋 露出 佢 哋 嘅 尖牙。

一眾 動物 真 係 覺得 好 驚。 對 佢 哋 嚟 講 ,斯諾 波 幾乎 就 好似 某種 無形 嘅 能量 ,瀰漫 喺 空氣 之中 ,要 透過 各種各樣 嘅 危險 加害 佢 哋。 到 咗 黃昏 ,史 叫 拿 叫 晒 大家 出 嚟 ,一面 惶恐 噉 同 大家 講 ,佢 有 件 好 重要 嘅 事 要 報告。

「各位 同志! 」史 叫 拿 一路 慌張 噉 跳 咗 幾下 ,一路 大叫 :「我 哋 發現 咗 一件 好 可怕 嘅 事。 斯諾 波 已經 向翩田 農莊 嘅 費 特力 投誠 ,佢 哋 而 家 正 係 計劃 緊要 攻打 我 哋 ,搶走 我 哋 嘅 農莊。 當 攻擊 開始 嘅 時候 ,斯諾 波就會 做費 特力 嘅 軍師。 噉 都 不 特止 ,我 哋 一直 以為 ,斯諾 波只 係 為 咗 佢 嘅 虛榮心 同 野心 而 搞 叛亂。 但 係 同志 ,原來 我 哋 一直 都 搞錯 咗。 你 哋 知 唔 知道 真正 嘅 原因 係 咩? 斯諾 波 原來 一 開始 就 已經 勾結 咗 鍾 斯! 一直 以 嚟 ,原來 佢 都 係 鍾 斯 嘅 間諜 嚟。 我 哋 啱 啱 發現 咗 一堆 佢 走 嘅 時候 留 低落 嚟 嘅 機密文件 ,入面 足以 證明 以上 所講 嘅 都 係 事實。 各位 同志 ,我 諗 呢 件 事 解釋 咗 好多 嘢。 喺 牛棚 之戰 當中 ,我 哋 唔 係 親眼 睇 住 佢 試圖 陷害 我 哋 ,要令 我 哋 戰敗 咩? 好 彩 佢 最後 唔 成功 啫。」

動物 聽到 目定 口 呆 ,呢 件 事 比起 破壞 風車 更加 邪惡 得 多。 但過 咗 幾分鐘 之後 ,佢 哋 先 開始 消化 到 呢 個 消息。 佢 哋 明明 記得 ,或者 起碼 係 認為 自己 記得 ,曾經 親眼目睹 斯諾 波 喺 牛棚 之戰 一役 中 喺 佢 哋 前方 奮勇向前 ,又 不停 鼓勵 佢 哋 ,提高 大家 士氣 ,就算 喺 畀 鍾 斯 用 槍 射中 背脊 之後 ,依然 冇 停 低 過半 秒。 一 開始 大家 都 諗 唔 明 ,呢 一切 事實 點樣 會同 話 佢 其實 係 幫 鍾 斯 嘅 講法 夾得 埋。 即使 係 平時 好少問 問題 嘅 博 煞 都 覺得 好 疑惑。 佢 瞓 低落 嚟 ,將 前蹄 放 喺 身體 下面 ,瞇 埋 咗 眼 ,好 努力 噉 嘗試 整理 自己 嘅 諗 法。

佢 話 :「我 唔 相信。 斯諾 波 喺 牛棚 之戰 中 非常 勇敢 噉 作戰 ,係 我 親眼見到 嘅。 事後 我 哋 唔 係 即刻 頒贈 咗 『一級 動物 英雄 』勳章 畀 佢 咩?

「同志 ,嗰 個 係 一個 錯誤 嚟。 以 我 哋 而家 所知 ——我 哋 搵 到 嗰 啲 機密文件 當中 全部 寫 低 晒 ——事實 係 佢 當時 係 想 令 到 我 哋 全軍覆沒。」

博煞 反駁 :「但 佢 當時 受 咗 傷 㗎 喎 ,我 哋 個個 都 睇 到 佢 一路 跑 一路 流血。」

「佢 哋 扯 貓 尾 㗎 咋! 」史 叫 拿 大叫 :「鍾 斯 嗰 槍 只 係 皮 外傷 嚟 ,佢 自己 啲 文件 有 寫 㗎 ,如果 你 哋 識字 嘅 話 ,我 可以 畀 你 哋 睇。 佢 哋 個 計劃 就 係 要 到 關鍵時刻 ,斯諾 波會 發信號 叫 大家 撤退 ,將 勝利 拱手相讓 畀 敵人。 而且 佢 幾乎 可以 成功 ,各位 同志 ,我會 話 如果 唔 係 我 哋 嘅 英雄 領導 拿破崙 同志 嘅 話 ,佢 一早 已經 得逞。 你 哋 記唔 記得 ,就 喺 鍾 斯 同 佢 手下 走入 前院 嘅 時候 ,斯諾 波 突然 擰 轉頭 走 人 ,當時 好多 動物 仲 跟 住 佢 走。 你 哋 又記 唔 記得 ,就 喺 嗰 一刻 ,大家 都 驚惶失措 嘅 時候 ,拿破崙 同志 衝 向前 大叫 『打倒 人類! 』,然後 咬落 鍾 斯 隻 腳度? 你 哋 肯定 都 記得 嘛 係 咪 ,各位 同志? 」史 叫 拿 一路 叫 ,一路 跳 ,越 講越 興奮。

史 叫 拿 描述 得 咁 仔細 ,一眾 動物 突然 又 覺得 自己 好似 記得 返 啲。 最起碼 ,佢 哋 都 記得 喺 最 關鍵 嘅 一刻 ,斯諾 波 的確 擰 轉身 逃走。 不過 ,博煞 依然 覺得 有 啲 問題。

「我 唔 相信 斯諾 波一 開始 就 係 一個 叛徒 ,」佢 最後 終於 開口 :「佢 之後 嘅 所 作 所 為 或者 有所 改變 ,但 我 相信 喺 牛棚 之 戰 嘅 時候 ,佢 都 仲 係 一個 好 同志 嚟。」

「我 哋 嘅 領袖 ,拿破崙 同志 ,」史 叫 拿 好 堅定 噉 逐 隻 逐 隻 字 宣讀 :「已經 斬釘截鐵 噉 ——各位 同志 ,斬釘截鐵 噉 ——講清楚 ,斯諾 波由一 開始 已經 係 鍾 斯派 嚟 嘅 臥底 ——冇 錯 ,遠 喺 我 哋 有 起義 呢 個 諗 法 之前 ,佢 已經 係。」

「哦 ,噉 又 唔 同 講法! 」博煞 恍然大悟 :「如果 係 拿破崙 講 嘅 ,噉 一定 冇 錯。」

史 叫 拿 回應 :「呢種 精神 就 啱 喇 ,同志! 」但 係 有 動物 留意到 佢 講 嘢 嘅 同時 ,一對 閃爍 嘅 細 眼 向 博 煞 好 鄙視 噉 睄咗 一下。 佢 轉身 要 離開 ,然後 又 停 低 再 語重心長 噉 補 多兩句 :「我要 提醒 呢 個 農莊 入 面 嘅 每 隻 動物 ,一定 要 擘 大 雙眼 望 清楚。 因為 我 哋 有 理由 相信 ,斯諾 波 嘅 黨羽 間諜 喺 呢 一刻 就 潛伏 喺 我 哋 咁 多個 入面。」

四日 之後 嘅 下 晝 ,拿破崙 命令 所有 嘅 動物 要 到 前院 集合。 當 大家 到 齊 嘅 時候 ,拿破崙 從 農舍 走出 嚟 ,身上 佩戴 住 佢 最近 頒贈 俾 自己 嘅 「一級 動物 英雄 」同 「二級 動物 英雄 」兩個 勳章 ,九隻 大狗 圍住 佢 身邊 跳 嚟 跳 去 ,發出 嘅 吼 吠聲 直刺 入 動物 嘅 骨 入 面 ,令 佢 哋 心 都 寒 埋。 佢 哋 安靜 噉 屈 喺 自己 個位 置度 ,似乎 預知 到 好 得人驚 嘅 事 即將 要 發生。

拿破崙 以 凌厲 嘅 眼神 橫掃 在場 嘅 動物 ,然後 發出 一聲 尖叫。 喺 迅雷不及掩耳 之間 ,幾隻 狗 一 撲 向前 ,一口 咬住 其中 四隻 豬 嘅 耳 仔 ,將 佢 哋 拖 到 拿破崙 腳邊。 四隻 豬 嘅 耳 仔 流 晒 血 ,喺 痛苦 同 恐懼 之中 慘叫。 狗 品嚐 過 血 嘅 味道 ,一時間 幾乎 發 咗 狂 噉。 大家 估 唔 到 嘅 係 ,當中 三隻 狗 突然 撲 向 博煞。 博煞 見到 佢 哋 撲 埋 嚟 ,就 一腳 一伸 ,喺 半空 踢 中 一隻 狗 ,然後 撳 佢 落地。 隻 狗 立即 跪地求饒 ,而 另外 兩隻 就 走夾 唔 唞。 博煞望 向 拿破崙 ,想 睇 下 佢 應該 一腳 踩死 隻 狗定 係 放 佢 走。 拿破崙 似乎 面色 一沉 ,即刻 命令 博煞 放走 隻 狗。 博煞 於是乎 舉起 佢 隻 馬蹄 ,狗 就 一枝 箭 咁 飆 走 ,身上 又 瘀 又傷 ,哀嚎 不止。

擾攘 好 快 就 平靜 落 嚟。 四隻 豬 一直 喺 度 等 ,成身 打 晒 冷震 ,面上 邊 嘅 每 條 皺紋 都 寫 滿 罪惡感。 拿破崙 要求 佢 哋 供認 自己 嘅 罪行。 佢 哋 原來 就 係 當日 拿破崙 要 廢除 星期日 大會 嘅 時候 提出抗議 嗰 四隻 豬。 喺 冇 進一步 嘅 提示 下 ,佢 哋 招認 自己 喺 斯諾 波 被 逐 之後 ,一直 有 偷偷 接觸 佢 ,又 承認 同 佢 裏應外合 一齊 破壞 風車 ,仲認 埋 佢 哋 同 費 特力 先生 達成 咗 協議 ,要將 動物 農莊 交出。 佢 哋 仲 補充 ,話 斯諾 波 曾經 私底下 向 佢 哋 承認 過 ,自己 過去 咁 多年 一直 都 係 鍾 斯 嘅 間諜。 當 佢 哋 招供 完畢 ,狗 就 立即 割開 佢 哋 嘅 喉嚨。 跟 住 拿破崙 就 用 一把 好 嚴苛 嘅 口吻 ,問 其他 動物 仲有 冇 嘢 要 招認。

喺 雞蛋 起義 中 帶頭 反抗 嘅 三隻 母雞 走上 前 ,承認 斯諾 波 曾經 喺 佢 哋 夢 入 面 出現 過 ,教唆 佢 哋 抗拒 拿破崙 嘅 命令。 佢 哋 一樣 都 難逃一死。 之後 有 一隻 鴨 上前 ,招認 自己 喺 嚿年 收成 嘅 時候 偷偷 哋 收埋 咗 六條 粟米 ,喺 夜晚 食 咗。 之後 有 隻 綿羊 承認 佢 曾經 喺 飲用水 池度 屙 尿 ,佢 話 係 斯諾 波 叫 佢 噉 做。 又 有 兩隻 綿羊 承認 佢 哋 殺 咗 一隻 特別 崇拜 拿破崙 嘅 老公 羊。 佢 哋 喺 佢 咳 緊 嘅 時候 ,圍住 營火 一直 追 住 佢。 佢 哋 全部 都 被 當場 處決。 招供 同 行刑 嘅 故事 一直 繼續 落 去 ,直至 喺 拿破崙 腳邊 已經 堆積 左 一大堆 屍體 ,空氣 中 已經 瀰漫 住 血腥 嘅 味道 為止。 呢種 場面 ,喺 佢 哋 趕走 咗 鍾 斯 之後 從未 發生 過。

當 一切 完結 之後 ,剩 低 嘅 動物 ,除 咗 豬同 狗 之外 ,全部 都 一窩蜂 跑 走。 佢 哋 既 震驚 又 傷心。 到底 ,邊 一件 事 更 令 佢 哋 錯愕 呢? 係 勾結 斯諾 波 嘅 同伴 所 作 嘅 背叛 ,定 係 佢 哋 啱 啱 親眼目睹 嘅 殘酷 報復 呢? 舊陣 時 都 曾經 有過 好多 血腥 嘅 場面 ,但 對 佢 哋 所有 動物 嚟 講 ,而 家 佢 哋 自相殘殺 ,似乎 比起 以前 更加 可怕。 自從 鍾 斯 離開 咗 農莊 ,一直 到 今日 為止 ,都 冇 試 過 有 一隻 動物 殺害 另一隻 動物。 就連 一隻 老鼠 都 冇 遇害 過。 佢 哋 走 到 去 半 完成 嘅 風車 所在 嘅 小 山丘 上面 ,不約而同 好似 圍埋 一齊 取暖 噉 瞓 低 喺 地下 ——高露嬅 、繆維 、班哲文 、乳牛 、綿羊 、仲有 一大群 雞鴨 ——每 一隻 動物 都 瞓 低 咗 ,除 咗 貓 ,佢 喺 拿破崙 命令 動物 集合 之前 就 突然 消失 咗。 有 好 一段時間 ,冇 任何 動物 講過 一句 說話。 只有 博煞 繼續 企 咗 喺 度。 佢 一路 忐忑不安 噉 行 嚟 行去 ,一路 用 佢 條 黑色 嘅 長尾巴 拍打 自己 身體 嘅 兩邊 ,時不時 發出 一下 弱 弱 嘅 叫聲。 最後 ,佢 終於 開口:

「我 睇 唔 透。 我 唔 相信 噉 樣 嘅 事 竟然 可以 喺 我 哋 農莊 入面 發生。 一定 係 我 哋 做 錯 咗 啲 嘢。 解決 嘅 辦法 ,我 諗 ,就 係 要 更 努力 工作。 由而家 開始 ,每朝 早 我會 早足 一個 鐘頭 起身。」

佢 步態 蹣跚 噉 離開 ,自己 一個 走 到 去 採石場。 到達 之後 ,佢 連續 收集 咗 兩批 石頭 ,將 佢 哋 拖 到 去 風車 度 ,然後 先 去 瞓。

其他 動物 圍住 喺 高 露 嬅 身邊 ,粒聲 唔 出。 從 佢 哋 身處 嘅 山丘 上面 望落 去 ,可以 睇 到 好 廣闊 嘅 田野 景色。 動物 農莊 大部份 嘅 地方 都 喺 佢 哋 視線 範圍 之內 ——一直 伸延 到 公路 嘅 長 牧場 、乾 草場 、叢林 、飲用水 池 、生滿 一片 濃綠 嫩 麥 嘅 耕地 ,仲有 農莊 建築物 上 嘅 紅色 屋頂 ,煙囪 噴出 嚟 嘅 縷縷 白煙。 嗰 個 係 一個 好 晴朗 嘅 春日 黃昏。 草地 同 樹籬 喺 夕陽 平射 嘅 光線 映照 下 ,鍍上 咗 一層 金光。 對班 動物 嚟 講 ,呢 個 農莊 從來 都 未試過 令 佢 哋 咁 嚮往 ——而且 神奇 嘅 係 ,佢 哋 醒 起 呢 度 係 佢 哋 嘅 農莊 ,每一分 每一寸 都 係 屬於 佢 哋 自己 嘅 財產。 高露嬅 望 落 山坡 嘅 時候 ,雙眼 熱淚盈眶。 如果 佢 可以 講出 心底 話 嘅 話 ,佢 會 話 呢 個 唔 係 佢 地 好多年 前 咁 辛苦 推翻 人類 嘅 時候 所 想要 得到 嘅 嘢。 呢 啲 充滿 恐懼 同埋 殺戮 嘅 場面 ,並唔 係 當晚 老 少校 激發 佢 哋 起義 嘅 時候 所 期待 嘅。 如果 佢 可以 對 將來 有 一個 憧憬 ,噉 應該 會 係 一個 動物 能夠 從 飢餓 同埋 皮鞭 中 解放 嘅 社會 ,所有 動物 都 會 平等 ,每 一隻 動物 都 會 按照 佢 嘅 能力 而 工作。 強者 保護 弱者 ,正如 佢 當晚 喺 老 少校 演講 嘅 時候 用 佢 嘅 前腳 保護 嗰 班 失魂 嘅 鴨 仔 一樣。 但 係 ,佢 唔 知 點解 ,佢 哋 竟然 嚟 到 一個 冇 動物 夠膽 講出 自己 諗 法 嘅 年代 ,一個 惡狗 四處 咆 吼 嘅 年代 ,一個 你 要 睇 住 自己 嘅 同志 喺 招認 咗 令人震驚 嘅 罪行 之後 ,遭受 分屍 極刑 嘅 年代。 喺 佢 腦海 裏面 並 冇 反抗 或者 唔 服從 嘅 心。 佢 知道 ,即使 係 而家 噉 ,都 仲 係 好過 鍾 斯 嗰 時 嘅 日子 好多。 而且 要 防範 人類 回歸 ,比起 其他 所有 事 都 更 重要。 無論 發生 咩 事 都 好 ,佢 都 會 保持 忠誠 ,努力 工作 ,執行 佢 所 收到 嘅 命令 ,同埋 接受 拿破崙 嘅 領導。 但 即使 係 噉 ,呢 個並 唔 係 佢 同埋 其他 動物 奮鬥 時所 追求 嘅。 呢 個並 唔 係 佢 哋 興建 風車 ,同埋 面對 鍾 斯 嘅 槍 火 時 所 追求 嘅。 呢 啲 就 係 佢 所 諗 嘅 嘢 ,但 係 佢 始終 搵 唔 到 合適 嘅 字句 嚟 表達 自己。